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文說易話春秋》後記——

知天樂命,自強不息  2020.3.9

在歷史的大變局中感悟人生

 

這些年來,面對日新月異,加速度發展的人類社會,總是有一種眼花繚亂,恍惚不安的感覺。也許是由於年老力衰的緣故吧,反應有些遲鈍,思想越來越跟不上趟了。看來,夕陽再紅也是黃昏,接下來就是日落西山之後的夜色蒼茫了。

作為一個上個世紀四十年代初出生的人,在這個世界已經生活八十年了。歲入耄耋,老眼昏花。然而,許多往事卻難以忘懷。那戰火紛飛中的童年,那激情澎湃的青春歲月,從抗美援朝、三反五反到三面紅旗、三年自然災害,從階級鬥爭到“文化大革命”到改革開放,從學校到軍營再回到地方……依依往事,歷歷在目。那歲月中的風雨雷電,這些年來一直在我的血液堛m騰,時時激盪著我這一顆滿目瘡痍的心。

回憶雖然美好,卻又非常殘忍。想到這幾十年悠悠歲月,就這樣稀婼k塗地走過來了。一輩子忙忙碌碌,卻又碌碌無為。也曾走南闖北,卻又一無所成。人生已老,時光虛度。夜半難眠,空對這靜寂中的一窗明月。

當年也曾是豪情萬丈,如今歸來,卻只有這空空的行囊……

 

夜霧迷濛,秋風颯颯。仰望星空的夜晚,我想到了那古老的易經。

想到了《禮記》中的《五經解》對易經的評述:“潔靜精微,易之教也”。

又想到了易卦傳中說的:“昔者,聖人之作易也,幽贊神明而生蓍,參天兩地而倚數。觀變於陰陽,而立卦;發揮於剛柔,而生爻;和順於道德,而理於義;窮理盡性,以至於命”。

據說這些話都是孔老夫子在晚年讀易時的感悟。

的確,易經、特別是孔子整理後的《周易》,是中國本源傳統文化的精髓,是中華民族智慧與文化的結晶。它歷經七千多年的風雲變幻,至今仍經久不衰。它奠定了中華文明的重要價值取向,開創了東方文化的先河,對中國文化史的深遠影響,是不可低估的。

 

記得小時候,常常聽爺爺說,《易經》講的是為人處事、成敗得失之道,是人生必讀的一部大書。讀懂了《易經》,就會變聰明,就能夠見微知著,甚至未卜先知……

可惜我那時候懵懵懂懂,爺爺的話被我丟到九霄雲外去了。

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社會上出現了易經熱。我這才想起了爺爺當年說過的話。看來,爺爺的看法是有道理的。

不久,看到離休後的先父也在看《周易》。他老人家告訴我,《周易》是中華文明的源頭活水,是中國古代傑出的哲學巨著。掛爻辭中的許多話是很經典的。現在思想解放了,對我們的傳統文化不能一概排斥。生為一個中國人,不能不讀《周易》……

就這樣,五十歲的我開始讀易。從那時候到現在,三十年過去了,關於《易經》、特別是《周易》的書看了不少,卻總是雲媄堙A難以把握。這一口井太深了,深不見底。雖然多次涉獵,仍只能在迷宮一樣的易卦堭r徊。

 

究天地之際、闡紅塵之微。作為先聖神交天地的感知,《周易》不僅是為人類的文明而寫,更是為天地之間的生命而書。

它闡述的是“道”,講解的是“經”。讀經悟道,方能趨吉避凶,在生死的輪迴中把握自己的命運。

星空下的惆悵,月光中的憂鬱。身如不繫之舟,在洶湧的浪波隨波逐流。人生雖然美好,卻常常在困境中掙扎。一場接一場的悲劇,總是不能謝幕。夢想像霧一樣散去,只剩下茫然的露滴。

