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王朝的那一線光明

大清官場,呂氏一門清吏十知府的千古傳奇

 

歷史孕育了真理,它能和時間抗衡,能把軼聞舊事保藏下來;

它是往古的跡象,當代的鑒誡,後世的教訓。

——【西班牙】賽凡提斯

 

    1

    好久沒回故鄉了。最近,從老家來的一位朋友告訴我,那片古老而又熱力四射的土地上,從縣城到鄉鎮,從黨政官員到平民百姓,從退休在家的老人到忙碌不堪的中年、甚至在學校讀書的娃娃,都在爭相閱讀一本叫做《大清知府》的長篇歷史小說。

    好久沒有看長篇小說的我,有點半信半疑。我知道,《大清知府》是我相交多年的文友楊鶴高先生的一部力作,確實寫的不錯。可是,這年頭大家都成了癡迷於手機的低頭族。許多燈紅酒綠的城市,連報紙雜誌也很少有人看了。一部小說——而且還是說歷史的長篇,會有多少人感興趣呢?

    朋友走後,我便發微信給鶴高先生,一方面是向他表示祝賀,另一方面也是想核實一下情況。果然如朋友所言,這部小說在我的家鄉——蘇北沭陽引起了一陣不小的轟動。鶴高先生告訴我,小說出版後引起的熱烈反響,是他沒有想到的。最初來訂購這本書的,多是縣堛瘧珙F機關,一訂就是百本,說是供幹部們閱讀的廉政教材。一些領導幹部說,如今是新時代了,但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不能丟。呂氏祖孫三代知府一心為民,是真正的清官、好官,他們的故事是我們沭陽人的精神財富,我們應該繼承、弘揚這些先賢反腐倡廉、執政為民的精神。

    後來訂購的人就多了。有學校,說是要作為學生們的課外閱讀教材。有企事業單位,說是要讓員工瞭解家鄉的歷史和傳統文化。來買書的還有一些生意人、退休老人、打工的年輕人。到後來,還有安徽、遼寧、連雲港、徐州、泗陽等地一些讀者,聞訊後紛紛趕來購書。這狀況,可以說是吹過沭陽大地的一股「旋風」……

    更讓鶴高先生感動的,這些購書人買書後不是做擺設,更不是束之高閣,而是認真閱讀,且讀的很仔細,很動腦筋。不少讀者給他打來電話、發來短信,向他發表感慨,並且寫出了不少的感言、詩歌。還有很長篇幅的、品質上乘的古體長詩。一些評論家寫了書評,呂氏文化研究會還專門為此召開了一個關於《大清知府》的座談會……

    一部長篇歷史小說,竟然有如此的轟動效應,的確讓人感到振奮。鶴高先生的這部長篇,說的是怎樣的故事呢?我迫不及待地打開文友的這部大著——

 

    2

    小說的題材來自沭陽縣城的呂氏家族,說的是這個家族中呂又祥、呂昌際、呂士淑祖孫三代的知府生涯。

    歷史上的沭陽呂氏家族,雖然算不上名門望族,卻也顯赫一時,聲名遠揚。

    因為這個家族與我們張家一直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我很小的時候就聽說他們呂家的許多故事了。不過因為年幼無知,對許多事情也是一知半解,並不那麼清楚。這次看了鶴高先生的書,才對呂氏家族的來龍去脈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

    原來這呂氏家族的始祖呂仲翼,早在清朝康熙年間就從安徽郎溪遷居沭陽,距今已有三百餘年。歷史上,這個家族先後有十名族人任知府、知州,而且政績都很不錯,在百姓中口碑很好,有的還曾為其樹碑。大清皇帝也很敬重他們,曾為之封贈。一門清吏十知府,這在我們那個窮鄉僻壤的地方,從古至今都很罕見,其影響之廣泛、之深遠,是不難想像的。

    這樣一個家族,確實值得我們對其回顧與解讀。鶴高先生是沭陽地方文史的專家,對呂氏家族歷史的看重也就不足為奇了。

 

    3

    一門十知府,悠悠二百多年。往事千頭萬緒,歷史的記載、民間的傳說浩如煙海,真不知從何說起?

