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悲涼狀元境

 

          ——苟安宋高宗與秦檜的命運

 

    從默默無聞的鄉村私塾先生到一舉成名天下知的狀元郎。

    從名聞江南的“第一才子”到創造今天還在廣泛使用的宋體字、仿宋體的大書法家。

    從力主抗金的主戰派到被指控殺害民族英雄岳飛的大漢奸。

    從權傾朝野的南宋權臣到被長跪在西湖邊上的千古罪人。

    蓋棺難論定,功過是非在後人的評說中花樣翻新……

他,就是今天還生活在人們唾沫中的爭議人物——秦檜。

 

1

 家住李家苑、慧園街那些年,經常到僅一路之隔的狀元境漫步。

 別看這條很不起眼的、短短的小巷子,當年可是奸相秦檜府第的所在地。與九百多年前的高宅深院相比,今天的冷落與悲涼不由讓人感慨萬千。

 據說由於秦檜的臭名昭著,原先住在這堛滲酗饃琱H大部分回鄉下老家去了。如今仍然留守在此的,多是商家的店鋪與大大小小的老闆們。至於秦檜的舊居,早就在歷史的煙雨中灰飛煙滅、痕跡全無了。

 狀元境的過去,今天只剩下一個符號。

 本來,那一段往事已經從人們的視野中淡出。今人不屑於再提那個早已臭名昭著的名字。隨風飄逝的不僅僅是昨天的苦難,還有這條窄窄小巷中殘存的記憶。

 然而,近年發生的一些事情卻揭開了這塊民族的傷疤。在對那一段歷史的追憶中,我再一次感受到一個偏安王朝的酸辛與悲哀。

 

2

 事情緣于奸臣的兩尊塑像。

 20051022日,自從明正德八年(西元1513)起就跪在杭州西湖岳王廟前的秦檜夫婦,在上海證大現代藝術館雙雙站起:

 “跪了492年,我們想站起來喘口氣了……”

 20119月,南京市江甯區博物館開館。作為秦檜的家鄉,當然不能沒有秦檜的形象。於是,一尊坐著的秦檜雕像,出現在博物館“千秋江寧”的展廳內。

 秦檜不再下跪,民間輿論立即譁然。有誇的,也有罵的:

 讓秦檜夫婦站起來,不是為他平反,而是為了呼籲現代社會要重視人權和女權。站像的擁護者如是說:秦檜夫婦的跪像是過去人權和女權被侵害被壓迫的表現。人觸犯法律,自然有司法機關追究責任,但誰也無權逼人下跪,或者死後塑個跪像什麼的,這都是侵犯人權的不文明表現……

 然而,激烈的反對者卻接受不了這樣的現實,他們義憤填膺地表示:

 要想亂其國,必先亂其史。讓秦檜站起來,就是為他這樣的漢奸翻案。為漢奸翻案,就是顛倒黑白、混淆是非,就是我中華民族的公敵!……

 看到秦檜站起來,一些人怒髮衝冠!秦檜,這個被中華民族永遠釘在歷史恥辱柱上的罪惡的靈魂,無論他是作為一個人,還是作為一種醜惡的象徵,都永遠是民族的罪人!歷史的罪人!我們決不允許他的在英雄面前抬起罪惡的頭顱!……

 跪,還是不跪?對秦檜來說,還真的是一個問題。

 

3

 出身于寒門的秦檜,自幼聰明絕頂,號稱“江南第一才子”。宋徽宗政和五年(西元1115)進士及第,據說還是個狀元,不久便到國子監擔任學政,掌管學規與訓導工作。

 不久,金兵南下犯宋,國家危急。在戰與和的激烈爭辯中,秦檜慷慨上書,力主抗戰,是個力主抗金、反對割地求和的強硬派。

 這樣一位主戰派人物,怎麼會在南宋偏安江南後搖身一變,成為死心塌地的主和派呢?

