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會面對一個怎樣的明天

 

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七日,快要過六十歲生日的前清朝戶部員外郎梁濟問廿五歲的兒子梁漱溟:這個世界會好嗎?

正在北京大學當哲學講師的梁漱溟回答說: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堨h的。

能好就好啊!梁濟說罷離開了家……

——題記

 

肆虐的病毒,彌漫的硝煙

漫燃的山火,融化的冰川

三年了,疫情還是如此嚴峻

太陽升起來了

焦慮的人群還是這樣惶恐不安

 

我聽到了,聽到了

650萬亡靈在哀哭

在哭這個世界的恐怖

我看到了,看到了

絡繹不絕的難民

在顛沛奔波中流離失所

那絕望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慄

 

冰山崩裂,海平面上升

這個島國

即將被浪濤淹沒

熱浪奔騰,厄爾尼諾與

拉尼娜聯手,極度的

高溫極寒讓你我無處藏身

 

北半球的孩子在問

亂雲漫舞天空

明天的我是否還能觀賞明月?

南半球的老人在反思:

暴雨欲來,我們的後人

可有通向彼岸的諾亞方舟?

 

這個世界病了,病的不輕

種種亂象讓人恍恍惚惚

無盡的搏殺和戰亂

讓多少人

在水深火熱中苦苦掙

神與魔狼狽為奸

在天地之間作浪興風

我不知道,一夜風雨之後

我們會面對一個怎樣的明天?

 

大時代中的這個大變局

讓多少人不知所措

靈魂在夜霧中迷失

歷史淡化為寂寥的虛無

這個星球已經

金錢和欲望浮獲

無止境的貪欲與狂魔共舞

每天走在瘋狂逐夢的大街上

我們精神襤褸卻又毫無倦意 (1)

 

有人說,這是一個

極其糟糕的時代

表面光鮮,實則辛酸

燈紅酒綠,危機四伏

烏雲吞沒了陽光

錦繡山河面目全非

無所不在的污染

覆蓋了世界的本初

只看見都市的車水馬龍

再也聽不到

那原始森林中的關雎鳴鹿

 

也有人說,這是一個

生機勃勃的時代

奔馳的高鐵一日千里

蒼茫的大地日新月異

高科技改變世界

機器人成了我們的兄弟

世界的明天會更美好

小小的地球村將與星月同輝

 

今天的人類,面對的是

一個變幻莫測的時代

進一步,也許海闊天空

一不小心,更可能

落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當今的一切都充滿變數

我們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苦難生命常態

煩惱痛苦

是和你我相伴

沒有必要自怨自艾

行軍路上,不能停下腳步

 

曾經擁有一切的我們

如今已經一無所有

面對一個

變幻莫測的明天

我們更要好好地活

好好地愛

好好地善待大自然

好好地把握

把握命運中的自己

堂堂正正

頂天立地

為了一個美好的心願

任雷霆怒吼

任浪濤翻騰

在新時代的路上穩步行走

 

四海之內皆兄弟

人類命運共同體

風雨聲中手挽手

昂首闊步新世紀

在風雷激盪的年代見證歷史

在悲苦的人生中活出濃濃詩意……

 

 (1)這兩行引汪峰唱道的《生來彷徨》

   2022.9.21晚上,於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