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雞鳴端午詩會聯句的

前世與今生

 

( )

庚子多災,鼠年不順。新冠病毒來襲,整個世界處於慌亂不安的動盪之中。從東半球到西半球,從在貧困中發展的亞非拉到高度發達的歐美,無不為來路不明的新冠病毒所困擾。數百萬人在病痛的折磨中掙扎,其中相當一部份人因此而失去了寶貴的生命

在這個病變的年代,我們如何尋找自己生命的根基

二○一九年十月卅一日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學之都”、有著悠久歷史文化傳統的古城南京,沒有忘記通向人類心靈的詩歌。儘管病毒的威脅還沒有完全消除,驚魂未定的人們還沒有完全恢復正常的生活秩序,在端午詩人節即將到來之際,一年一度的金陵雞鳴端午詩會仍將如期舉行。歷經磨難的六朝古都,堅信詩歌是人類靈魂深處最純淨的一束光,它的靈氣與活力,能夠引領我們在生命的攀援中超越一座又一座險峻的山峰。

端午節前夕的南京,到處風和日麗,詩意盎然。受南京詩詞學會籌備2020端午詩會工作組委託,年已八旬的著名詩人、南京市作家協會原副主席、現任顧問的馮亦同先生,儘管昨晚忙到深夜,今天仍然天還沒有亮就起來,為“新詩網絡聯句”的籌備工作而操勞。由於疫情還沒有解除,聚集不宜,今年詩會採取網絡形式。這就是說,詩人們足不出戶,可以相見於雲端。這也是與時俱進的雞鳴端午詩會,在雲時代的一大創新吧!

網絡詩會是一種全新的形式,其籌備工作更為重要。為保持雞鳴端午詩會的“豁蒙樓聯句”傳統,今年的新詩聯句更是一場重頭戲。重任在肩,詩人馮亦同一點也不敢懈怠。如何圍繞“文學之都”這個主題,做到美在內外、意在含蓄?如何在眾多詩人的創新中做到同心協力、和諧共進?如何把分佈在全市各地、甚至遠在海外的南京詩人組織起來,形成合力?……這些都必須運籌帷幄,把工作做在前面。面面俱到,統籌安排,方能真正做到萬無一失,確保詩會的圓滿成功。

豁蒙之窗,聯句端午。豁蒙樓的聯句歷史,又揭開了新的一頁。

 

( )

這豁蒙樓詩歌聯句是怎麼來的?今天發展的狀況如何?這是海內外許多人關心的一個問題。今天,我就來說一說它的前世與今生吧!

豁蒙樓位於玄武湖畔雞鳴寺內、雞籠山東北端,乃古城金陵的一大景觀。據說當年在這媯n臨望景,鐘山的紫氣、九華的塔影、還有逶迤的古城牆,皆盡收眼底。更有甚者,此間目之所及,能達江北的浦口、城南的白鷺洲。

可惜今天已經沒有多少人知道這些了。

這豁蒙樓的“豁蒙”二字,出自杜甫之詩《贈秘書監察院江夏李公邕》:“君臣尚論兵,將帥接燕薊,郎詠六公篇,憂來豁蒙蔽”,意為:到了傷心或受到傷害的時候(憂來),才能明白(豁)曾經因愚蠢而受到的(蒙蔽)。所謂 “豁蒙”,就是使受到蒙蔽的真相,能夠大白於天下,也就豁然開朗、從此雲開霧散了。

據有關資料介紹,這豁蒙樓是兩江總督張之洞為了紀念其門生、戊戌六君子之一的楊銳而修建的建築。這事還要追溯到清光緒廿四年(1898)的戊戌變法。變法失敗,楊銳被捕。當時的張之洞曾打電報給盛宣懷,讓他懇請王文韶設法營救楊銳。又發電報給直隸總督榮祿,請榮祿轉奏“願以百口保楊銳”。但這一切為時已晚。楊銳還是不幸遇難。對此,張之洞十分痛惜。

清朝光緒廿八年(1902),張之洞再度署理兩江,憶及與楊銳在雞鳴寺的徹夜長談,無限哀思,於是倡議建樓以紀念楊銳,因楊銳當年在此舊址憂國議政時,借誦讀杜詩排遣心中鬱悶,悵然淚下,座中無不動容,令張之洞不能忘懷。光緒卅年(1904),豁蒙樓建成。張之洞專門為此題了匾額,又把這一事件寫入自己的手書中,云:“余創議於雞鳴寺造樓,盡伐叢木,以覽江湖,華農方伯捐資作樓,樓成囑題荒,用杜詩「猶來豁蒙蔽」意名之”。

這就是豁蒙樓的由來。

 

( )