 問題的根子在皇帝宋高宗身上。

 史書記載:紹興八年(西元1138)十月,一次退朝後,秦檜獨自留下,對高宗趙構說:群臣對戰與和意見不統一,無法決策。不知陛下聖意到底如何?

 高宗毫不猶豫地道:和!

 秦檜心想,皇上這樣輕率,恐怕是個問題。還是讓他考慮幾天再說。便道:這事急不得,請陛下考慮三天再作定奪!

高宗點頭應允。

三天之後,秦檜又獨自留了下來。高宗進一步表明了要議和的決心。

秦檜還是覺得心堣ˊ髀瞗A說:請陛下再考慮三天。

又過了三天,兩人再次單獨見面。皇上還是不改初衷。三試之後,秦檜終於確認高宗的議和之心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既定方針,不會改變的了!這江山是皇帝的,既然皇上要和,作為臣子,又何必一定要打呢?於是,他對高宗道:

 決定要議和,就請陛下專門和我討論,不要讓大臣們瞎摻和了!

 高宗同意,道:此事就仰仗愛卿了!

 幾天之後,秦檜正式寫下關於和談大政方針的奏章。從此,主戰的秦檜一改初衷,成了朝廷主和的一個關鍵人物。

 不能堅持自己的主張,惟聖上之命是從,此乃專制體制下中國文人的通病。從此刻起,秦檜的悲劇性歷史命運就已經是註定的了!

 

4

 做了高宗的宰相,,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其威權、其地位、其榮華富貴,都是人間之極致,乃歷代文人日夜為之奮鬥的夢。一旦夢想成真,成為一代天子的心腹、頂樑柱,往往就躊躇滿志,飄飄然、翩翩然,充滿氣吞山河、事業有成的成就感。

 然而,秦檜卻沒有這樣的感覺。

 雖說是萬人之上,卻畢竟還在一人之下。他的任務是貫徹高宗的意圖,既不能讓被虜去的二帝活著回來(一旦回來,高宗的帝位就不保了),又要確保大宋朝的半壁江山能夠苟延殘喘。這不是他的本意,而是高宗精明的算計。他不能不這樣做。身為人臣,難啊!

 什麼“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說穿了,不過皇上的家奴而已。

 弱國無外交。由於實力的懸殊,宋王朝實在沒有多少討價還價的本錢。在與金國的議和談判中,他巧與周旋,經過長達七年的據理力爭,終於實現以名義上的稱臣和納一些貢,換回了皇上老子的屍體。太后及皇上的兄弟亦如期歸來。因為和議的成功,江南的一大片土地亦得以保存,為南宋王朝贏得了一百多年的休養生息的時間。

 對於秦檜主持的和議,歷代一些有識之士都認為,和約對宋朝是相對有利的。清人趙翼說:“宋之為國,情勢以和議而存,若不和議必亡。”近人陳登元亦云:“秦檜在偷安半壁、中原殘破之時,其所以力主和議,實不得已中之不得已也。”(據金澤燦的文章)

 然而,和議的成功也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為了和議,南宋朝廷不僅解除了抗金名將韓世忠、嶽飛等人的兵權,而且以“莫須有”的罪名殺害了嶽飛及其子嶽雲、部將張憲等人。特別是殺害嶽飛,雖然是高宗的意思,但秦檜抗爭不力,終於使嶽飛血灑刑場。岳飛死了,秦檜也因此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成為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

 紹興25年(西元1155年),秦檜66歲時壽終正寢,高宗趙構給了他一個忠獻的諡號,意思是說他忠誠而聰睿。可到了開禧二年(1206年),主戰的宋甯宗趙擴不僅將秦檜曾獲的王爵盡數追奪,還將他的諡號改為謬醜。意思是名實不爽、怙威肆行。

