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盪的年代,變亂的詩 2022.09.01

 

44.8度的高熱,點燃了

八月的山火

山火沸騰了波濤洶湧的

 

也燃起了

人心深處的焦灼、憂慮和不安

 

平靜的詩壇已不再平靜

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

 

平陽體之瀾滄江奔流

餡餅中綻放梨花

《一把好乳》登場

下半身亮相

垃圾詩派展示了

屎與肛門的摩擦

還有蘇非舒的一脫成名……

 

《穿過大半個中國

來睡你》的農婦

把無數個黑夜摁進一個黎明”……

 

一位大學副教授的

屎尿屁

竟然把詩壇尿出了“一個坑”

這個坑,“驚天地而泣鬼神”

這個坑,“上壓李清照,下鎮魚玄機”

這個坑,“開文壇之新風,領時代之風騷”

 

沒了韻味,別了高古

不再言志,不再求美

 

沉淪的詩壇

墮落的詩

沉迷於低俗之“新體”

讓我這些年在迷茫中墮入深淵

 

南流、南流、又南流

滾滾瀾滄江無盡頭

陣陣驚濤拍岸

西風殘照高樓

“滿詩眼堛滷訄騠P黑衣人

匆匆腳步劃過古老的巷子”

 

醉入夢鄉的我

不知何去何從?

 

動盪的年代,變亂的詩壇

大咖們以他們特有的語詞

霸佔情懷

霸佔陣地

霸佔獎盃

啊!陰暗的詩世界缺失的

是火熱的血,是發光的靈魂

 

日落月升,時過境遷

四月桃花落盡

山中便是蒼茫暮色

 

別以為

上了刊獲了獎就能留芳百世

別以為

此刻被捧到天上就是星辰

泛起的沉渣終將沉沒

歷史的長河必然大浪淘沙

 

黑暗堛瑤蕭鄘晹b飛

今夜的山村沒有月色

風雨聲中,我看到

女神繆斯在那婺迆\

孤寂中的嫦娥黯然神傷

 

有人說,在市場的交易中

真正的詩歌已經死亡

也有人說,這是一個

“非詩”的年代

屎殼郎已經佔領了

山水園林的每一個角落

 

我說,詩歌是血肉、是心靈

是永遠的真善美

人們不能沒有血肉

更不能沒有靈魂

動盪的年代更需要詩歌

 

你看到了嗎?變亂的詩壇

正在脫胎換骨

前無古人的大詩

正在痛苦中默默地孕育

 

真正的好詩,不在

喧鬧的詩壇

好詩在社會的底層

好詩在民間

民間有煙火氣

民間有大詩人的抑揚頓挫

民間有叩擊人們心靈的真詩

 

我不是伯樂,不知道

明天的大詩人是誰

但我可以告訴你

此刻那些“著名”的

“流行”的

還有那些在詩壇叱吒風雲的

五十年後,一百年後

都將煙消雲散、銷聲匿跡

 

因為,他們與詩無緣

他們丟失了靈魂

他們走不出自己的影子

在詩史的長河中

他們不過是一批匆匆過客……

 

 據說,某著名大學一教授言:“這樣一位冠絕古今的女詩人,實乃大才,非人力所能及也!淺淺大作,驚天地泣鬼神,開文壇之新風,領時代之風騷,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上壓李清照,下鎮魚玄機,學蓋泰斗,情勝文宗,此不世奇女人,非萬年不可遇,能現當代,乃文學界之福也!”

 引網傳某女詩人的詩句。

 

2022.8.2631日,寫於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