    寫小說不是續家譜,不可能面面俱到。鶴高先生當然知道這個道理。在瞭解大量歷史資料的基礎上,他去偽存真、由表及堙A在書中通過大清乾嘉年間又祥、昌際、士淑祖孫三代知府清亷為官、勤政為民的動人故亊,揭示榮辱之理,闡述為官之道,透析心路歷程,講述宦海風險,描摹人間風情。揭示了中國封建社會賢官能吏的正面形象,比較好地宣傳了以呂氏三代及其幕僚心存黎庶、為民請命的官德官聲。小說以傳統的筆法敍事,可讀性強。其美麗的故事和鮮活的人物,為民間百姓所喜聞樂見,且發人深省,讀後回味無窮。

    跟著作者追憶往事、尋蹤求源的腳步,我們來到康熙五十年(西元1711)的深秋。沭城東北,韓山腳下。午後的天空,佈滿瓦灰色的浮雲。從沭城遷居此地的呂仲翼之子呂謙伯,被前來催繳糧稅的三個小吏的棍棒打得奄奄一息。只見他掙扎著爬起,在一股血腥味中發狠地把自己的褂子前襟撕下一塊,又狠狠地將自己的手指咬破,用鮮血在撕下來的衣襟上寫下一個字,然後吃力地對妻子說:

「你把它放到那楠木小拜盒娷穈_來,以後把這個字交給孩子,讓後代……別忘記

……傳……下……去……」

    話還沒有說完,呂謙伯便氣絕而亡。這一字血書,從此便父傳子、子傳孫,代代相傳,成了呂氏家族的傳家之寶,成了呂氏後人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正道的精神力量之源泉。在《大清知府》這部長篇小說中,楠木小盒一字血書則成為全書的線索而貫穿始終,這不僅增強了人物之間的密切聯繫,還突出表現了呂氏賢達牢記祖訓、傳承和光大優良家風的崇高品德。

    故事在一字血書的傳承中繼續……

 

    4

    在歷史的鏡子堙A朦朧的血肉竟然變幻出一束束新的生命之花。

    無聲是盈盈的淚,有聲是隱隱地痛。有情、無情,都是因為一介草民百姓留下的那個一字血書。

    落日滾下山坡,我在回首的瞬間看到了靈魂的皈依。

    一頭老牛,拖著一輛老舊的破車,在鄉村的一條泥濘小路上艱難地跋涉。

    這血書上寫的是一個什麼字呢?作者給我們留下的是一個待解的懸念……

 

    5

    頑強的呂氏後人,月明的夜晚剪貼著歲月的傷痕。

    呂謙伯死後,其子呂又祥經書院先生舉薦,先後到縣署練習清簿書、守藏吏,在這堻Q新任知縣袁枚引為知己,聘為幕僚。後來袁枚奉調江寧,又祥被新來知縣辭退。袁枚經多年考察,認為又祥雖無功名,但品行端正,又能辦事,是個難得的人才,便將其業績上報朝廷。不久便被破格提升為縣丞,成為朝廷命官。

    不凡的呂又祥雖然幾經周折,卻總是於艱難的奮鬥中屢建奇功。乾隆三十六年(西元1771),64歲的他終於被任命為湖南常德府知府。

    人家是走馬上任,他卻覺得如果自己五馬進城、前呼後擁的,民眾定會敬而遠之。這決非好事。經過思考,便賣掉五馬,換成一頭小毛驢,「走驢上任」了。

    太守上任,按慣例是要公款接風的。歡迎他的晚宴,卻是他自掏腰包,吃的是真正的農家菜,青菜豆腐醃鹹菜之類。餐桌上,他鄭重向大家宣讀早就準備好的三條告示:「一、今後官員調離或到任不得大肆宴請;二、不得為本知府裝修住宅;三、不得以任何藉口搜括民財」。

