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察古中觀今

    在傳承中出新

花鄉詩人一牛(劉建樞)四首古體長詩

《虞姬》《項羽》《韓信》《程震泰》讀後隨感

 

       這些年,舊體詩詞的創作熱潮方興未艾。在我讀到的當代舊體詩詞中,大多是五律、七律,或五絕、七絕之類,再不就是《蝶戀花》《滿江紅》之類的詞曲之作。至於古體,特別是用古體寫的長詩,就很少見到了。

最近,有幸從微信上讀到花鄉詩人一牛(劉建樞)的四篇詠史力作:《虞姬》《項羽》《韓信》與《程震泰》。一牛先生擅長舊體詩,我是知道的。沒想到他更擅寫舊體中的古體,而且一寫就是四首,每一首都是百行以上的長詩。驚喜之餘,我趕緊一一收藏,然後一一吟之。

《虞姬》《項羽》《韓信》三首,寫的都是大家很熟悉的歷史悲劇人物。“東海滄桑生沭陽,郯子國度悠遠長。馬陵山銜薔薇水,鍾靈毓秀甲一方……”沉吟著詩人一牛的詩句,我們在兩千多年前的那一場沙場風雲中穿越,感受到的是歷史的悲壯與辛酸。透過硝煙瀰漫的煙雲,我們看到的是虞家嬌娥虞姬的“一縷幽魂載恨去,薄命也為國之殤”,是霸王項羽的“ 力拔山兮氣蓋世”、“烏騅鬼神亮鋒芒”與“恥向三楚還故鄉”,是戰神韓信的“功高震主莫須有,怨氣千載楚水濱”、是多少風流人物的“王侯將相一身置,僅餘萋萋一荒丘”……

一唱三歎,平靜的敍述中飽含人性的光芒。不以成敗論英雄的詩人,讓我們在歷史的痛點中,看到了那些一代風雲人物從輝煌到毀滅的悲劇性命運。

在舊體詩詞的創作中,詩人抓住的是歷史的大題材。他不惜濃墨重彩,酣暢淋漓地再現了中華民族發展過程中的悲壯與滄桑。這不僅拓展著當下舊體詩詞創作的高度、深度和厚度,而且也豐富了當代詩壇百花競發的三維空間。

長詩《程震泰》,寫的則是歷史風雲中的又一番場景。當我們跟著詩人把目光轉到十八世紀的中國,我們看到的是一家老商號在封建末世由興到衰的百年傳奇。程震泰的創始人程開聚本是一介貧民,然而他奮發圖強終成大志,創下淮海第一財主的家業。千號鹽池千頃地,東西大宅七進深二品頂戴皇家敕,武可禦侮頌英魂,可謂盛極一時,富甲一方。然而,帝制一去不復來,大宇中傾滄桑改。覆巢之下完卵無,豈獨肇湜引衰敗?在動盪的歷史風雲中,程氏家族最終還是無可挽回地灰飛煙滅了。

儘管是大家非常熟悉的歷史故事、歷史人物,然而,在詩人抑揚頓挫的沉吟中,我們仍然感到一種心靈的震撼。語言的悲慨、悲壯、悲悒,感情的真誠、深摯、沉鬱,還有詩人對生命的深沉感悟、終極關懷和形而上的哲學思考,都不由讓人感受到一種歷史的沉重與艱辛。

大音大象,大氣磅礴。大家手筆,大家風範。這是四首長詩給我的總的印象。那娓娓道來的往事敍述中,有著冷凝的苦澀與冷靜的歷史反思。詩行中透露的那一種感傷與悲戚,那一種沉鬱與荒寒,令我久久回味,不由陷入無盡的沉思之中。

亂世大鵬從天降,烏騅鬼神亮鋒芒。泱泱華夏五千年,有風有骨有靈魂!

萬物靜默如謎,流光飛逝如斯。千秋文化在時間過程中嬗變,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在這個風雷激蕩的變革年代渾然忘機、一心向詩 。詩意的人生永遠是我們不懈的追求。

于察古中觀今,在傳承中出新。站在今天的高度歌詠歷史上的重要人物、重要事件,是今天詩詞創作的一個重要方面。詩人一牛在這方面的探索、創新與實踐,是非常的難能與可貴。他的理想、他的追求,他的努力與堅持,必將會結出累累的碩果。

中國古典詩詞是中華文化的結晶,是中華文化的燦爛瑰寶之一。 在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中,舊體詩詞的創作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文化陣地。我們相信,中華詩詞歷久彌新的韻味,必將在這個喧囂浮躁的時代彰顯出經久不衰、端莊優雅的魅力。

 

                 2018513-18日,寫於南京雨花臺下秋樂齋

 

 

