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星璀璨耀金陵

           ✦我的九行詩24 

 

千古桃葉渡,風流王獻之

桃葉渡位於南京淮清橋邊,十堹陴a與古表溪水道合流處。

傳說東晉書法家王獻之(王羲之第七子)當年曾在此迎接過愛妾桃葉……

 

桃葉映紅花,無風自婀娜

一個薰風醉人的春日

一段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

 

一顆心早已飛到姑娘身邊

微涼的清晨在喘息中受孕

 

曾經的多情傷感,在今天的

桃葉歌媕蜾u漉地浮動

龍飛鳳舞一筆書,從此曲水流觴

 

桃葉複桃葉,桃樹連桃根……

 

鏈結:王獻之的《桃葉渡》(三首)
桃葉複桃葉,桃樹連桃根。相憐兩樂事,獨使我殷勤。
桃葉複桃葉,渡江不用楫。但渡無所苦,我自迎接汝。
桃葉複桃葉,渡江不待櫓。風波了無常,沒命江南渡。

 

詩人謝靈運的狂與悲

謝靈運(西元385433年),東晉名將謝玄之孫。

著名山水詩人,中國文學史上山水詩派的開創者。

以狂狷著名,自謂:天下的文學之才共有一石,

其中曹子建獨佔八斗,我得一,自古至今其他的人共分一……

 

名章迥句,處處間起

麗典新聲,絡繹奔會

譬猶青松之拔灌木

白玉之映塵沙,臻於化境

 

高言妙句,音韻天成

才高八斗,難覓知音

 

嗚呼!惟其誠也,是以

履虎尾而不疚           

歎人間失去血色和溫暖……

                                        ①古人王夫之語。

 

顧愷之作畫瓦官寺

東晉古刹瓦官寺是南京最古老的寺廟之一,因大畫家顧愷之畫維摩詰像而成名。

顧愷之工詩善書精丹青,有“才絕、畫絕、癡絕”之稱。

他的畫讓瓦官寺人流如潮,不僅得到數百萬的捐款,而且頓時名聞天下……

 

以熱血為崢嶸畫筆

畫一條悠長的路

通向佛光普照的西天

 

心中的維摩詰

恍如遠古的祥雲

 

滑過靈魂的心弦

激情注入指尖

在聲聲木魚媟P悟生老病死

 

一顆心從此不再沉淪……

 

張僧繇畫龍點睛安樂寺

南朝畫師張僧繇,奉皇命在金陵安樂寺的牆壁上畫龍。龍畫好了,但沒有畫眼睛。

皇帝問,他說:畫上眼睛的話,它們就會飛走的。皇帝不相信,他只好給

其中的一條龍點上了眼睛。霎時間,電閃雷鳴,那條龍真的飛走了……

 

點睛的龍已經從傳說中

破壁飛去。那眼的深度

至今仍然是一個未解之謎

 

夢回六朝,看人頭攢動

我的腳步碰落一聲秋蟲的啼鳴

 

大師的畫筆在殿牆上凹凸

一條龍在等待升空

雙腳被滯留,靈魂被帶走

兩隻眼陷進了夜的深處……

 

梁武帝與達摩的對話

從研究佛學理論到捨身出家,梁武帝蕭衍一生篤信佛教。

普通七年(西元526)九月,佛教禪宗的第二十八代祖師達摩來華,次年十月抵達金陵,梁武帝接見了他,於是便有了一次成為佛學史上著名公案的對話。

由於話不投機,達摩不久便匆匆離開江南,一葦江北上……

 

廓然浩蕩,本無聖賢

掠過三生煙火

真心念佛,卻為什麼一錯再錯?

 

心邪不知正法

與歲月磋砣

一代梟雄,終難逃台城之禍  

 

靜坐,時光一隅

有清風徐來

相遇是緣,錯過也是緣……

     梁武帝在位48年。晚年因侯景之亂,被囚禁於台城,餓死。享年86歲。

 

昭明太子蕭統和他編撰的《文選》

蕭統(西元501531),南朝梁代文學家,梁武帝蕭衍長子。

於天監元年十一月被立為太子,然英年早逝,未及即位即於531年去世,

死後諡號"昭明",故後世又稱"昭明太子"。主持編撰的《文選》30卷,

選編了先秦至梁以前的各種文體代表作品,對後世有較大影響。

 

