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裱糊匠」與「不倒翁」

「三千年未有之變局」中的李鴻章

 

 

少年科第,壯年戎馬

中年又封疆

官場上盡顯風騷,一路扶搖

沒想到不倒翁成了裱糊匠

撞鐘的老和尚養就胸中一段春

 

一顆懸在靶上的心

早已是百孔千瘡

平安夜傳來的槍聲

是歌女的最後一粒顫音

我看到了一具潰瘍的屍身

 

一切不知從何時開始

也不知如何抵達

自拔於靈與肉的雙重枯竭

沒有一塊沃土可以發芽

天朝的血液正在漸漸地凝固

 

面對這三千年未有之變局

太極拳師也無法施展拳腳

蘆花搖晃著秋天的風

向自己哭訴悲傷

我只能在無邊際的悖論堥I溺

 

屋不成屋還是屋

糊無可糊還得糊

假面掛在臉上

刀子藏在袖中

笑駡由人笑駡,好官我自為之

 

縱橫捭闔,還得巧於趨避

紫禁城上的黃昏

從來就籠罩著憂鬱

踏進這扇門,便身不由己了

與婦人孺子共事,亦不得已也!

 

我笑世人心太熱

男兒抵死覓封侯

鐘罄之聲不絕

流血的瘡口已經化膿

天容慘澹,赤縣神州大星沉

 

忠於職守,徇私舞弊

三分耿直中

帶著七分狡黠

有閱歷而無血性

「李二先生」已經青史留名

 

朝廷棟樑,洋務重臣

一副堅硬的殼

守住大清王朝的一腔苦澀

那蒼茫海邊的遠眺

看一輪落日沉鬱而悲壯

 

論勢不論理,一個真小人

中國官場的一個標本

追贈太傅,入祀賢良祠

然後從帝國的黃昏滑落山谷

夜霧中,一束閃電突然穿透深淵……

 

                        2018.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