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遙遠的如煙往事

 

—— 讀史隨筆10

 

 

1嫦娥奔的是什麼月?

 

皎皎秋月八月圓,嫦娥端正桂枝鮮”。號稱“月亮之都”的江西宜春,第五屆月亮文化節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中,又傳來河南新密市投鉅資修復觀月臺的消息。還有山東的日照和濰坊,也在大挖與月亮有關的旅遊資源。不知道從哪一個晚上開始,本來皎潔柔和的月光,就突然一下子熱了起來。

這一切,都與那個奔月的嫦娥有關。

據宜春的同志介紹,奔月的嫦娥是喝他們那堛煽I硒溫泉水長大的。由他們來紀念嫦娥,自然是天經地義。新密市的同志又說了,嫦娥是在他們那堛滷璊諝x奔月的。紀念嫦娥,他們那堣~是最合適的地方。

 山東的同志搖頭了:嫦娥奔月只是一個傳說,歷史上的嫦娥就一直生活在他們那堙C如今,他們那媮晹章蒏Z的墳墓呢!要說紀念嫦娥,就應該到他們那堙K…

 不同版本的故事,不由勾起了我對嫦娥的興趣。這則流傳了幾千年的一個美麗的神話,千百年來,讓多少人為之神往,為之感歎。然而,卻很少有人刨根問底:嫦娥到底是什麼人?她為什麼要奔月?奔的又是什麼月?

 對於奔月的來龍去脈、前因後果,漢代的張衡在他的《靈現》中說的很具體:“羿請不死之藥於西王母,姮娥竊之以奔月。將往,枚筮之于有黃,有黃占之,曰:吉。翩翩歸妹,獨將西行,逢天晦芒,毋驚毋恐。後且大昌。姮娥遂托身於月,是為蟾蜍。”

姮娥,就是後來人們所說的嫦娥。張衡在這堙A用有黃占卜的結果,道出了嫦娥奔月的真相:“翩翩歸妹”,是說嫦娥又出嫁了。“ 獨將西行”,這次再嫁是她的個人行為,是私奔。因之,也就只好“獨行”,而沒有了陪送的丫頭(嬪娣)。“逢天晦芒”,是說她走在在一個沒有月光的晚上。“毋驚毋恐

”,她沒有遇到什麼麻煩,也不感到害怕。“後且大昌”,再嫁後她生了許多孩子,後代自然也就人丁興旺了。“托身於月”,她把自己的後半生託付給了以占月為職責的那個部落了。“是為蟾蜍”,那可是一個以蟾蜍為其圖騰的部落呀……

從一些古典資料中可以知道,再婚之前的嫦娥,是后羿的妻子。小夫妻本來日子過的還不錯,但是後來后羿墮落了。先是不務生計淫遊畋獵(《離騷》云:“羿淫遊以佚畋兮,又好射乎封狐”),後又停妻再娶(《天問》曰:“帝降夷羿,革孽夏民,胡射夫河伯而妻被雒嬪?”)性格剛烈的嫦娥終於忍無可忍了,終於開始反抗了。她偷了丈夫的不死之藥,在某個月黑風烈的夜晚逃歸娘家。再後來,按照漢代張衡的說法,她再嫁了,終於找到自己的幸福了。

“托身於月”。也就是說,嫦娥又回到了以占月為標識的母氏家族。她“歸妹”再婚,“後且大昌”,生下了一大群後代,並自立門戶。於是,一個以蟾蜍為圖騰的新的家族,在上古的華夏大地上出現了。

由此看來,奔月的嫦娥乃中華民族歷史上第一個叛逆的女性,也是世界上最早的為維護女性自身權益而鬥爭的勇敢者之一。

透過歷史的風雲,我們可以看到,嫦娥奔月,奔的是自己的娘家—— 一個以占月為標識的龐大家族,而不是什麼月亮上的廣寒宮。後來的人們誤將月氏家族當作天上的那個月亮,以訛傳訛,越傳便離本來的事實越遠。再後來,經過一些好事文人的添油加醋,一個本來並不太大的事件,終於被演繹成一則流傳千古的美麗神話。

由於年代的久遠,更多的歷史細節已經無從查考。各地根據民間流傳的故事,搞一些紀念活動,激發人們對月亮的一種美好的嚮往,未嘗不是一樁好事。對此,我們不必太較真了。

對於嫦娥奔月的真相,有此一說。信,還是不信?就隨便你了!

