沭陽有個程震泰

✦✦✦ 一家老商號的百年傳奇 ✦✦✦

 

江蘇北部,沂沭泗水下游,北緯33°53’34°25,東經118°30’119°10之間,有個古老而又具有現代氣息的新城,它就是名聞江蘇南北的、淮海經濟區的明星縣城——花鄉沭陽

也許是由於對故鄉的懷念之情,對這個小城翻天覆地的變化,我總是格外的關注。短短的二十年間,一個原先只有萬人口的小城市,竟發展成為六十多萬人口的中等規模的現代化城市。那燈紅酒綠,那車水馬龍,那整天熙熙攘攘的人群,與發達地區的大中城市相比,恐怕沒有多大的區別吧!

更讓我感興趣的是,這個小城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二千多年的建城歷史,讓這堛漱@切總是充滿文化的氣息。不久前,我再一次來到這堙A住在東關附近的一條老街。淅淅瀝瀝的秋雨中,老友楊鶴高先生送來他的一本新著,也就是不久前由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的長篇歷史紀實小說:《程震泰》。

程震泰,一個非常熟悉的名字。小時候在家鄉,就聽說縣城有個程家大院,曾經很有錢,很輝煌,不僅是全縣、也是整個淮北地區的首富。但是到了清末民初就敗落了。傳說中的程家大院早就不存在了,然而那昔日的輝煌卻令鄉親們很驚歎,有一種神秘感。這樣一個大財主,過的是一種什麼樣的日子呢?

後來離開家鄉,出門在外,這曾經讓人驚歎的程震泰,也就漸漸的被我丟在腦後,忘記了。

沒有想到,鶴高先生的這一本長篇歷史紀實小說,說的就是程震泰。說程震泰這個商號的由來,說程震泰主人的家世、發家史和他們的百年興衰。他告訴我,浙江有個紅頂商人胡雪巖

,陝西有個“安吳商婦”周瑩,這程震泰的主人雖然不能跟他們相比,但也畢竟是那時候淮北地區的首富,也受到過皇帝的誥封,是那一時期的風雲人物。我們這個小城有這麼一個人物,還是值得一提的。

鶴高先生走後,我迫不及待地打開這部四十萬字的煌煌大著,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這本書的作者是善於在故事中披露歷史真相的。他在書中告訴我們,程震泰不是人名,而是程家當年經商的店號,其核心人物是從徽州遷沭的程家始祖程良策的五代孫——程開聚。

這程開聚本是一介貧民,年輕時有江湖上人常有的那一股子俠氣與痞氣,且不務正業,聲名狼藉。值得慶倖的是,不安貧受困的他後來浪子回頭,開始學習做生意了。由於他為人靈活

,善於招徠,生意便逐漸興旺。再後來,他又南返祖籍皖南,得到族人的贊助;再北上山西,拜訪沭陽山西會館的主人,獲得指點,且結了姻親,學到了很多經營本領。從此,他的生意便越做越大了。

這樣一位富商,自然就成了鶴高先生筆下的第一主人公。

書中介紹,程開聚在城堸ㄓF開辦油坊、槽坊、布店,還開辦東西兩個大當鋪。其他大小店鋪分佈各處,共有爿27店,名曰「九琱Q八泰」,如程家總店號為「震泰」,錢店店號為「痦情v。店鋪越來越大,賺的銀子自然也就越來越多。極盛時,程家佔有土地一千六百餘頃

,從東到西的地盤達二百餘華里,東到今漣水縣高溝以東,西至沭陽顏集新圩莊一帶,南到錢集、華邦,北至新沂高流等地。程家的客莊分佈四鄉各地,如新圩莊、華邦、錢集、章集、馬廠、官莊、官田、陰平、顏集等地皆有他的客莊。僅石灰莊一個客莊,就有土地四五十頃。馬廠一個客莊有一百二十八頃。只有石灰莊一處交租糧,其餘大大小小的客莊一律交銀錢。另外

,他家還在板浦以東購置數千號鹽池。

到了清嘉慶、道光年間,程家擁有鉅資成為淮北之冠,當時被群眾稱為「活財神」。程氏年年月月大興土木,建造大批瓦屋樓房,前後共建瓦房千餘間,在今縣政府招待所西側建的布店就是二十五間長廊大瓦房。從此「程震泰」這個字型大小就在沭陽縣乃至淮北、江南一帶傳揚開來了。

