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金陵老城南(九首 2022.02.15

 

家住金陵老城南

 

家住金陵老城南

朱雀橋邊行走

看烏衣巷口夕陽斜

 

不見了舊時王謝堂前燕

桂花飄香的小巷

明月咬住了鄰家門窗的雕花

 

清晨,霧霾遮住了

疲憊的紅綠燈

厚重青苔凝固著千年的風霜

 

東水關到西水關

門東到門西

古秦淮的水波拍打著我的鄉愁

 

飲馬巷無人飲馬

煤灰堆不見煤灰

滴答的雨聲漂洗著天空的憂鬱

 

遠去了,胭脂巷那

古老的記憶

天地玄黃,昨夜的夢穿越六百年滄桑……

 

今日的三山街

 

三山無山,慧園無園

李家苑的房主

早就不是姓李的了

當年的秦狀元也去了他鄉

 

今日的三山街

水遊城的水平方

清洗著當年的憂傷

沉浮的思念

被遊客品成一碗鴨血粉絲湯

 

三座山,早就被朱皇帝

填進了燕雀湖

車水馬龍

日夜奔波著歲月的匆忙

 

夜深了,我的夢依舊在

燈紅酒綠中穿梭

惆悵被一場秋雨淋濕

閃亮的心燈

屹立於一條長長的畫廊……

 

夜晚的夫子廟

 

熙熙攘攘,燈火閃爍

夜晚的夫子廟

濃縮了老城南的

片片風情

古老的街道盡展笑顏

和暖的清風迎八方來客

 

秦淮河,還在昭示著

她那悠久的芳華

李香君走了

媚香樓還在

秦淮畫舫還在

情愛的夜晚

還在流淌著當年的哀傷

 

錦瑟微瀾棹影開

花燈明滅夜徘徊

層層漣漪

在石磚照壁前盡顯月色迷離

 

槳聲燈影堛滲陴a河

流連於

夜晚的畫舫淩波

思緒,在風中穿梭

韻腳,被浪花打濕

恍惚間

文德橋半個月亮浮起

那青磚小瓦馬頭牆

已成為古街滄桑的胎記……

 

明遠樓前的感歎

——夢枕黃粱,聽一個鄉試落榜者如是說

 

眼前就是明遠樓了

雖然樓已坍塌

這堨u是一個遺址

我還是感慨萬千

鐘鼓琴瑟之聲猶在耳邊

 

大成殿堬蔚

尊經閣前讀經

貢院街上跋涉

跋涉在“東南第一學”的門外

 

一次次應試

一次次名落孫山

一次次趕考

一次次風雨飄零

白了鬚髮

落了牙齒

只可伶

號舍堣J夢太深

——至今依然未醒

 

有人叫我“孔乙己”

有人呼我“范進”

日思夜想金榜題名

每一次都是夢斷黃粱

——我病了,病的不輕

 

從大成殿到科舉博物館

這路未免太長

1300年歲月蹉跎

明遠樓是我永遠的噩夢

 

欞星門、大成門

不是我的門

聚星亭、思樂亭

沒有我的份

萬世師表,江南學廟

一個落榜者永遠的傷心地

 

最致命的癡迷與執著

讓我永遠看不清自己的臉……

 

漫步白鷺洲

 

在李太白的“二水中分”中

認識了您

只可惜,此白鷺洲

不是您看到的那個白鷺洲了

 

當年中山王的那個私家花園

如今,成了

秦淮風光帶上的一顆明珠

記憶被歷史編輯

歲月被煙塵覆蓋

人去樓塌,早已面目全非

 

聖殿的遠方,道路

在水波中或隱或現

歷史,依舊以隱喻的微妙

顯示著自己的本真

漫步在今天的白鷺洲

吟風閣前聽雨

我看到搖顫在橋頭的花燈

 

獨孔橋、三孔橋、七孔橋……

櫻花、桃花、白玉蘭……

山重水複,回環蘊蓄

露天舞臺,秦淮歌舞

繁花還沒有落幕

歸來的“八豔”仍在眉目傳情

 

漫步白鷺洲,心遠樓上

慢慢品嘗秦淮名點

在一位姑娘的琴聲中

有一幅禪意悠長的畫面

此刻,門外的斑斕

於慘淡夕陽中編織著我的夢幻……

 

暖暖冬陽中的瞻園

 

暖暖冬陽,六百年的古園

風韻依舊迷人

清幽素雅的樓榭亭臺

仍在咀嚼著自己的故事

一片片紅葉

讓歲月之留影在我的夢中飄曳

 

庭院回廊曲徑幽深

綠樹清流環繞相嵌

“金陵第一園”

——果真是名不虛傳

多少如煙往事

於靜妙堂前凝結成一聲歎息

 

於靈魂的星光燭照中

走進秦淮燈影

勾半輪明月於夢囈

風,在盛開的花朵間

傳遞著情語

蒼水堹d下的不僅僅是幾抹幻影

 

這暖暖冬陽中的瞻園

醉了多少仁人志士的心

陡峭峻拔的奇峰疊嶂

映襯著

山河一樣美麗的夢幻

一盞盞花燈高懸在夫子廟的夜空……

 

沉吟在胡家花園

 

前臨鳴羊街,後倚花露崗

古城牆下故事多

門東到門西,瞻園到愚園

“金陵獅子林”更令人戀迷

春暉堂覓句

集韻軒低語

夕照青山

一切都才剛剛揭開序幕

 

沉吟在胡家花園

以言辭抵達的

是一個名園的瑰瑋與悠遠

 

從大明中山王的後裔

辭官歸里的知府

大智若愚胡恩燮

渡鶴橋上的黃昏籠罩著憂鬱

 

在寂寞的城市山林

重溫胡家故事

看蕭蕭落葉飄零在風中

三十六景再現

只是換了主人

歲月已蹉跎成一片蒼茫

夕陽的餘暉

焚一炷香,聽秋風瑟瑟……

 

“九十九間半”的前世與今生

 

“九十九間半”

——曾經的甘熙宅第

“九十九間半”

——老城南一大景觀

此刻,正與我對視彼此的閑愁

 

當年的輝煌早已不在

一隻螞蟻爬上花格

夢長夢短

耳畔都是大江的濤聲

一窗風月迷失了當年風景

 

從南捕廳到大板巷

二百年風雨滄桑

津逮樓樓毀人去

四水歸堂”歷盡風煙

里笙歌終歸淪為一灘廢墟           

 

“九十九間半”的

前世與今生

在我的凝視中逐漸顯現

理水疊山,架橋闢徑

一瓢滄浪之水已風化為一縷塵煙……

 

秋風中登中華門城堡

 

里秦淮悠悠流淌

六朝古都煙雨滄桑

魏巍城堡

在大報恩寺的鐘聲埵吨掑d瘡

 

六百年辛酸的記憶

在我眼前復活

時間敲擊著鐘的虛空

歷史的感傷化作雲淡風輕的一瞬

 

秋風中登中華門城堡

面對夕陽思緒萬千

英雄已去,悲憐如歌

桃花入夢,往事如煙

 

一條沉重曲折崎嶇路

無法用腳步丈量

天下第一甕城

在黃昏的夕照中承受著落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