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意沭淮,詩寫人生

袁沭淮《紅塵只是平常日子》讀後漫筆

 

有人說,這是一個非詩的年代。面臨千年未有之世界變局,我們又彷彿回到那古老的春秋戰國。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思慮更多的是如何更好的生存。市場、資本,利潤、金錢。人們追逐的,更多的是物質層面的利益。至於詩歌,已經是一種奢侈品,沒有多少存在的空間了。

對此,也有不少人持質疑、甚至是反對的態度。他們認為,喜歡詩歌的雖然是少數人,但這少數人是“無限”的,是一個不能忽略的存在。經濟越是發展,人們空虛、焦慮、孤寂的心靈越是需要精神層面的東西來慰藉,來療治。當前網路詩歌的空前繁榮,就是一個很好的見證。全球數以千萬計的人在寫詩、讀詩,有力地說明在我們這個時代,不能沒有詩歌。

幾千年的歷史告訴我們,詩歌是生命最美的饋贈,是靈魂深處最純淨的一束閃光。能夠直達人類心靈的詩作,是不朽的。人們不會忘記。

每個年代都有“無限的少數人”,在詩歌中尋找自己生命的根基。孔子曰:“詩,天地之心,君德之視,百福之宗,萬物之戶也”。詩,是出自靈魂又歸向靈魂的返照,是靈魂的音樂,是心靈的對應投影,是生命運動淋漓盡致的寫意,是人生複雜經驗的凝聚,又是個體人格的最高塑造。

世界上永遠有人在焦慮。而詩,則是一種可以琱[依賴的定力。

 

七月,一個連綿陰雨的午後,我收到了詩友袁沭淮寄來的詩集:《紅塵只是平常日子》。這是他的第二本詩集,距他第一本詩集《心靈深處的河流》的出版已經廿三年。廿三年磨一把詩劍,這持之以恆、始終如一的“韌”勁與耐力,我是自愧弗如,從心底深處由衷敬佩的。

面對這本剛剛出版的、還散發著油墨清香的詩集,我不由心潮起伏,浮想聯翩。

詩人沭淮這個名字,不由讓人想到蘇北的沭淮大地。是的,我和他是同鄉,我們都是沭淮大地的兒子。從沭水之陽到淮水之陰,那一望無際的大平原是我們的故鄉,是我們生命的根。特別是沭淮,從出生到上學到工作直到退休,從來沒有離開這塊土地。他對這片土地的依戀與深情,我是完全理解,且感同身受的。

記得有一次我回鄉探親,我和他在縣城相聚。談到這片土地的古老與神奇,他是特別的興奮。我們從黃帝軒轅之子、後來被稱為“五帝”之一的少昊,談到春秋戰國時的郯子國;從韓山腳下的韓信點兵談到霸王項羽和一代烈女虞姬的悲劇;又從曾任沭陽主簿的宋代大科學家沈括,談到清代的沭陽縣令、著名詩人袁枚,以及清末攜十本傳奇下江南的一代才女劉清韻……

歷史悠久,人文薈萃。更讓人振奮的,是這堣捔膠a覆的變化。縣城高樓林立,鄉野花木飄香。高鐵、高速公路,火車、小轎車……一個歷史上曾經被稱之為“惡水、刁民”的貧瘠之地,如今處處彰顯出朝氣蓬勃的青春活力。改革開放四十多年,對此我們都有著極為深切的感受。

時代的風雲,歷史的變遷。日子雖然平常,卻能使得生命的原生態呈現。沭淮的《紅塵只是平常日子》,寫的雖然是平淡無奇的日常生活,揭示的卻是往往不被人們注意的、隱藏在人類心靈深處的河流。這河流中的浪波,乃詩人穿越時空的心靈之吟唱,是一曲生生不息的生命之歌。

 

《紅塵只是平常日子》,收錄的是作者近三年來創作的122首詩歌,分為“牧笛短歌”“愛之絮語”“沿途風景”與“組章和鳴”四輯。

迫不及待地打開詩集,開篇第一首就是描寫我們家鄉一種民間習俗的《月當頭》:

聖誕夜,月當頭

和七八文友飲酒作詩

喝尤三姐的紅高粱

聽林黛玉詠沭陽石榴

看晴雯的豐富表情

再聊一聊生活的意義

以及文學的真諦

月當頭,在我們家鄉是對農曆十一月十五的一種俗稱。這一天,人們有聚友喝酒的習俗。再加上該年的月當頭又是西方的耶誕節。兩節相遇,東西合璧,人們免不了興高采烈。於是,詩人與小城的幾位文朋詩友在一起小聚,並開始飲酒賦詩了。