程家大院的甬道自然是平坦而又順暢的,然而他們發家的路卻充滿艱辛。由於競爭對手的無端誣陷,程開聚曾經在縣衙門的刑廳遭遇酷刑,後來又被土匪綁架,險些丟了性命。但是,每一次他都能化險為夷,終於在生意場上脫穎而出。他開創的程震泰留給我們的,是實實在在的、幾代沭陽人的創業史。在他的身上,有著整個中國民族工業,在蘇北最初萌芽的縮影。

鶴高先生的這一本長篇歷史紀實,首先值得肯定的是其現實主義的主題。小說並沒有像過去的某些文學作品那樣,只是一味地、簡單地譴責、鞭撻東家的剝削行為,而是實事求是地、真實地表現了「程震泰」的第一代創業者程開聚的發家史。他的發家靠的是拼搏、是勤勞、是智慧,還有一幫能人智者(比如小說中的寡婦沙銀鳳、秀才吳連殳、三姨太喬文婧,等等)的幫助與謀劃。這一主題的「反轉」,或許更貼近歷史的真實。

哲學思索命運,歷史揭示命運,文學表達命運。作為小說,鶴高先生在揭示人物命運的同時,很注意人物形象的刻畫。在忠於歷史真實的前提下,小說虛構了一些情節,但並沒有胡編亂造,沒有媚俗,更沒有故弄玄虛的獵奇。尤其是第一主人公程開聚,作為全書的中心人物,其形象是真實的,可信的。從出生到生命終結,他的一生充滿傳奇色彩。特別是他的俠氣、他的痞氣,還有他的勤奮、他的堅忍不拔,都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讀這樣一個人物,就是讀那個年代的歷史。從這個人物的身上,我們看到的是那個時代、那個社會的風土人情。

沭陽有個程震泰,給這個小城的歷史增添了許多色彩。

「程震泰」家族的興與清朝「乾隆盛世」後期的國運亨通、安居樂業息息相關。程開聚是幸運的,他畢竟趕上了乾隆盛世的尾巴,他的奮發圖強終成大志,創下淮海第一財主的家業。程開聚又是不幸的,儘管他捐巨餉資助國家抵抗外敵。畢竟清王朝進入衰年,內亂加上帝國主義的重炮堅艦,很快淪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社會的不安定註定了這一家族必然破敗的悲劇命運。

程氏發跡之後,總是不惜一切代價來謀官養勢。在程震泰的七八代人員中,每代主要人物都花了大筆財產為自己捐官,以便撈取合法的頭銜來保護和擴展資財。程開聚本人於道光二十年(1841)為國庫助餉銀廿萬兩,清政府贈授他儒林郎,布政司理問,特獎二品頂戴。子程守煒授資政大大,議敘道銜加五級,還追授他家來沭的第一代人程文佑為資政大夫,議敘道銜加五級;第二代程仲璜為儒林郎、布政司理問、資政大夫議敘道銜加五級。以後,代代都通過捐官獲得顯赫頭銜。如第五代程增賢,授資政大夫三品銜,候選郎中加三級。第六代程鑾,授朝議大夫知府銜,候選主事。第七代程肇題(字廉泉),在辛亥革命後還花錢買了北洋政府的國會議員

、省議員,並任沭陽商會會長。

從清朝到民國,程家主要人物捐的頭銜均高於本地縣官的品位。儘管有了紅頂,有了保護傘,程氏家族在歷史的風雲中還是無可挽回地灰飛煙滅了。

程家百年興衰的歷史告訴我們,只有國運興,民族才能興旺,民生才會富裕。財富,只有在安定團結的環境中,靠勤勞苦幹才能不斷增加和積聚。即使太平盛世,那種爾虞我詐、欺蒙拐騙,也是為人所不齒,最後終會身敗名裂的。

回顧歷史不是懷舊,而是一種觀照當今鑒別世事的方法。程震泰的興與衰,是沭陽一筆寶貴的歷史遺產,精神財富。據說,震泰園林計劃投資八十億,在西南崗耿圩鎮再現蘇北鉅賈程震泰當年的大院與園林雄姿,值得期待也。

今天,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如何傳承儒商文化,克服拜金主義,進一步規範市場行為,仍然是一個值得我們注意的問題。

經商要走正道,勤勞致富社會才能發展。也許這就是《程震泰》給我們的啟迪。

 

                       20171011——19日,沭陽——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