    次日,此告示便被張貼在府衙前,紳商、民眾從驚訝到欽佩,無不歡呼:真正的青天大老爺來了。

    在湖南常德知府任上,足跡踏遍整個山區、丘岡和平原,不到一年,他率領民眾在山坡上栽植下的竹子便鬱鬱蔥蔥,生機盎然。有一次,他帶領下屬到桃源縣,走在一條長爛泥路上,又是雨後,泥濘不堪。見一老農挑重擔,不小心滑倒栽入路邊塘中,幫助扶起,見老人渾身泥漿,不禁心疼。他決心要把這條官道修好。在修整中他和大家一起幹,挖泥、土、搬石頭,因一不小心用力過猛,眼一黑,昏倒在工地上,蘇醒時說道:「不礙事,你們放心……」

    異地為官,沒有家人照料。已經67歲的呂又祥,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了。實在是「病體難支」,難以為繼。無奈的他,只好呈報皇帝。乾隆閱過呈文,同意病乞歸養。

    乾隆三十九年(西元1774)初春,卸任的又祥就要離開常德了。民眾紛紛前來送別。他再三讓屬下官吏勸阻,希望大家不要前來送行。然而,從府衙的門前到大街,還是有大小官吏、衙役和幾千民眾跪在地上向他拜別。一些官員為他斟上暖酒,一些老吏上前緊緊地握住他的雙手,不禁流下惜別的熱淚。

    實在是病體難支,虛弱的呂又祥只能扶著車步出府署,含淚抱拳回拜眾位父老鄉親……

 

    6

    呂又祥還在常德任上,其子呂昌際就被舉薦提升為山西平陽府知府,不久又調任太原知府。父子同朝為官,且都是主政一方的太守,這在歷朝的官場上非常罕見。

    父親清廉為官,兒子為民除害。父子一脈相承,成為那個年代官場上的一段佳話。

    還在平陽的時候,鹽梟葛天霸與當地烏龍莊莊主封河蛇結夥販賣私鹽,不僅偷漏鹽課、欺行霸市,而且殘害人命、為非作歹。接到檢舉文書後,到任不久的呂昌際便當機立斷,命刑科立即將葛天霸和封河蛇幾個團夥首領抓捕歸案,依法判處腰斬。此案發生不久,消息傳到葛天霸老家,其父葛金倉打聽到呂昌際原來就是呂又祥的兒子,便拿著一件豪華氈衣,衣內暗藏金條玉器,來向太守求情,求太守寫個便條,跟在平陽主政的兒子打個招呼,以求高貴手,放他的兒子一馬。

    豪華氈衣被毅然拒之門外,呂又祥嚴肅地對求情的葛金倉說:「常德平陽,相距千里。事情原委我一概不知,怎能去干涉人家的案件呢?這事我是幫不了什麼忙的,請回吧!…」

    在呂又祥這婺I了釘子,葛金倉並不甘心。他又去找了幾個刀筆先生謀劃,接著便以金銀鋪路,最後買通了吏部侍郎賈正倫。賈正倫在得到厚禮之後,便揮毫寫了一封書劄,要求平陽立即放人。

    賈正倫的書劄到了呂昌際的手上,這位上任不久的平陽太守為難了。判斬,吏部那埵p何交待?他的官可是吏部那媯嘀鴘滿A搞不好吏部就把他給「查辦」了。那就放人吧,反正是上邊的旨意,這事情與自己無關,追查不到自己的頭上。可是,放虎歸山,就會民怨沸騰。平陽的百姓今後還能有太平的日子嗎?……

    思前想後,思緒萬千。心情沉重的年輕太守,徹夜難眠。他想起了父親在他上任前說的話:「身為大清知府,朝廷命官,今後你肩膀上的擔子不輕啊!護國為民,不可缺一。是非不分,唯命是從,到頭來是要身敗名裂、留下千古駡名的啊!……」

