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變幻莫測的天下變局

寫在庚子鼠年的年末       2021.1.18 

 

01

新世紀的星球搭上高速

風馳電路狂奔

一個昨夜升天的靈魂

在八千里高空

俯看今朝

這三百年未有之天下變局

 

這三百年未有之天下變局

在冬夜的寒光

被西風攪得七零八落

禮崩樂壞

雞飛狗跳

黑暗媯L人為我安魂

 

02

猴子下海,鯉魚上樹

沉底的葫蘆

托起了一個動盪的王國

 

月光在玻璃上流淌

昨夜的夢

浮不起的是我今天的孤獨

 

穿越滾滾硝煙

穿越電閃雷鳴

穿越茫茫曠野

穿越春夏秋冬

看四海翻騰五洲風雷

這悲風驟起的夜晚

能否讓我在明天脫胎換骨?

 

03

那漲滿太空的思緒

已經淹沒了

這個都市的燈紅酒綠

渴望陽光的臉

一次次被凍雨淋成滿目憂鬱

 

難忘歲入庚子的

那個子夜

剛剛進入夢幻

就被檯曆上的那只米老鼠

狠狠地咬了一口

那刻骨銘心的痛,至今未

 

04

記得是那個夜晚的腳步

踩亮了街頭的路燈

回家的路上香風依舊

送來的卻不是溫馨

而是禍害人世的瘟疫

 

檯曆上的那只老鼠

在人人喊打中

向我申訴:

與人類作對的

決非我等鼠民

在你肺葉上噬咬的

是尾隨我身後的新冠病毒

 

05

新冠病毒!新冠病毒!

那一個個變異了的

活體細胞

在人類的一聲哀歎

昔日的藍天便陰雲密佈

 

那悄然被掀開的

是這個世界

最後一道淒美的幕布

 

從北半球到南半球

從東方到西方

以光的速度擴散

瞬間成了萬馬千軍

無論你是哪一個人種

誰也逃不脫

這個看不見的兇手的追捕

 

06

山清水秀,天藍地綠

惆悵的流水

在暖風中

喟歎那已經凋零的心事

 

自我複製中的病毒

在如花的笑顏堹T煙四起

 

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一個個鮮活的生命

在陽光的燦爛堿\萎

充滿生機的世界

在朦朧的透明中昏睡不醒

 

07

高潮已過,劇情到了此處

便猶如江河入海

黃泉路上,面對百萬亡靈

我心憂如焚,欲哭無淚

 

燦爛的晚霞被黑暗吞食

幾聲乾枯的咳嗽

喚不回已經失去的陽光

 

春暖,花未開先落

葉枯,已無法再綠

大廈傾斜

大地淪陷

口罩上方是深淵般憂鬱的眼睛

 

08

星球,在歷史的軌道上

運行。純然的詩意

在征途的困厄中慢慢結晶

一條大路,通向遠方

一盞油燈,洞穿寒冷

古老的珞珈山吐出幾株嫩芽

 

昨夜封城的武漢

再現勃勃生機

如水夢幻

飛鳥依人

理想在時光堿龠V

月光依舊如水

夜晚的中國車水馬龍

 

09

復興有夢,復興有路

古老的中華

再一次風生水起

這個世界動盪不安

東方的古國

秋風吹皺了歲月的滄桑

 

感受安靜與透明

夕陽中的虹霓

流淌的是初心的甜蜜

今夜的我獨坐燕子磯頭

將萬里浮雲一眼看開

 

10

遠山迷,近水幽藍

五千年的深遠

是永不停息的迷戀

槳聲激越,水波嶙峋

風雨聲中憶六朝

今夜枕秦淮燈影入夢

 

僅存的淚水,風化成

時過境遷的文字

醒來還是在夢

我的幻想

總是在夢外徘徊

抱一輪殘月彈奏落英繽紛

 

11

山水相連,唇齒相依

天地之間,休戚與共

人類本來就是一個

命運共同體

面對變幻莫測的天下變局

我們只能相依為命

 

生命無價,萬物有靈

楓橋夜泊,柳浪聞鶯

 

昨天的亡靈

被詩人搖曳成半闕驪歌

今天的落花

依舊在

無情的凍雨中飄零

 

12

據說,載著C4炸藥的

無人機

就在你我的上空

 

據說,擁有

AI高度智慧化的

機器人

正在預謀

對人類發動攻擊

 

風雨中的我們已經危在旦夕

 

危險的信號已經出現

可憐的地球人

正面臨一個可怕的未來

人們啊,眼前的冬天

還沒有盡頭

我們必須要面對的

是越來越厚的冷酷和冰寒

 

13

臘梅盛開,飛雪迎春

天下風景,撲朔迷離

歷史,在身後緊搓雙手

未來在我的眼前焦急踱步

 

又是鞭炮聲聲

喜慶的鑼鼓

掩飾不了這個夜晚的憂鬱

 

新冠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

這個世界不再有愛

 

人們啊,仁慈的上帝

只為我們造了一艘

若亞方舟

我們只能同舟共濟

愛這個世界吧!用我們的行動

愛這個世界吧!用我們的心……

 

14

悉尼,據說正在規劃

給野生動物

造一座“過街天橋”

為的是

不要讓我們成為最後的人類

 

一些人已經覺醒

更多的當政者

還在溫柔鄉裡昏昏大睡

那風雨飄搖中的

是一片時間深處的孤舟

 

15

檯曆上的老鼠就要去了

據說下一次

不想再與庚子為伍

向我迎面走來的

是一隻醜牛

醜一點沒有關係

只要不是瘋牛就好

 

夜,漸漸地

靜了

涼了

深了

街頭的工地上

一排排

被抽出的肋骨

正在人手中被重新排列

 

想起了昨夜電視中說的:

三百年未有之

天下變局,已經拉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