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張乾東評介

 

穿越在傳統與現實中鍛打人性

 

——讀張曉陽的長詩《秋夜吟易》

 

附記:評介者張乾東是重慶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學會會員,

浙江永康市作家協會理事,中華新韻學會榮譽副會長,

中國青年詩人協會全委會委員,《長江詩歌》主編。

 

 

    寫長詩是一件吃力且很難討好詩壇的事,這是詩人們的一個共識,綜觀當今詩壇,寫長詩者寥寥無幾。短詩往往只需要一股爆發力即可得成,而長詩動輒成千上萬行,結構的把握、意境的營造、哲思的提昇、語言的力度、情感的連貫等諸多因素都有著不可預測性,寫得不好,就是龍頭蛇尾。新世紀以來,近些時日,詩壇老友,楊楓先生極力推薦張曉陽的長詩《秋夜吟易》,並表示這是近年來不可多得的長詩佳作,好久沒有讀到像樣的長詩了,抱著好奇之心,我開始了對張曉陽的長詩之旅。

 

    這首長詩共分128小節,長達1289行,可謂鴻篇巨製了。作者將這首長詩的題目取為《秋夜吟易》,我們讀這首詩首先想到的,肯定是詩歌有從易經媞t化某些哲思的用意。《易經》,筆者並沒有絲毫研究,但這並不影響我作為一個讀者進入這首詩歌的意境。不論什麽樣題材的詩歌,都有他表達的主旨意義,我們只要追尋詩歌的脈絡,總能體會到一首詩歌的美妙。《秋夜吟易》是從多角度、多方位來表達的一首長詩,作者有意讓我們來來回回的穿越時空,在濃得化不開霧的詩歌意境奡M找詩性感動。整體上來看,這首長詩在主題的挖掘,形象的塑造,情節的設計,結構的安排,語言的運用都有一定的特色。他的詩歌語言掩映搖拽,多姿多態;他的詩歌意境紆徐蕩漾,深沉悠遠;他的詩歌風氣雍容淡雅,令人嚮往;他的詩歌邏輯嚴密,論證周密,思想見解方面無不閃爍著靈智的慧眼。

 

傳統與現實的碰撞

    時下的中國,進入一個前所未有的美好時代,物質文明得到空前的發展的同時,人類本身的物質慾望也在空前膨脹,人們過多的將心思投入到物質世界,從而導致精神世界的淪喪。因此現實下,只要有點良知存於內心的人來說,都看得出來,這個社會已經變得嚴重畸形化。傳統與現實正處在一個激烈交鋒的位置,我們能夠感知到,一些傳統的東西在死死挽住那些失落的文明,而現實又在毫不示弱的將傳統拉進荒漠。中國人正處在十字路口,對傳統是堅守還是放棄,讓許多人處於兩難的境地,但人都是向前走的,如果總漠視現代也等於說漠視我們自身,如何更好的將二者揉成有機的一體,或許才是最有意義的一件事。

 

“流行的歌手  凋謝了東坡居士的/大江東去  勃起的“下半身”/讓性慾的猿啼  在夜晚的/燈紅酒綠中  迷失了回家的門”

“被現實擠壓的面孔  變形為/一張魔鬼的臉  用屁股思想的/冒號  讓這個世界倒立”

“用一副犁杖的沉默  勾勒出/一幅春意盎然的錦繡畫圖//再以農夫昨夜的淚水 澆灌/一個香飄大河兩岸的秋天”

“在孔老夫子的一滴/淚珠媢C弋/一只螞蟻的真誠/被淹死在深秋的黎明”

“一頭老牛  拉著一輛破車/留下了一路陰影  一路嘆息”

“一口年久失修的老井  已經/乾涸成一團淤塞了的歷史/記憶中的長河遭遇斷裂/忘卻了那個掘井的人//久旱無雨  井水已經乾枯/人們無水可喝  站在井邊望遠/我的心中充滿傷悲//水火相遇  相剋相生/變革之道  慮始樂成/一場地覆天翻的變革正在進行”。

 

