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舊年交替中的雜感與病榻上的臆想

——病 中 吟 (三題)

 

新舊年交替中的雜感 

01

流年不利已百天,詩去病來苦熬煎。

風雨聲中辭舊歲,荒誕歲月又一年!

 

02

朔風陣陣落葉稀,為打點滴到河西。

靜心坐待楓林晚,一江燈火望天低!

 

03

長龍長龍複長龍,兩個兒子在接龍。

為我輸液排長隊,三天假日盡成空!

 

04

急診門前人擠人,輸液室堳s歎多。

但願天公開天眼,消病去災少折磨!

 

05

舊去新來爆竹無,無感歲月日日新。

無端風雨聲聲急,一副口罩能護陰?

 

06

車接車送為就醫,相依相伴有老妻。

此生有福亦有幸,妻賢子孝雨花西。

 

07

慘澹風雲又一秋,新冠變異無盡頭。

雨花臺下難入夢,滿城風雨哀莫愁!

 

08

無情歲月噩夢多,一位老友又中招。

迎新聲中人已去,一杯濁酒灑江濤!

 

(元旦那天在醫院輸液,驚悉多年摯友、南京著名畫家、作家

東方曉先生因感染新冠而不幸於元旦前夕離世。悲憤中哀痛不已!)

 

09

連日躺平望天花,天花板上亂如麻。

屋漏偏遇連陰雨,落葉窗前飄白花!

 

(久臥病榻,望著無味的天花板,不禁有了一些幻覺,至今難忘。錄以記之!)

 

10

驚雷聲中北風呼,似真若幻有若無。

假亦真來真亦假,一場山霧漫江湖!

 

     (病榻上的幻覺,記之!)

 

11

變異無常不可期,半是天機半玄機。

小小病毒難相伴,人間可有登天梯?

 

12

陰復陽來陽復陰,世事夢幻總難明。

陰陽無序天下亂,誰為萬世開太平?

 

(臥床躺平,於靜思的孤寂中常常有一些臆想天開。今錄其部分於此,雖然以詩的形式,其實非詩也。不僅不拘格律,而且沒有多少詩味。頂多也就是打二兩醬油而已。錄此,供知我者一笑!)

 

沉痛悼念著名畫家、作家東方曉先生

 

五十年摯友情深,音容宛在,朗月清風懷舊宇

八千里流水夕陽,風範永存,淒風苦雨百年愁

 

(慘澹元旦,二零二三。在醫院急診室輸液的點滴聲中,驚悉交往五十多年的摯友、南京著名畫家、作家東方曉(殷福林)先生因染新冠肺炎而不幸仙逝。斯人已去,美德難忘。哀痛之餘,沉重悼念!

悲憤中引傳統輓聯中一些佳句,為的是一表心中哀痛之萬一。在此說明一下,不敢掠美也!)

 

病塌上的臆想

——致我的文朋詩友

 

夢若遊絲,若一縷

微弱的燭光

在生命的

陰與陽丶夜與晝之間

左顧右盼,上下遊弋:

這個世界還需要我嗎?

還有我的立足之地嗎?

 

嚴寒酷暑,細雨和風

八十春秋人間初度

也曾於走南闖北中

閱盡人世百態

那一支禿筆,在滿肚子的

不合時宜中詩意亂發

無意間

醉了桃花,得罪了楊柳

 

於世間的人情冷暖中

嘗盡風雨的

悲涼與辛酸

於社會底層小人物的

喜怒哀愁中

自尋煩惱,自得其樂

 

世道變了,這個世界不再是

小橋流水,歌舞昇平

在力與力的對撞中

屢見血雨腥風,天翻地覆

變亂無序的年代

年輪上剩下的只是

滿地落花,一地雞毛

 

在血與火的生命搏殺中

時代在呼喚金戈鐵馬

史上那一篇篇錦繡詩文

早已成了

隔日黃花,無人問津

世道的輪迴誰也無法抗拒

一顆顆新星被淹沒

正在成為歷史的悲慽

 

夕陽西下,不久後

我將遠離你們

遠離這個星球

去我嚮往的天堂

或者沉墮於

人們傳說中的

十八層地獄

但是,我相信

不管身在何方

總有一天

我還會再一次歸來

 

那時,我也許

早已脫胎換骨,面目全非

也許換了一身羽毛

在高科技的天空行走如風

 

一切都會變的,不變的

唯有一顆

永遠童貞的詩心

有著五千年詩國遺傳基因的

中華兒女

不老的詩心將永遠不會泯滅

 

我相信,到了再見面

那一天

我們依舊會為詩

而癡丶而入夢

依舊會因為詩

而成為永遠的心有靈犀

到了那一天,出現在

你們面前的

依舊是那個

不識時務丶天真爛漫

為詩而忘乎所以的

雨花臺下一詩翁……

 

(寫於壬寅年年末2023.01.07 新舊年交替的過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