    他終於下定決心:此案決不能就這樣姑息遷就、半途而廢。寧願自己丟官,也絕不丟人!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他帶上所有材料,到吏部尚書那堻孎i。由於賈正倫的插手,尚書有些為難,最後還是讓呂昌際寫成奏摺,呈報皇上決斷。

    又過了一段時間,乾隆皇帝的批示下來了:「固我大清,法不容情!」

    有了尚方寶劍,此案終被果斷判決。罪惡重大的葛天霸被腰斬,其他罪犯也都得到應有的懲處。平民百姓無不拍手稱快,呂昌際也因此而名聲大震。

 

    7

    乾隆四十二年(西元17771120日,回到故鄉養病的呂又祥不幸辭世,終年70歲。剛剛調任太原知府的呂昌際回家守孝,三年後繼續回太原上任。

    在太原知府任上,呂昌際慎於治獄。雖然積案如山,但他堅持依法審理,公平公正。經過一段時間,大小積案便無有滯留。太守所轄縣內,從此風清氣正,人心大

    呂昌際並沒有因此而沾沾自喜。他在想,治理玉龍河的事情該提上議事日程了。

    原來這玉龍河自太原縣城西北風峪口流出,在城西拐了個大彎便折入汾河。很早以前這堶蛈野蛦騿A已經被洪水沖坍。年久,下游水流不暢,漸漸淤為平地。這樣一來,城南的農田就屢遭水患。農田莊稼不是被洪水淹沒,就是缺水枯死。日月維艱,農民十分焦急。

    早就該治理了。可是,縣媮`是說沒有經費。

    經過一番周密調研,呂昌際對大家說:這修渠築堤之款,一是上奏皇上撥帑,二是府、縣銀庫再支援一部分,還可以從我的俸祿中拿出一部份作補充。總之,這工程一定要趕在汛期之前完工!

    在玉龍河的治理中,他不僅親自負責工地工程的全程監督,而且始終和民工一起幹,克服種種困難,終於將連年發大水,淹沒農田、人家的廢河修整一新。排灌兩暢,旱澇保收。百姓呼聲震天,感恩戴德,並在玉龍河旁建祠廟,以祀呂昌際。

    由於他的公正斷案,得罪了一些權貴,奸官對他更是恨之入骨。他們狼狽為奸,列假罪名上告,說他是如何如何的坑害百姓。皇上不明就堙A降旨罷了呂昌際的官。消息傳出,民眾紛紛趕到山西省府門前,申辯請願,長跪不起,待案件澄清,皇上終於下旨「留任」時,民眾鳴放鞭炮,敲鑼打鼓慶賀,歡聲動天。

    後來,呂昌際因年老而辭官回家,府內大小官吏「依依惜別」,送行的民眾「長達二許」。有的「手拿鏡子,端著盛滿清水的碗,站在街道兩旁,流著熱淚」送行。其感人至深的狀況,不由讓人想到其父在常德與民眾含淚惜別的場景。這一對父子與部屬、與民眾的深厚情誼,在大清王朝的官場上絕對是一縷亮麗的陽光。

 

    8

    嘉慶十二年(西元18071215日,回到家鄉養老的呂昌際停止呼吸,走完他73個春夏秋冬的人生之路。殯葬那天,雖然天寒地凍,但沭陽縣城的民眾幾乎傾城而出,頂著寒風為其送葬。隊長數里,眾人慟哭。其悲壯場面,在那個世風日下的年代是非常罕見的。

    三分書卷氣,七分磊落心。脆弱的花心被插在瓶內,陣陣緊縮。一道閃電犁過天庭,頓時風雲漫捲。

    那遙遠的回憶被釀成醇醪。

    歲月如斯,我們只能在歷史的門縫中靜靜地觀察。

 