        鏈結:一牛的四首古體長詩——

                          【虞姬】

      (請參看拙作《又見虞姬》詩後的鏈結,此處略。)

 http://www.fengtipoeticclub.com/zhxy/zhxy-a116.html

 

      【項羽】

 

戰國烽煙起蒼黃,窮兵黷武民遭殃。圖窮匕見寒易水,六國一統秦始皇。

塗炭生靈萌起義,狼煙到處廣稱王。人雲三戶秦可滅,楚地不乏好兒郎。

誰能橫刀走天下,千古不二籍最強。

 

羋熊隕落歸秦域,覆巢項氏難回鄉。少年心存家國恨,攜弟奔隨季父梁。

志學束發倏然屆,天生神力鼎可扛。幹雲胸存複國願,萬人莫敵誠棟樑。

單手十八大戟橫,雙目重瞳氣軒昂。始皇會稽遭小覷,彼欲取代嘯錢塘。

 

二世勞卒戍漁陽,陳勝揭竿大澤鄉。吳中回應初試手,人道幼虎躍山崗。

獨取殷通百八命,二十四歲籍無雙。雍丘李由一笑斬,巨鹿大戰定中央。

破釜沉舟書典故,作壁上觀笑群盲。誰雲項氏匹夫勇?刀尖跳舞敢破常。

一戰成名天下事,智收章邯二世亡。嬴政三傳十五載,可憐大火焚咸陽。

 

亂世大鵬從天降,烏騅鬼神亮鋒芒。還君故國刀兵罷,強權自號楚霸王。

膝行而前諸侯眾,戰慄神服俱驚惶。馬放南山猶謹記,冊封三秦困劉邦。

 

沛郡豐邑生劉季,後世始稱布衣皇。潦倒未泯鴻鵠志,還軍灞上約三章。

一把大火燒棧道,暗媢B兵渡陳倉。安撫地方蕭何力,運籌帷幄賴子房。

千古兵仙拜韓信,誰敢小覷執戟郎?嗟歎三傑孰統領,反手劉項定朝綱。

 

放虎歸山沛公走,報恩項伯阻項莊。劍斬玉鬥鴻門恨,江山價值白璧雙。

豪傑終難學無賴,欲烹太公兒先嘗。楚漢從此生鏖戰,大小百計兩敗傷。

 

彭城烏合聯盟累,漢軍乞和困滎陽。狡詐狸貓擁九命,剛愎君王遺憾長。

范增離間中計歿,陳平救駕借紅妝。陰謀每同百足狠,丟車保帥行詐降。

東郊假王燒紀信,西門亡命織席郎。

 

無雙國士敢背水,黥布反叛入九江。附庸易幟尋常事,彭越昌邑斷錢糧。

四載相持乾坤倒,峰迴路轉向漢王。霸王雖無只手將,怎堪周邊伺群狼。

力戰雖贏一時勢,蚩尤終難勝炎黃。

 

漢畏王威假盟誓,楚隨漢約恐糧荒。歸田軍中呼萬歲,鴻溝割界東西方。

至今大賢明古訓,猶說不可學霸王。

 

楚去陽夏人逶迤,漢軍變卦複相擊。割地封王士氣聚,千軍萬馬嚴相逼。

世間英雄誰入眸,既生韓信何生籍?霸王力疲生倦意,國士無雙初出齊。

空有蓋世拔山力,一虎群狼勢難敵。劉韓英彭同聯手,七十萬軍困熊羆。

最惡兩役定天下,成皋垓下陰風淒。

 

西元前頁二百許,垓下嚴冬飛鳴鏑。四面楚歌家何在,平生一淚祭虞姬。

潰圍南出烏騅困,千人斬罷鈍大戟。八千子弟同日死,凜凜寒光照鐵衣。

霸王何曾有一敗?二十八人猶刈旗。瞋目高呼取將首,聞者頓時皆披靡。

劍起劍落劍嗜血,人呼人號人如泥。後世多笑赤泉侯,鼠竄尚問頭安兮?