 

2黃帝原來是女人?

 

大名鼎鼎的軒轅黃帝、中華民族的始祖,會是一個女人嗎?

筆者以為,有這個可能!

《淮南子.天文篇》曰:“軒轅者,帝妃之舍也。”軒轅星座,是天帝妃子住的地方。言外之意,軒轅就是天帝的妃子了。

司馬遷在他的《史記》堣]說:“軒轅,黃龍體。前大星,女主象……”又說:“黃帝,主德,女主象也……”

後來的《洪範五行傳》更是直截了當地斷言:“軒轅為后妃。”

一些史料表明,黃帝那個年代還是母系社會,史書所載的自黃帝以下的帝系,其實是一個女系。《史記.五帝本記 》云:“自黃帝至舜禹,皆同姓而異其國號。”按照《說文》的解釋:“古之神聖人,母感天而生子,故稱天子,因生以為姓。”這就是說,聖人的姓,來自母親。自黃帝至堯舜禹皆同姓,這就告訴我們,黃帝以下的世系應該是母系。既然是母系,黃帝、顓頊這些天子們就必是女人無疑了。

黃帝乃女性,乃我中華民族母系氏族社會的一個女酋長。這大概就是歷史的真相。

也許有人不以為然。我在這堨B姑妄言之、聊備一說吧!

有人要問:既然黃帝是女人,怎麼史書上說他有妻子(嫘祖)呢? 難道女人沒有老公、倒有老婆嗎?

筆者以為,這錯不在歷史本身,而在記載歷史的人。首先,黃帝那個時候的記載(如果有的話),早就被歷史的塵埃淹沒了。我們能夠看到的資料,都是後人寫的。那些寫的人,距黃帝時代恐怕也在千年以上了。他們依據的,也就是一些傳說、故事乃至神話,基本上都是一些二手材料,不一定可靠的。

其次,是那些寫史人的心婸棆炕C歷史進入父系社會,寫史者難免會有一些大男子主義的“當代意識”,想當然地以為做天子的自然都是男人。他們不知道原先還有一個女人當家的母系社會。司馬遷在他的《史記》中就坦言:他在研究黃帝的歷史材料時,就見到過一些他以為的“不雅馴”之言。為了與當時的主流意識合拍,他在下筆為文時,只“擇其言尤雅者”。至於一些“難言之”的素材,毋須多言,統統刪去了。

被刪去的,也許就有“女人”之類的歷史傳說。

司馬遷尚且如此,遑論他人?

 

3禿頭女魃的悲劇命運

 

凡英雄,自有他(她)的過人之處,也必然有他(她) 的缺陷和醜陋。

更要命的是,這種缺陷和醜陋是與生俱來的,無法逆轉的。

這就註定英雄的命運必然是一場悲劇。

禿頭女魃,軒轅黃帝的女兒。出身於這樣一個“第一家庭”,公主的身份自然是很高貴的,令人羡慕的了。然而,她卻是頭禿無髮,相貌之醜陋,確實讓人不敢恭維。長得醜一點也就罷了,她還有一個致命的、讓人望而生畏的缺陷,那就是為人太熱。據說,她的體內裝滿了大量的熱火。由於她的體溫太高,“所居之處,天不雨也”。空氣中的水分都讓她給蒸發了。在那個以農牧為主的時代,她自然就是一個“不受歡迎”的人了。

黃帝自然瞭解他這個寶貝女兒的缺陷,便讓她去沒有人煙、不怕乾旱的天上定居(大概是崑崙山上的什麼地方吧)。

就這樣過了許多年,倒也相安無事。

這一年風雲驟起,黃帝與蚩尤的戰爭爆發。蚩尤呼風喚雨,一路所向披靡。黃帝的天下岌岌可危。住在崑崙山上的女魃見狀,火速下山參戰。由於她噴發的一腔烈火,很快就止息了蚩尤的急風暴雨。沒有了風雨的助陣,蚩尤終於敗下陣來,被黃帝所殺。

戰事結束,黃帝的天下更加安定、太平。

立了大功的女魃,已經筋疲力盡,元氣盡失。她再也沒有力量回到她曾經定居的那個天上了。可是,她到哪裡哪裡就會發生旱情。 誰也不敢接納這位平定天下的第一功臣。

無處安家,“魃時亡之”。——她只能到處流浪!

