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的四月,無悔的人生

                   ✦✦✦ 病中感言 ✦✦✦

 

1

冬去春來,陽光明媚。然而,這身體卻突然陰陽失衡。自三月十五日患病,竟一天不如一天了。

2017年,剛剛進入四月的中旬,就被家人架著住進了鼓樓醫院。

躺在病床上,從早到晚,再從夜到晝。望著天花板,聽隔壁病人的呻吟。窗外的大好春光,是無法去消受的了。

想起了宋代詞人李清照的尋尋覓覓,還有她的人比黃花瘦,不禁悲從中來。

唉,這無奈的四月,無趣的黃昏!

 

2

由於冠心病復發,這次住的是鼓樓醫院心內科8B病區2病室的6床。經初步檢查,已經確定數日後由宋傑主任做造影檢查。

我住的2病室共有張病床。我住的是6床。與我相鄰的5床是一位92歲的老人,據說是江澤民在中央大學讀書時候的同學。他們都參加了地下黨,為黨的事業做出了一定的貢獻。這位92歲的老人離休前,是省建設廳的一位領導幹部。這些年身體雖然不錯,然歲月不饒人,由於年事已高,已老態龍鍾,有時候神智就不那麼清楚了。

同室的病友還有一個4床,年紀更大,是一位95歲的老人。也是一位老革命,離休前是某高校的教授。由於年老,身體狀況顯得更差。不時發出的病中的呻吟,令人感到非常的難受和不安。

生老病死即人生。風燭殘年,如果再加病痛,就更讓人感到可怕了。

有什麼辦法呢?

與他們相比,我要“年輕”得多。身體雖然有病,也比他們耐抗。這“年輕”二字,真好!哈哈……

 

3

多年前就聽到一位老詩人感歎,說他躺在病床上的時候,天花板就是一頁讀膩了的書。

如今的我,對此算是有了切身的體會。

病床上難以入眠,就發呆,就胡思亂想。想生命之可貴,想人生之可悲。

一位哲人曾經感歎,我們常為有此一生而慶倖。想到這個世界上的生命,還有許多草木、蟲蟻乃至形形色色的畜牲、飛禽……與他們相比,我們生而為人,成為一個能夠思維、有思想的人,確是非常幸運的。這是天地對我們的厚愛,我們應該感謝天地對我們的大恩大德。

儘管萬千年來,人類經歷的是一程又一程的苦難,然而,面對一個宏偉而神秘的宇宙,面對一個色彩斑斕的大自然,我們對人生實在是難以割捨。

啊,是欲,是可悲、可恨又可愛的欲,引領著我們在這個世界的沒有回程的生命之旅。人們啊,當你一旦涉入風光而充滿各種誘惑的、只見波濤而沒有舟楫的人生之河、人文之河,你就將身不由己、不由自主,因為您只能如此,別無選擇……

 

4

這次病得比較突然,禍起三月十五。

那一天到機關醫院抽血化驗,上午還好好的,中午就突然不舒服了。到了晚上,更是頭暈目眩,天旋地轉。吃不下飯,懷疑是腸胃出了問題。於是就去醫院做胃鏡檢查。結果一切還算是正常。省中醫院一位副主任專家認為,可能還是冠心病的問題。一些冠心病反映會在腸胃上,也是常有的。

本準備下旬去南昌,去參加北京《作家報》組織的一次筆會的。自己的一本詩作《王國維詩傳》被該報評為一等獎,他們邀請我去參加筆會。一切手續都辦好了,只等買車票出發了。沒想到身體出了問題,關鍵時刻掉了鏈子。無奈,只好請假。計好的一次出行,泡湯了。與一些文友見面的機會,就這樣成了泡影。

這不爭氣的身體,讓人說什麼好呢!唉,真的是老了,無奈!

化驗、檢查……吃藥、輸液……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似乎有了一些好轉。家人都很高興。沒有想到,到了四月八日,疾病再一次發作。依舊是頭重腳輕,噁心、還上吐下瀉。去省中醫院診治,竟然倒在衛生間而不自知。

無奈,來到了鼓樓醫院,來到了這8B病區的2病室。

 

5

西方的《聖經》說,人老了就只能作夢。

還真的是這樣。

這些年,退休了,賦閑在家。讀書、寫作,上網、交友,微信、群聊、朋友圈……在一個個虛擬的世界堙A忙的不亦樂乎。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不知老之將至,不知夕陽西下近黃昏。

生活在夢中而不自知。

是的,我們的生命誕生於漫漫時間之河,我們的家園卻懸泊於浩渺空蕩之中。我們所看到的,僅僅是一抹茫茫宇宙億萬年前丟下的餘光。然而,就是這餘光,這時空的奇妙還是給我們留下了無盡的遐想:我是誰?從哪裡來?到何處去?