    9

    儘管呂又祥、呂昌際先後離世,但呂氏家族的知府故事仍在續寫新篇。

    呂恩湛,呂昌際的第二個兒子。歷任湖南長沙府清軍同知,寶慶府理瑤同知,常德府、永順府、永州府、辰州府、嶽州府、寶慶府、衡州府、沅州府、長沙府知府。誌載:性簡易,為政尚體要,不屑苛察,而人自不敢欺,所至必使民氣寬然有餘,其愛民之摯,好士之誠,存心之恕,立身之嚴,出於性生。……

    由於篇幅的限制與小說剪裁的需要,《大清知府》對呂恩湛的事蹟沒有展開敘寫,而是把重點放在呂昌際的第三個兒子呂士淑的身上。

    呂士淑是一個很聰明、也很有志向的孩子,在十七歲的時候就在縣試中,以優異的成績補博士弟子員,成為一名秀才。嘉慶二十一年(西元1816),在其父呂昌際離世九年之後,被破例以廩生授江西吉安府知府。

    雖無功名卻被破格提拔,呂士淑感激涕零。他決心效仿祖父和父親,做一個廉潔奉公、為百姓辦實事的知府。

    在江西吉安知府任上,他打掉了會匪組織,接著又率武役抓捕殺人不眨眼、為害一方的鹽梟獨眼龍。其家屬曾重金行賄,被他喝令收回。在宣判兇犯罪行後,立即斬首。該案結束,呂士淑又拿出自己俸祿辦書院,龍泉縣庸官縣令朱梓煌為保烏紗帽,以奉公為名,送金條、瑪瑙給呂士淑,被當場嚴詞拒絕,並嚴詞訓道:「為官行清廉,方能走正道。」

    會匪、鹽梟的被剿滅,斷了某些貪官的財路。他們恨之入骨,又怕牽涉自己,串通一氣,狀告呂士淑庇護惡勢力,呈皇上下旨吏部革職。然而邪不壓正,經核查誣告,吏部尚書呈皇上對呂士淑予以嘉獎,誣告人被革職查辦。

    他公正辦案,除惡揚善,率民眾抗災,改天換地,功勳卓著。省巡撫朱珪擬文奏請皇上對呂士淑旌表提升。誰知奏文呈上之後,呂士淑已告別人生了。嘉慶皇帝閱文後亦為之動容,提筆批道:「大清知府,蘭芝鳳凰,生為眾母,民不能生,除惡揚善,知柔知剛,保我社稷,華年頓殤,嗚呼!」隨後,賜封諡號「忠壯」,直送沭陽縣城呂府。

    呂士淑在江西吉安知府任上,因勞致疾身亡,年僅36歲,裝棺運回家時,吉安城內外數萬民眾紛紛趕來,齊刷刷地跪倒在地,呼天嚎地,哭聲震天。。一位老婦人伏在地上,雙手拍打地面,嚎叫著:「老天呀,讓我死吧,讓我死吧,換回恩人呂太守,呂太守不能走呀!……」

 

    10

    歷史不是逝者如斯的一去不返的江河,而是一股在地下燃燒千年仍不斷沸騰的岩漿。

    《大清知府》一書敘寫的,是呂又祥、呂昌際、呂士淑祖孫三代的知府生涯。他們分別在湖南、山西、江西等地主政,期間遭遇了一場又一場劫難,面臨了一次又一次考驗,克服一個又一個困難,邁過一道又一道塄坎,終於功成名就,名垂青史。他們祖孫三代的從政經歷,只是呂氏族人從政歷史的一個縮影。作者以生花妙筆,以踏石有印、抓鐵留痕精神,穿越歷史時空,創作出為官勤廉的文藝新豐碑,成為當前反腐倡廉,依法治國,從嚴治黨的標竿、典範和榜樣,大清王朝知府呂又祥、呂昌際、呂士淑祖孫三代為官主政,不忘祖訓,上效家邦,下愛黎民,含辛茹苦,勵精圖治,不貪不,清正廉明,拿出自己俸祿接濟窮人,為公辦事。不求做大官,但求辦大事,鍥而不捨,久久為功,值得我們永遠學習和懷念。