禿頭女魃的故事,只是一個傳說。人們也許有感於諸多英雄好漢的悲劇性命運,才編出這麼一個故事,來宣洩心中的不平。

為天下英雄的不幸,一歎!

 

4莫須有的“禪讓制”

 

在歷代儒家的心目中,堯舜禹“禪讓”的制度是他們理想中的聖境。他們認為,那是一個“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的時代。領導者“選賢與能,講信修睦”,社會和諧安定,百姓安居樂業。生活在那個時代的人們,一定是幸福無比的了。

否!這只是儒家心目中的烏托邦,是空想,是幻影。這種“天下為公”,在中國歷史上是根本不存在的。

莫須有的首領繼位“禪讓制”,騙倒了多少思想單純的學者和書生。

故事是從堯開始的。據說,他出於“天下為公”的考慮,拒絕了大臣提出的由他兒子丹朱繼承大位的建議。最後 他經過三年的考察,把大位交給了舜。

照此辦理,舜在晚年又把天下交給了禹。

做了多年首領的他們就真的沒有一點私心嗎?事情的真相就真的這麼簡單嗎?

非也!

據說,舜在受命攝政期間,慢慢掌握了各項大權。被架空了的堯被迫交班。老了的堯似心有不甘,還想發揮餘熱。舜知道堯的不甘心,害怕影響到自己的統治地位,便斷然決定,把堯囚禁起來。堯心埵蛣M很不爽,終於鬱悶而死。

禹也採用同樣的手段,逼舜“禪讓”大位。交了班的舜很無奈,最後“崩於蒼梧之野,葬於江南九疑,是為零陵。”

看來,他們的交接班充滿了血腥味,哪有一點“禪讓”可言?

儘管“禪讓”只是在本家族的內部進行(無論是五帝還是堯舜禹,都是黃帝的嫡親後代),儘管接班人是他們自己指定的,但是,他們的交接班仍然顯得十分詭異。人性中的“惡”讓他們彼此互不信任,互相殘殺。歷史在他們的權力博弈中艱難前行。

殘酷的權力爭奪,徹底戳穿了“禪讓”的謊言。

我們再也不要受騙了!

 

5關於武王伐紂再思考

 

西元前1046年二月,甲子日的淩晨,周武王的軍隊開到了商都朝歌的郊外。

牧野大戰拉開了帷幕。

煙塵滾滾,戰旗獵獵。兩軍廝殺,血流漂杵。

武王的軍隊排山倒海,愈戰愈勇。貌似強大的商王朝終於頂不住了,敗退了。

數日之後,絕望的紂王在自己的宮殿自焚而死。一個有著六百年歷史的王朝灰飛煙滅。

一個崛起的部族從西部入主中原,周王朝建立。

這就是歷史上非常著名的武王伐紂,一次改天換地的大事件。商滅周興,被後世的儒家譽之為“順乎天而應乎人”的一場“革命”。

真的是一場“革命”嗎?

被推翻的商王朝,是一個有著數百年歷史的、生產力非常發達的強大國家。無論是經濟還是文化,它都在當時的世界上處於領先的地位。這個王朝的統治者帝辛(紂王),更是一位身材高大、力大無比的古代“超人”。在他的率領下,商王朝的軍隊攻克東夷,把疆域拓展至長江流域。隨著先進中原文明的傳播,東南的落後面貌有了很大的改觀。

然而,紂王這個人,在歷史上的名聲很不好。什麼“酒池肉林”、“ 修建鹿台”,什麼“炮烙刑罰”、“挖肝剜心”,其罪行達七十多條。一些歷史學家考證,他的許多罪行都是後人憑想像而編造的,莫須有的。

這一切只是因為他是一個失敗者、亡國者。

對中國古代史深有研究的歷史學家郭沫若,對紂王就有著非常肯定的評價:“帝辛這個人對我們民族發展上的功勞倒是不可淹沒的。”紂王征伐東南、經營東南這件事,“比起周人的翦滅商室於我們的民族的貢獻更偉大”。

毛澤東也說過:“帝辛那個時候很有名望,商朝的老百姓很擁護他”。“紂王是個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

于先進的商王朝相比,居於西部一隅的周,無論是經濟還是文化,都是處於一種落後的地位。但是,落後者手中有兵,又抓住了機遇。歷史,就在他們的手中改寫了。

說武王伐紂是一場“革命”、是“解放”了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商人,那是站在勝利者的立場上說的。客觀的歷史不一定如此。實際上,這是一次改朝換代,是一個部族對另一個部族的征服。