    樸實的語言,純真的感情。沭淮的詩,總是這樣發深沉於簡雋,寄至味於天真。看似平淡的一次小聚,在詩人的筆下被虛擬、被詩化了:

我們都醉了

醉在大觀園的風景

醉得不知道

人生是不是一場虛度

這畫龍點睛的結句,堪稱“詩眼”。其點出的不僅僅是那明淨星空的霞青雲淡,更是一種思想的深度和精神的力度。

再看另一首還是寫飲酒的《醉紅塵》:“不知道,我在紅塵/是醉?還是醒/不知道,我的紅塵/是繁華,還是蕭索”,詩人就是與眾不同,即使在酩酊大醉中,還是要發出一種哲學般的人生詰問。接下來便是揭示詩人心靈深處的一種欲求與渴望:“紅塵,紛紛攘攘/又氣象萬千/我卻渴望有一泓清泉/汩汩流過心田”。在率直的坦蕩與情不自禁的流露中,詩人展示的是一種靈魂的呼吸於悸動。

我們繼續往下看:無所謂世間走一回/卻品嘗了五味雜陳/曾感歎不覺中蹉跎歲月/但也真真切切地/愛過、嗨過、瀟灑過。生活是豐富多彩的,五光十色的,其酸甜苦辣,其悲歡離合,每個人都會有其獨特的感受、感觸、感悟與感喟。五味雜陳也罷,蹉跎歲月也罷,在詩人的筆下都成了月華之沉澱,靈魂的雲淡風輕,而化為歷史的煙塵。最後,詩人得出結論:其實,紅塵只是平常日子。“平常”二字,透露的是詩人的一顆平常心,一顆安於平淡歸於平淡的平常心。既然是“平常日子”,就會“每天都有風吹來”。在當今這個時代,我們左右不了這個世界,只能順應現實,吹東風也這樣過/吹西風也這樣過。既然學不了金庸/大鬧一場,悄然離去”,“那就做一朵雲/飄飄於紅塵。到這堙A詩嘎然而止。留下的是綿綿不盡的回味。

    同類題材的還有《一杯酒》《紅塵醉》《醉紅顏》《酒之五味雜陳》等等。沭淮大地自古以來就號稱酒鄉,詩人工作的地方宿遷,更有“酒都”之稱。酒文化如此發達,詩人對酒的情有獨鍾也就不奇怪了。詩人不僅僅是寫飲酒,而是在寫飲酒的過程中抒發人生的感慨。不僅僅是感慨,也不僅僅是歎息,更重要的是還有思考。在一系列直觀印象的抒寫中,一步步達到思想知覺化的深厚境界。每一首都是有一定深度的關於生命沉思的好詩。

 

    沭淮雖然一直生活在酒鄉、酒都,但他並非酒徒。雖然飲酒,但很有節制,最多也就是小醉而已。

    日常生活中,他更多的時候是品茶。詩集中的兩首詩:《一杯香茗》和《品茗》,就是他品茗人生的真實寫照。

    每天晚上,或者節假日、星期天,難得一閑的他,就會“泡一壺香茶/讓時光慢下來/讓心靜下來。退休後,雖然還有許多社會工作,很難完全閑下來,但他還是盡可能地追求一種慢生活。茶泡好後,他“輕輕地啜”“慢慢地品”“獨酌,在酒後/忘記白駒過隙/共飲,在黃昏/熱氣嫋出話題

    現在這個年代,許多人習慣了忙忙碌碌。一旦閑下來,就會孤寂,甚至在一種空虛苦悶中難以自拔。我們的詩人不會這樣。日子雖然稀鬆平常,但他會在這種平平淡淡中尋找詩意,也就是如荷爾德林所言,詩意地棲居在這個五光十色的世界。

    “一杯茶,慢慢地飲/不管多長的日子/多遠的季節/她的香氣都不會淡去歲月浮沉如夢,大江東去無痕。我們的詩人總是於春花秋月間,淡看歲月流轉,靜默詩和遠方。“一杯香茗,置於茶室”,喝著、喝著,他就度過了“靜美的一天”。喝著、喝著,茶就流進了他的血脈……

