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鄉愁的海峽上泅渡

驚悉詩壇元老  余光中先生不幸離世,不勝悲痛。

余老一生衷情於詩,他的仙逝實乃詩國之殤,是世界華人詩壇不可彌補的重大損失。為表哀悼之情,今傳去我八年前的一篇舊作:《在鄉愁的海峽上泅渡》,願余老先生的詩作在天地之間永遠流傳!

 

重讀《鄉愁四韻》

 懷念詩人余光中

 

在鄉愁的海峽上泅渡  詩歌是一艘

滿載希望的船  飽經滄桑的詩人

從一枚郵票的那頭來到這頭

 

昨夜  海峽上的月光朦朦朧朧

曲曲彎彎的小路上  走著白髮蒼蒼的

老母  秋夜的風收割著老人的孤獨

 

矮矮的墳頭  在寂寞的野草叢中

默默無語  淡水河邊  徘徊的詩人

又在演奏一曲舟子的悲歌

 

十字街頭  算命瞎子那淒涼的胡琴

拉長了一個下午  清明的路上

招魂的短笛埵章C子的辛酸

 

異國他鄉  也曾經在摩天大樓的

陰影媬W行  西方的蜘蛛網上

一隻東方的甲蟲  迷失於鋼鐵的峽

 

在那國際化了的雞尾酒  你仍然是

一塊拒絕融化的冰  五陵少年的

血系中  有一條是黃河的支流

 

陽春三月  忽然想起了唐詩堛漕滬茼翰n 

太湖岸邊的表妹菱去了  夜晚的天空 

天狼星仍然懸著炯炯的青輝

 

等你  在雨中  濛濛細雨堛漱p巷 

從一則愛情的典故婼w緩走來

載不動許多愁的碧潭旁  走著西施和

 

夜總會上  是誰唱起了長城謠  歌聲中的

哀怨  驚醒了博物院堛漕漸u白玉苦瓜

於是  一瓢長江水淹沒了詩人的《鄉愁四韻》

 

和時間賽跑  與永恆拔河  在鄉愁的海峽上

搏風擊浪  六十年泅渡  今朝重踏故土

  尋李白  屈原  夜讀東坡

 

一把懷古的黑傘  撐著清明冷雨的

霏霏  一步步走來  一個白髮蒼蒼的詩翁 

今天在家鄉的土地上  抬頭眺望那浩瀚的蒼穹

 

又是寒秋  棲霞山的楓葉紅了  昨夜遠行的

詩人  又回到這“詩心起跳的地方”

重溫舊夢  再準備向詩國新的高空騰飛……

 

               原載作者詩集《西風秋雨瘦竹》

               2017.12.18  寄自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