……

在無限時空的漂泊之中,我們匍匐在生命之島。沒有上下來去,沒有南北西東,惶惶然不知所終。

茫茫宇宙,哪裡有能夠理解我們的知音?

 

6

佛家認為,生是無明苦,老是無奈苦。病是錐心的苦,死乃遊離的苦。

苦,乃人生之必然,誰也無法逃避。

從某種意義上說,人生說到底就是一場苦與痛的悲劇。

然而,我們還是要追求快樂。活一天就要快樂一天。苦中作樂、以苦為樂,自然就能夠離苦得樂。

死是無法抗拒的,是所有人的必然歸宿。然而,佛家還有六道輪之說。這就是說,人死亡的只是肉體,是軀殼,而靈魂是可以永生的。

我不是佛教徒。但是,對於“輪”一說,我還是寄予希望,認為所謂生命的輪就是靈魂的漫遊。生命的輪不在生命的個體,而是確確實實存在於生命與生命之間。所謂靈魂不朽,自然是詩意的而非宗教的,這在引導人心向善、發展人類文明方面,自然有它的積極意義。

瞭解生命,才能熱愛生命。

 

7

人的求生是本能的。對於這種本能,冥冥之中還會有神靈相助。

由此,一些已經發生了的悲劇往往就有了喜劇的結局。

鄰床病人的女兒亞平,一位熱情、健談而又端莊、落落大方的知識女性,差不多每天都在病床前陪她的老爸。病人休息的時候,她就與我們閒聊,聊她老爸的革命經歷,聊她的日常生活,聊她的人生感悟。

她說,人是有天命的。人生會有災難,也會有神靈相助。不到該死的時候,你即使到了死神那堙A死神也不會收留你!

她說她有自己的親身經歷為證。

大概是七、八年前吧,她去廬山旅遊。一次在山上玩,一不小心掉下了懸崖峭壁,下面就是萬丈深淵。

人們驚呼,她自己的腦子堳o是一片空白。

忽然,她落在了一棵樹上。這時候她的頭腦似乎清醒了點。她趕緊抱著樹枝,緊緊地抱著。雖然很吃力,很害怕,還是不敢有一點點的放鬆。因為她知道,這是她生還的唯一希望了。

上邊的人發現她掛在樹枝上,趕緊組織搶救。經過一番緊張的救援,她終於被救了上來。

有驚無險!事後想起來她還心有餘悸。

不是我命大,而是我命不該絕。如果沒有那一棵樹,如果我沒有掛在樹上,如果那樹枝折斷了,如果救援不及時……如果沒有冥冥之中的神靈相助,只要有上面一個如果,我今天就不可能在這堥ㄗ鴔A們了。

這不是我編的故事,這事情確確實實發生在廬山的山上。當天晚上中央電視臺的新聞聯播,對此事曾經做了報導。你們可以查看的!

亞平儘管大難不死,然而她還是受了重傷。她的右臂骨折,至今堶掄椓佽蛑板。那一段苦難,至今說來仍然刻骨銘心,難以忘卻。她現身說法的這段經歷,一直讓我感到深深的震撼!

生命因境而生,也因境而變。所有的存在都會因境而在。

 

8

大地,讓人永遠在崎嶇不平的彎彎小路上跋涉前行。

天空,讓人在沒有盡頭的苦難中永遠充滿希望。

天地之間,每一個生命的存在與消失都是這個世界的唯一,沒有例外。

 

9

診療、護理、吃藥。經過一段時間的精心準備,醫生終於讓我做進一步的造影檢查,由著名的專家宋傑主任負責具體操作。

他告訴我,血管的堵塞大約在60%。不是太嚴重,無需放支架。藥品治療就可以了!

有驚無險,我了一口氣。

醫生繼續告誡:你還是不能掉以輕心!你的主要問題是,血管上長了一個東西(具體名字我忘記了)。很小的時候就有,天生的,娘胎帶來的。雖然不至於要你的命,但壓迫血管,影響供血。千萬不能有太劇烈的運動。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26年前在廬山的一次登山中,我突然大汗淋漓,最後讓人用轎子抬了回來。

病根找到了,卻沒有根治的辦法。慢慢地維持著吧,無奈!