    無言茶自香,淡定人從容。一杯香茗伴一枚詩心,我們的詩人在品茗中把自己詩化成一道美麗的風景。

 

    詩化的審美生活,是聽命於一種內心的召喚。飲酒、品茗之外,詩人沭淮還有更多方面的愛好。比如養花、賞雪、觀景,比如旅遊、采風、聚會,還有看足球比賽……

    這本詩集,也由於他多方面的愛好而變得豐富多彩。正如教授、詩評家海馬所言,是自足的人生、古典式的情懷、審美的態度,讓詩人有了這份散淡、詩意的生活。

    讀這本詩集,我們不能不注意到詩人描敘、抒發的他身邊的自然之美。這其中自然包括自然景觀,還有他抒寫的季節和晝夜的輪迴、天氣的變化、忽開忽謝的花卉,等等。比如《地平線》《天氣很好的傍晚》《一株銀杏》《飲一杯秋色》《風中的樹葉》《鳥們,樹們》。

    我印象深刻的是三首寫雪詩中的《雪是靜的》:“雪是白的,白的/白得無聲/雪是靜的,靜的/靜得輕盈/夜丟失了光/只有雪眨著眼睛/都睡了,都睡了/就讓雪陪伴失眠。全詩只有短短的八行,四十五個字。一個現實與虛幻相間的世界如在眼前,有景、有情、有味。化抽象為具象,變無形為有形。景色雖然平常,但在詩人的反復詠歎中卻能亮人眼眸,達到意境頗豐的效果。

    自然之美中還有“人化的自然”,比如《我家的吊蘭》《花草情人》《籠鳥》《想起那只花貓》……從養花到養寵物,處處都讓人感到一種美、一種詩趣。你看!吊蘭那“長長的枝條”,在“彈奏自然天籟的和鳴/舞起阿娜多姿的秧歌;木香花“那馥郁的香氣哦/在人生的歲月/久久漂浮,久久漂浮;更有那石榴花“滿樹怒放/每年的六月/總吸引我迷惘的目光。特別是在《花草情人》中,詩人一開始就坦誠地表白:“我家的所有花花草草/都是我的情人,這讓人不由想到宋代詩人林逋隱居杭州孤山時那“梅妻鶴子”的文人佳話。

    情景交融,天人合一。古代文人的憧憬,今天得以重現。

    熱愛自然是人的天性。對自然的詩化審美,更是詩人的一種情趣。以穿越生命的洞悉,去感受自然,感受人生,並且在這種感受中體會著大自然的壯美和滄桑。

    生活的詩意和詩意地生活,是一種生命精神。袁沭淮這本詩集的出版,為生命的存在和意義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愛與情,是沭淮詩集中一個十分重要的內容。輯之二《愛之絮語》的20首(組)詩作中,基本上都是這方面的內容。

     我的月亮落在了河

        撈呀撈不上來

        我的愛人幻化成虛影

        飄呀飄向了遠方……  

——摘自《愛人,披上了月紗》

寫的雖然是情詩,卻沒有卿卿我我的纏綿,更沒有死去活來的憂傷。沭淮的情詩,表達的是一種真摯、美好的人間真情。簡潔、明快、純淨、脫俗。讀這樣的詩篇,人們感受到的是和煦的春風,是溫暖的陽光。

這樣的愛情詩還有《醉紅顏》《小芳的背影》《你的愛在深處》……這一輯中有一首《愛人的味道》,我印象特別深刻:“相濡以沫的情感/泡濃了悠久的歲月/延伸了皺紋/增添了白髮/相互的引力不亞於新婚。這些詩句不僅是詩人自己愛情生活的記實,也是眾多老年夫妻情感生活的真實寫照。他的詩在一些老人詩群中引起廣泛共鳴,決不是偶然的。

在人類歷史上,愛情是一個永恆的主題,而表現這個主題最為精練的文學形式便是愛情詩。古今中外,膾炙人口、感人肺腑的愛情詩不計其數。沭淮從自己的生活出發,表現了我們這個時代特有的愛情之美,其和婉的聲韻、淡雅的筆觸,是有其獨特魅力的。

    當然,愛之絮語說的不全是愛情。在狹義的愛情之外,詩人還寫了親情、友情、鄉情。在這一輯中,他寫了文朋詩友之友情,寫了故鄉變化之鄉情,寫了父母之親情。在《陪老爺子慢慢變老》一詩中,他寫道:“年過花甲的兒子/96歲的老爺子/在光陰中度日/在光陰中淬火/在光陰中慢慢變老……《紙火》中,他寫對母親的祭奠,末句云:“媽媽,爸爸安好/人世間,一切安好。這些詩質樸、自然,沒有任何雕琢,也沒有多少形容詞,更沒有任何煽情的句子,可讀之從心媟P動,有時還會情不自禁地落淚。我想,這也許就是樸實的魅力吧!