時光荏苒,歲月如斯。廿多年過去,不知不覺就到了民國十八年(1929)。

這一年的元旦(舊曆十一月廿一日),星期二,天氣晴好。據詩人馮亦同在他的一篇文章介紹,當時在中央大學、金陵大學任教的、有著“江南七彥”美稱的七教授:黃季剛、王曉湘、汪辟疆、陳伯弢、王伯沆、胡小石、胡翔冬等七人,這一天在此小聚,行酒吟詩。在這片積澱深厚、彙聚與生髮著歷史名城千年文脈的旖旎風景線上,七教授不禁感慨萬千,詩興大發。你一句,我一句,七人在登高望遠中佳句頻出,不到一個時辰,一首廿八行的五言古風便橫空出世,這就是民國史上聲名遠揚的《豁蒙樓聯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09e6210100s9c1.html

蒙蔽久難豁(弢),風日寒愈美(沆)。隔年袖底湖(翔),近日城畔寺(侃)。

篩廊落山影(辟),壓酒瀲波理(石)。霜林已齊纈(曉),冰花倏擷綺(弢)。

旁眺時開屏(沆),爛嚼一伸紙(翔)。人間急換世(侃),高遁謝隱几(辟)。

履屯情則泰(石),風變亂方始(曉)。南鴻飛鳴嗷(弢),漢臘歲月駛(沆)。

易暴吾安放(翔),乘流今欲止(侃)。且盡尊前歡(辟),複探柱下旨(石)。

裙屐異少年(曉),樓堞空往紀(弢)。浮眉挹晴翠(沆),接葉帶霜紫(翔)。

鐘山龍已墮(侃),埭口雞仍起(辟)。哀樂亦可齊(石),聯吟動清泚(曉)。

據說,這七教授的手稿都是用雞鳴寺和尚的破筆,在兩張長條毛邊紙上寫下的,每人不僅寫上自己創作的詩句,還署名其下。文人雅集,本來就是一段佳話。這次即興所書,更是開後來豁蒙樓聯句之先河。這留有七教授手跡的珍貴原稿,歷盡滄桑幾番流轉,在當事人和收藏人均已作為古之後,被捐贈到南京大學圖書館,成為這所大學圖書館的“鎮館之寶”。

在諸多豁蒙樓詩文史料中,這《豁蒙樓聯句》更是具有無可替代的歷史傳承與文化發展上的獨特性、群體性與豐富性。因為參與聯句的七教授都是晚清至民國年間在經史、文辭、考古等方面蜚聲海內外的名教授、國學大家,他們在中國學術史、文化史上的地位是舉足輕重的,其影響是極其深遠的。這七教授聯句不僅僅是文人、學者的一次雅興,更是豁蒙樓這座“千年古寺百年名樓”承載和綿延金陵文脈,薈萃人物風流、見證古都滄桑的生動記錄,是一株植根於金陵熱土的中華文化大樹上的常青枝條與豐碩成果。

七教授豁蒙樓聯句之後,值得一提的還有民國廿三年(1934)舉行的兩次盛大詩會。一次是上巳修禊詩會,在這豁蒙樓附近的玄武湖舉行,有八十七人參加賦詩。還有一次是仍然在這豁蒙樓舉行的重陽登高詩會,有一百零三人參與賦詩,約七十位詩人到場。兩次詩會,是晚清以來盛況空前的兩次詩壇雅集。

 

( )

風雷激蕩的廿世紀終於成為歷史,彈指間就到了新世紀的二○○七年的初夏。

閱盡歷史滄桑的豁蒙樓,再一次進入詩人們的視野。

首屆雞鳴端午詩會,於這一年的端午節前夕在這媮|行。詩會前夕,一度被網路傳為新七子的丁芒、俞律、常國武、鍾陵、陳永昌、馮亦同、王步高等七位當代詩家,會於這有著文人氣息的豁蒙樓。詩人聚會,免不了就要吟詩填詞。據馮亦同先生在他的一篇題為《“豁蒙樓聯句”的價值與影響》的文章介紹,他們“新七子”次七十八年前的陳伯弢、王伯沆等七教授所作《豁蒙樓聯句》韻,一個接一個揮毫潑墨。於是,一篇新時代的《豁蒙樓聯句》便在這一天問世: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09e6210100s9c1.html

