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詩人流沙河

 

文化學者、詩人、作家流沙河本名余勛坦

1931年出生於四川成都 於2019.11.23 345pm去世 享年88

 

星落寒秋,一路哀歌。秋雨淅瀝,我心悲戚……

           —— 題   

 

1

星落寒秋,西風颯颯

一遝紙錢裊青煙

雨水打濕了我的靈魂

 

恍恍惚惚入川

未見望江樓

卻在我的眼前

轟然倒塌了一座大山

 

2

列車到了終點站

詩人流沙河

向我說了一聲“拜拜”

 

他下車了

義無反顧,不再回頭

只留下一串詩句

在我的血管堜b流

 

3

靈魂,在夜的朦朧中

穿牆而過

扶著黑暗的我

不斷啃齧著你的智慧

 

一顆心,在紅塵中

早已塵埃滿面

一股清泉在冷靜的洗濯往事

 

4

突然浩瀚,又突然荒涼

冷月無聲照西窗

溫順地走進這個良宵

伴我重溫你當年的《草木篇》

 

那一場噩夢中

我再一次與你相遇在成都

 

5

是的,那是一場噩夢

你被漆黑的夜緊緊地擁抱

 

孤苦的你只能孤伶伶地

立在平原,高指藍天

抱著這一捆“草木”跌入深淵

 

6

高揚的進行曲

頓時亂了節拍   

古老的村莊添了一些苦澀

 

血花飛濺的劍戟,閃爍著

悚人毛骨的酷烈之光

你驚詫,你恍惚

千仞之上,是否還有心之天國?

 

7

葉落無聲,秋意已濃

我在龜裂的大地上行走

今天的眼角流著你昨天的淚

 

存在之惡,存在之病

存在之處原是空無

藝術魔力創造的

是一束束絢爛芬芬的精神之花

 

苦難中磨練的乃智慧之沃土

 

8

在文字堶蛈瑼漣A

繼續在時光媟酈

沉重的犁鏵在默默地耕種歲月

 

悲憫,在磨難中被放大為曠達

 

寫作讓你的生活失重

高貴的靈魂

卻依舊在天地間優雅地行走

 

9

情感的方程,在平平仄仄的

意象中重新獲得破譯

 

誦著吟著,就成了一種永恆

詩歌,讓你漂泊的靈魂有了皈依

 

10

霧散雲開,冰化雪消

經霜後的棗樹

於早春二月顯一種飄逸

 

噩夢醒來,一場細雨

漫過濕漉漉的沉默

你看見的是更遠的光明

 

11

清晨,為孩子們張開

《理想》的風帆

西天在晚霞中顯得越發地絢麗

 

你在傾聽

你在思念

一隻蟋蟀在你的窗外唱歌

 

12

編《星星》詩刊

讓詩歌譜寫世界的聲音

隔海說詩

溶兩岸的哀愁於物象

 

和黑夜背對著背

在歷史風雲中

打撈歲月深處的記憶

 

一杯五糧液入胃

加熱的是你昨夜的夢

 

13

詩被內化,慢慢忠實於

你心中挺拔的自我

於天地俯仰、萬物生靈中

留下真實的懺悔、頓悟和超然

 

夜雨中獨坐,老家的井水

在你的眼眸堜艙M閃光

 

童年暗戀的那一隻蝴蝶

昨夜逃向了深山

從窗口望去,每一片葉

都閃爍著一棵大樹細微的光芒

 

14

於蒼茫的暮色中仰望星空

多少往事在心中

翻江倒海,五味雜陳

 

無能為力,無可奈何

滄桑是這個時代的烙痕

 

不與自己和解,也不對峙

只是讓石頭說出我的原罪

然後,轉身離去

再讓細雨彌合著時間的裂縫

 

15

內心那一條熟悉的小路

被風吹進夢

筆走龍蛇,浪得虛名

老榆樹下,是濃濃的鄉愁

 

夕照漸逝,因才識而亮麗

到頭來不過是一場虛空

詩的骨頭雖硬

卻難以喚醒麻木的贅肉

 

16

白肉拌蒜泥,腰花炒豬肝

落座便可啖,爽口即為鮮

往事潦草,風雨蹉跎 

來不及歎息

食,是唯一不會枯萎的藤

 

風霜的刻刀滄桑了歲月

你決心放棄所有的事物

在夜的地平線巡視

睿智深邃,神態依然恬淡

言談海闊天空,句句都是絕唱

 

17

棄詩作文,養花栽樹

讀書寫字,回歸自我

上下五千年

縱橫八萬里

一柄舊槳划動茫茫夜色    

 

說經典說到日落

愛漢字愛到流淚

在自己的世界婸P靈魂對話

 

18

從《故園別》到《鋸齒齧痕錄》

從《莊子現代版》到

Y先生語錄》與《晚窗偷讀》

廿二種大著堿y的是一腔熱血

 

雅俗共賞,標新立異

出語有典,理據有度

至清至純之水,靜靜地匯入

中華民族文化史的無盡長河

 

19

千年流沙筆頭生花

嬉笑怒罵皆成文章

 

文學圈堛漲捋隊~子

名利場上之獨行大俠

 

20

往事,在模糊的字碑上尋覓

思想,在沸騰的血水媦黦

 

繁華,凝煉於夜江星火

一管筆拓開斑駁的歲月

 

21

歲入耄耋,兩鬢若霜

當年的歌聲

留下的是暈眩的誘惑

 

一條幽長小巷

把一幅走失的風景

嵌進今夜失眠的夜空

 

秋塘堛煽搚在風中搖曳

怎一個“瘦”字了得

夢媢琤~遊弋著淡淡的哀愁

 

22

醫院樓高,窗窺你的是

那一汪彎彎眉月

她總是在霜凍的秋夜

勾起那些傷痛的記憶

 

經年的荒塚,住著

當年失落的靈魂

穿過了浪濤的陰影

就會遇見自己的綠水青山

 

23

坐上太陽車,一路西行

終點站終於到了

你向這個世界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雲彩

走得像落日一樣平靜而安詳

 

星落寒秋,悠悠詩情

從此隨一葉風帆遠去

悲乎!痛乎!一路哀歌

 

你的靈魂已經到了天堂

你的笑容遠離斧痕

一顆大愛之心

在無盡的夜晚徬徨  

悲涼的影子越拉越長

 

24

生命之火,欲念之火

在心靈的燃燒中

穿越時空

你的詩

讓我卸下內心的石頭與荒涼

 

滔滔江水流不盡

巍巍松柏長青

永遠的流沙河!

永遠的詩人之歌!

 

一個時代人文精神的標高

一位孤行者的奮鬥與探索

一顆跋涉的心

一雙忘卻疼痛的腳板

永遠引領我們前行,前行!……

 

         2019.11.2427日,寫於南京雨花臺下秋樂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