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深深,凹凹凸凸

有感於亂象中的詩壇   2021.2.19  

 

 淺淺深深,凹凹凸凸

昏昏噩噩,恍恍惚惚

誤入亂中的詩壇

我在一場霧霾堿搕ㄡM世間萬物

 

無眠的夜晚總是朦朦朧朧

昏暗中聽貓兒叫春

一位女詩人晾出了她的

“內褲”

一樹梨花

頓時便與星月一起緩緩墜落

 

屎屁尿上了大刊

又獲大獎

更有權勢“平安經”

登堂入室

一批批偽詩喬裝打扮

一灘灘“口水”污我青山

漲滿江湖的不是憂思

是那些達官貴人的胡鴉亂塗

 

淺淺不淺,一鳴驚世

所謂伊人,在屎一方!

大咖從她的屎尿堿搢魽希F性”

她的屎尿果真不凡,驚世駭俗……

 

“睡”的、“尿”的

“摸乳”的

你方唱罷我登場

小小詩壇  熱鬧異常

令人傷感的是真善美缺席

一地落花窒息了我的夢想和呼吸

 

來來去去都是夢

暮暮朝朝歎流年

花花世界多妖豔

石榴裙下無是非

那兩腿間流出的粘液

正化作更多的欲望與貪婪

 

瘋評熱議,高潮迭起

流量為王,網路狂歡

四周是迷的霧

孤身的我在江邊徘徊

二十年讀詩,難辨東西

諸多詩刊堣w經拎不出幾滴月光

 

來時的路,已經被

孔方兄擋住

再也回不去了

那淺淺的綠水

早已成了深不見底的溝壑

 

媚俗者指鹿為馬

大咖們呼風喚雨

變態、污穢

猥瑣、平庸

一場鬧劇,真詩已死

耳邊是一地雞毛的夢中囈語

 

新詩百年,風風雨雨

百年新詩,路在何方?

“先鋒”們虛無了腳步

沉沉睡去的大地默默無言

這些年,我們被大佬

帶進了溝

詩,在“小眾”的圈子

苦苦掙扎

 

在昨夜的一場滂沱大雨中

聆聽驚雷聲聲

黑暗的深谷

長滿了喉嚨、饑餓和憤怒

匍匐在生活的低處

所有的聲音都高過我的耳際

讓我拿什麼拯救你,當今的詩壇?

 

詩,生命中一直在跳躍的

美感的音符

詩,靈魂深處最純淨的

一束閃光

神性、靈性、悟性

智性、人性、天性

寺旁之言,肺腑之音

光芒與光芒之狀,總是閃閃呈現

 

凹凹淺淺,歷來在

地平線以下

假惡醜,在這個世界

總是難以持久

清風舊時客,歲月碾幾多哀愁

 

我知道,夕陽即便落下

生命之火仍會在

人們的心中熊熊燃燒

時間

在歷史的黑影媬W行

清晨,天空飄來一片吉祥的雲

 

真詩不死,一場鬧劇之後

美的意象還會復活

面對百年未有之天下變局

我們必須有

大的視野、大的手筆、大的格局

 

淺淺深深,凹凹凸凸

昏昏噩噩,恍恍惚惚

童心未泯  詩心還在

把雙腳伸進一黃土

一顆虛無的種子

便落地生根

八十春秋如一局殘棋

靈魂是我永遠放不下的行囊

 

可怕的不是屎尿,而是

權力的宰製和勾兌

一個背影在街頭徘徊

幽暗的路燈把失意拉長

這個乍暖還寒的夜晚

從不知寂寞的我

卻忽然有了幾絲孤獨……

 

PS: 前一段時間,由於賈淺淺的幾首屎尿詩,大陸各地自媒體鬧的沸沸揚揚。一方面,是民間的聲討批判之聲一浪高過一浪;另一方面,是詩壇大咖的辯護之聲不絕於耳。熱鬧得很。有感於亂象中的詩壇,寫了這首《淺淺深深,凹凹凸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