枕秦淮燈影入夢,勾

半輪秋月於夢囈

獨特的意蘊穿透茫茫歲月

 

以謙卑和體恤的態度認知世界

在一滴水的摸索中上下求解

任往日的勞碌與悲傷逆流成河

 

被時空反複分裂的身體

在新與舊的互滲與

互動中,成為精神的折光

 

王勃與江甯吳少府的對酒當歌

唐上元2年(西元6758月,“初唐四傑”之一的王勃離家南下探望其父親的途中,

再次來到古城金陵,與江甯吳少府對酒當歌,留下了他的人生絕唱:

《江甯吳少府宅餞宴序》……

 

蔣山南望,長江北流

古道不見瘦馬

俄傷萬古,憶風景於新亭

 

陰滿中庭,葉葉心心

皇風清而市朝改

虎踞龍盤,三百年之帝國

 

真實如同虛無,短暫如同

永恆。活在這個世界

我要把思念燃成一朵蓮花……

 

李白登鳳凰台

唐天寶(西元742756年)年間,作者奉命賜金還山

被排擠離開長安,從黃鶴樓來到江南,登上金陵鳳凰台……

 

鳳去台空,只留下

一個古老的傳說

還有這詩句中的美好與憂鬱

 

長安留下的那抹苦澀與痛

還在淚水埵^味

一聲歎息,結成眉宇間的蒼茫

 

一路漂泊,一路豪情風雨中

千年之後,詩人的孤獨

依然在時光的裂縫堿龠V……

        鏈結:李白《登金陵鳳凰台》

        鳳凰臺上鳳凰遊,鳳去台空江自流。

        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

        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劉禹錫感歎烏衣巷的變遷

大唐詩人劉禹錫,目睹秦淮河畔眼前的野草叢生、荒涼殘照,

想到當年東晉朱雀橋和烏衣巷的繁華鼎盛,不禁感慨滄海桑田,人生無常……

 

在金陵,詩人總是在他的

烏衣巷媔i進出出

慘澹夕陽中感慨滄海桑田

 

千年之後,詩人絕句中的

那只燕子又飛了回來

在一枕黃粱上尋覓舊時明月

 

老來癡呆,遙遠的記憶

挖不出多少往事了

一種虛幻,漂浮著夜的燈紅酒綠……

     鏈結:劉禹錫《烏衣巷》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杜牧夜遊十里秦淮

遊秦淮的詩人杜牧,聽見歌女在唱《玉樹後庭花》,

不禁感歎沉緬於酒色的滿朝文武,快要步陳後主的後塵了……

 

穿過一簾冷冷的冰雨

秦淮月掉進酒杯

一滴淚,幾聲雁鳴

 

秋風穿透這個古城的中心

 

歌女,記憶。靈感,哀痛

一曲《後庭花》混跡於風中

拉開我心中過往的歲月

 

月夜迷濛,我忽然聽見了自己的

衰老。惶惶中發出一聲哀歎……

             鏈結:杜牧《泊秦淮》

        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李商隱紫金山上詠史抒懷

唐大中十一年(西元857),晚唐詩人李商隱千里跋踄來到金陵。

一個煙雨迷的傍晚,他登上了古城東郊的鐘山……

 

昨天的笙歌迭唱,如今

只剩下這汪洋一片

漫漫湖水,淹沒了多少六朝金粉

 

跋踄的腳步找不到夜的歸宿

 

山下的老牛,在古道上

拉著西風。暮色蒼茫

我從昨天的時光中找到流水

 

啊,浮塵在因緣中消失

經書,在我的閱讀後涅槃……

     鏈結:李商隱《詠史》

 北湖南埭水漫漫,一片降旗百尺竿。

 三百年間同曉夢,鐘山何處有龍盤?

 

韋莊登臺城

光啟四年(西元888),年過半百的晚唐詩人韋莊為躲避戰亂,

來到了金陵石頭城小住,登上了已經荒廢不堪的台城……

 

霏霏雨絲,暮春三月

煙籠霧罩,四野迷

 

如夢如幻,多少往事湧上心頭

閉上昏花的雙眼,夢比風輕

 

一聲歎息,結成眉宇間的蒼茫

 

古傷今,怕汗漬汙了風景

為一隻枇杷的墜落感慨萬千

 

三百年滄桑被細雨淋濕

無邊的寂寞洞穿了漫漫長夜……

      鏈結:韋莊《台城》

江雨霏霏江草齊,六朝如夢鳥空啼。

無情最是台城柳,依舊煙籠十堤。

 