    難得的是,書中還出現或提到了袁枚、韓信、鄭板橋、裘文達乃至乾隆等歷史人物,讓讀者可以從更寬廣的視角去品味那段歷史。其中袁枚曾在沭陽短暫主政,留下過許多佳話,比如植紫藤、寫詩文等,包括與呂氏家族的交往。通過書中的描繪,既展現出袁枚與呂家的深情厚誼,也從一個側面回顧了袁枚主政沭陽的歷史與成就。這樣的挖掘值得稱道。

 

    11

    呂士淑的靈柩在妻子程氏和兒子呂傳機的護送下,回到了故鄉沭陽,被安葬在呂氏的墓園。

    這一天,程氏和八歲的兒子呂傳機在室中慢慢地整理呂士淑留下的遺物。在一隻書箱堙A保存了幾代的楠木小盒仍然完好無損。程氏打開小盒,取出那一字血書,告訴傳機說:這是你的曾祖父留下來的。祖孫三代人代代相傳,如今,該你這個第四代人來保管這份一字血書了!

    傳機接過血書,看著上面血寫的一個「民」字,似懂非懂地道:父親、祖父和曾祖父千里為官,為的就是這個「民」字。我長大了,不管做什麼,都不會忘記這個「民」字。銘記在心,永遠不忘!……

    他慢慢地把這一字血書鄭重地放進小盒子,仍然放進父親留下的書箱中。

    這小傳機果然不負眾望,為官後始終以這個「民」字為本,一心一意為民眾辦事。由於他的政績,被授儒林郎,候選光祿寺署正,以子延封朝議大夫知州銜,河南候補布政司經歷,加二級。

    呂氏家族的其他後人,也都沒有忘記老祖宗的遺訓,更沒有忘記一字血書中的那個「民」字。世世代代以詩書養心育人,以忠孝為立身之本。他們中官至知府的還有:

    呂士淳,昌際子。歷任奉天府治中,兼渾河木稅監督,山西忻州直隸州、遼州直隸州、絳州直隸州知州。有傳見《藝術》。

    呂傳檍,歷任浙江浦江縣、山西孝義縣、陽曲縣知縣,忻州、直隸州知州。有傳見《藝術》。

    呂延火黨,授朝議大夫,知州銜,河南候補布政司經歷,加二級。

    封贈三人。除前面說到的呂傳機外,還有:

    呂謙伯,以子又祥,贈朝議大夫、湖南常德府知府。以孫子昌際,贈中憲大夫山西冀甯驛傳道。

    呂法望,以弟恩湛,贈朝議大夫、湖南沅州府知府。

    另外,還有同知二人:呂昌會和呂兆文。

    一門清吏十知府,薪盡火傳人頌揚。一條流淌的沭河,映照著一個王朝的黃昏。

    一顆懸在半空的心,在歷史的門縫中靜靜地觀察。

 

    12

    那是一個世風日下、貪官污吏肆意橫行的年代,呂氏三代知府卻能潔身自好、在民眾心中立起巍巍豐碑,在歷史的潮流中化為千古傳奇,這在大清王朝的史冊上非常罕見,可以說是絕無僅有的。

    楊鶴高先生的這部《大清知府》,以呂家祖孫三代知府勤廉為官為主脈,講述了清朝乾隆到嘉慶年間,呂氏族人中一門祖孫三代為官、且都在知府任上前後主政近七十年間發生的故事。書中揭示了世間的興亡之道和榮辱之理,揭示了中國封建社會賢官能吏的正面形象,讚頌了一代先賢出污泥而不染、主政奮發有為、清政廉潔的士大夫精神。小說以史為鑒,反腐倡廉,傳遞的是中國清官的正能量。

