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友書簡說詩文

王耀東&張曉陽兩地書選抄

2012.4~~2016.1  六十八則

 

         1

尊敬的耀東先生:您好!

這個月的上旬,楊楓先生寄來了您為我的《走進眾妙之門》一書的題詞。收閱之後,十分感動。人海茫茫,我們素昧平生。沒想到我的一本不很成熟的文集,得到您的肯定和高度評價。您的題詞,是對我莫大的鼓勵。我會去裱起來,永久珍藏

,永以為念!在此,謹向您表示我衷心的謝意。謝謝您了!

從網上得知,您與我同齡。同年出生,同年參軍。但是您在文學上的成就要比我大的多。我們都已年過古稀,但是您一直筆耕不輟,碩果累累。而且退休後一直在首都打拚,老當益壯,再攀人生高峰。您的拼搏精神,是我的榜樣。我應該好好向您學習,向您求教。在今後的文學之路上,希望能夠得到您的指導和幫助!

楊楓曰,您想在北京為我的作品開研討會,並請人在美國寫、發評論文章。我非常感激。但由於種種原因,我不能從命。主要是經濟上,已經沒有這個實力了。我是十多年前退休的,養老金不高。老伴是企業工人,退休比我還早,養老金更是少得可憐。她的老母親還在農村,無收入,我們還要承擔一些責任。再有,我的身體已經衰老、且多病,除了寫點文字外,已沒有了更多的活動能力。如果退休前有這個機遇,我會立刻應允、緊緊抓住不放的。但是現在不行了。實在無奈,敬請予以理解。辜負了您的一片心意,實在不好意思。謝謝您了!

再敘,匆匆!敬頌

大安!      

                    南京:張曉陽  敬上2012422日晚上

 

2

曉陽:

你的書我已看了大部分,不是一般的好,學術性,破譯性都非常強,有些見解是一些專家學者所沒有的,你有自已的悟性。特別是易經、道德經,歷史上有不少破譯,但仍不行。你能結合時代開拓出自已的理解,是一種大悟大解。真是當代第一人也。祝賀你,此書已是我的寶貝,我想把它多寄幾個人,給你寫點評論發一下

,甚至美國華人的評論家,在海外創造些影嚮,這本也就留給歷史了。楊楓說他處還有書,你跟他溝通一下,如果同意此法,書可從他處寄。歡迎多聯繫。

耀東2012426

 

3

尊敬的耀東先生:您好!

昨天的信函收悉。謝謝您對拙著的褒獎!在當今這個浮躁的時代,對我那本不甚成熟、又沒有什麼名氣的作品,能夠靜下心來看完的人不多。而您不但認真看了

,還給了很高的評價,讓我很受感動。我把它看著是對自己的鼓勵和鞭策。在這個拜金主義盛行的年頭,我們這些人仍然執著地在文學、文化事業的崎嶇小路上艱難地跋涉,可謂志同道合、心心相通。您和楊楓,還有其他一些朋友,雖然都未曾謀面,但都給了我很大的鼓勵和支持、幫助,讓我感到此道不孤。同行者大有人在。讓我一了繼續跋涉的力量和勇氣。衷心地謝謝您了!

您說想把這本書多寄幾個人,給我寫點評論發一下,我非常感激。我已經與楊楓聯繫過了,他說準備把書掛號寄您,麻煩您再寄有關人士。能寄多少本,您可告訴他。只是讓您煩神,不好意思。再一次謝謝您!

希望今後保持聯繫,有事情隨時溝通。盼您有機會時候來南京一玩!

    今天就說這麼多,餘言再敘。

多保重!匆匆,再敘!敬頌

大安!                               張曉陽2012427晚上

 

4

曉陽:

咱有共同語言,易經、道德經,中國不少人怕是看輕了。這才是可以走向世界的大文化。你給我一個地址,我寄一本美國評論家的評論文集,上面還談到佛經事。可能產生些聯想。年齡畢竟大一點了,請保重身體。耀東428

 

5

耀東兄:近日好!

    寄來的三本書:詩集《折一支菩提……》、文集《躲在天空堛滿K…》及《稻香湖》詩刊,在今天中午收到了。非常高興,大作一定認真拜讀。謝謝您了!

幾次往來,深深感到您為人的熱情與坦誠。我們對文學、對詩歌,特別是對傳統文化,有著同樣的執著與堅持。由於我的一本小書,我們得以結識。雖然還沒謀面,但通過伊妹兒,倒也得以溝通與交流。我感到,我們有許多共同的語言,只是相見恨晚了。願我們今後能夠交往下去,成為志同道合的朋友。您比我年長9個月,在各方面要比我成熟得多,有出息得多。今後,對您,就讓我以兄相稱吧!

今後,有什麼事情,有什麼要求,請發伊妹兒來。我一定盡力!有機會來南京的話,望一定來玩!

常聯繫,常溝通!

忙中注意身體,多保重!

匆匆,過幾天再敘!       敬頌

大安!                               張曉陽2012 59日下午

 

6

耀東兄:近好!

59日信悉,知您回老家幾天。一路顛簸,幸苦了!

寄來的三本書,這幾天我非常認真地都看了。文如其人,我彷彿看到了一個多才多藝而又勤奮不已、勇於拼搏的山東漢子,在一條崎嶇的大道上一路走來,幾十年如一日。特別是那本山水詩集,情、景、意三位一體,水乳交融。意象化的現代意識,加上現代主義的表現手法,開山水詩之新河。別開生面,耳目一新。即使十八年後的今天,仍然活力四射,魅力依然。還有那本關於詩歌的論集,100多篇文章,洋洋灑灑,娓娓道來。詩人說詩,切中時弊。談傳統而不拘泥,說探索而不非議歷史。仰望星空,腳踏實地。讀後有不少啟迪。詩歌民刊《稻香湖》,雖然是兩年前的,仍然有許多看點。辦的不錯。特別是艾、馬二老,其精神讓人欽佩。詩人們會記住他們的!

讀您的詩,浮想聯翩。昨天夜不能寐,寫了一首讀後感式的小詩,附信後。請提修改意見,並指正。獻醜了!

我對文學寫作雖然有興致,但在退休前的幾十年堙A一直在為五斗米而折腰。為了糊口,一直在為自己不感興趣的事情而忙忙碌碌。幾十年一事無成,一無所有。真正安下心來寫點東西,是在退休以後。沒有什麼著作,只有一本三年前的詩集《西風秋雨瘦竹》。起步階段寫的,很不成熟。準備近日寄您,向您請教,盼您批評!

贈您的詩,附後。請指正!

匆匆,再敘!      敬頌

大安!                                張曉陽 2012 513

                              此件刊登於《稻香湖》5354期合刊)

 

7

曉陽詩人:

在我的期盼中,在昨天下午終於收到您的四本大作。真該好好謝您給我送來如此的寶貴財寶。我現在還不及全看,簡單翻了一下,我看到了你的內心。正如你佛詩中所說:苦苦尋覓,上下求索,讀一本書,走進一個新世界。讀一本書,向著一個制高點在攀登。就這樣:詩意的生活、詩意的追求中,堅定的守護自己。《老來讀書》一詩就是你人生的寫照。看到了你的影子,看到了你心靈。這是何等的高雅啊!

    好的詩

    總站著一個人

    一個大寫的人

    這個人就是詩人自己。

這語言非常精彩。也是對詩的大徹大悟。你寫歷史,寫城市,寫中國文化,中國的易道、老道文化,不少是經典之作。我最近就把你通過楊楓寄給我的書,轉給幾個評論家,聽聽他們的評論。我想僅僅這樣還不行,需要時搞一個學術性的研討。也可在南京或北京讓報紙搞點輿論。人生就是如此,別人不可能創造你,母親給你一個天才的肉身,自己到底是誰?自已來創造自已。認識別人容易,認識自己難。只要把自己的作品交給了歷史,時間認可了你,你也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啦。

                                          耀東519中午

 

8

耀東兄:您好!今天中午的信,收閱了。知您書已收到,我也就放心了。謝謝您熱情洋溢的鼓勵與褒獎!

詩歌,雖然不少人在寫,但看的人卻極少。官方辦的有限的幾家詩刊,圈子很小,外人很難進得去。新聞媒體基本不發詩。大小書店也不賣詩作。前兩年上海有個詩歌書店,想為詩歌的市場開一條血路。世博會期間,我去看了一下,才知道沒有效益,難乎為繼。關門了!最近,這埵酗@個詩學研究會,在搞什麼“搶救詩歌”行動,還說準備進京搞一點行動。只怕是雷聲大雨點小,不了了之!

我的詩寫的不多,沒有市場。每個季度為臺灣的《葡萄園》詩刊寄1——2首短詩(30行左右的),基本都用了。再有就是為本地一、兩家非文學的內部小刊物寫一點。好在退休了,有個自由之身,又不指望靠詩歌吃飯,沒有壓力。只是家人都很不理解,認為無事之忙,沒有價值,更沒有必要。自己之所以還在苦苦堅守

,純屬興趣使然!

您的詩寫的不錯,詩歌評論也寫的不少。詩壇資訊掌握的也比較多。是否可以搞點“詩話”類的東西?就像《隨園詩話》那樣的。每一篇幾十個字,微博式的。點評詩壇,嬉笑怒駡。談一些時尚的話題,又圍繞詩歌這一中心。形散,神不要散。話題雜一點。試試看,看能否打開市場,形成熱銷?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我在東北當兵,黑龍江有個叫問軒的,搞了一本詩話,主要是關於舊體詩的,在當時當地頗有一點影嚮。關於新詩的詩話,基本上沒有人搞。我想,您有這個條件,不妨試試看。也許能開出一條新路。想辦法打開市場,為民刊第一要務也。

隨便想到,隨便說一說。僅供參考吧!不知以為如何?感興趣否?