“千古詞帝”李煜的宮中哀愁

國亡家破,南唐後主李煜在百感交集中離開了他的後宮……

 

極盛轉而極衰,極喜而後

是極悲。那玉樹瓊枝

已經被枯黃的落葉覆蓋

 

淚濕的懷念被揉碎成

一片江南煙雨

一根精緻而腐爛的青藤

已經結滿了傷痕累累的果實

 

無限江山,無限辛酸

一簾風月,還如一夢中……

 

王安石與蘇東坡的半山園之相會

宋熙寧九年(西元107656歲的王安石第二次被罷相不久,

第二年築室於城東門到鐘山的半途,因之命名曰“半山園”。 

元豐七年(1084)七月,剛離開黃州貶所的蘇東坡路經南京,

來拜訪大病初愈的王安石。王安石特地騎著驢子,穿著粗布服到江邊去迎接。

蘇東坡也不冠而敬揖,:“軾今日以野服見大丞相。”

王安石笑著說:“禮豈為我輩設哉!”……

 

惺惺相惜,紫金山下的清風

化解了昨天的恩恩怨怨

這經年老茶,依舊淡雅伈心

 

歲月濃縮了片片秋色

那虛幻的戰場

此刻已經成了別人的江山

 

劫波度盡,文人畢竟是文人

作詩唱和才是正事

峰多巧障日,江遠欲浮天……

 

李清照建康城填詞祭夫

宋建炎3年(西元1129),李清照的丈夫趙明誠病死建康(今南京)。

自外地趕來奔喪的詩人,悲痛欲絕中寫下了千古名篇《聲聲慢》……

 

滿地黃花堆積,流亡的路

曲折而漫長

 

那個夜色迷離的夜晚

心事被露水淋成了淒淒慘慘戚戚

 

月下的江水粼粼閃動

 

東籬把酒,暗香盈袖

都道人比黃花瘦

 

一曲《聲聲慢》,滿紙嗚咽

多少悠悠往事,此刻欲說還休……

    鏈結:李清照《聲聲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文天祥詩吟金陵驛

南宋祥興元年(西元1279),文天祥兵敗被俘,從廣州北上押往大都,於六月十二日至八月二十四日羈留建康(今南京),被囚於金陵驛(驛址在今棲霞區馬群鎮花崗村蛇盤自然村)。為紀念民族英雄文天祥,建國後在金陵驛原址建造了“文天祥詩碑亭”。

 

草合離宮,孤雲漂泊

啼血的詩句

被揉碎成一片江南煙雨

 

風雲變色,到處血雨腥風

我在自己的光陰

為大宋江山分泌一個血色黃昏

 

水不動而風自流,夜已深

一行大雁勾留天空

靈魂的星火照亮滿地蘆花……

        鏈結:文天祥《金陵驛》

       草合離宮轉夕暉,孤雲漂泊何依。山河風景原無異,城廓人民半已非。

滿地蘆花和我老,舊家燕子伴誰飛?從今別卻江南路,化作啼鵑帶血歸。

 

金聖歎血灑三山街

因受蘇州"抗糧哭廟"案牽連,腰斬《水滸》的文學批評家金聖歎被處"斬立決"

順治十八年七月十三日(166187),於江甯(今南京)三山街被斬殺。

 

腰斬《水滸》,刪改《西廂》

在《莊子》、《離騷》中

尋覓天地之夢境

歎真讀書人天下太少

仰望天上月圓,可憐人間月半

 

生命之光,燦爛於歷史的縱深

 

蓮子與梨兒相對,花生米

與豆同嚼。斷頭臺上

鬼頭刀的寒光中飲一杯幽默……

 

龔賢賦詩作畫掃葉樓

作為金陵八大家之一的明末清初著名畫家龔賢,入清後即在南京清涼山築半畝園

深居簡出,專心賦詩作畫,不事權貴,過著清苦的隱居生活。又自寫小照,著僧服,

手持掃帚,作掃葉狀,懸於樓堂,以示與清朝統治者格格不入,後人因此將他的舊居稱為"掃葉樓"

 

大江橫於前,鐘阜橫於後

秋風中聽瀟瀟雨歇

道固在是,無待旁求

 

一腔豪情,沉淪於枯黃落葉

 