是的,人生就是一場悲劇,是宿命中的一枚棋子。生死早就限定,終局誰也不能避免。

長長來路,命有玄機。如海世界,渺不可及。

讀懂了易經,也就讀懂了人生。

 

歡樂極兮哀情多,少壯幾時兮奈老何。

我們常常為生活中的悲苦而歎息。

西方的存在主義認為,世界是荒謬的、偶然的、沒有根據的、非定命的,因而,人的存在先於人的本質。因之,每個人都必須自己承擔起自己的命運,承擔起自己的責任。

我們似乎是在陽光與笑容中穿行,但每一步卻越發到感覺到寒風的侵襲。

情到深處,人就難免孤獨。

法國的小說家安德列·馬爾羅說的好,人可以接受荒謬,但不能在荒謬中生存。

 

少年易學老難成,一寸光陰一寸金。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

然而,在這個山河巨變、天崩地裂的時代,到處充滿希望、也充滿暗礁和恐懼。我輩已經沒有孔老夫子那樣的幸運了。

如今的世界是,儘管在幼稚園的牙牙學語中就志於學,然而還是三十難立,四十迷惑,五十也只能聽天由命。

許多人年過古稀,仍然在兒孫面前小心翼翼,不敢越雷池半步。哪裡有老夫子的“從心所欲,不逾矩”?

如今的我年已八旬,卻依舊看不懂這個世界。八十年的人生千瘡百孔,八十年的記憶倒三顛四。

早就沒有了古人的大心胸、大智慧,更沒有他們的大眼光、大慈悲。可憐的我們,只能在人生的生老病死、喜怒哀樂中苦苦掙扎。

 

不要嚮往遠方。遠方是一個不能窮盡的概念。到了遠方還有更遠的地方,不可窮盡。太執著了,我們的一生就將被遠行所虛擲。

這世上,上升與下沉本來就是一回事。傳說中的天堂與地獄,也許就是一個地方。

 

我忽然覺得,當我們正在為生活疲於奔命的時候,生活卻已經離我們而去。

早起晚睡苦奔波,漸行漸遠漸無書。

這一切皆是因為欲、因為貪。

有了貪欲,你也就一葉障目,身不由己。

看不透的是功名利祿,窺不破的是生命之玄機。

想起了杭州某寺的一副門聯:是命也是運也,緩緩而行;為名乎為利乎,坐坐再去。

還是錢鍾書說的好,虛幻的花園埵陳u實的癩蛤蟆。

 

一切皆是虛幻,這世界上只有悲劇才是真實。樂觀主義的時代過去了,人類必須學會在悲劇中生活。

桃花謝了是暮春,可惜太匆匆。

西方著名大哲學家尼采認為,悲劇不是悲觀。因為悲劇是一種壯闊而深邃的生命動力。

古代中國的先賢則認為,通易達變,方能超越死生。

天地與我並生,而萬物與我為一。

勘破人生之大夢,才能逍遙於造化之中。

深刻的悲觀主義者,往往能夠在悲苦中做到樂觀。

 

人是歷史的存在,也是歷史的結果。

破繭成蝶,逍遙於夕照的黃昏。

黑暗乃生命之本體,理性之光也就是人性之光。

 

是的,我們活著。但每天都走在死亡的路上。

在人生的悲苦中前行。堅韌不拔,向死而生!

    

千般風流,萬般惆悵,喜怒悲憂都是刻骨銘心。

我無故我有,是我亦非我。

成功是失敗之母,也是失敗的開始。

忘其所知,方能近於眾妙之門。

與時俱化,物我兩忘。韜光斂跡,超然物外。

玄之又玄,奇妙往往從你我自身開始。

養心悟道,無為無我。大而化之,一笑了之。

寄沉痛於悠閒。憂鬱之後是曠達。

跳出俗世的煩惱。知天樂命,然後自強不息。

 