 皇上的英明神武不會變,變的只能是他秦檜。一夜之間,秦檜就從忠臣變成了奸佞。

 秦檜的悲劇,就在於他太聰明、太狡詐、太為聖上著想(其實還是為他自己的地位和榮華富貴著想)。一個文人,一旦學會揣摩聖意、阿諛逢迎,其悲劇也就難以避免了。

 

5

 主和議,殺忠良,剷除異己、整頓朝綱。在高宗的眼中,秦檜的表現是出色的。由於秦檜,他的政權得以鞏固。由於秦檜,他的目標得以實現。

 秦檜成功了,他的老闆對他很滿意、很信任、很器重。他對老闆是忠心耿耿的,老闆對他也是稱心如意、讚譽有加的。

 他不敢得罪皇上一個人,但卻得罪了歷史,得罪了天下,也得罪了後來繼位的皇帝。

 雖然他死了,他的在天之靈卻永遠不得安息。等待他的只能是千年不散的連連噩夢。

 人們開始懷疑他的人格。雖然他在靖康年間也曾力主抗戰,雖然他在被俘期間也曾堅貞不屈,而且在殺了監視他的金人之後逃回南宋,但是人們仍然懷疑他的忠誠,說他是金人派回來的奸細、間諜。在小說、評書、民間故事中,在歷代人們的心目中,他已經成了無可爭辯的頭號奸臣、漢奸。

 作為一代才子,秦檜對於自己的身後事似乎有所預感。2006年,在江甯一座古墓的出土中,發現了他的親筆遺囑。遺囑寫于嶽飛死後三年。他在遺囑中告誡子孫不要貪圖高官厚祿。他深知,自己將“獲譴汗青”、“蒙羞萬年”,並再三叮囑子孫,不必為他爭辯,“庶幾可得苟全性命”。在這份遺囑中,他還為幾個已在朝中身居高位的親友指出保身之道。

 他在遺囑中表明,自己堅信對金議和是在當時“國情”下保全家國的惟一出路。

 對當時的政局、人事,秦檜還是有他一定看法的。據龍吻在他的一本著作中介紹,他對岳飛的戰功給予了很高的評價,認為岳飛的英勇善戰為其議和提供了相當大的籌碼。只是岳飛得罪了高宗,才為自己埋下了禍根。為保全岳雲、張憲,他已竭盡了全力。但是高宗堅持要殺,他也沒有辦法。對於當時人們的責問,他不敢也不便抬出皇帝。他必須維護皇上的權威,只好以一個“莫須有”應之。

 他在文化上也有所建樹。他自創的“秦體”字,也就是現在我們還在應用的“宋體”、“仿宋體”。但是,這抵不了他的罪過。

 儘管他在和議的談判中盡心盡力,為南宋爭取到了近百年的發展時間,但是人們仍然看不到他在談判中的功勞或者苦勞,說他簽訂的是賣國條約。

 儘管他執行的是皇帝的旨意,有權力拿主意、拍板成交的只能是皇帝,而他不過是忠實的執行者,是為老闆做事的打工仔,但是人們仍然把一切罪過都算在他的頭上。一切成績都是皇上的,至於錯誤乃至罪行,只能有他獨自來承擔了。

 到他死了358年之後的明朝正德年間,他和他的妻子王氏,被人塑成跪像,在嶽飛的墓前長跪不起。

 一跪就是幾百年。有人試圖把他拉起來坐一坐、或者站一站,仍然遭遇民眾的激烈反彈。嫉惡如仇的世人,至今仍然不肯原諒他。

 民間把油條叫做“油炸檜”,以發洩對他的忿恨。

他的後人、族人更是因為他的臭名昭著而抬不起頭。清乾隆十七年(西元1752)狀元秦大士(字澗泉),在嶽飛墓前書一幅對聯人從宋後少名檜,我到墳前愧姓秦 ,以示對祖上有無良之輩的羞愧。

狀元境還是那個狀元境,我的心情卻百感交集。

跪對歷史、跪對民族的秦檜,你反思了嗎?……

                                     2016.4.6凌晨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