王國維早就說過:“中國政治與文化之變革,莫劇于殷周之際。”原先生活在商朝的人,一部分被鎮壓了,一部分投降了,一部分得過且過了,還有相當一部分逃亡了,據說是去了朝鮮,去了美洲的印第安……

歷史,就是這樣血腥腥的,永遠的讓人觸目驚心。

 

6商鞅的悲劇

 

很多年來,我們總是聽到一些歷史學家在說,在先秦的階級社會中,商鞅是新興地主階級利益的代表。他的變法拉開了秦國強盛的大幕。在這些歷史學家的心目中,商鞅是一個偉大的、近乎完美的改革家。

這似乎成了歷史的定論。

仔細一想,不對了。為秦孝公實施變法的商鞅,卻死在他的兒子——秦惠王的手堙C難道惠王是奴隸主階級的代表,他的即位是奴隸主階級的“復辟”?若果真是“復辟”,為什麼在商鞅死後,他的變法卻依舊在實行,並沒有改弦更張?

從歷史上看,出身于舊貴族的商鞅,在變法中確實扶植了一大批軍功地主, 但並沒有把矛頭對準奴隸主階級。在變法後的秦國,奴隸制是相容的,並沒有受到多大的觸及。

置商鞅于死地的公子虔和秦惠王,也並非奴隸主階級的代表。

透過歷史的迷霧,我們看到,圍繞著商鞅變法所發生的衝突鬥爭,並不是一場階級之間的鬥爭,而是君主集權與貴族分權之間的利益衝突之爭。正因為商鞅的新法嚴重地觸犯了貴族的利益,因此從一開始就遭到了貴族的激烈反對。

作為法家的代表人物之一,商鞅不是地主階級的代表,而是專制君主的代表。他不僅代表君主反對貴族,也代表君主于人民為敵。在商鞅的變法中,民眾沒有議法的權利,只有守法的義務。為鞏固君主的統治地位,他推行嚴刑苛法。他開創中國古代連坐法之先河。他還首倡“燔詩書“的高壓政策,不僅極端壓制了人民的思想,而且摧殘了文化典籍。

從嚴厲法治到愚民政策,從剝奪人權到摧殘文化,商鞅的所作所為都忠實地服務于加強君主專制、實行嚴酷統治這一政治目的。

商鞅的法家思想具有極端的反人民性,最終遭到民眾的敵視與唾棄是必然的。

 

7項羽沒燒阿房宮

 

秦始皇統一中國後,為展示其雄才大略,在今天的西安市以西13公里處,擬建一座浩大的政令中心。

它就是令後人歎為觀止的阿房宮。

據《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前殿阿房東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萬人,下可以建五丈旗,周馳為閣道,自殿下直抵南山,表南山之顛以為闕,為複道,自阿房渡渭,屬之咸陽。”

唐代詩人杜牧的《阿房宮賦》寫道:“覆壓三百餘里,隔離天日。驪山北構而西折,直走咸陽。二川溶溶,流入宮牆。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回,簷牙高啄;各抱地勢,鉤心鬥角。”

這樣一座浩大工程,自西元前212年開建,到秦始皇死的時候,只建成一座前殿。後來的秦二世又繼續修建了一些。直到秦朝滅亡,也沒有完工。

即使已經建成的部分,已經是世界建築史上無與倫比的輝煌了。

然而,就是這樣一座建築,不久便隨著秦王朝的滅亡而毀於戰火。歷史上的說法是,項羽率軍進入咸陽後,便下令屠城。一座天下無雙的阿房宮,被他一把火給燒了。

一把火燒掉了阿房宮,也燒掉了西楚霸王的英雄形象。從此,項羽便成了鼠目寸光、殘暴、沒有政治頭腦也沒有文化頭腦的象徵。

歷史上的事實難道真的是這樣的嗎?

前些年,一支考古隊對阿房宮的遺址進行了地毯式的勘探與發掘,始終沒有發現火燒的痕跡。沒有瓦礫的堆積,也沒有金銀財寶的殘片。經過認真的研究,考古學家確定,阿房宮原來是一座沒有完工的建築,更沒有被燒毀過。

背了兩千多年黑鍋的項羽,確實是被冤枉的。我們該為他平反了!

西楚霸王,你也不必再為沒有完工的阿房宮承擔任何罪責了!