搶救詩歌,要有行動。不僅要下詩內的工夫,更要下詩外的工夫。談何容易啊!

今天就聊這些,不一定對。隨便說說而已!

匆匆,改日再敘吧!      敬頌

詩安!                             張曉陽 2012519日下午

 

9

曉陽戰友:

你既然曾經是軍人,咱就是戰友了。詩這種東西,不是那個人說救就能救的。它是一種靈魂性的東西。現代煤體如此火爆,把純文壓得喘不過氣來,詩自然也在其內。不僅中國如此,在海外也如此。再壓它也是地球上的一種生物,越壓生命力越強。五十年代,所謂垮掉的一代,並非垮掉,而是一種創新,轉眼多少年過去,他的詩立住了,也流行了,走向了世界。

詩不屬於一個國家,它屬於人類。是人類的一種精神閃光。只要人存在,詩就會發光發亮。詩也不是說寫就寫,而是在靈魂深處,突然的閃現。它藏在人的潛意識之中,有的人詩為什麼寫不好,就是沒有按詩規律去寫,而是用理性意識指揮了它。為麼幾歲的孩子突然寫一首,讓人叫好呢?有一個六歲的女孩寫了一首:“六歲是六隻蝴蝶,一隻一隻飛走了”。現在不少人在寫所謂的詩,其實並不是詩,是口號性的詩。當代文壇上有名的詩人,雖然大名鼎鼎,從詩的原生性看,未必能存活下來。時間說了算,不是那個人說了算。
    
我的詩,這一生算起來也寫了不少。去年春節的一天,突然我發現我寫的不是詩,成其為詩的太少了。所以詩人這個名字要靠後人去說,現在叫詩人,只是過詩癮罷了。杜甫在唐代並非出名,編了八套選集都沒有杜甫,還是後人肯定了杜甫,叫李杜也好,杜李也好,反正他倆都是尖端詩人。

我現是瞎忙,寫一些詩評也是應付詩友所求,我自己幾乎沒寫什麼詩的論文。你的建議當然好,的確我坐不下來。我手頭上有三個刊物,一是中華文藝家,二是稻香湖,三是齊魯文學。我沒有編輯部,因為沒人為我開錢,只有我一個瞎忙!有生之年想編一本文集。還想出一個畫冊,但天上不會掉餡餅。也只是一個夢而已。你的東西,從我的感覺啟悟看,不少好作品,需要操作一下讓多人知道。不然也會自消自滅。現在網上這一塊天地很大。如果沒錢搞活動可充分利用網上這塊向大世界走去。也許上天在那個地方等著你喊你呢?哈哈!耀東隨意而寫。請批評指正。

                          耀東519日下午

 

10

耀東兄:您好!您於昨天的回覆,今天看到了。您關於詩的見解,很有見地。我完全同意。我們的想法完全一致。但大環境如此,我們人微言輕。既然改變不了現狀

,就只能從改變自己做起。到了這把年紀,做點自己想做的事情,寫點自己想寫的東西。來日無多,不做違心之事。對得住自己的良心(靈魂),為自己而活,求個心安吧!

    如您所說,網上這一塊天地很大。只是我起步很晚。04年買電腦、06年開始電腦寫作,有豁然開朗的感覺。我的詩文,也從那時候在網上發佈。以“古城愚翁”的網名,主要發在西柌胡同、古蓉樹下等網站。其他網站也發一些,但不多。您只要點擊“古城愚翁的角落”,或者“古城愚翁”,就可以看到了。由於我寫的東西比較傳統,比較沉重,寫的又多是傳統文化類的,雖然有反響、有評論,但是因為不時尚,感興趣的人不多。點擊的人也不多。

    我們同年出生,同年當兵。又都愛好詩歌,對傳統文化有同樣的興趣。既是戰友,又是文友、詩友,有許多共同語言。能夠結交是一種緣分。希望今後多交流、多溝通,共同度過一個有作為、有意義的晚年吧!

就說這麼多,改日再敘!      敬頌

詩安!                                  張曉陽 520日晚上

 

11

耀東兄:您好!

66日信悉。這兩個月,我們以文相識,書信往返,相互交流。特別是您的為我題辭,幾次寄書,使我深受鼓勵,獲益匪淺。衷心地謝謝您了!

61日開始,這一個禮拜,我比較認真地拜讀了您的大作。兩本評論集,三本詩集,一本散文,兩本稻香湖,總共八本書,基本上我都看了。有的篇章還看了多遍。從這些書中,我感受到了您的才氣、勤奮和艱辛。在耀眼光環的背後,是多少歷史的辛酸!

我讚賞您的詩。特別是鄉土詩和山水詩,很有特色。對這一類題材的詩歌創作,有突破、有創新。比如《鄉事》,比如《他,要挺起的》,比如《自畫像》,還有《折一支菩提……》中的許多山水詩,都是中國新詩史上不可多得的佳作。

讀您的詩,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我感到,我們的心是相通的。慚愧的是,以前這麼多年,對詩壇關心不夠,消息閉塞。沒有看到您辦的詩報,沒有機會參與關於您的詩作的討論。這麼多年,大陸文壇、詩壇總是亂象叢生。一方面,詩刊詩報、詩人的詩作沒有銷路;另一方面,讀者看不到、也買不到自己感興趣的詩集。沒有溝通的管道,市場被人為地隔斷。每天的大報、小報、早報、晚報那麼多,文字垃圾鋪天蓋地,竟然沒有詩歌的一席之地。很難設想,一個詩歌沒有地位的民族

,會有一個光明的未來!

想到此,不禁有一種杞人憂天的悲涼的感覺。

天氣熱了,注意身體!      順致

夏安!                                  曉陽201267晚上

 

12

曉陽先生:

您的詩我真的喜歡,不同一般,有厚度,說不定突然一個激發,就會點評一下

,說出一點感悟來,時間不好定,近來我岳母身體欠佳,加上刊物壓力,起早忙到黑,我也不知幹了些啥。因為咱的刊物是民辦,需要各方朋友支援,朋友是天,朋友是地,有朋友才能頂天立地,我能將刊物辦下去,全靠朋友的熱衷支持。您也如此,成為我其中一員,如有企業界的文友,喜歡在刊物上介紹一下企業,我們可以為他們發點報告文學,照片或散文等。可以讓他支援三五萬元。咱刊物暫時發行一萬五千份,在全國有十五個創作基地,負責發送刊物,國家十幾個部委,胡辦溫辦

,都有專人贈送。更重要寄送十多個國家,海外還有文友來拿二百元美元購一份。看來影響逐步擴大。

中華文藝家還發一些名人字畫,也是為了回報贊助者。例如他支持我們五萬元,我們還可回贈他價值十幾萬元的字畫。我辦事都是對人有利,文學不同商業,他不是商品,但也要生存,生存就要有平臺,但這個平臺需要熱心人和甘心奉獻的人來合作。所以我希望你也介入此事,找點偶然機遇。你說對嗎?書已寄走。看看他什麼時間來反映,劉耀中這位文學評論家,近八十歲了,也不會電腦,有電腦就好了。祝你逐步走向世界。耀東611

 

13

耀東兄:您好!昨天的信,今天看到了。看後感觸頗多!當前官方雖然大談文化建設,文學、尤其是詩歌,仍然一直處在社會的邊緣狀態。每天的紙媒鋪天蓋地,卻沒有詩歌的一席之地。一些晚報的副刊公然在徵稿啟事中拒絕詩歌。雖說人類需要詩歌,我總感到詩歌的發展前景未可樂觀。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您幾十年如一日,為詩歌的繁榮和普及做了大量的工作,其精神讓我感佩!冰花女士在給我的電子郵件中,也由衷地稱讚您“為詩歌事業做出了許多無私的奉獻令我十分欽佩

作為民刊,處境之難,完全可以想見。我完全理解您事業中的壓力。在如此困難的形勢下,刊物能夠如期出版,且發行量達到15000份之多,不簡單、不容易啊!可惜我退休後十多年來,與社會基本沒有什麼接觸。身體又不是太好(冠心病

),除了寫點小東西,就是忙點家務。接觸的人也多是已經退休多年的、生活在社會底層、艱難度日的文朋詩友。他們也都沒有什麼活動能量了。有時只能徒勞地發一點牢騷、感歎而已!

您這次寄來的《稻香湖》,被一位詩友——張道中看到。上面有他的三首詩,可是他一直不知道。沒有收到過刊物。他對刊物愛不釋手,上面又有他的作品。我只好忍痛割愛,讓他拿去了。好在該刊我已經看過一遍,其內容也大致瞭解了。

您的詩集《折一支菩提送給你》,上次寄過一本,這次又寄來一本。重複了。我也就乘勢送一本給跟我同樣癡迷於詩歌的張道中老先生了(他比我大三歲)。他非常高興,對您的詩作非常喜歡,很欽佩您。

今天就說這麼多吧,再敘!

百忙中注意身體!      敬頌

詩安!                                  曉陽2012612下午

 

14

曉陽:近回山東一趟,齊魯文學十週年,搞了一個書畫展,此刊我辦了六年,後來者辦了四年,他辦得比我活,影嚮也大。易經仍然是詩人研究的大課題,我認為是詩的發源之一。你的觸覺深入此處,很好。我們研古,不復古,而是為了創新,莫言獲獎說明瞭中國文學的根性。現代性和傳統相結合,就會成為大家。祝你成功。耀東118

 

15

耀東兄:您好!