陰陵盲道大澤陷,楚聲更比風聲急。一夜楚韻動悲涼,六載霸業一時荒。

誰言大江無船渡,恥向三楚還故鄉。戟斷尤有烏騅在,感君情諫贈亭長。

回身再殺百十騎,何懼身被數十創。天不相佑何獨生?大好頭顱送舊將。

自刎大鵬如斷鷂,虎威不再五侯搶。若非金雞呼將星,天下問誰可殺項。

婦人之仁走窮寇,哀哉悲乎楚霸王。剛愎自用親離叛,哀哉悲乎楚霸王。

江山不再美人逝,哀哉悲乎楚霸王。五侯分屍魂不歸,哀哉悲乎楚霸王。

 

風雨兩千二百年,英雄美人留傳唱。靈祠庇護虞姬溝,古槐守候梧桐巷。

虞兮虞兮其奈何,大王大王聲悲愴。嬌娥敢在陣前死,鬚眉動顏不過江。

楚漢文化難盡述,綿延宿遷到沭陽。

 

 

 

                   【韓信】

 

淮安城外柏森森,底事遺廟祭漢臣。國士無雙享敬畏,翻手成雨覆手雲。

功高無右一時選,略不世出稱戰神。中庭握談誰聞見,夜半告狀近佞人。

蒯通妙計陰德損,信誓不願享三分。功高震主莫須有,怨氣千載楚水濱。

 

秦末九州風塵起,一代兵仙降淮陰。家貧如洗若草芥,可憐韓信出寒門。

父母早喪少接濟,寄食歉然人笑貧。一西一東兩釣台,一辱一榮貫古今。

一生一死兩婦人,一繩一飯值千金。一書一劍懷天下,一招一式藏經綸。

虛懷若谷璿璣富,胯下坦然可屈伸。

 

二世迷亂遇陳勝,項梁項羽反暴秦。初執大戟護西楚,勉為其難暫棲身。

複投漢軍險遭戮,一行逃兵化鬼魂。成就大業需壯士,免死幸賴鏗鏘音。

治粟都尉督錢糧,唯有蕭何識才俊。一將功能成一國,月下走馬追韓信。

漢王屢戰敗績多,無奈相求詞忠懇。即挽狂瀾賴伯樂,築壇拜就大將軍。

楚漢從此生逆轉,一代兵仙整乾坤。

 

明修棧道撼大樹,暗度陳倉滅三秦。木押大缸渡津口,妙計收服魏王孫。

至今世人說魏豹,偏聽許負信為真。小妾帝妃一夜轉,薄姬龍種生龍門。

北舉燕趙東擊齊,南絕楚糧敵奔疲。背水一戰撼千古,有餘左車不為敵。

屈燕還需重廣武,勝似刀兵千里襲。北國形勢成大喜,唯余一強在東隅。

漢王得信解窘境,複向齊國生睥睨。殺敵一萬八千歿,何如屈兵用計奇。

不受君遣將在外,冤哉烹殺酈食其。三分天下蒯通計,君臣從此始生隙。

漢王奪兵欲制勢,齊楚聯軍占先機。斷水塞流殺龍且,屯土成兵賴大堤。

一念之差齊王假,龍顏震怒莫可欺。不是擁軍敵項羽,何令坐大成熊羆。

天生重瞳傲天地,單手十八執大戟。若非胯下出貔貅,無信漢王唯織席。

君臣重好畢一戰,登壇拜將再依稀。

 

西楚霸王百伐勝,遇信一役命歸西。十面埋伏三十萬,四面楚歌咽若泣。

八千子弟同日去,狂風勁吹還鄉笛。一思離間走亞父,二痛自戕沒虞姬。

三歎當年執戟將,羽信何故生同期。哀哉悲乎楚霸王,戟斷騅疲美人亡。

英雄白頭難相見,霸王死不過烏江。兩漢由此四百載,良弓鳥盡應收藏。

高祖六年雲夢澤,陳平妙計削藩王。褫王降侯淮陰去,忐忑衣錦還故鄉。

贈陵祭拜思漂母,浣紗淮嫗美名揚。幾時獻首鐘離昧,屠夫為伍歎上蒼。

 

陳豨兵變生漣漪,假以韓生遭禍殃。決戰千里若指掌,運籌不曾輸子房。

家奴反水成笑話,忠君幾曾扮強梁。三分天下未額首,唾手天下不姓劉。

終然不作沛公負,豈忍睨牆生陰謀。布衣皇帝有垂顧,功高曾賜不死休。

 

見天不死身金塑,問誰何以弑韓侯。見地不死身銀塑,問誰何以弑韓侯。

見刃不死身鐵塑,問誰何以弑韓侯。帝有廉恥親征北,牝雞司晨鎖貔貅。

婦人心同蜂尾刺,呂後大權初運籌。成敗俱幹蕭何事,三傑操戈反目仇。

長樂宮中無天日,半空懸吊竹刺喉。王侯將相一身置,謹餘萋萋一荒丘。

遂令後代登壇者,半是欣喜半懷憂。

 

將壇釣台今猶存,惜乎不見韓王孫。攜美太湖嗟范蠡,文種戀官走狗焚。

烽煙即熄旗當偃,但可伴虎莫伴君。舊朝四千八百歲,金甌完時多庸臣。

幸有紛紛鑠金口,歷史再現待後人。我曾沽酒淮安市,轉痛解頤知其心。

英雄百戰生倦意,至高無過憫黎民。一將功成賴萬骨,一朝興衰千里焚。

金雞啼歸大夢曉,何若還天歸昆崙。漢家歷史知何處,淮安城外柏森森。

 