張曉陽的這首長詩內容寬泛,包羅萬象,寫官員、寫農民、寫城市、寫鄉村、寫歷史、寫現代、寫崇高、寫腐敗、寫君子、寫小人、寫動物、寫植物

…作者的筆下,形形色色都進入詩歌,但這一切似乎都是變異後的一種產物,他們相互之間都在進行一場又一場激烈的大碰撞。現代中國的悲哀並不是這個時代進步帶來的悲哀,而是我們許多人被經濟衝昏了頭腦,一切“向錢看”,才造成這個時代的畸形。許多方面我們都樂意看到時代的進步,但是時代的進步並不是要犧牲所有的一切傳統來作為代價。中國幾千年文明一直不間斷的延續,本身就是一條亮麗的風景線,也是一種強大的體現,那個民族敢與之相比?即便在元朝和清朝少數民族統治中國時代,文明也沒有間斷,可見漢文化是何等的具有征服力,為什麽偏偏我們現代人就要把這一切拋棄在腦後呢?一切外來的都是好東西?這種媚外心理,將中國幾千年的國格都喪失殆盡,豈不讓人痛心恥辱?張曉陽的詩歌堶惟白無誤,毫不含蓄的對此作出嚴厲的批判。傳統與現實的碰撞,是這個時代的自然產物?或許是的,但中國人更應該冷靜下來,去尋找真正的人生坐標,將傳統與現實有機的結合起來,只有這樣才能更好的為明天服務,拋棄過去的人就是在拋棄自己的未來,這正是張曉陽想要告訴我們的。

 

靈動的詩歌語言

    詩歌是一門語言藝術,也是讀者進入詩歌的第一把鑰匙,詩歌要表達的東西再好,如果讀者沒有找到語言的快感,同樣意味著詩歌的失敗。不論長詩短詩,詩人們都應該重視語言的運用。語言千變萬化,每個人都能用自己的方式使語言煥發出生機和新鮮感。古往今來我們能熟記的那些名句都有著自己獨特的語言魅力,且為大眾喜聞樂見。但進入新世紀以來,詩人們對語言的運用似乎走入了一個誤區,我們讀到的現代詩越多更容易發現,詩人們已經進入一個玩弄語言的死胡同,讀後根本不知所云,但他們往往還沾沾自喜,得意洋洋,這與自淫沒有什麽差別。其實這是對漢詩的一種背叛,讓文字接受殘酷的懲罰。讀完張曉陽的長詩,發現他雖然非常重視語言的在詩中的作用,但對語言的運用卻是抱著一種尊重與敬仰的態度來處理的。

 

“在時間的/灰燼  一葉花瓣會成為大海”

“啃食著已經酸臭的一塊/骨頭  一不小心 咬到了/一枝生了蛌瑤b頭”

“刊登我詩作的一張報紙  被一個/時髦的女郎撕成兩半  帶進了/一所公廁  這個失眠的夜晚/迷路的豪傑  衝不破夜總會的大門”

“燦爛的夕陽  被一幢幢高樓切成/一灘碎片  高空的飛碟遭遇攔截的/紅燈  逃亡的蟑螂穿過街道/滄桑歷史  被一只外來的氣泵抽空//悠悠千年  一縷輕煙 淚水堛/辛酸  早已被歲月的寒流風乾/城頭落日  把一杯熱茶喝涼/暮色 沿著昨天的腳印回家”

 

    這些句子基本都是信手拈來,新鮮十足,讓人一讀就被其語言藝術征服。他的語言魅力基本都貫穿到了詩歌的字埵瘨﹛A每一個字每一個詞的運用都十分講究,沒有多餘的感覺。從上面我們列舉出來的這些詩歌片斷,大家應該能夠體會得到。他的詩歌語言雖然也有著某種前衛先鋒意識,但絕對看不到任何玩弄語言的痕跡,每一個新鮮的詞語和句子都是作者情感到達某種高度時自然而然的產物,我們能夠很明顯的感覺到,張曉陽的詩歌語言隨時都在跟隨他的情緒跳躍,隨著情感的推進使語言煥發生機,是需要一定的功底的,張曉陽辦到了,可喜可賀。

 

博大的思想內涵

    儘管語言在詩歌中的作用舉足輕重,但一首詩歌到底想要說什麽?這才是讀者最關心的事情,一首詩歌語言寫得再好,如果主旨意義空洞,同樣不會被認為是好詩。我們不能要求所有的詩歌要言之有物,其實詩歌真正要寫出來的東西應該叫做“美”,美是詩歌追求的最高境界,美包羅萬象,詩歌的思想內涵本身也就是一種詩性的美(當然有些作品並不一定要寫出多深的思想內涵,只要能品出一種境界也是一種美)。張曉陽的長詩《秋夜吟易》不論從那個角度欣賞,都有著博大的思想內涵,由此也可見作者生活體悟之深。