左有莫愁,勾水如鏡

右有獅嶺,撮土若眉

 

尺幅之中,山河無盡

低頭俯看一朵野菊

再將清醇的秋色斟入小詩……

 

吳敬梓秦淮河畔創作《儒林外史》

清雍正十二年(西元1734),卅三歲的吳敬梓自家鄉安徽全椒移家金陵,居笛步青溪、

板橋西畔,自稱秦淮寓客。就在那江南貢院的近側,他潛心創作,耗費廿年心血,寫出了一部嚴厲批判科舉制度的長篇小說《儒林外史》……

 

風雨如磐,星象失重

黑鉄深入鏡像

明遠樓前,水流花謝知何處?

 

曾經的“一門三鼎甲

四代六尚書”

如今的“秦淮寓客”,滿目塵埃

 

在對帝國的最後一瞥中

去找尋自己的墓地

夕陽西下,腰已經老成了弓……

 

孔尚任十年辛苦創作《桃花扇》

清康熙卅八年(西元1699)六月,三次易稿的《桃花扇》傳奇脫稿,

並在北京上演,“歲無虛日”,且流傳甚廣,偏遠地方亦有演出……

 

離合之情,興亡之惑

觸起閒情柔如草

猶記當年紅樓舊院

 

桃花扇底看南朝

思想在亂世的迷途上行走

 

美女如花,讓歷史美麗

也讓歷史撲朔迷離

亂世的那一場風花雪月

留下多少暈眩的誘惑……

 

曹雪芹重溫秦淮舊夢

清乾隆廿四年(西元1759),在創作、修訂《紅樓夢》的過程中,曹雪芹又回到他幼時生活的秦淮河畔,在憑弔舊跡中回首往事,重溫舊夢……

 

夕照青山,日落秦淮

一條縫隙透出陳舊的時光

 

此刻,落在織造府前的

慘澹夕陽

是否還是三十年前的

那一輪熱力四射的大清紅日?

 

除夕夜,守一盞燭光

爆竹聲中煮粥

一滴淚灑到了太虛幻境……

 

李漁營建芥子園

清康熙元年(西元1662),五十二歲的李漁舉家從杭州遷居南京,一住就是近廿年。

在金陵,他營建了自己的私宅----芥子園。在這堙A他組了個家庭戲班四處演出,

又開了書鋪印賣圖書。在這堙A他完成了《無聲戲》《一家言》《閒情偶寄》等著作。其資助出版的《芥子園畫譜》,更是施惠畫壇三百餘年,育出代代名家。

 

雨觀瀑布晴觀月

朝聽鳴琴夜聽歌

 

日食五侯之鯖

夜宴公卿之府

 

以筆為刀,切開這茫茫黑夜

 

雲板輕敲  壺中天地

芥子雖小  能納須彌

 

蜃中樓,秋風秋色秋雨綿綿

美人香,閒人閒趣閒情偶寄……

 

袁枚小倉山下築隨園

歷任溧水、沭陽知縣的詩人袁枚,四十歲辭官告歸後,

在江寧小倉山下構築隨園,吟詠其中,其樂陶陶。其《隨園詩話》、

隨園食單》、《子不語》等著作,一直流傳至今,長盛不衰。

 

屋小不遮山,池多不妨荷

月亮舊了,颯颯秋風

仍在敲打著隨園老人的風塵往事

 

原野上,一片空寂

暮色從黃昏漫起

今夜在園林的迷離中仰望星光

 

語詞不過是一個外殼

詩就是要搖盪性靈

隨園,年年栽種春花秋月……

 

烏龍潭邊,魏源構建“小卷阿”

清道光十二年(1832),卅八歲的魏源來到南京,在地處城西清涼山下烏龍潭邊、

史稱"詩巷"的龍蟠堛F側,購地建三進草堂,初始為之起名"湖子草堂",後改名

"小卷阿"。同時,在潭邊淺水處建"宛在亭"。鴉片戰爭後,魏源長年居住此處,

其名著《海國圖志》就是在此處撰寫完成的。

 

有卷者阿,飄風自南

溪山雨後湘煙

暑極不生暑而生寒

 

多少湖光照徹的事物

耽於未知的沉默

五十卷《海國圖志》

讓我慢慢拼攏心靈的拼盤

 

冷風拂過碎裂的枝葉

落日滾過廢墟,風化成峭壁……

                     2017.11.9凌晨於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