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懸浮於夜空的悲涼

 

1969107日,陳寅恪先生不幸離世。今年是他逝世49周年的祭日。

夜霧迷濛,西風颯颯。燈下重讀陸鍵東《陳寅恪的最後二十年》,有感。

 

 

嶺南,深秋。那皓皓渺渺的

夜空,一彎殘月清清冷冷

關山迢遞,相隔越來越遠

點點滴滴,儘是無奈終結的蒼涼

 

沉重凝滯的離愁癡苦

已化作萬縷相思

幽幽鬱鬱,那一片翠竹

年去年來中空對一片花開花落

 

從陳端生到柳如是

故紙堆中溫舊夢

士有相憐,一放悲歌

幽境之中尋覓,著書唯剩頌紅妝

 

孤寂的燈盞伴著

一介寒儒

孤冷的夢中咀嚼悠悠歲月

聊作無益之事,以遣有涯之生

 

冰潔無塵,心魂之域本無盡頭

慢慢體驗生命之悲壯與悲涼

清風中與一杯清茶相守

昨夜那一往情深,自此淡若浮雲

 

當年公子中的公子

教授中的教授

終究難改書生本色

默默沉沒時光的黑洞

 

您太富有,又太矛盾

高傲中又太有人情

曠世奇音,狂傲氣質

痛苦號哭哭成了一個時代的悲劇

 

山更寒  夜更寂  風更緊

失明  臏足  批鬥

蓋棺有期,出書無日

蕭蕭竹葉,難吹天籟清音

 

書文盡而心未絕

空撒一腔血墨

空幻沉寂是人生最後的命運

人與上帝之間有著永恆的距離

 

登高凝眸,望不盡天涯歸路

苦寒中凝聚著無奈與失落

涕泣對牛衣,卌載都成腸斷史

廢殘難豹隱,九泉稍待眼枯人  註①

 

跟著陸鍵東,走進陳寅恪

最後的二十年

走進那一段塵封的歷史

夢中談夢,四海無人對夕陽

 

沉思默想中,看見的是

生命更深處的奧秘

在先生絕望的歎息

我聽到了那懸浮於夜空的悲涼

 

先生身後難有大師了

故紙堆已成一門絕學

心魂之域本無盡頭

大雁南飛,回首飄零的落葉

 

遠去的風景無須追憶

存留遺跡卻要珍惜

人代冥滅而清音獨遠

唯先生千秋功業不朽於天地

 

一切都將枯朽

一切都不會止息

生死榮辱乃世間流變

死去的在發展中還會重生

 

帶著一身衰朽的病骨

坦然面對空幻沉寂

背負沉重的蒼穹

夜雨中去聽一老去的戲…

 

這堛漕潀甈O陳寅恪预留的輓妻聯。卌,讀若細。

               

2018.10.4 下午於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