昨天的信函,今日收悉。知您又回山東一次,忙忙碌碌,其甘苦不言而喻。還望忙中注意身體!

對於易經,確實是研究的大課題。可惜我起步太晚了,又沒有什麼根基。作為興趣,偶爾玩玩而已。如今年老力衰,難有更大的作為。歎!

對於您的多次褒獎與鼓勵,十分感謝。對於傳統文化,我們有許多共同語言,心心相印,感到非常欣慰。

年終歲尾,一定很忙。望注意身體,多聯繫,常溝通!

多保重!匆匆,再敘!      敬頌

詩安!

                               張曉陽    2012119日晚上


          
16

耀東兄:您好!

多日沒有聯繫了,忙的怎樣了?身體好吧?念甚!

我一切如故,還好。去年9月,寫了一篇關於您的詩集:《折一支菩提送給你

》的讀後感式的文字。由於自感寫的不好,一直沒好意思拿出來。最近又修訂了一下,感覺還是不理想。今且傳去給您一看,盼提出修訂意見。

還有一些關於這奡X個詩友的小評論,我準備匯總一下,然後交楊楓。如有可能,可在他辦的《詩道》或者《文人&學者》上、或者其他什麼書刊上,集中發一下(包括關於您的這一篇),作個紀念。不知如何?

關於您的這篇文字(附後),請過目後提出修訂意見。不當之處,請斧正之!

新年伊始,新春在即。祝兄萬事如意,健康快樂。蛇年好運,創作豐收。事業再上臺階!

有事隨時溝通!

天氣冷,多保重!

晚安!                           張曉陽    2013124  晚上

 

17

曉陽:寫的評我仔細看了,這是至今幾年我收到的,寫得最好,最花工夫的一篇詩評,也看出你的鑒賞性非常不一般,很現代,很有層次,是一種高視覺,高定位,也是我的一面鏡子。你就這樣雙向進取吧,寫詩,寫評,特別寫現代的一些詩。近來兩位岳父母老人有病住院,九十多歲了,不容易了。盡微薄之力吧。有空還寫字

,也是一種樂趣。
祝你全家都好。春節愉快!耀東 2013、125

 

18

耀東兄:您好!

久未聯繫,深以為念。今夏天氣變化無常,身體怎樣?工作可忙?事業上可順利?還在像往常一樣、夜以繼日地奔波勞碌吧?相識年餘,雖然未曾謀面,心中十分的牽掛。

這個夏天,我的一切如前,沒有多大變化。只是由於四月末老婆骨折,生活不能完全自理,讓我頻添了不少雞毛蒜皮的家事。整天呆在家堙A哪裡也去不了。如今她已經好的多了,已經基本康復。我有點空閒了,就看看書,為這奡X家小雜誌寫點小詩、小文章。只是年老力衰,沒有多大的作為!

不過還是有一點小小的收穫。八月號的河南主辦《名人傳記》,登了我的一篇寫王國維的長文:《羅振玉與王國維的世紀恩怨》,沒想到引起了在上海的王國維的嫡孫王慶山的注意。他通過編輯部打來電話,說了他父親王高明(即王仲聞,是王國維的第二個兒子)的坎坷人生。王仲聞是位國學大家,其著作被錢鍾書認為是“奇書”,建議儘快出版。但是由於他的身份,當時國家不讓出。結果在文革中遺失了。他參與編《全宋詞》,其貢獻特大,但是卻不能署名。“文革”中被迫害

,走了其父親的老路,去頤和園投湖未成,結果回家喝敵敵畏自殺了(1969年)

    慶山是學工的,大學畢業後流放新疆,直到2000年退休後才回到上海……聽了他的敍述,讓人頗多感慨。他想要我為他的父親寫點東西,還寄來了一些材料。還有他的姑媽(也就是王國維的女兒),也是一個傳奇人物。101歲了,在臺灣,還常常參加各種社會活動。最近還出版了一本關於王國維家事的長篇回憶錄。《名人傳記》也建議我為他們兄妹倆寫點東西,宣傳一下吧!我已經接受了任務,正在消化一些資料,準備各寫幾千字的紀實性文字。這個月,也許我就忙這個事情了!

您近來的情況怎樣?身體如何?回山東老家沒有?真的是十分惦念!雖然已經是秋天了,秋高氣爽的,但是氣候仍然多變。還望忙碌中注意身體,多保重!

今天就囉嗦這麼多,耽誤您的時間了。改日再敘吧!敬頌

健康,詩安!                        張曉陽2013 97日淩晨

 

19

曉陽先生:我去山東住了四個月,有兩個任務,一看看小病,調理一下,心臟老毛病,已經好了。二件事,我想出一套《王耀東詩文選》,校對了一部份稿子。現在已經回北京,和過去一樣。回來事很多,得慢慢處理一下,看到你愛人出了點問題

,這就讓你勞心了,這事很重要,其他事可推,照顧好老伴,不可忽視。你是一位勤奮的詩人,幫助別人辦了不少事,都十分有意義。但也不要累著,這種事很累人

,身體很重要。耀東 97

 

20

耀東兄:您好!昨天的信函及多次發來的資訊、資料,都收到了。讓我知道了許多事情,十分的感謝!

這次發來的十首超短詩,我都看了。還有子清教授的評點,我也看了。與您以前的作品相比,這十首小詩的風格又有新的變化。短,但內涵十分豐富,意味深長

。有中國古代的絕句、詞曲的韻味,可與龐德的《地鐵車站》、海外非馬的《鳥籠》媲美!

這十首詩都不錯,我更喜歡的是《北京找門》,其言外之意,有切身感受者體會會更深。還有《好酒》,更是精闢的新詩創作之路的經驗之談。《這塊鬼地方》

,後面的兩句絕妙、而且深刻。

總而言之,這十首短詩簡潔、明快、易懂、好記,有韻味、有內涵。是您新詩創作中的新收穫,值得慶賀!

子清教授的信函,我也看了。他說的移情詩,我不大懂。對於文學理論,我知之甚少。不過我也覺得,還是“意象”二字好理解,也容易把握。

他提到的寇寶昌的《失眠者》,寫的也不錯。

以上所言,讀後一點隨感,不一定準確,僅供參考!

中秋剛過,國慶又在即。謹祝

節日快樂!健康、平安!

                           —— 曉陽 2013929晚上

 

21

曉陽:簡論很好,很到位,很精闢。我覺得詩壇缺少的是這種真誠,下一步咱們慢慢開拓。耀東謝你 930

 

22

耀東兄:近日好!12日那天匆匆一聚,未及細敘,又匆匆告別了。那短暫的一個多小時,已經成為我們人生中一段珍貴的回憶。我會永遠記住那一刻的!

我在第二天早晨離開楊楓家,在北京市區逗留了一天,於次日趕往山東。在濟南去逛了一下大明湖與趵突泉,然後赴高密開會。三天的會,談的無非是詩歌與網路的問題,又參觀了莫言的故居及幾個企業的生產線。高密的詩人、作家們送了不少的書。會上與一些詩人相遇、相識、相交,所感頗多。收穫還是有一些的!

會議開到17日中午,正好傍晚有一列高鐵到南京。我買到了票,當天晚上10點多就回到南京了。一切都很順利,勿念!

您送我的那一本劉荔的《詩歌畫集》,我在會議期間就認真拜讀了,感到非常好,有特色,有新意。寫的不錯!特別是一些短詩中的佳句,動靜交錯,詩意濃郁

,能夠讓人過目不忘。她的詩有自己獨特的聲音,有生命的顏色,特別是有她個人內心的旋律、語感。真誠、真情、真言。當時寫了一首讀後感式的小詩,回來後又修改了一下。所言不一定準確,評論不一定到位。今傳去,請您先看一下,再請劉荔過目。如有不當之處,請回覆指正!

請代向劉荔女士問好,向她表示祝賀!這一次未及見面,深感遺憾!下次有機會,一定前去  貴府拜訪,向二位請教!

上次傳去的關於王國維的詩傳,不知看了沒有?望提出批評、修改意見!如有可能,以後能否在您主辦的詩刊上選載部分篇章?這種東西,想出書不大容易。不容易為主流媒體所接受!大形勢如此,無奈!

您送楊楓的《稻香湖》詩刊,我翻了一下,發現有我的两篇小文章。感到意外

,非常高興。當即向楊楓索取,拿過來了!以後有機會,您再送他吧!

以後我如再有作品在您辦的刊物上發表,望能夠寄我一份,以作為紀念!只是麻煩了,感謝!

謝謝您在忙碌中專程到楊楓家看望我。以後如有機會進京,一定到府上拜訪!

代向老詩人艾砂問好、請安,祝福他老人家早日康復!

祝您與劉荔健康、安好,一切順利!可以看得出,你們又要創作,又要照顧老人,擔子很重。一定要注意身體,多保重!

匆匆,今天就說這些了。再敘!敬頌

大安!                           南京:張曉陽2013 1119晚上

 

23

耀東兄:您好!

春節長假已過,人們馬上就要上班了。節日期間,過的一定很快樂吧老詩人的身體怎樣?在醫院還是在家?您的事情很多,一定要注意身體。一年一度的春節

,值得回憶的東西很多。謹祝您與您的家人在新的一年中健康、快樂、萬事稱心如意!

