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歷史的徜徉中尋覓自我

——弗雷德·斯皮爾《大歷史與人類的未來》讀後隨感

   我們人類仍處於龐大的進化過程之中,它(可能)始尚不為人所知的未來。

 ——威廉··麥考尼爾《全球境況》

 

 

一百三十億年前的

那一場大爆炸

至今仍然在繼續

 

宇宙依舊在膨脹

我們依舊在

膨脹的宇宙中苟延殘喘

 

夏夜,我把眼球緊緊地貼近

《大歷史與人類的未來》

在斯皮爾教授的敘說中凝望秋水

 

一百三十億年的記憶驚心動魄

宇宙的尺度充滿了神秘

落日向人間拋灑它最後的輝煌

 

耀眼的星辰在浩瀚中穿行

貼近飛船的窗戶遠望

那浩渺無垠的宇宙一片淒情

 

獵戶、仙女、銀河……

太陽、行星、地球……

這個世界對於我們就是誘惑

 

分子、原子、量子……

大海、大地、生命……

街燈把我們的影子拉長又縮短

 

能量流過物質

滿目皆是塵埃

流逝的時間是無言的永恆

 

離故鄉越來越遠

離上帝越來越近

孤寂的夜與一片月光相依為命

 

在這個健忘的年代奢談歷史

思想在隨機中被無情清除

一條縫隙在子夜透出陳舊的時光

 

腦量增大,腸道縮小

月光流瀉,世界靜謐

萬年的寂寞化作雲淡風輕的一瞬

 

東非大草原的氣壓低了

黑夜中開始了求生之旅

歷史之河憂鬱地向著遠方流去

 

在茫茫的星際間穿越

我們只是一粒微塵

我們只是宇宙的一種表達

 

真實如同虛無

短暫如同永恆

於冥冥中追問生命的本真

 

靈魂與量子糾纏

混沌中難分彼此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滅除憂喜色

消盡是非心

冷靜地審視複雜的人性

 

去火星上遙看“地球升起”

以宇宙的視野審視生老病死

時間從沒靜止,一切都在重逢

 

在大歷史的徜徉中尋覓自我

從天空的高處俯視大地

力和魂魄在鐘聲媬犖y上升

 

天下一統,生命永恆

復興有夢,世界大同

西天晚霞似火,夕陽敲著木魚……

 

       2019.7.20 寄於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