    大家知道,大清是中國封建社會末期的一個垂危、沒落的王朝。官員腐敗成風,社會矛盾激化,自然災害頻繁,人民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在那樣一個年代,能夠出現呂氏先賢這樣的清官,確實是來自黑暗王朝的一線光明。這一線光明,讓我們的人民在痛苦的磨難中看到了中國的希望。小說揭示了先賢的為官之道,剖析了他們的心路歷程,更是別有一種促人驚醒的深刻。

    現在有一種說法,說清官比貪官更壞。因為清官衛的是封建專制,是讓勞動人民生生世世做皇家和官家的奴隸。他們模糊了人們的雙眼,麻醉了人們的神經,客觀上延緩了封建王朝的統治。按照這些人的邏輯,那些為非作歹的、大大小小的貪官污吏,倒成了推動歷史前進的「功臣」了。

    這未免顛倒是非、認黑為白了吧!

    是的,封建皇帝是封建專制的代表,是封建剝削壓迫的罪魁禍首,是應該被打倒的革命對象。但是,在人類歷史發展的過程中,封建社會是一個難以逾越的歷史階段。用歷史的眼光看,清官們的值得欽敬不僅僅是他們優秀的做人品格,更是由於他們在客觀上緩解了社會矛盾,讓更多的窮苦百姓的生存空間得以改善,生命得以延續。

    看看今天的社會現實,就更知道清官的難能可貴了。

    官場是衡量一個人品德優劣的試金石。古代是這樣,今天依然是這樣。

    願我們的時代多一些清官。有了更多的清官,我們的國家就會更有希望。我們的人民就會生活得更好。

 

    13

    融古入新,以古潤今。靜水深流,古今相融。從「新」與「舊」的互滲互動中,把握現代社會潮流奔湧的脈搏。

    情感內斂,但意境深遠。

    用思想照亮幽暗的歷史,然後燙一壺清酒,與一彎新月對飲在曉風柳岸。

    這臘梅盛開的夜晚,我的夢被鶴高先生留在大清。從此,一雙腳獨自穿行於都市的邊緣,有風有骨有靈魂。

 

    14

    養天地之正氣,化腐朽為神奇。以生命深處刻骨銘心的體悟,追求靈魂的深邃。

    作為一個觀察者、呈現者、敍述者的作家,在歷史的回顧中探知著社會痛感的神經。

 

    15

    漫步在沭城的西關,當年的呂府已經蹤跡全無。如今這堣w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幢幢聳立的高樓,在夕陽的餘暉中感歎著歷史的千年興亡與百年悲歡。

    歲月靜好,過往如歌。當年,以呂又祥、呂昌際、呂士淑、呂恩湛為代表的「呂氏四傑」曾經聞名遐邇,展現了一個家族清正廉潔做官為民的優良家風。據呂氏族人呂振林將軍介紹,二十世紀以來,以呂繼元、呂鎮中、呂繼英、呂夢林等為代表的先行者,在大革命時期及抗擊外辱、解放戰爭的崢嶸歲月堙A將自己的智慧、才能和全部身心奉獻給了國家和人民,成為呂氏族人乃至老區人民的驕傲;以作家赤布(呂繼儀)、密碼專家呂述望等為代表的新時期呂氏族人蜚聲海內外。「敬宗收族、明理躬行、清慎勤實」。在中紀委官網「家風」專題中,以圖文、視頻、圖解等多種方式,全方位詮釋呂氏傳世家風與「博採眾長、經世致用」經典學風的實踐、影響和傳承。「忠孝傳家遠,詩書繼世長」。源遠流長的呂氏文化薪火相傳,至今仍滋潤著呂氏後人的心田。

    富有價值的歷史感必然是深沉的,深沉的歷史感是一種深刻的感知和厚重的理念。

    歷史是一條永恆的河流。直到今天,我們仍然在這不息的河流中尋覓著自我……

 

201912——8日,草於南京雨花臺下秋樂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