2012年春,我寫了一組關於秦淮八豔的詩作,同時發表于《南京老齡》與美國的網站《風笛詩社》。沒有想到,兩年之後的春節期間,美國網站轉來了澳大利亞一位詩人的讀後感懷之作。我的詩作發表之後還有人看、有人受到感動,這自然讓我感到高興、受到鼓舞。

這是我今年春節期間收到的第一個電子郵件。不知您看到了沒有?今傳去讓您忙中一看,並附上我兩年前的原作,聊以助興吧!

匆匆,改日再敘!謹祝

新春快樂,吉祥如意!            南京:張曉陽 201426日晚上

 

24

曉陽:看到你節後發來的郵件,很高興。

秦淮八豔寫的不錯,古樸典雅,這種風格,海外華人更喜歡。華人能寫點體會

,是好事,值得祝賀。國內年輕人表現手法更新一點。現在是詩的意象時代,你可以多看一下現代詩。詩這種東西,不是那個人說了算,而是時間說了算。你的詩很重意象,只是表現手法再多變一下。我家二位老人還能應付一陣。謝謝你的關照。今天北京下了大雪。過一段時間我可能回濰坊。你的書出來了沒有?耀東27

 

25

曉陽:你好!你寫的《詩傳》,我看了,使我很受感動。於是寫了一篇讀後感,發給你看一下,總是研究不細,請你看後多加修改,或提出寶貴意見,包括評價、用語、標點,千萬不要客氣。最近我的老伴身體不好,我正在濰坊給她治病。

耀東 226

 

26

耀東兄:您好!今天收到您為我《詩傳》寫的評論,非常高興。這麼快就寫出來了

,而且寫的非常精彩,讀後十分感動。感激您對我作品的褒獎與鼓勵!

文章寫得很有情感。條理清晰,論點新穎。對拙作的分析也很到位,而且有相當的理論深度。對我的讚譽,讓我受之有愧,感到汗顏。兄落筆即成佳作,不必修改了。

您回到山東老家,一定很忙。百忙中為我的作品寫評論,耗費了您的時間與心血。非常感激!

衷心地祝願您在故鄉一切順利,過一段快樂的時光!

再次向您表示深深地謝意和您的鼓勵溢美之詞。

今天就到這堣F,匆匆,再敘!  敬頌

大安!                                    ——曉陽 2014、226晚上

 

27

耀東兄:

驚悉我們尊敬的老詩人艾砂先生不幸離世,深為悲痛。在此,謹表示沉痛的哀悼,並向您與劉荔女士表示深切的慰問!望你們節哀順變,保重身體,繼承艾老的遺志,為中國文化事業的發展繼續奮鬥!

艾老是我國文化戰線、特別是詩壇一位始終堅持創作、終生奮鬥不息的老兵,是我們尊敬的前輩。他的離世,是我國文化戰線、特別是海澱區文化事業不可彌補的重大損失!我們一定繼承艾老的遺志,緊握手中的筆,為中華民族的文化復興不懈努力,奉獻終身!

安息吧,我們敬愛的艾老!

連夜趕寫了两首悼念艾老的短詩。今傳去,請修訂後再發!

艾老的離世,不僅僅是親人的不幸,也是詩壇的一大損失。逝者已去,生者還要好好地活著。

代向劉荔同志致意,望你們節哀!

                                張曉陽 2014430日晚上于南京

 

28

謝謝,讀了令人落淚;謝謝你真誠。耀東 52

 

29

耀東兄:您好!最近仍在忙吧?身體可好?這幾天,一直在拜讀您的三大本大作,同時陸續看了些有關資料。文章如何寫?還在構思中。我會一定盡力!

這幾天天氣悶熱,頭腦昏沉沉的。今天下午,小憩一下,順便向您介紹一下我在蘇北老家遇到的一位文化奇人。

他叫周桂林,多年癡迷於書法。在他家,我看了他的書法作品,還有書刻、畫作,等等。據瞭解,他現年77歲,酷愛書法到了癡迷的程度。從上世紀的97年開始,十七年如一日,每天書字都在千字以上。如今他已經書寫了全部的“四大名著

”、“四書五經”、“古文觀止”及其續篇,全部裝訂成冊。總量當在千萬字以上

。同時還寫有詩、文多篇,已經裝訂成冊的就有十五本之多,手稿全部是書法,一字不苟。不久前,他又開始寫自傳,已經寫了本。萬多字。計畫寫70——80萬字,打算五年完稿。

此兄據說原來是寧波一中學老師,不願隨波逐流。由於家庭出身“不好”,運動中經常挨整。他又不願違心地自我批判。不願意委曲求全,有寧折不彎的性格。六十年代初,文革前就離職不幹了,像陶淵明一樣的“歸去”了。晚景比較淒涼,多年一個人蝸居,子女不在身邊。沒有老伴,沒有退休工資。只有街道的幾百元生活補貼,再加上子女資助,緊緊巴巴過日子。在他家堙A我沒看到冰箱,也沒有像樣的傢俱。只有他自己花了十天十夜書刻的屈原的《橘頌》詩,掛在牆上,成了他的精神支柱,生命的寄託。即使如此,他仍然堅持買筆墨、買宣紙,他不能不寫字

。一天也不能停止。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生命力,看到了中國知識份子的骨氣與傲氣,看到了一個活生生的陳寅恪、一個活生生的梁漱溟……

我不懂書法,對他的書法藝術及其價值,不敢妄加評論。但是,能夠像他那樣把全部的“四大名著”、“四書五經”、“古文觀止”及其續篇,全部書寫一遍,一寫就是十七年的,在我們江蘇、乃至全國,恐怕沒有第二人。他那千萬字的手寫書法文稿,堪稱世之珍品,文化瑰寶。對他的才華、他的毅力,我感受的是驚歎!是欽佩!是震撼!

在我的印象中,他為人謙和,彬彬有禮。雖然粗茶淡飯,但堅持鍛煉,身體非常好,走起路來健步如飛。搞書法本身就是一種養生,沒有好的身體也搞不了書法

。儘管他的內心很孤獨,但是表面上他給人的印象是很開朗、很樂觀。沒有多少人理解他!

一次通信中,我寫了一首詩送他,他回贈了《金陵詠歎十首》。我感覺寫的還可以,今發去請您一看!如果覺得還行,是否能夠找個地方(比如《中關村》、《齊魯文學》之類,或者您主編的《稻香湖》)幫他發表一下?由於多年蝸居小城

,他基本與世隔絕。我想通過這種方式,幫他與社會有個聯繫的通道。這樣也許能夠讓他感到社會對他的關心,感到我們這個社會的溫暖。不知兄以為如何?

周桂林詩作附後,請看後談談您的看法。

那次拜訪中印象最深的,是他掛在廳堂中的那一篇書刻《橘頌》。於是,就從這個角度出發,我寫了一篇36行的小詩。今附信後,請您一看。不知怎樣?如有可能,可與他的作品一同發表。如受篇幅限制,可先發他的《金陵詠歎十首》,我的那首小詩放一放。不知以為如何?請斟酌之!

我在想,宣傳周桂林這樣的人,對提高我們刊物的文化品味、擴大刊物的影嚮力,肯定有幫助。不知是否妥當?

此事不急,以後方便的時候再進行。

添麻煩了,不好意思。謝謝!

天氣熱了,注意身體。代向馬老致意!問候劉荔!保重!謹祝

夏安!

                          —— 張曉陽2014616下午

 

30

耀東兄:您好!616日下午去一信函,不知收到否?

這些天,一直在啃您的大部頭,對您這55年的悠悠詩路,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您的作品,也讓我學到了許多非常寶貴的東西。一篇讀後感式的評論,也終於在近日完成了八、九千字的初稿。不知是否可以?今寄去,請您先看一下。有什麼不當的地方,您一定指出。該刪則刪,當增補就增補。總之,一切由您做最後的修訂!

天氣熱了,身體怎樣?最近還在忙吧?望注意身體!

餘言後敘。匆匆!問候馬老!問候劉荔!祝你們全家

健康!安好!                            —— 張曉陽 624下午

 

31

曉陽:你寫的對我的詩評,我也細看了幾遍。非常感謝,寫得太好了,實際是對我一生的評價。選的幾個專題性的論證也很好,文字很中肯,很誠實,這是我近幾年讀得最全面,最高端的一個評論了。我老伴劉荔都把其中的經典之處記下來了。

十分感謝你。讓您花了很大精力。

    中關村雜誌今天我給你寄去了兩份。

    最近在北京時間可能稍長一點。耀東73

 

32

耀東兄:多日沒有聯繫了,近日忙吧?身體可好?一切可順利?念甚!

不知您注意到沒有,正在“小眾化”的詩歌,最近又突然熱鬧了起來。事情緣于川大教授周嘯天一本舊體詩詞的獲“魯獎”。對此,網上罵聲一片。一批湖南作家吐槽:魯迅被氣活了!……

詩壇、文壇上的這種亂象,讓人頗多感慨。

周嘯天先生的詩,我沒有讀過。既然得了魯獎,不能不看。於是,在網上搜了一下,終於看到了幾篇。比如《將進茶》,比如《洗腳歌》,與我看到的一些傳統詩詞相比,倒也不是一無是處,還是有一定的可讀性,別有一番意味。似應予以鼓勵,不應一棒子打殺。

問題恐怕還是出在評獎的方式上。

中國文學獎的評比,大多都是在一些“權威”的專家中進行,圈子太小又是暗箱操作。缺乏必要的群眾基礎。再有,這類獎項太多、太濫,相當一部份是不講品質,只講平衡、人情與實惠。已經沒有多少意義了!