 

“斷裂的太極  在一條大魚的/脊背上  進行著一次艱難的分娩”

“多年的被囚禁之後/我早已不再是我”

“在追隨真理的路上  一生/遊走的我  只能對道路保持忠貞”

“莫登高  登高必遇險/做人就要低姿態”

“變幻莫測的人生  註定是一出/悲劇  辛辛苦苦一輩子/挖掘的竟然是埋葬自己的墳墓”

 

    這首長詩,每一段都可以單獨成章,且都充滿哲理,需要好生玩味。詩歌的每一段意象都密集,指向多維,張力強大,每節甚至是每句每字,都能讓人有所思、有所悟,作為一首長詩,這顯得非常難能可貴,從而也大大的提高了這首詩歌的存在價值和現實意義。如此之長的詩歌堶情A把哲思提煉到如此地步,詩壇恐怕也是難找啊。

 

精準勾勒當下生存狀態

    任何一位詩人,都有關注現實社會的義務與責任,脫離現實的詩人永遠寫不出感天動地的好作品。一個寫詩的人如果只知道沉浸在自己的幻覺意識當中,他的詩寫路子只會越走越窄,幻覺雖然是美好的,但卻經不起現實的考驗,容易破滅,縱觀當今詩壇,活在幻覺當中的人確實大有人在,所以最終他們又乾乾凈凈的消失在人群中,留下一串串可悲可嘆的符號。現實可能是殘酷的,但現實才是我們真正的生存狀態,逃離現實就是背棄人生,這是一種不可取的生活主張,張曉陽對此是很明智的,不論他個人的生存狀態如何,但他對現實卻是真真切切的在關注。

 

“一對對男女  被徹底地/格式化了  在用黃金壘砌的/銅棸K壁前  所謂愛情/被壓榨的只剩下一堆碎片/那一場感天動地的化蝶  再也/支撐不起一個美麗的黃昏”

“小往大來  天下吉亨/泰極否來  長夜難明/一手遮天  把持朝政的/小人指鹿為馬  大地昏暗/君子們總是無能為力//險哉  險哉  脆嫩的桑枝上/繫著一個國家的寶鼎”

“有人騎著張果老的毛驢/看一群螞蟻忙著上樹”

“太陽落山了  花枝招展的/麗人們招搖過市  追日的夸父/迷失在這個燈紅酒綠的黃昏//補天的女媧  被秋風拘禁/滴血的聲音穿越雲層/淪陷在昨夜都市的漩渦”

 

    作者對當下形形色色人的生存狀態描摹非常精準,不得不讓人佩服。現實生活狀況,如果放大來說,關乎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命運,我們絕對不能小視,張曉陽對現實社會只找出了病根,並沒有給出任何藥方,但這已經足夠,藥方非一人之力所能為,必須引起社會的高度重視。儘管作者給社會找出的這些病根,帶有他個人的主觀色彩,但有勇氣說出這些話,已經很不容易,這至少證明張曉陽還是一位清醒的詩人,還時刻把持著一個詩人的良知,比起那些吟風弄月的詩人,他是高明的。我們也相信,他所期盼的那個世界的到來只是遲早的問題,也正是我們國家努力追求的目標。

 

讀《秋夜吟易》,就是在讀一部社會大百科全書,通過作者的詩歌讓我們對當下這個社會有了一次全面的認識與理解,張曉陽用他鋒利的筆鋒,將人性揭示得淋漓盡緻,並進行了狠狠的鞭打,相信能使許多人得以醒悟。更好的去做人,把握好自己的道德天秤,或許正是這首長詩最最直接要告訴我們的吧,也是作者最大的人生目標。在不抬高和貶低作者寫作用意的基礎上,筆者認為這首詩歌有著極強的社會意義,也必將產生他應有的影響力,值得現代人深入研究與學習。

“詩性  在交易中流失/詩意  在廣告上變味/詩人  在都市堥I淪//一棵垂死的樹  在向/李白的月光呼救”這可能是當下的一種真實狀況,但這並不是我們所希望看到的,也不是作者想看到的,那就讓他早點遠離我們而去吧。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