 

8龔自珍四位女子情緣

 

清代著名思想家、文學家龔自珍,是一位多愁善感的情種。在他的一生中,曾經先後與四個女子有過這樣那樣的情緣。

第一位是他的表妹段美貞。這個女子有很好的文學素養,是清代著名文字學家段玉裁的親孫女。他們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心心相印,情投意合。嘉慶17年春,龔自珍剛剛21歲的時候,他倆在蘇州完婚。接著他們就並赴龔氏家鄉浙江仁和(今杭州),共度蜜月。一個多月後,小倆口子抵安徽徽州父母處定居。新婚後的日子堙A他倆吟詩填詞,相互唱和。志同道合,十分恩愛。次年春,龔自珍赴京應試,不得不與愛妻依依惜別。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妻子不久患病,又被庸醫誤診,三個月後就不幸死去。心愛的另一半走了,其痛苦是可想而知的。從北京回來後,他親自護送亡妻的靈柩歸葬杭州。西子湖畔,憶及一年多前的蜜月情景,他不禁悲從中來。哀痛之餘,曾填《湘月》一詞以抒情懷。在他後來傳世的一百多首詩詞中,有不少篇章與這位愛妻有關。

 第二位女子就是他續娶的妻子何吉雲了。此女能詩善畫,寫得一手好字。為安慶知府何裕均的重孫女,一位在當地小有名氣的才女。與龔自珍也算是門當戶對。雙方父母作主,二人于嘉慶20年秋在杭州結婚。其時段美貞已去世兩年,但龔氏總是割不斷對亡妻的思念。何氏倒也能夠體諒,這給龔自珍以莫大的安慰。二人相敬如賓,日子過的還算安穩。14年後,龔自珍經殿試未入翰林, 原因據說是由於字寫的不好。龔自珍知道後哈哈大笑,逢人便道:“這等小事,何足掛齒!鄙家內人,入翰林亦綽綽有餘也!”這雖是一句激憤之語,但由此也可見他對妻子才學的引以為傲。

二十多年後,龔自珍與第三位女子有了瓜葛。這就是當時著名的女詩人、清宗室貝勒奕繪的側室太清夫人。夫人姓顧名春,太清是她的號。這位王爺夫人才華出眾,容貌美麗。當時,龔自珍在貝勒奕繪主管的宗人府任主事,常去奕繪的王府議事。一來二去,便與王爺的夫人太清相識。因為都是詩人,常常在一起談詩論詞。相見恨晚,十分投機。夫人填有一本詞集《東海漁歌》,拿出請龔自珍指教。龔自珍讀後十分欣賞,並把自己早年的一冊《無著詞》回贈與她。倆人從此引為知音,過從甚密。於是,這在上層社會引起種種流言。流言傳到奕繪耳中,他氣得生了病,于道光18年去世。其長子戴鈞發誓為父報仇,揚言要與龔自珍拔刀相見。龔自珍有口難辯,再加上在政界受到傾軋和打擊, 終於在朋友的勸說下辭官難歸。此事在後來的一些小說家的筆下,曾多次被演繹成一段段繪聲繪色的低俗故事。

在南歸的途中,龔自珍在清江浦(今江蘇淮安市)又遇到了他的第四位癡情女子。此女為歌妓,名叫靈簫。蘇州人氏。她十分仰慕龔自珍的大名,相識之後更為他的憂國憂民之心所感動。龔自珍對她也是十分憐愛,他的《己亥雜詩》315首中,有40多首與她有關。後來,龔自珍定居昆山后常到丹陽講學。 靈簫聞訊後便來投奔他,成為小妾。雖說是小妾,卻幾乎奪去了正室夫人何吉雲的“專房之寵”,在龔自珍晚年生活中佔有相當重要的位置。龔自珍還準備在昆山與她白頭偕老,共度餘生。可惜的是,他自己在不久之後便暴死於丹陽。

                               (原載1990年南京《週末》報)

 

9 龔自珍暴死丹陽之謎

 

清道光21年(西元1841),八月十二,夜。

電閃雷鳴,風雨交加。丹陽縣城那高高的城樓,此刻已被一片漆黑的烏雲所吞沒。雲陽書院講席、晚清詩人龔自珍,正在揮筆疾書時,忽感頭痛難忍,兩眼發黑。接著就是口吐白沫,人事不知。一陣抽搐之後,終於漸無聲息地咽了氣。

