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公藤前的思念

夜讀花鄉一牛(劉建樞)、張碩二位詩兄

關於袁枚的三首詩作,有感

 

 

才讀一牛,又見張碩

二位詩兄歌詠袁枚

那抑揚頓挫的聲聲沉吟

讓這個夜晚

在我的往事追憶中再一次復活

 

從小倉山下到沂沭河畔

一路上斗轉星移

穿透夢的壁壘

來到275年前的那個清晨

看風塵僕僕的縣令

親手植下這一株紫藤

這個窮鄉僻壤

從此便有了花的芳香  【注】

 

紫藤一架憶袁枚

一朵白雲飄落在我的窗前

 

二百多年,沂沭情深

這一株紫藤

總是綠葉吐翠

藤條搖曳,繁花盛開

清風中飄拂一片紫色的雲霞

袁公藤前思袁公

看盤龍繞梁,其葉蓁蓁

 

二百多年,花鄉的父老兄弟

從沒忘記您的音容笑貌

袁公啊,您的一雙腳

總是在無情的風雨中跋涉

鄉村小道上

依舊有您當年留下的足跡

 

袁枚橋上思隨園

落花與流水跌宕成知己

 

盤龍繞樑,其葉蓁蓁

夜來的滄桑已不再沉穩

最是凝眸無限意

靈魂的追尋中

您的生命在這堭q沒止息

 

夕陽下,晚霞是多麼美麗

而今又令行人迷醉

一代文豪,風流才子

一個讓百姓百年思念的好官

翰墨是您的熱血

詩句凝聚著你的真情

人間正道,似相識在前生

 

今夜,穿越生和死的距離

墨香飄逸,您遊走在歲月之上……

 

【注】袁公藤是清朝詩人袁枚乾隆八年任沭陽知縣時親手所植,其勃勃生機不減當年。袁枚離任後,它一直靜靜地立在當年沭陽縣衙的院內,距今(2018年)已有275年了。

             

2018623——25日,南京雨花臺下秋樂齋)

 

鏈結1:一牛(劉建樞)的詩《袁枚》

封建王朝兩千年,大清盛世說康乾。物競天擇奇才現,南袁北紀一時間。

賦得因風玉珂想,聲疑禁苑天河邊。而立入主沭陽令,水旱蝗瘟頓解懸。

開倉賑災賦稅輕,疏浚沭河築子堰。理案敏捷奸吏驚,為政嚴明豪強斂。

獨具慧眼薦邑人,重視教育文風變。手植紫藤寓哲理,皮之不存毛附焉?

治沭七百二十日,一從春汛回江南。審世縱然有齟齬,當年行孝敢辭官。

憐民不作大官奴,留意山水留名賢。不做高官非福淺,難成仙佛存世緣。

為欠虞姬詩一首,白頭到古靈前。各界趨前三十,銘恩感德重開筵。

雋音功德世記,袁枚橋上思隨園。

 

鏈結2:張碩的詩《紫藤一架憶袁枚》

袁公手植紫藤樹,十分春色七分到。燕子白頭枝上鳴,蝴蝶蜜蜂花間鬧。

老槐不支成枯木,古藤亂蛇相纏繞。袁公仙逝二百年,如今藤蘿仍青少。

後人尊君袁隨園,隨園著作真絕妙。好色好吃好詩歌,一生酷嗜此三好。

詩壇盟主粉絲多,海內龍門眾星翹。南袁北紀名氣偉,敢與孔子較一較。

                         (指袁著《子不語》)

我今樹下獨徘徊,思君不見發長嘯。凡胎肉體皆不長,唯有奇文永相照。

  

鏈結3:張碩的詩《紫藤書屋歌》 (余齋名曰紫藤書屋)

紫藤書屋紫藤樹,紫藤樹下憶袁枚。袁枚人逝魂未逝,隨園詩話名如雷。

我借袁枚才一斗,也能書畫也能酒。平民百姓莫輕覷,文藝壇中稱能手。

紫藤書屋多朋友,有青少年有老叟。紅塵名利皆看破,一片冰心充宇宙。

世人不識貴與賤,只羨官家大門檻。書卷幽蘭視作草,惟有金錢是所戀。

錢權焉能比翰墨,一在塵泥一在天。翰墨悠悠傳千古,錢權霎那化雲煙。

獨欽阮籍青白眼,亦喜莊子夢翩躚。詩書在眼杯在手,揮灑齋中我似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