對於周教授的傳統詩詞的價值,我不敢妄議。但一些文壇大佬稱其為“絕唱”

、“絕倫”,“神奇”、“妙造”,“唐詩般的練達品格”,甚至是對白居易《琵琶行》的“超越”。這種無原則的過度吹捧,實在無聊。溢美之詞過頭,話說得太滿,實在是一種“捧殺”。有什麼意思呢?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看來,亂象叢生的中國詩壇與文壇,還要熱鬧一陣子的

一些感慨,說了也是白說。就此打住!

不知兄以為如何?

我這媮椄O老樣子。正在開青奧會,應約寫了點與青奧有關的短文、小詩,沒有多大的作為。所幸立秋以來,天氣特別的涼爽。氣溫一般都在20多度,感覺甚為舒適。這是歷年來很罕見的。也許是老天爺對青奧會的關照吧,一笑!

不知北京怎樣?快入秋了,天氣往往冷熱無常,望注意身體!

代向馬老、劉荔問好!再敘!             敬頌

大安!                          老友:曉陽2014 826日晚上于南京

                            此件刊登於《稻香湖》57期)

 

33

曉陽:您好。

我回山東一趟,剛回來。山東變成了書畫大省,遍地是畫廊,到處是書畫家,真了不起。北京搞了一個正念正心國學文化研究院,想在山東濰坊設點,作家報的主編同我跑了幾個地方,還可以。我雖然幹不了大事了,找我寫序、寫評的太多了,又不好推辭,沒有效益的活,只有我們來幹,名家動不動就要錢,時代變了啊!我們跟不上形勢啦。心態好就行,人老了身體好最重要。耀東 927

 

34

耀東兄:信收到,知道您的一些近況,十分高興。山東本來就是中華傳統文化的主要發源地之一,孔、孟、王羲之等大家的故鄉。成為書畫大省是在情理之中,眾望所歸。您為國學文化奔波,做了不少事情,令人欽敬!

為人寫序、寫評,也是文化建設的一部分。對於提攜後輩、激勵有志於寫作的熱心人士非常重要。只是為他人作嫁衣裳,辛苦您了!必要的時候,可以出一本專集。是有其價值的!

昨天淩晨去一信,不知看到了沒有?

匆匆,再敘!敬頌

大安!                       —— 曉陽 2014928淩晨

 

35

耀東兄:您好!

寄來的本《稻香湖》及一本《越南華人文學》,於昨天收到了。非常高興,十分感謝!

看了這一期的《稻香湖》,才知道馬乙亞老人已經于20149月去世。非常震驚!上一次胡東光先生來,說馬老到海南去了。我還以為馬老身體非常好呢。真沒想到,艾、馬二老在同一年離開這個世界了。世事難料,人生無常!望你們節哀順便,保重身體!

問候劉荔,也望她儘早從悲痛的陰影中走出來,注意身體!

這一期的《稻香湖》,我大概翻了一下,很喜歡。刊物在您與劉荔的操辦下,基本上保持了原來的風格與特色。二位老人忙了一輩子的詩,他倆寄予厚望的刊物

,在你們的手中發揚光大。老人走了,刊物還在。他們一生寄託的詩,將在這個世界永存!

這一期《稻香湖》有周桂林的稿子,不知您給他寄了沒有?如果沒有寄,我會寄他一本。

2015年是抗日戰爭勝利的70周年,國家將會非常隆重的紀念。最近,我在寫一組關於抗戰中壯烈犧牲、以身殉國的名將的詩,準備寫12位在戰場上犧牲的將軍。正在寫!打算寫12首。都是短詩,篇幅不會太長!大概春節前後可完稿。到時候會寄您一看!不知能否上下一期的《稻香湖》?

另外,周桂林也有一組詩稿,到時候我會一併寄您。周桂林是一位文化奇人,正在用毛筆行楷書寫四書五經呢!他的古體詩寫得也很好!

前些天您陸續發來的一些資訊資料,我都收到了。看了之後,開拓視野,開了眼界。非常感謝您的關照!

新年伊始,萬象更新。謹祝您在新的一年堻虴@更多、更好的詩篇,《稻香湖》在您的努力下有新的開拓,更上一層樓!

問候劉荔,祝她在新的一年事業有成!

祝你們健康!快樂!平安!敬頌

詩安!                            —— 曉陽2015 21日淩晨于南京

                                    此件刊登於《稻香湖》58期)

 

36

耀東兄:回覆收到。石群良先生對您的評論,已經拜讀。寫的不錯。看來,他也是一個愛詩的人,對您的詩歌的理解有一定深度。我已經把它發給風笛網的榮先生了

,估計他會轉發。

我的寫抗戰名將的組詩及周桂林的一篇談他父親在1938年遇難的文章,在春節前後一併寄您!

發來的資料,我也看了。感慨頗多!政客與經濟總是千絲萬縷。這些年來,貪官前仆後繼,層出不窮。現在揭露出來的雖然只是冰山一角,但已經夠觸目驚心的了。我們南京,書記、市長都被查,垮了。

官場歷來就是染缸,是非之地。我的態度歷來是:

    遠離政要,冷觀政局。樂天知命,清心寡欲。

無憂無喜,無為無求。詩意蝸居,閑讀春秋!

一笑!一歎!再敘吧!

晚安!                            —— 曉陽2015 21晚上

 

37

耀東兄:近好!信函收到,知您近況。多日沒有聯繫,確有見字如面之感!

來信中提到的詩壇新人秀華,我注意到了。這兩天從網上搜集到一些,昨天又去了圖書館,看到了去年9月她在《詩刊》上發表的九首詩作。如您所言,她的詩有個性,有特色,思路開闊,想像力強。在當今詩壇山頭林立、各路先鋒花樣翻新、知識份子與各類“民間”寫作大行其道、各種冷抒情充斥各類文學刊物的情況下,忽然吹來這一股清新的風,不禁讓人耳目一新。

我覺得,余秀華之所以一夜成名,她的詩之所以在網上瘋傳,主要是她的真情實感。她寫詩,不是為了發表,不是為了戴上一個“詩人”的桂冠,不是為了上文學史,更不是為了用詩歌來做敲門磚。對於很專業的詩歌理論她幾乎沒有涉及。詩歌寫作的系統培訓更是沒有,她完全憑著對生活細節的感知去創作。她用詩展示了自己的生命狀態。她說真話、述真情。她詩中的詞語,都是很生活、很簡單的。

因為她的腦癱,又生活在社會的底層,沒有了詩歌之外的奢望。她一心讀詩、寫詩,沒有雜念,沒有旁門左道。詩歌,幾乎是她生活的全部。這也許就是她成功的“秘密”、“訣竅”吧!

可惜這樣的詩人,在當今這個年代幾乎是非常稀有的了。

真誠、真實地展示內心,是詩歌的生命。我覺得,詩歌就是靈魂撥動語言之弦奏響的生命的真音。詩歌來源於生活,來源於讀者的心靈,是一個人對生活和生命等一些外在因素的心靈反應。

從藝術角度看,她並沒有多少翻新的花樣,也沒有多少“先鋒”的手法。但是

,她讓人們刮目相看,也讓詩壇注意到她了。她有她的特質。正如一位詩評家所言

,她的詩有疼痛、有孤獨,也有堅韌、有信念。“不管不顧的愛,刻骨銘心的痛,讓她的文字像飽壯的穀粒一樣,充滿重量和力量。

從她的詩歌中,我們似乎可以領悟到什麼。

詩是一個民族的氣質,是國家興旺的軟實力。詩人永遠是思想的引領者,是人類不斷進取的希望之所在。余秀華的經歷告訴人們,我們不能只要物質,不要精神

。我們不能沒有錢,但更不能沒有詩!……

一些感觸,不知兄以為然否?

春節就要到了,忙吧?天氣還冷,望忙中注意身體!

今天就說這些了,餘言後敘!敬頌

大安!

                                      24日淩晨于南京

 

38

曉陽:你這些觀點我很贊同。但我想到一個問題;真正的詩在那堙H什麼是撼動心靈的詩,為什一個詩人的詩,一天點擊達能達到十幾萬人,為什麼她的詩幾個出版社爭著去出版,稿費一次達到一百多萬元。詩人到了北京,連電視臺,鳳凰衛視

兄/法兄••,北京各大家報紙的記者一齊爭搶到飛機場去接。這是為什麼,能在北京晚報和各大報紙一齊報導的,建國後又有幾人?去年出了一個周天嘯,今年又出了一個余秀華,這說明什麼,是詩沒有讀者嗎?詩的真正讀者在哪裡呢?是否詩界要好好思索一下?詩要怎樣寫?怎能樣進入歷史,要作什麼樣的詩人?這不是好好思索嗎?去年炮擊周天嘯的炮聲是否還沒喚醒沉睡的詩人呢?余秀華這一炮也該醒醒了吧?我告訴你,古體詩也開始騷動。最近北京一個大學生詩人叫韋樹定,在一個座談會上他的詩又轟動了。可以在百度上看一下。所以,我想請將此信再改一下,改成一篇能讓人驚醒的文章。發在稻香湖上。你也隨之轟動一下。如何!耀東祝福你,不要覺得老了啊,我們正年輕呢!耀東24

 

39

曉陽:春節過得好吧!我正編下期稻香湖,你說要寫點抗戰的詩,結果已寫好了幾首,你先給我發幾首來,編在這期上,因為來稿太多只能照顧到各個方面。你寫余秀華的評論,點擊率很高,並為多家網站轉發。

我這篇文章也是一時興起,一天就完成了。我想中國的詩壇太平靜了,撞動一下,也許起點浪花。我今天又推薦到作家報,華夏詩報,和幾個網站。看看吧。我的這篇你也轉風笛網。看看動靜如何!祝春節愉快。耀東223

 

40

耀東兄:您好!春節假期尚未結束,您就開始編下一期的《稻香湖》了。精神可嘉

,讓人欽佩、感動!可是也要注意適當休息、注意身體呀!