 

10

又休息了兩天,準備出院了。

宇宙間,無論是正在發生的和已經發生的,都是應該發生的和必定會發生的。多年的心肌缺血,讓我的身體總是很羸弱,很嬌氣,但又無大礙,還可以在這個世界苟活下去。

這就是我的命,冥冥之中由天定。

生命的奧秘也許是一篇永遠也解讀不完的宇宙語言。每一個人的生命走過時空,都猶如一朵浮雲在大地上留下的投影。

 

11

經過一周的檢查與治療,雖然還沒有完全康復,但感覺已經好的多了。

該回家了。

出院前,我讓老伴陪同我一道去看望一下親家公陳老先生。由於十二指腸潰瘍出血,他住進這個醫院已經半個多月了。

老先生年長我兩歲,看上去精神還好。由於腸胃的毛病,許多東西不能吃了,人明顯的消瘦了不少。

同是年近八旬的羸弱之軀,對於這不爭氣的身體我們都頗多感慨。然而老人非常的樂觀。他相信自己,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是的,我們很快都會好起來。如今科技發展了,許多病都可以治好了。我們周圍,活90多歲、100多歲的,越來越多。我們都還不到八十,好日子還在後頭呢!

 

12

秋,似酒。味醇厚,歲月悠悠……秋,靜候。別無求,紅塵看透。夕陽掛枝頭,歡聲笑語不休……

出院了,在家讀一首關於秋的詩,心情頓時輕鬆了許多。

是的,所有的生命都不會永遠,所有的物類都不可能長存。生亦自然,死亦自然。生與死,都是世間之至理。

明白了這個道理,我們又何必像某些文人那樣的悲秋?

報載,臺灣知名作家瓊瑤不久前公開一封寫給兒子和兒媳的信,透露她近來看到的一篇名為《預約自己的美好告別》的文章。她說,明年將邁入八十歲的她,認為自己沒因戰亂、意外、病痛等原因離開,一切都是上蒼給的恩寵,所以,從此以後,她會笑看自己的死亡。她特別發出五點聲明叮嚀兒子,表示無論生什麼重病,她都不動大手術、不送加護病房、絕不能插鼻胃管,最後再次強調各種急救措施也不需要,只要讓她沒痛苦地離去就好。

她表示,死時願如雪花飄然落地,化作塵土……

瓊瑤女士太有智慧了。我完全贊同。她的觀點值得提倡。我與老伴多次說到這個問題,我們一致要求,到了生命的最後時刻,不要動大手術、不要送加護病房、絕對不要插鼻胃管。死亡是生命的必然歸宿,沒有必要、也不需要採取各種急救措施。唯一要求醫生的是,希望能夠讓我們有尊嚴地、沒有痛苦地死去。

寄語為我們送終的子女、親友和醫生,我倆在這堳羺U你們了!

世事多變,人生無常。年近八十的我們,時刻準備著最後時刻的到來。九月廿四日,兩個孝順的兒子已經為我們倆在古城南郊的普覺寺預定了墓地。本來人死萬事皆空,依照我們的本意,骨灰是可以撒掉的。但孩子們堅持要有墓地,這不僅僅是從俗,而且他們也需要一個憑弔、紀念的地方。孩子們的話自然有他們的道理,那就只能按照他們的意見做了。

身後事,我們自己是無法自主的。

作為一個人,生是不能選擇的。然而對於死,應該、也可以讓我們選擇。這才是人性的進步,也是社會文明的進步。

我們認為,一個人長壽固然重要,但生命的品質更要緊。這生命的品質,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應該包括死亡的品質!

這是因為,沒有生命品質的被活著,除了痛苦,毫無意義。

重要的是,在生命的大限還沒降臨的時候,要好好地活著,快快樂樂地過好老年生活的每一天。正如李冬香教授在一篇文章中所言,人生之步入老年,不僅是一種必然,更是一種幸運,應該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所謂老年之福,不應該是佔有、貪婪。老來之福,在於隨遇而安,及時行樂。一切的一切,恰到好處,缺了不可,過了便錯。

望夕陽之燦爛,不必歎黃昏之暮色。儘管人生苦短,來日無多。但是能夠做一點自己喜歡的事情,就是莫大的幸福。到了生命的晚年,就優雅地老去,優雅地離開這個世界。

隨心所欲而不逾矩,順其自然而樂享天年。

無奈的四月,無趣的黃昏!

無情的歲月,無悔的人生!

 

                   20176月初稿,925——28日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