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殘忍的四月

  春夜雜吟(九首)

 

四月是最殘忍的一個月,荒地上
長著丁香,把回憶和欲望
參合在一起,又讓春雨
催促那些遲鈍的根芽……

——艾略特長詩《荒原》

 

這個殘忍的四月

 

視窗,倒映在流水中的

那一束桃花

在昨夜的一場暴雨中凋零

風過處,我的小花園一片荒蕪

 

泡在一壺茶堛漫麂かT煙四起

 

傍晚的熱風,呼呼吹過頭頂

一場大戰升高了我的體溫

這個殘忍的四月

風雨飄搖中的這個星球分崩離析……

 

我的愚人節

 

告別三月,走進四月一日

走進我的愚人節

恍恍惚惚中,越發渾渾噩噩

 

虛擬之影,婀娜之吻

在午後的沉睡中

淚水於一場白日夢中四處噴溢

 

愚得久了,神經早就麻木

心中的寺廟亦已坍塌

只能在無盡的寂寥中自娛自樂……

 

老鄰居之死

 

她走了,在這清明的前夜

陰晦的天空無語凝噎

清明不明,寧靜的慧園街

在我的眼前慢慢地傾斜

 

往事依依,歷歷在目

夢還在夢中。天崩,然後是地塌

 

她走了,從此生活在

另一個世界

我在這個黃昏依舊獨守殘陽……

 

清明祭

 

老爸老媽,二十年了

一朵朵白花在風雨中凋零

 

音容宛在,如今卻只能

在夢中相見

陰陽兩隔是鑽心的悲戚

 

往事依稀,年年追思

 

思緒亂,情傷透

路斷新冠人已瘦

又是清明,八百里江南煙雨……

 

魂繫上海疫情

 

每天數以萬計的感染者

把上海亂成一鍋粥

聽說,一些人已經無米下鍋了

 

魔都,陷落於奧密克戎重圍之下

 

打開窗戶,期待陰雨轉晴

然而,壞消息總是接踵而來

 

上海疫情,那

有我的兄弟姐妹

夜風中,一顆心總是七上八下……

 

一位上海朋友的困惑

 

一個垂危病人被拒絕就醫

只因為他的病不是新冠

不是新冠就不能就診

他只能活生生死在醫院門外

 

一位上海朋友發來微信

訴說著他心中的迷茫和困惑

 

世事的奇葩和荒誕

讓我目定口呆

面對這四月的殘忍,我不寒而慄……

 

大上海淪陷

 

一張張封條,封了

大上海的繁華

奧密克戎依舊到處亂串

 

有錢也買不到食品

因為商店已經關門

喧鬧的街頭缺失了燈紅酒綠

 

大上海淪陷,淪陷於

變異了的新冠病毒

不!淪陷於某些人人性的“惡”……

 

 烏克蘭戰事

 

五十天了,不熄的烽火硝煙

總是漫著我心中的憂鬱

那第聶伯河的浪波

流淌著大變局中的苦難和驚心動魄

 

雲漢星月因迷茫而陷入混亂

 

積久而寒,烏克蘭戰事

在我的夢境中噴灑鮮血

跌坐於淵崖之上,我看到

那垂死的欲望拖曳著一具具棺木……

 

夜雨中,重讀《大歷史與人類的未來》


沒有星月的雨夜

總是難以入眠

推窗遠眺,滿目皆是塵埃

 

夜雨中,重讀弗雷德·斯皮爾

《大歷史與人類的未來》

一條縫隙在黑暗中透出陳舊的燭光

 

大變局中的春夏秋冬

真實如同虛無

這個世界終究要九九歸一……

 

202241——15日初稿,19日修訂於南京雨花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