活在語言內部的男低音

讀宇安近作有感

  宇安,王正平也。一位有著三十多年詩齡、

  曾經出版過五部詩集的老詩人,在沉寂了數年之後,

  又突然爆發式的出現在風笛詩壇。

  讀他一首接一首的近作,我似乎又那寂靜深處的耳鳴……

 

 

在一個非詩的年代,您依舊

在瘋狂地寫詩。那一塊塊

詞語的磚石,在您的調度中

一座又一座的橋就成形了

於是,就有許多行人在橋上

注視被打開了一條縫隙的天空

 

當人們都在吃糖的時候

我捧起您遺落的一塊

古老的城磚

任音樂滑過傍晚的石頭

小心翼翼地去尋覓

那遙遠或最近的聲音

 

在喧囂的夫子廟的邊緣

我又看到了您

在用一壺清茶

細細慢慢的品味這

不可言說的人生

看一匹寶馬從您的夢境中穿越

 

三月的濛濛細雨

飄落在黃昏

您去江心洲挖野菜

一次又一次的

俯下身來

為的是尋找消失的面孔

 

在朋友的節日堿蛬E

再用悲涼的曲子去

纏繞黃昏

歎時代的百葉窗
被謬誤的天氣擠滿

於語言的陷阱與迷宮堥I迷

 

啊,宇安!面對歷史深處

長出的鬍鬚,我看見了

一群螞蟻的顫慄

紙上的船隊

從兩面抵達或出發

帶天窗的房間不會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