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上海的憂鬱 (組詩)

大上海的憂鬱

從徐家匯到外灘

到淮海路

到石庫門弄堂的新天地

陪我逛街的

老戰友家的小夥子

總是止不住他的一聲聲歎息

 

他說,他離開加州

整整兩年了

總是忘不了那堛漱@草一木

做夢也沒有想到

小小新冠病毒

竟然讓這個發達國家狼煙四起

 

面對十萬亡靈

他無法安眠

還有街頭暴亂的民眾

更讓他焦慮不安

那埵野L的老師和同學

也不知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今夜在這黃浦江邊

我聽到了

密西西比河的濤聲

是身邊這位年輕的歎息

讓我看到了大上海的憂鬱

那琉光璃彩中飄溢著的憂鬱

 

在茫茫的太平洋上漂浮

一顆心總是起伏難平

人類命運共同體

四海之內皆兄弟

小小地球村

願大家和睦相處,相依為命……

 

魂歸九天悲夜月

   悼念一位朋友

 

好友仙逝,噩耗揪心

風雨聲中望蒼天

悲聲難挽,老淚已枯

 

去年十二月廿三日那一次

南京東路的小聚

沒想到竟成我們的永訣

 

驚心聞訃,細雨霏霏

最不堪一朝悲苦

月落星沉,關山難越

 

思無極,哀無極

黃浦江的六月

風是如此的寒冷刺骨

 

七十八年滄桑歲月

為信仰奮鬥不息

上海灘,您的足跡長存

 

與病魔搏鬥

無畏而行

碧落黃泉,含笑九泉

 

聚少離多,友誼在心

音容宛在眼前

返魂無術,唯有鄉音相隨

 

魂歸九天悲夜月

歎葉落飄零

永相憶,善心永恆樹長青……

  永不凋謝的菊花

從上南陽光到閔行

到殯儀館的菊花廳

一路哀泣

一路悲聲

靈車在綿綿細雨中前行

 

永遠的恆善

永遠的朋友

您是一朵

風雨中永不凋謝的秋菊

 

您走了,不帶走一片雲彩

您走了,只留下一縷芬芳

在這金錢至上的年代

您總是喜歡與詩為伴

您說,生活再貧窮

也要有一個

菊花一樣詩意的人生

 

您生前一直喜歡秋菊

死後也要在菊花廳

與我們告別

菊花,您詩意人生的一個縮影……

  思南路上的鄉愁

梧桐小巷,還是那樣沉穩

鬧中取靜一如當年

雲的碎片,被風吹散

往事如桂花零落,別夢依稀

 

七十七號那棟小樓還在

只是換了主人

五十年滄海桑田

我們早已面目全非

 

沉醉於老上海的那一種

風情,舊夢難醒

穿越淮海路上的燈火

去東西大觀品味這都市的鄉愁

 

閑煮春秋,一紙流年

夕陽中讓心歸零

人生最美好的是回憶

最殘忍的也是回憶……

 

  2020.6.8-10日,草於上海。6.11凌晨修訂於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