龔自珍死了!這一年,他只有50歲。

關於龔自珍的死,當時就有種種說法。一百多年來,許多歷史學家也對這樁公案爭論不休。概括起來,主要有病死說、情死說及被人害死說這樣幾種觀點。

病死說。最早見於吳昌綬的《定庵先生年譜》:“八月十二日, 暴卒捐管。”但據考,龔自珍當時並無大病,身體狀況尚屬良好。年僅五十,正值英年,想來還不致於一夜之間就一病而亡。

情死說。見於陳舜臣先生的《鴉片戰爭》:龔自珍和他的一個叫清琴的情人,在“茶堣U了毒藥”,然後“把茶杯舉到齊眉高,互相點了點頭,把茶一口喝乾了”。這是一種小說家言,未足憑信。事實上,龔自珍在死前幾天還給林則徐的朋友、當時在上海備戰的江蘇巡撫梁章巨寫了信,對時局的危機表示憂慮和擔心,並約定“即日解館來訪,稍助籌筆”,準備去滬共同抗擊侵略者。這樣一種精神狀態,怎麼會為情而自絕呢?

被人害死說。一曰先生所眷戀的妓女靈簫因另有所歡而害了他;二曰穆彰阿與貝勒王府相勾結,派人毒害了他。

從龔自珍的一些遺著看,靈簫和他的關係異常親密。在《己亥雜詩》315首中,就有40多首與這個妓女有關。可見他們之間感情的真摯和深厚。再說,一個辭官歸野、窮愁潦倒的文人,既無權勢,又無錢財,靈簫如果不愛他,完全可以自由地離開,根本沒有必要害他性命。況且,她和先生恩恩愛愛,幾乎奪去了正室夫人的“專房之寵”,在龔自珍晚年生活中佔有相當重要的位置,也沒有離去的道理。

至於說軍機首輔穆彰阿與貝勒王爺戴鈞相勾結而要了先生的命,則是大致可信的。這不僅有先生自己留下的大量文字資料能夠說明,也有不少的野史可以佐證。據考,龔自珍和貝勒的夫人太清曾多次在王府內宅談詩論詞,人們誤以為是幽會私通,終於引起一場軒然大波,以致被迫辭官南歸。小說《孽海花》把這段風流韻事渲染得淋漓盡致。後來不少學者都認為這個故事太荒唐,竭力為龔自珍辯誣。但從龔自珍的詩詞文集和他的多情善感來看,和太清夫人關係曖昧也不是不可能的。否則,他在辭官南歸時,是不會那麼倉皇出京的。上層社會的種種流言蜚語,必然使貝勒王府的王爺感到難堪。這便給反對禁煙的穆彰阿以可乘之機。於是,他便與王府相勾結,通過王府派人致龔自珍於死地。懾於他們的權勢,當時的官府也不可能把這樁公案查個水落石出。《孽海花》云“有一個官人府的同事”被王爺收買,偷偷在酒中投了毒,讓龔自珍喝了。這也許不是沒有根據的。

事出有因,查無實據。龔自珍究竟是因何而死的? 這也許永遠是一個解不開的謎了。

                         (原載1993年北京《法制日報》)

 

10國學大師王國維科舉之路

 

作為中國近、現代相交時期一位享有國際聲譽的著名學者,王國維的國學功底在當時、在後來都是首屈一指的。他之所以能夠成為人們仰望的大師,與他早年走過的科舉之路是分不開的。

光緒九年(西元1883),虛年剛剛七歲的王國維就被送到海寧鹽官鎮一所私塾讀書了。那時候科舉還未廢除。作為名門之後,在縣衙做幕僚的父親自然要他走正統的科舉應試之路。

王國維開始就讀的是當地一個很平常的私塾。塾師是鹽官鎮當地的儒學庠生(秀才)潘紫貴(字綬昌),名不出鄉里,然為人篤實嚴謹,教授課程也只是諸如《三字經》、《百家姓》和《千字文》等當時傳統的幼童啟蒙讀物。

十歲那年,王國維隨家人遷離“雙人巷”老宅,搬進了新居,這便是保存至今的“王國維故居”。王國維因此也改換了就讀的私塾。這座私塾在鹽官鎮的西南,距周家兜的新家不遠。新的塾師陳壽田,也是本縣庠生(秀才),因為曾經在總理衙門同文館讀過書,見過大世面,在當地也稱得上是一位名師了。陳壽田的老師李善蘭,是繼徐光啟之後,以譯介西方數學、天文學而著稱的近代科學家,其維新思想對陳壽田、乃至後來的王國維,都有著不可忽略的影響。