關於抗戰題材的詩文,就是上次發的那篇。今再發一次,注意查收!其中周桂林的一篇,是他的親身經歷。如有可能,望能夠刊發,對他也是一個慰藉!我的寫抗戰中殉國的12位將軍,篇幅可能長了些。如果篇幅受限制,可分2——3次刊登,亦可選發其中的若干篇章。一切由您定奪!

另外一個附件,是我寫的關於周桂林的一篇短文及他寫的一組詠史雜詩。是否可用?請審閱後酌處!

春節期間,忙於應酬,又跟孩子們去了一趟揚州。過的尚好!

節前,您的短文及關於您的篇評論,風笛網站都發出來了。特別是尹祚鵬的那篇,39000多字,且有一定的理論深度,實在難得!看來,他是花了功夫的。尹這個人,科班出身,且執著、勤奮。當今這個年頭,像他這樣默默耕耘的年輕人,很稀有了。他的水準,完全可以做一個教授、或者研究人員,可以做出更大的成績

。如今在一個中學任教,各方面未免受限。許多文章出不來,影嚮面很小。讓人感到有點惋惜了!

早春季節,天氣仍然很冷。注意身體,多保重!

匆匆,再敘!                  恭祝

大安!                         —— 曉陽 224日淩晨于南京

 

41

耀東兄:您好!

昨日信悉。關於黃浩的詩,我讀到的不多。就我看到的多首,寫了一篇讀後隨感:《故土情真  靜水深流 —— 黃浩詩作讀後隨感》,800多字。傳去請您先看一看,看看有什麼需要修訂的地方?待定稿後,再發給美國的風笛。不知如何?盼覆!

匆匆,餘言後敘!順祝

大安!                            —— 張曉陽 319淩晨

 

42

曉陽:收到。雖然文字不長對他的詩有一個肯定的基調,這就成了。你對詩的評論

,非一般化,很有遠見卓識。在詩壇上的也是獨具一幟。人雖然七十了,但思路還是很有前沿性。我轉給他也看一下,再定奪。耀東319

 

43

耀東兄:您好!

信悉。尹祚鵬先生的評論,是為我正在編選中的詩集寫的,發在美國華人圈的《風笛》網站上。我已經看到了。尹先生非常認真,重情誼。為了寫這篇評論,他放下了手頭很要緊的工作,“先把學校佈置的安全文章安排在下周完成,學生的作文安排在晚上的值班時間,四天全力以赴,除教課外的所有時間都用在品讀上”。為我的詩稿,他一下子竟寫了12000多字。這樣的人,在當今真的是非常稀有的了

。我是非常的感動!

關於黃浩詩的那篇短評,已經在《風笛》網站發了。不知您看到沒有?黃浩是否與風笛有聯繫?他能看到嗎?

今天與周桂林通了電話。他寫了两幅字,並給您寫了一封信,已經於昨天寄給您了。大概一周左右可到,請注意查收!

我正在編選一本近年創作的詩選輯:《歲月滄桑中的沉吟》,楊楓答應幫助出版。大概在下半年,與去年交他的《王國維詩傳》一同面世。到時候再送您請教!

您最近還在忙吧?身體可好?到了這個年紀,不能太勞累了!保重!

艾老、馬老的先後離世,快一年了。像他們這樣為詩歌一生奉獻、勞碌一輩子的夫妻詩人,當代中國沒有幾個。如果條件允許,是否可以想辦法為他們出一個紀念文集?有這方面的考慮嗎?我在想,這樣的人,在中國詩史上應該有它的地位,不能就這樣被埋沒了。不知兄以為如何?

我還是老樣子,一切如常!

代向劉荔問好!           順致

大安!                               —— 曉陽 324晚上于南京

 

44

曉陽:祚鵬為人實在,對詩有自己的追求,因為是學校的班主任,較忙,但又抽時間寫詩評,他一下給我寫出了三萬多字,讓我激動得不得了。現在社會人和社會都在變形異化,作一個真實的不容易,壓力特別大。但寫詩必須要真誠,詩才能寫好

。余秀華的詩寫出現代人的變異不容易。你寫黃浩的評與網上發的詩,我己經轉給他了。他忙,是位企業家。你出詩集非常好,在網上提前宣傳一下,可以出售一部分。擴大一下銷路,這事我可以幫點忙。到時咱在北京搞一個小型詩評會。在網上也造點輿論。桂林的書法收到後告訴你,謝謝他。耀東325

 

45

曉陽:我最近要回山東辦點事,過幾天可回來。王國維傳是個大事,和詩集合在一起,要好好操作一下,最好開一個會研討一下。但是也不容易,要吃飯,要請人,發消息,都得花錢。必須找到幫助的人。不急慢慢來。耀東47中午

 

46

耀東兄:您好!

中午信函收到,謝謝您的關心!研討會的事情,雖然很必要,只是年老力衰,精力、經濟上都有很大困難。心有餘而力不足了!我看就算了吧!謝謝您的熱心支持!
    
周桂林的書法,收到了沒有?望告!
    
天氣多變,春寒料峭。望注意身體!
    
匆匆,再敘!順致
大安!                     ——   47下午于南京

 

47

曉陽:書法收到,忘了告訴你。寫得不錯,這種精神使我為之一振,人一生在於執著不屈,他就是一種典範。這和我們寫東西一樣,沒有孤獨是不能成大氣的。你的寫作精神也了不起,70歲以後重創造了一個曉陽,也是中國的一個奇跡。在北京開個會,不要放棄,不知你手有無學生或企業界的好友,找找人看看。

耀東47晚上

 

48

耀東兄:您好!

前天回覆收到,知您又在忙下期的刊物了。《稻香湖》在您的操勞中得以延續

,發揚光大,是讓人高興的事情。願它再上臺階,在詩壇產生更大的影嚮!

最近我在網上看到了一本李劼作家的書,書名是《中國文化冷風景》。這位作家是大陸人,1978年考入上海師大中文系,1984年考入華東師大攻讀文學碩士,現旅居美國,已出版五卷本《李劼思想文化集》,《論紅樓夢歷史文化的全息圖像

》、《麗娃河》等《中國文化冷風景》書,從根本上改寫了幾千年儒家話語主宰的中國文化思想史,尖銳揭示出原始心理層面和扭曲的集體無意識創傷。可惜大陸看不到。李先生犀利的筆觸驚心動魄,有人說是一顆精神原子彈!《冷風景》一書有破有立,特別指出了中國歷史源自河圖洛書和《山海經》神話源頭的中國文化,揭示了中華民族始源時期健康陽剛的充沛元氣,並旗幟鮮明的指出:“中國需要一場真正的文藝復興”。對於李劼之書我沒全看,僅僅掃略了一下,對我有驚動與啟示

。習近平總書記所言之中國夢是否也是一種嶄新的文化啟悟,從根本上重新審視中國文化,有一個徹底的文藝復興才能從根本上振興。李劼提及的《山海經》就是中華民族之夢,蘊藏了中華民族的秘密,蘊藏著這個華夏民族的靈魂,為什麼不學一下女媧補天呢?我們歷史上的莊子就是一位大詩人,是他開創了中國的散文自由,空靈的散文傳統,這不值得借鑒嗎?李唐王朝禮佛,無意間開拓了人文空間,才造就了唐代詩的繁榮與昌盛。禪宗也是打開人們心靈的鑰匙,也是有了這種意識,才造就了文學高峰的王維和蘇軾。中國文化始於傳承也要有創新,文學境界,要張揚個性,追求開放,無我才能淡出自我,例如世界級的大師雨果、托爾斯泰、卡夫卡,中國的李杜、曹雪芹……

這些感想不一定對,習近平總書記講的中國夢,應該應用於中國文化,中國詩學要清明通達、開天闢地,在世界上樹立起中華民族真實偉大的形象。

入夏了,多保重!

曉陽2015 525

此件刊登於《稻香湖》59期)

 

49

曉陽好友:看了你發的資訊,很感動,中國文化事,的確好好思索一下,借鑒一下

。吸收到自已的血液中。謝謝你將《冷風景》一書資料發過來。太重要了。最近忙一些雜事,網上看得少了。這期刊物發了周桂林的幾首詩,你的寫父母親的三首。抗戰詩下期再發點。我這個刊物多謝你的無私支持。才有點看點。此刊被賀敬之幾個老前輩誇讚。才不斷引起高層學術界的重視。從實際看,你也是重要編輯之一。你的精神可佳,思想開闊,思路活躍,創作活躍,也是奇跡。但不要累著。當樂事來幹吧。耀東526

 

50

耀東兄:您好!

我回了一趟蘇北老家,看了周桂林的書畫展,已經回南京了。這次去看書畫展

,還看了為書畫展提供場地的開華文化大院,感觸頗多。這次書畫展,亮點有二:一是他用17年時間抄寫的128冊的四書五經、四大名著……二是他的23米長的小楷,內容是古典的少兒啟蒙讀物,當在萬字以上吧。文化大院的創辦人王開華,以自己的房子與不多的經濟實力,為鄉鎮文化事業提供支撐。在如今國人都在追逐經濟利益的大背景下,能有如此作為,實在難得。為此,我寫了一詩二文,給您一看

。主要情況都在那堶惜F!