時行時止  悟生悟死。忘悲忘歡,方死方生。

這一本散文隨筆,三輯中有兩輯與易經有關。說的是易學史上的佳話與歷史往事,還有就是周易卦爻辭堛漪G事、歷史和傳說。這都是上一世紀九十年代,我根據有關資料整理的讀書筆記。雖然都是陳年舊事,但舊事重溫,也許可以使我們得到新的啟迪。舊文新編,是因為不捨。但願能拋磚引玉,引起你進一步研讀易經的興趣。

還有一輯是我近年寫的書評、讀書心得和人物小記、遊記。內容龐雜,長短不一。觸摸的也許是社會的一個層面,或者是歷史的一個痛點。錄此存照,留下我人生中一點小小的足跡。

三千年讀史,無非風雲風月;九萬里悟道,終歸變中求生。

談文說易話春秋,讀書碼字度殘年。

 

幾個月的編撰、修訂工作終於告一段落,這本書稿終於可以付梓、就要出版發行了。如釋重負的我,漫步在六朝古都的揚子江大道。

夕陽西下,晚霞滿天。望著滾滾東去的江濤,不禁心潮起伏。

在這一切都是商品化、市場化的年代,人們看重的往往是金錢,是經濟效益。我這本不合時宜的小著,能夠如期出版,及時與讀者見面,是很不容易的。在這堙A我特別要感謝我最為敬重的一位朋友,他就是北京神州雅海文化藝術院的院長楊楓先生。

他不僅為我的這本《談文說易話春秋》寫序,而且親自與出版社聯繫編輯、出版事宜。可以說,沒有他的鼎力相助與運作,我這本書是不可能與讀者見面的。

還有我的另一位朋友,著名詩人、中國詩書畫研究院院長、世界詩人協會名譽會長、世界文藝家聯合會名譽會長王耀東先生。他不僅在審讀我的詩稿中提出了許多極其寶貴的意見,而且在百忙中利用珍貴的休息時間為我寫序。序文中對我的褒獎與鼓勵,已經成為不斷激勵我前行的動力。

還有濟南市萊蕪區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第十七中學高級教師尹祚鵬先生,對我的詩文多次提出修改意見,給了我很多寶貴的支持。

還有著名作家、中國學術發展科學研究院客座教授、國際潮人文學藝術協會會長、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學術顧問、廣東潮汕文學院院長林繼宗先生;

著名詩人、中國詩歌學會理事、現代詩歌研究院副院長周占林先生;

著名詩人、原中國網路詩歌學會會長、《中國詩》總編、最近英年早逝的墨寫的憂傷(趙奇偉)先生;

美國風笛詩社總編榮惠倫先生、臺北編委陳欽興先生;美國著名作家梁柳英女士、蓬丹女士;

臺灣著名詩人、《葡萄園》詩刊原主編臺客先生、現主編賴益成先生、編委子青(張貴松)先生;

澳大利亞著名詩人、作家、世界華人作家交流協會名譽秘書長、中國風雅漢俳學社名譽會長心水(黃玉液)先生;

澳大利亞著名詩人易心弦先生……

還有我們南京的、老家沭陽的許多文朋詩友,限於篇幅,這奡N不一一列舉了。

以上諸多朋友,都對我的創作給予了許多幫助、批評與鼓勵。可以說,沒有這些朋友的幫助與鼓勵,我的創作是不可能取得今天這些成績的。一切堅固的東西都煙消雲散了,唯有友誼與叩擊人心的詩文長存。

    感謝,感激,感恩。朋友們的友誼,我會永遠銘刻在心。

 

苦樂參半是讀書。有一部《易經》相伴,我的人生就不會孤寂。

紅塵萬里,皆在陰與陽的交替中運行。

整個夜晚,黑暗燦爛著浩瀚的星空。

不再為自己的碌碌無為而沮喪,沉重的天幕下是一曲古老的悲歌!……

      

202039日,於南京雨花臺下秋樂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