蒙蔽終雲豁(鍾),佳節正晴美(俞)。薰風扇陽和(常),詩興縈古寺(丁)。

湖山入吟眸(王),風物得妙理(馮)。雨肥林樹暗(陳),榴花燦若綺(鍾)。

文章自千古(俞),傳今仗一紙(常)。繼武慕前賢(丁),揮毫據舊几(王)。

勝會因時泰(馮),華夏中興始(陳)。推窗萬里天(鍾),望中千舟駛(俞)。

塔外聳高樓(常),年年歎觀止(丁)。人生貴適意(王),隨緣味甘旨(馮)。

梵唄淨塵寰(陳),焚香祝新紀(鍾)。髮白心猶壯(俞),長嘯蔣山紫(常)。

未敢忘憂國(丁),雞鳴思奮起(王)。新吟接遠響(馮),滄波更清泚(陳)。

湖山依舊,人事代謝。雞鳴端午晴方好,豁蒙樓聯句譜新篇。南京這座世界文學之都,傳承演進且代代更新的文化熱土,其所顯示的中華文明之源遠流長、百折不回、歷久彌新、長盛不衰的生機與活力,讓今天的我們更加發奮有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東方文化的發揚光大,一定能夠實現。

自這一年的雞鳴端午詩會開始,數以百計的詩人與眾多的詩歌愛好者,差不多每年都要在這媗w聚一堂。從傳統詩詞到當代新詩,聯句的傳承與創新,不久體現在時代精神上,形式上也推陳出新,豐富多彩。每年這個時候,他們吟詩,他們揮毫。這端午詩會,已經成為新世紀南京詩人一個盛大的節日。

 

( )

歲歲端午,年年豁蒙。自二○○七年開始的金陵雞鳴端午詩會,到今年已經是第十三屆了。

儘管風雲變幻,儘管病毒來襲,萬里長江依舊奔騰不息。巍巍屹立之豁蒙樓,依舊是風景這邊獨好,楊柳歡舞春風。

詩會年年開,今年到雲端。眾多詩人在網路相聚,第十三屆金陵雞鳴端午詩會,在與時俱進中更是別有一番風情。

詩句與童心齊飛,朝陽共金陵一色。詩會召集人馮亦同剛剛在詩群中發佈資訊,分佈在全市各個角落的詩人們便聞風而動,紛擁而至。他們把自己最美好的詩句,獻給今年的端午詩會。

“一座石頭與水的城市,昂首浩蕩著神奇”。年過古稀的老詩人陳詠華,最先發來他在靈感中噴發出來的佳句。見此,喜出望外的詩會召集人馮亦同拍手叫好。文學之都南京的厚重與悠久,最形象的比喻就是這石頭與水了。詠華這佳句一出,他的“吟槌”就毅然落下。以自己剛剛想到的“梅花和雪松”繼之,實乃珠聯之璧合也。

此二聯一出,詩人胡劍明和鞏孺萍幾乎是“接踵”而來,前後不到十分鐘,第一小節的開篇四句,便“順理成章”地敲定了。

緊隨其後的,多年馳名詩壇的詩人方政、王德安、吳其盛、葉慶瑞、西子喬……一個個接踵而至。遠在海外澳大利亞墨爾本的詩人吳野、遠在美國休士頓的詩人蔡克霖,也都興致勃勃,先後登上這次雞鳴端午詩會的雲端。接著,早已年過八旬的老詩人黃東成、孫友田也趕來了。來到詩會雲端的,還有更老的、七十多年來一直活躍在金陵詩壇的、已經九十四歲高齡的俞律老。他也奉獻了自己的佳句。歷經抗戰、民國、解放以及後來反右、社教、文革、改革開放的他,對時代風雲變幻的感受較大家更為深切。“雄雞唱著第一佳作,迎接三閭大夫登樓”。這發自他心底的心聲,凝聚的是中華兩千多年詩史的風雨滄桑。在大家的心目中,他就是“三閭大夫”的化身。他那濃濃的詩情,他的許多美好的詩句,在許多人的心中留下長久的美好記憶。

詩人節前夕的南京詩人聯句活動,數十位新老詩人聚會於雲端,詩情、友情交融,抒情、寫意互動。精彩紛呈,佳句迭出。不到一周,卅六位詩人的詩化南京篇豁蒙樓新詩聯句,已經完成初步彩排。一場精彩的雲端演出,就要在端午節那天隆重登場。卅六散句,合成九組小詩,再融為一體。敬請期待。

對於這次詩會,詩人王德安有詩贊曰:端午詩會年年開,今年開到雲端來。老有九秩老詩翁,小有雨希大詩才。文朋詩友熱情高,天南地北發詩來。吳野澳洲吟離騷,克霖美洲抒情懷。隨園詩話生綠意,王者之香詩中栽……

正是:年年端午,今又端午。五月的秦淮河激蕩著當年汨羅江的浪波。

詩人興會在雲端。詩人節的詩潮滾滾來。風起文學之都,五月花開。

五月花開,江上有龍舟,風起雲湧。詩壇何處風流?且看今日之豁蒙樓!……

2020.6.15淩晨,寄自南京雨花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