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離年代那一窗寒月

 

重讀《郁達夫文集》有感

 

 

海灣一帶的風景,被您的

一行清淚

模糊得像夢堛漲縣s

長衫

遮掩著昨夜的憔悴

看黑深入鏡

直接成為鏡子的歧義

 

亂離年代的那一窗寒月

映照著

一介書生的飄零

心中的鏡流出熱血

《沉淪》中的悲鳴

迴盪在一路感傷的行旅

 

與自己的心靈相撞

撞出了

一幕幕時代的悲劇

一杯楊梅燒酒

醉倒了湖邊的那一排秋柳

一縷縷青煙

飄散在清冷的午後

 

采石磯上月光依舊

碧浪湖的秋夜

傷心人懷抱獨真

愛得死去活來的一對情侶

分手在

一個春風沉醉的晚上……

 

春雨瀟瀟,客懷彌苦

僕僕風塵,夜雨空齋

三十年的風風雨雨

四千萬字的練句點睛

在時間和書頁中艱難跋涉

一隻沒有舵楫的孤舟

以隱喻的微妙顯示著自己

 

悵惘、孤寂,迷離、悲歌

風雨茅廬中把萬象看穿

在淪陷的書卷中您憂鬱成疾

傷感中決不放棄對理想的追求

啊,一代文豪郁達夫

您就是一首盪氣迴腸的詩篇①

 

您的開局是一面鏡

終局卻是一個謎②

蘇門答臘的山林埋忠骨

記憶的墓畔青草蔓延

月下的沙沙聲成為千古懸念

歷史沒有斷章

時間的背後有一扇不曾開啟的門

 

以己之身,化彼之形。

頹廢有原,悲切有因。

春夢有時來枕畔

西風中一場大雪降臨

用寂寞搭起一座幻滅蜃樓

冷雨夜,我咀嚼著一顆蒼老的心……

 

郁達夫的好友、藝術大師劉海粟認為,郁達夫的一生,就是一首風雲變幻而又盪氣迴腸的長詩。

民國廿七年(1938年),應新加坡《星洲日報》邀請,郁達夫前往新加坡參加抗日宣傳工作。後成為新加坡華僑抗日領袖之一。抗戰後期流亡至蘇門答臘西部市鎮巴爺公務。民國州四年(1945年)八月廿九日,郁達夫被日軍殺害於蘇門答臘叢林。然而,他的遺骸在整個東南亞始終沒有找到。他的死也就成了千古難解之謎。

 

201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