 

                  【程震泰】

 

沭陽鐘靈出才子,歙縣毓秀多儒商。風生水起乾嘉道,震泰百載塑輝煌。

入沭始祖程良策,壯志未酬隕沭陽。一把篾刀程文佑,願承曾祖誨仲璜。

天不假年仲璜歿,幸留開聚少年郎。繈褓雖遇七朝風,野火春風草命強。

雲龍蟄伏當雄起,乳名小開字萃堂。冥冥其實有昭示,抓周小指套孔方。

家貧吃過百家飯,村婦曾為豪富娘。屢經磨難存憧憬,終遇貴人掃迷茫。

懸崖勒馬趨正道,啟蒙解惑張九煌。創業從無順水舟,品學兼優可導航。

蹈海感知風浪急,羨魚東海思結網。千里路勝萬卷書,雲臺山下做石匠。

習武健身關帝廟,體魄健壯走四方。初露崢嶸解急危,有勇有謀驅流氓。

徐家少爺稱兄弟,徐家小姐效鴛鴦。亦非大人俱大量,朱門常懷小肚腸。

結緣多半攀門戶,複有黑心胡帳房。碗米承恩斗米怨,程徐自此路兩旁。

天道昌隆在辛醜,祭祖族人返故鄉。借貸暫充囊中澀,開聚初回顯承堂。

借得三月杏花雨,春風寸草向槐塘。徽派建築淵源久,多是錦衣耀家邦。

雕樑畫棟飾屋頂,五嶽朝天馬頭牆。祠堂素潔仰明柱,風骨褒獎歎牌坊。

鱗次櫛比坐莊落,九龍戲珠村中央。不意近鄉情更怯,始信程門淵源長。

聆聽家訓明大義,恪守祖訓始流芳。鄉人豪客表敬意,百千金銀各解囊。

有心無力程開聚,三百緡錢告倉皇。族長知情不嗤笑,連贊此子有擔當。

臨行賜銀八十兩,雲程發軔伴昂藏。感恩戴德辭同宗,立志當成蓋世雄。

秉燭之學俱未晚,舞象成童奔學宮。立世不可學草莽,入世四書並五經。

初涉私鹽遭黑道,少不更事未成功。販布清江學生意,躬親換得茅塞通。

開源對接崇明島,誠篤得交喬翼龍。官商聯誼福桑梓,七品每贊開聚名。

晉商西辭無音信,代管三載賬目明。祁縣尋訪人鬼遠,唏噓交待筆筆清。

主家感慨世少有,願將彼產作酬情。允恭克讓財產易,結誼結緣得雙贏。

但有襄助必有因,興衰常由一貴人。篳路藍縷創業苦,守望勿忘一桶金。

發家不是空道理,厚德載物一片心。當鋪得利解瀕危,沙氏遺孀賽文君。

才高意廣好家教,秀才聘為座上賓。呼朋喚友非兒戲,海州名士助鄉親。

傲世才華燈一盞,程門得識李汝珍。人在江湖行久遠,知人用人還敬人。

欲待人知非真善,解危濟困廣布恩。德為至寶用不盡,心作良田可耕耘。

天地良心還社會,財源滾滾向程門。千號鹽池千頃地,東西大宅七進深。

門懸資政大夫第,亭台樓榭遠囂塵。荷花池中魚戲水,水泊涼廳吟詩文。

名花名草倚松柏,轉香樓中香氣薰。大殿壁懸祖影像,天地君親為至尊。

窯灣古鎮有商鋪,高溝享有佃戶村。賑災施粥知體恤,愛國奉公捐餉銀。

二品頂戴皇家敕,武可禦侮頌英魂。朝野上下聲名譽,克襄王事享忠貞。

儒商五常得青睞,成就九琱Q八泰。恤民賑災養生堂,施仁布澤程震泰。

千里返資饋晉商,義薄雲天程震泰。尊師重教薪火傳,禮賢下士程震泰。

忠君捐餉抗英倭,大智大勇程震泰。濟世從商季布言,誠信無欺程震泰。

得財得勢還得心,大宅高門逾百載。俱雲富貴難永期,覆蔭猶能庇六代。

帝制一去不復來,大宇中傾滄桑改。覆巢之下完卵無,豈獨肇湜引衰敗?

多少往事嗟坊間,青史不言精神在。長江後浪推前浪,盛世從來不輕商。

海內海外重傳統,弦高複又耀梓桑。震泰已然成文化,程門再度鑄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