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歌一曲悲項羽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

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項羽《垓下歌》

 

1.

2222年了,古槐旁的  

那一口古井

早已爬滿了青苔

瞳孔從玄黑到混沌

目睹的是悠悠歷史的滄桑

 

2222年了,歲月的殘缺

在時間的流水中演繹著

生與死的絕戀

心堛熊h與心跳同在

漂泊的靈魂喑啞而嗚咽

 

項羽兵敗垓下、烏江自刎是西元前202年,距今20202222年。

 

2.

2222年了,失落的

在一條天堂的路上

走著我自己的孤寂

熱風無雨,冷月無聲

慘澹的星光

總是漫過濕漉漉的沉默

 

2222年了,往事如煙

多少風雨蹉跎

來不及抱怨

來不及歎息

風霜的刻刀已經滄桑了白髮

在往事的回憶與思考中

感知人性深處的暗湧與疼痛

 

3.

當年也曾風華正茂

當年也曾目光如炬

吳下,八千子弟

巨鹿,破釜沉舟

烏騅的長嘶聲穿越時空

揮之不去的

是那落日黃昏的四面楚歌

 

夜深沉、絲語歇、笙歌罷

一朵朵黑色花瓣

盛開著血與火的誘惑

記憶被掏空,夢被掏空

生命,早已在夜的冷漠中凝固

 

4.

一切都已經破碎

一切都無法還原

風中的霸王旗

早已在十面埋伏中噹啷落地

 

力拔山兮,拔掉的是

秦王朝這棵大樹

拔不掉的

是沐猴而冠的罵名

還有衣錦還鄉的短視和固執

 

5.

曾經是豪情萬丈

歸來時

卻只有一副空空的行囊

 

熱血,染紅了

江山

這沉寂的夜晚

唯有我腳步匆匆

心靈的廢墟上

遍佈的是淒淒的荒草

 

6.

回首鴻門,恍若一夢

那一場華美的宴席

已經被埋葬於

時間深處

事是風雲  人是月

一柄長劍

在通達易變中超越死生

 

我做事向來是光明正大

七尺男兒

從不屑於陰謀詭計

我不後悔

更不怨天尤人

冷眼看劉邦這個無賴

就像那一條可憐的爬蟲

一步步

爬成了史書上的一個人物

 

7.

最好的朋友,往往也是
最強
勁的對手

殺戮,總是如影相隨

無法化解,更無法逃離

 

楚河漢界,一道鴻溝

擋不住劉老兄的

勃勃野心與背信棄義

風悄悄地掠過大營

陰雲在夜晚開始佈局

 

我在黑暗中急急行走

一顆心疲憊而決絕

時間終於倒下了  

歷史的天空一片虛無

手中劍雖然鋒利

卻改變不了這個時代的圓熟

 

8.

絕路,往往就是

英雄終極的頂點

大劇院的琴師

為我拉開了京胡的弓弦

 

那是一場壯烈的死別

我的女人一刎成眠

魂悠悠,夢悠悠

故鄉的虞溝

於靈與肉中幻滅成空

 

香消玉殞,一劍寒光

烏江滾滾,獵獵西風

虞兮虞兮奈若何

一聲歎息,幾多唏噓

血色黃昏天邊月

被抹上了一層夢幻般的迷離

 

9.

十面埋伏,四面楚歌

英雄末路,馬蹄踏空

風雷、風雲與風月

黑暗、靜寂與孤獨

憔悴的靈魂早已心灰意冷

 

漫天的陰霾,遮雲蔽日

滿地的鮮血,慘不忍睹

水寒浪濤冬月冷

風急天黑旌旗亂

敗軍之將,過什麼江東?

千年後的易安居士是我的知音

 

10.

天亡大楚,我失紅顏知己

一朝兵敗,再也無力回天

虎豹不敵狼羊

空負一世英名

望家鄉路遠山高

八尺男兒,又怎能忍辱偷生?

 

梧桐巷的梧桐還在嗎?

當年栽下的那一棵

古槐,該能遮陽擋雨了吧?

此刻的我多麼想

回到童年

在天真爛漫中撲進母親的懷抱

 

11.

可惜這一切都晚了

這一生的悲劇

    已經無法挽回

美人如玉劍如虹

哀歌一曲歎流年

 

沙場誤我

我誤天下蒼生

這一丈八尺鐵戟

擊殺了多少無辜的生命

 

這冒著寒光的劍鋒

曾勾劃秦時殘月

曾勾寫亂世風雲

如今,揮向自己的頭顱

其劍鋒之光,依舊不減當年

 

12.

活著是容易的

死亡卻很難

這一雙重瞳

依依不捨的

是對這個世界的深情與留戀

 

可是我不能選擇苟活

我無顏再見江東父老

 

王冠叫人眩暈

不想再紙醉金迷

這一腔熱血噴發

便是一種

悲壯的、驚世駭俗的絕響

 

13.

萬千飄蕩的亡靈

將朦朧夜色搖落

 

永遠不要去追一匹馬

沉重的大幕就要落下

 

14.

2222年了,簫聲依舊迷離

那顆頭顱還在噴血

一輪新月升起

慘澹的光還是化不了霜雪

一代一代又一代

我和我的女人竟成為千古絕唱

 

一念滄桑,幾許流光

紅塵萬丈, 歲月濤濤

世界不在你我身外

我的心從未離開這喧鬧的人間

 

15.

2222年了,從黑暗的朝代

走出了太多扭曲的靈魂

烏江滾滾流日夜

每朵浪花

都是這樣潔白而淒美

風撥開墓草

我聽到了後來者的一聲聲歎息

 

一切皆流,無物長住

一切無常,萬境皆空

今夜抱慰綿長

一闋《霸王別姬》,訴我千年悲傷……

 

       2020.6.21於南京雨花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