關於周桂林的文章,以前我給您看過。這次根據新瞭解的內容,又做了修訂和補充。不知原來那篇,您在這一期《稻香湖》中用了沒有?如果用了,是否來得及換上此篇?(如果來不及,就算了)。如果還沒有用,是否能夠在以後有機會時候

,幫助宣傳一下!這樣熱心于文化事業的人,如今已經很稀有的了!

這一詩二文,就由您斟酌、定奪吧!感謝!

回北京後,忙的怎樣了?今年天氣反常,據說北方要熱。望忙中注意身體,保重!

代向劉荔問好!她寫的關於您的文章,我看到了。很好!

匆匆,再敘吧!         順致

大安!                             ——   63淩晨

 

51

耀東兄:回覆收到,謝謝!

前幾天,我們南京開了個端午詩會。我寫了一首叫《豁蒙樓的端午》的小詩,在這堛漱@家晚報副刊和《風笛》網站發出來了,還上了《風笛》網站的《南加專頁359,在非常顯著的位置刊登了。沒有想到的是,這詩引發了南京大學張子清教授的靈感,出了一個楹聯的上聯:“雞鳴寺不養雞,沒有雞叫”,並在風笛發起徵集下聯的活動,應者雲集,很是火了一把。他在網站上也出盡了風頭!

    618的詩會,我寫了一篇簡短的報導,並附上了那天詩會上的新詩聯句,也在《風笛》發出來了。不知您看到沒有?祝

端午節快樂!                      —— 張曉陽 620晚上

 

52

耀東兄:最近身體怎樣?還在忙吧?念甚!

我已經確定於812日去東北,車票已經買好了。大概十天左右,下旬就回來了。由於老伴同行,不是很方便,這次北京就不去了。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您那埵ㄙ澈蝻芊H身體好吧?還是炎夏高溫季節,一定不能太勞累。多保重!

12日才走。有什麼事情,這兩天可隨時聯繫!

再敘,匆匆!!順致

大安!                           —— 曉陽 89日淩晨

 

53

曉陽:信悉。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的寫我的那篇評論,被朋友發到北京的微信上

,傳到各地,最先看到這個消息是山東的詩友,再是河北,後來再是北京,我看到時已很晚了,一是感謝你,二是你寫得好,三是微信作用太大了。另,你的詩集已發各地詩友,電話來信說寫得不錯,祝賀你,你是老來影嚮天下,珍貴的人生啊!去東北住一段很好,那堣悎藅D快些。這次不能見面,再找機會。耀東89

 

54

耀東兄:您好!這些天一直在忙吧?身體可好?甚為惦念!

我去了一趟上海,已經歸來。這次在上海,主要是查閱洪靈菲有關資料,同時探親訪友。一切都很順利。左聯紀念館、上海圖書館都去了。資料不多,有一點,都複印帶回來了。兩個館的人都很熱情,非常配合。比預想的順利!

在上海還去拜訪了王國維的後人王慶山和他的兒子、復旦教授王亮。由於我岳母住的養老院和他家在一個大院子堙A第二天我去看望岳母,又見到了他。所以一共見了次。慶山老人流放新疆40年,一生坎坷。但看上去身體還不錯,為人非常熱情、豪爽,嫉惡如仇。其性格,跟他的爺爺王國維完全不同。

昨天晚上看了一下,紀學寫您的那篇評論,已經在風笛發出來了。古、胡二人的簡介、詩作,我又重新編排了一下,給榮先生發過去了。榮先生說,“……久久不見王耀東顧問賜覆,悵悵!”看來,您發給他的東西,他都沒有看到。

蓬丹女士1012老南京,見面情況後報。

這些天您忙的怎樣?身體好吧?望多保重!

我一切還好,勿念!

再敘,匆匆!敬頌

大安!                      ——   918淩晨

 

55

曉陽:

您這一趟,可跑得不輕快,好好休息一下。您寫王國維是件大事,所以一定不要累著,慢慢完成。我這幾天也忙,主要是一些朋友的詩事。另,可能臺灣的光中要到天津,並約我去見面。如果真有其事,也是一件幸運的事,他今年八十七歲了,如到大陸來同詩人見面,奇事。如果真見了面我告訴你。耀東919

 

56

耀東兄:您好!1010日去一信函,不知收到否?

美國詩人、洛杉磯華語作家協會會長蓬丹女士,已經於1012日來寧。昨天,風笛網發表了南京詩人許樹錚的文章,對我們的見面作了非常詳盡的報導。不知看到否?

應您先前的要求,我也寫了一篇簡短的報導:《楓葉紅時君再來——美國兩位詩人在南京》。加上了99日晚上我、樹錚與柳英的見面,寫了兩位美國詩人。由於上次見面時間太短,不到半個小時,沒有多少內容。只能放在一起,點到為止

。不知怎樣?今將我的短文傳去給您。是否上《稻香湖》,請審閱後酌定!

國慶小長假已過,您又要開始編下一期的刊物。一定很忙了!望忙中注意身體!

問候劉荔!祝你們

健康!快樂!平安!           —— 老友:曉陽 1014淩晨

 

57

曉陽兄:消息寫得很美,顯示了中美文化的交流,發下期,這期刊物已寄出,注意查收。許樹錚的文章我注意一下。耀東 1014

 

58

耀東詩兄:近好!

22日信函收到,謝謝!這兩天在看您寄來的近期《稻香湖》。自從老詩人艾砂、馬乙亞於上世紀末創刊以來,這詩味芬芳的《稻香湖》,已經整整出版60期了。特別值得欣慰的是,創辦刊物的二位老詩人於2014年先後仙逝,《稻香湖》在您和諸多編委的共同努力下,在政府有關部門的大力支持下,刊物依舊以它獨有的特色與風格,活躍在首都的詩壇、文壇。二老事業後繼有人,實乃詩壇之幸事也

!如今,在這風雲彌漫、風雷激蕩的歷史變革中,二老創辦的《稻香湖》依舊蕩漾著時代的浪波。刊物和我們一道,感國運之變化、立時代之潮頭、發時代之先聲,成為當今中國詩壇一道亮麗的風景!

這一期的《稻香湖》,依舊是五湖四海,五彩繽紛。香山詩社關於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的詩歌專輯,讓我們在回顧歷史中感受到中華民族偉大的抗戰精神。接下來便是琳琅滿目的詩作與評論,新體詩群星璀璨,舊體詩凸顯傳統文化之魅力。四海連線,詩談熱議。詩人書信,溝通心靈。借用這期刊物中詩人靈川的詩句來說

,這沉甸甸的《稻香湖》,就像那“一座山,在時光埵R出芳香”!

由於要寫雨花臺烈士洪靈菲的傳記,這幾個月,我一直在忙著到處搜集素材,整理資料。忙碌中已經很少讀詩、更很少寫詩了。但是,一有閒暇,我想到的還是詩,想到當今中國詩壇之現狀。在這浮躁不安的年代,我周圍的許多人,甚至是讀文科的大學生、中小學教師,各行各業的知識份子、社會精英,都已經遠離詩歌。有著五千年文明史、一直號稱“不學詩,無以言”的中華民族,竟然有不少人不懂詩,甚至不屑於讀詩、談詩了。

儘管喧鬧的詩壇每年都是熙熙攘攘,儘管寫詩的人比讀詩的人多的多,然而,更多的人在遠離詩歌,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每念及此,我感到的是迷茫,是困惑,還有隱隱的焦慮和不安。

為什麼每年出版的詩集那麼多(據說在千部以上),卻沒有幾本能夠走進市場

,更不用說走進人們的內心了。即使是得到魯獎的名家、大佬的“佳作”、“力作

”,也沒有多少人買他們的帳。我常常想,到底是我們的詩人遠離了讀者,還是我們的讀者拋棄了詩歌?

這些問題困惑我們的詩壇,已經不是一年兩年的了。以往也有不少人談起,甚至引起不小的爭論。但是,爭論的結果一直無解。困惑的我們,依舊在黑暗中艱難地摸索。

您寄來的《稻香湖》,是一本辦得不錯的詩刊。讀後感慨良多。這兩天我一直在想,如何讓我們的詩壇走出困境?怎樣才能讓已經遠離詩歌的人們回歸詩意的人生,重返人類心靈的家園?

西方有句話: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在一些人的眼中,我這個多年癡迷於詩的不識時務者,還在說這些無用的癡話,簡直要讓他們笑掉大牙了!

人生的幸運在於詩意陽光的照耀。然而,由於這些年來拜金主義的氾濫,許多人已經不知道詩有何用、詩為何物。他們的生活中已經沒有了詩。

為了我們民族的未來,有必要來一次詩的啟蒙。

我真的很渴望,渴望能夠有一個易中天式的人物,在有影嚮的電視臺來一次百家講壇式的、連續的、普及詩歌欣賞知識的專題講座。這也許能夠讓更多的人沐浴詩意的陽光。

渴望我們的《稻香湖》及眾多的詩刊、詩集,走進天下千家萬戶。

渴望在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中,再現群星璀璨的詩國風采……

然而,這難以實現的奢望只能是我的一個夢。癡人在此說夢,讓您見笑了!

您寄來的《稻香湖》,引發了我的這些感慨。感慨也是夢,是夢中的囈語,與今天的某些現實格格不入。還是就此打住吧!……

窗外天高雲淡,秋高氣爽。這大好時光,你我都不能坐而論詩了。我們不妨到郊外的大自然中去,去享受一下當下的詩意人生。

天氣無常,冷熱多變。望兄注意身體,多多保重!敬頌

詩安!                               20151024

 

59

曉陽:看了你激情漾溢的信,寫得很完整,這幾天,搬家回山東,忙一點遲覆了,抽時間再聊。保重身體。耀東115

 

60

耀東兄:6日傍晚發去以信函,還有風笛詩報的電子文本,不知收到否?