當然,為了應試科舉,王國維讀的也無非是八股文章、四書五經之類。由於興趣愛好,此外他每月還要選讀若干篇散文、駢文、古今體詩。後來他說,“家有書五、六篋,除《十三經注疏》為兒時所不喜外,其餘晚自塾歸,每泛覽焉”。儘管不喜歡十三經,他學的還是很用功。他的一生“惟以書冊為伴”,對許多古典名著有著獨特的理解與超強的記憶力,終成一國學大家。這與他小時候為應試科舉而打下的扎實功底自然是分不開的。

少年苦讀,再加上家學淵源、士大夫文化氛圍的薰陶,壬辰年(18 92)的歲考中,剛剛16歲的王國維就一試而中入“州學”,取得第21名的好成績。據《海寧州采芹錄》,這年的歲試題為《季氏富於周公而求也,七八月之間雨集,夜歸讀古人書(生)》。這該是從朱熹集注的《四書》堜鄍X的考題。“七八月之間雨集”句,出自《孟子·離婁(下)》。季氏即魯大夫季孫氏,屢見於《論語》,是被孔子貶斥的“為富不仁”的典型。按照“破題、承題、 起講、入手、起股、中段、後股、束脫”這樣一套八股程式,王國維不僅把文章做出來了,而且做的還不錯,成了秀才(生員),年紀輕輕就有了名正言順當塾師的資格。其才學,曾位列“名噪鄉里”的“海甯四才子”之首。就連對他要求甚嚴的其父乃譽公,此時也有點刮目相看了。

然而,接下來的應鄉試考舉人就不那麼順利了。儘管學富五車,在杭州府試的結果卻不盡人意,名落孫山。一年後奉父命再次赴杭州應考,已經沒有了搏取功名的興緻。考試中雖然“相偕入闈”,卻“不終場而歸”。也就是說,半路退考,交“白卷”了。

無奈中,其父安排他進入杭州崇文書院就讀。不久甲午戰敗。變革思潮,風起雲湧。王國維對新學的渴望十分強烈,對書院教授的八股文章已經沒有一點興趣了。不久,他就離開書院回到了海寧。

儘管無意於科考功名,其父仍然要他參加鄉試。在父親的催迫下,光緒23年(1897月,王國維再次赴杭州參加鄉試,結果仍然沒有考中,落榜了。

由於甲午戰敗而興起的變法維新思潮,此刻正波濤洶湧,席捲全國。本來對科舉時文就不感興趣的王國維,從此便徹底斷絕科舉念頭,轉而開始了他極為輝煌但也頗為艱難的獨學之路。

科舉制度是在漢魏以來察舉制度基礎上經漫長演變發展而來的,本來是在以德取人、以能取人基礎上突出以文取人的一種全新的選官制度,是一種公開考試、公平競爭、擇優錄取的人才選拔制度。然到了晚清,這種僵化的制度不僅摧殘了人才的成長,也嚴重束縛了人們的思想。對於“不屑就時文繩墨”、“不肯入時流範圍”的王國維來說,捨棄科舉覓新路就是其必然的選擇了。

從早年走科舉之路,到後來追求新學、接受康梁變法維新思想的影響,王國維把西方哲學、美學思想與中國古典哲學、美學相融合,研究哲學與美學, 形成了獨特的美學思想體系。在中國美學和文學思想史上,他是從古代向現代過渡的橋樑,起到了承上啟下,繼往開來的作用,被譽為中國近三百年來學術的結束人”,近一百年來“學術的開創者

在史學上,王國維是新史學的開山,其古史新證、二重證據法開拓了史學的新向度。不止如此,他平生學無專師,自闢戶牖,成就卓越,貢獻突出,在教育、哲學、文學、戲曲、美學、史學、古文學等方面均有深詣和創新,

為中華民族文化寶庫留下了廣博精深的學術遺產。

梁啟超稱讚他:不獨為中國所有,而為全世界之所有之學人。

作為一代大學者,王國維的輝煌成就是舉世公認的。儘管他早年捨棄了科舉,然小時候為應試科考而入私塾、而讀四書五經,還是為他後來的做學問打下了紮實的功底。可以說,如果沒有小時候的科舉教育,也就沒有後來的王國維!

                                      2016.8.8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