搬家回故居,忙了,一定很累。望注意身體!

收到詩歌學會編輯的2014——2015詩歌排行榜,余秀華的詩排在榜首,第一名。中國詩壇讓名不見經傳的鄉下腦癱詩人火了一把,值得點!同樣,您當初獨到的眼光,也值得點讚!匆匆!敬頌

大安!                               ——老友:曉陽119傍晚

 

61

曉陽:收到。因為換電腦,沒及時回覆,請諒。余秀華的詩,值得研究,在一次詩歌研討會上,我講過這個意思。但不一定都認同。詩的趨勢總體是好的。你的詩不斷進步,這是一件好事,說明你的思維超前。現在家是在濰坊了,家中拾掇也要化時間。總之時間太緊張了。耀東1111

 

62

耀東兄:您好!王國維詩傳,我已經將電子文本發風笛了,風笛已經全文發佈。您寫的書訊也一併發佈了。估計會有一些人感興趣,但不知反映如何?聽其自然吧!

過幾天,我想把您寫的、收錄在書中的那篇評論文章也發過去。不知如何?

對於詩,許多人都勸我不要寫了。周圍的一些朋友都不感興趣。這是社會大氣候使然,難怪他們。我也多次下決心就此洗手,過一過老人的安逸生活,可是總是難以擱筆,欲罷而不能。白天多忙於種種家務瑣事,基本沒有時間寫詩,晚上還要應付一些郵件,看一些資料。無奈,只能每天早起,抓緊個多鐘頭。就這樣日積月累,年中也出了本詩集了。只是覺得與當代詩潮有點兒隔膜,與拜金主義更是格格不入了。有點兒慚愧,忙碌了一輩子,依舊是一貧如洗、一無所有。現在到了風燭殘年,除了詩,也沒有更多的追求了。

最近我仍然在寫以傳統文化、古代經典為題材的詩作。今傳去三首,是關於山海經、黃帝內經與楚辭的題材。都算是長詩了。雖然寫的是經典,但並不是對這些經典的闡釋。而是借題發揮,結合今天的現實,加一點現代意識,寫一些感悟罷了

!只是這樣的詩難以發表,也不知道能否立得住?您是詩界大家,見多識廣。很想聽聽您的看法。望在百忙中抽暇一閱,提出您的看法和批評意見!

一輩子喜歡詩,積習成癮了,難以放棄。我只是寫自己想寫的,至於能否發表

?有多大的影嚮?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現在各地詩壇小圈子厲害,外面的人很難打進去。到了我們這個年紀,只求一個心靈上的慰藉,自娛自樂罷了。一笑!

您的情況如何?回到濰坊以後,一切就緒了嗎?劉荔在那堙A生活可習慣?寒冬季節,你們都要注意身體,多保重!至於工作上的事情,別有太大的壓力。量力而行,身體要緊!

匆匆,再敘!       順致

大安!                        ——曉陽 1212傍晚

 

63

曉陽:看了近期你的作品,有如此反響,很高興。人過七十,你卻正年輕,詩性大發。而且上了一個新高端,值得祝賀。寫非馬的詩也不錯。楊楓寄來的書,按你說的,轉給了幾位詩友。從反映看是絕對的好。剛才轉去一個詩友的詩,請你轉風笛網,我自己轉了兩份稿子給他們,都沒成功,所以,來求你了。幫忙吧。

耀東1227

 

64

耀東兄:您好!昨日信悉。發來的馮恩昌詩人的10首《山鄉生態曲》,收到了。初讀了一下,感到清新、明快,有一種鄉土氣息。還是不錯的!只是風笛一般只發詩社成員的詩。外面詩人的詩作,由我們代發,問題也不是太大。但還是要有詩人基本情況的簡介。上次因為這個問題,就拖了下來。因此,還望您為他寫個詩人情況簡介發來,我再發給榮先生。晚幾天沒有關係!

您還可以與馮先生再聯繫一下。他如果也有電腦,並且願意加入風笛的話,也可以直接與榮先生聯繫。

2015即將過去,新的一年又要開始了。我們又都年長了一歲。我們都在奔八了。歲月不饒人,有許多該做的事情還沒有做。只感到時間的緊迫。不知您明年有什麼打算?

這幾個月,我一直在忙雨花臺烈士洪靈菲傳的寫作,現在已經完成了初稿。由於這本書的寫作,與廣東某大學教授取得了聯繫,從他那堭o到許多資料。交往中

,我給他發去幾首關於傳統文化的詩。他對我詩作的看法是:“您的詩明顯受到現代派的影嚮,但沒有臺灣現代派詩或是大陸朦朧詩的晦澀難懂。說句真心話,您的詩還是寫得不錯的,如果是寫在上世紀80年代大陸朦朧詩流行的時候,您會在詩壇走紅的。可惜生不逢時,現在,時過境遷,讀者已失去了欣賞現代詩的雅興。

……”

他比我年長幾歲,馬上就八十了。搞了一輩子的文學,看的很透,也很有道理

。我準備聽從他的忠告,準備漸漸地淡出,過幾年就金盆洗手,但是許多事情又放不下,欲罷而不能。想寫了,不寫還真不行。這晚年,恐怕就要與詩為伴了!

現在,我在寫關於中華文化古典的系列詩,從山海經、易經到紅樓夢,計畫寫三十多篇,包括以前寫的(如易經、山海經等),已經完成了二十多首。準備再寫十多篇就可以了。爭取明年上半年完成。像我這樣寫的,恐怕不多。到完成後再請您指教!

新春在即,請向劉荔代好!謹祝你們

健康、快樂、平安!

老友:曉  1228淩晨

 

65

曉陽:馮恩昌的簡介事,我告訴他寫一個發給我,你轉發吧,他也八十多歲了,估計稿子都是子女所幫忙。關於寫詩,教授講得有道理,但未必是現代詩沒人看,余秀才華的詩就是例子。你的詩有現代韻味,非一般的傳統詩。是傳統和現代的結合

,一點也不老,開發一下中國的傳統文化非常好,你不用古體詩詞,而用現代詩非常正確,我們發到風笛網上,本身就是一種時間觀和歷史觀。有一件事,上次你推薦的冷風景一書,非常好,對山海經,易經,老子的道德經,都有許多現代的注解

,想辦法找一本看一下,對你的詩會有新的觀念影嚮。王國維一書寫得就很好,看來你的思維是高尖端的思維,也很前衛,我很敬佩。信心很重要,堅持就是勝利。耀東祝你新年愉快。1228

 

66

耀東兄:您好!下午的信函收到。謝謝您的理解、鼓勵與鞭策!對於詩,我還會寫下去。這主要是因為興趣。能夠發表當然好,但我現在已經不完全為了發表而寫作了。這個世界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幾乎可以用“倒計時”來形容了。只是想把自己想寫的東西寫出來,至於其他,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至少現在還可以上網

,可以與一些朋友交流。同時也是一種自娛自樂!有這些,我也就知足了!

冷風景一書,大陸沒有出版。無法搞到。我在電腦上搜集到部分章節。……幸虧如今有了互聯網……

這個世界變化太快。手機、電腦、高鐵、飛船、無人機……還有氣候變暖、農村的城市化、城市的智慧化,據說再過幾十年,機器人的智慧也許就超過人類了。說不定人會成為機器人的奴隸呢!回過頭來再想想老、莊的關於反對科技的話,也許有它的道理呢!社會發展有它的規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我們還是抓緊當下

,做點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馮恩昌的詩,等他的簡介發來,我就轉發給榮總編。至於要成為風笛會員的事情,也不是太複雜。有人介紹一下,給榮先生發稿就可以了。尹祚鵬就是我告訴他榮先生的郵箱,他直接聯繫就ok了。至於馮恩昌,年歲已高,又不會電腦,恐怕不宜。我看就算了吧!他的十首詩,我們幫他發給榮先生,讓榮先生處理吧!您說呢?

2016就要開始了,問候劉荔,也問候馮老先生!祝

新年快樂!                    —— 老友:曉  1228晚上

 

67

曉陽兄:你講得很好。大自然的規律告訴我們,人的年齡是不會停止增長的,但作為一個詩人並不是非變老不可,心理上的年輕才是最重要的,保持一種熱情,堅持天天寫點東西,保持多接交一些年輕的人,多接受新事物,也會使自己老得慢,一天那怕寫十分鐘也要寫,這樣十天就是一百分鐘,一個月就是三百分鐘,一年就是三千六百分鐘,就是六十個鐘點,每天工作六小時算,就等於十天。十年就是一百天,這就是長了生命一百天。所以說,良好的生活態度,就會增加人的運氣,你要知道一百天會寫出穿越時空的好作品的。人就是去了,詩是永恆的。是不死的,人活著關鍵要開發自已的靈性,靈性的飛楊,才是人最珍貴的、最永恆的年齡啊。耀東1229

 

68

曉陽:

新的一年就這樣平平凡凡的走來了,你的詩就這樣走出了不平凡,你現在不僅是國內有影響的詩人,也是世界華人圈的詩人,這得力於風笛網的傳播。2016年的跨越,你的詩心更年輕,想信你是一位獨有見的大詩人。

我的地址沒有變,您的書寄來即可。祝全家幸福。

耀東201612

             (張曉陽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