    詩是詩人心靈的直接流露。對父母的愛,對親人的愛,對朋友的愛,對家鄉乃至民族、國家的愛,對整個世界的愛,是貫穿於沭淮詩歌創作的一條紅線。

    愛這個世界,沭淮用的是他的一顆赤誠的心。

 

    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對生命的感歎與憂思,是歷代文人常常面對的一個重要主題,也是沭淮在這本詩集中所要表達的一個主要內容。在《老男人》一詩中,沭淮寫道:“一個大男孩,迷糊之間/已成為老男人”,對於這種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詩人的心情是坦然的。讀詩人這類題材,沒有悲觀的感覺。面對歲月流逝,詩人的心態是達觀的,是“讓心平靜,和歲月一起老去”,是“心靈的活水/會一直滋潤身心

    揭示心靈的活力,珍惜生命的每一個時刻。在慢慢變老的路上,詩人沭淮永遠有一顆年輕的詩心。

    當然,詩人這種年輕的心態並不妨礙他對於生命的悲歎與思考。在《最後的詠歎》一詩中,詩人清醒地認識到,“其實,人就是沙粒,微不足道/就是露珠,來去匆匆/就是小草,春綠秋黃/就是螞蟻,死了就沒了。這世界上所有的生命,“就像雲兒飄過,不留痕跡”,只“留下一聲歎息,隨風飄散/留下幾多文字,湮滅在塵埃

    詩的存在,其實也就是詩人心靈的存在。在一種沉重的哲學思考中,詩人感歎的是短暫的人生,發掘的是生命的真諦。記得有一位西方哲人說過,所有的哲學問題,歸根到底也就是如何面對死亡的問題。在組詩《安樂之死》中可以看出,詩人沭淮對這一問題也有著深度的哲學思考。荷蘭一對身患重病的老夫妻,在生命垂危中深情互吻,然後在醫生的幫助下一起實施了安樂死。“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相愛一生的他們,“靈魂互相纏繞著/一起去了天堂……發生在荷蘭的這個故事,讓詩人感慨萬分。在另外兩首詩中,他感歎:“安樂死,天賦人權/有了這人生的最後一招/我們可以不那麼懼怕死亡了。他呼籲:“人,大寫的人/不但活時要有尊嚴/死時也要有尊嚴

    直面生死,敬畏生命。在詩人沭淮的眼中,生命永遠是一道絢麗的風景。

 

    生命的憂歎,是沭淮詩歌的一個重要內容。面對豐富多彩的人生,他是嚴肅的,認真的,有著深刻的哲學思考的。在他的身上,顯露的是一種“古典式”的文人情懷。

    但這並不妨礙他對詩意生活的追求。

    除了上面說的飲酒、品茗、養花與賞雪之外,出門旅遊也是他的一大愛好:

     扔掉多餘的牽掛

          輕裝出行

          除了靈魂

          什麼都能捨棄

——摘自《輕裝出行》

    出家門,“發繡東臺”,南下去江南觀賞“南山竹海”,北上到以貢磚、黑陶聞名於世的館陶采風……

    過海關,到了異國他鄉,他一切都感到新奇。他發現,“異國沒有冬天”;他看到,“曼谷的月亮也是圓的”;他驚奇,這“唐人街的晚上”,為什麼“沒有月上柳梢頭的圖案”?他感歎“今天的大飛機/將地球縮小成村”……

境外的燈紅酒綠固然給人以誘惑,綺麗的山山水水固然讓人流連忘返,但那堬有漪O異國他鄉,“不是我久留之地”。身在他鄉,心繫故鄉。“我原來是一隻家雀/心兒總繫著家前屋後/繫著家鄉親朋的一聲聲呼喚……”

    在這個詩集第三輯的“沿途風景”中,他不僅走出國門,去看了外面的世界,而且對家門口的風土人情也十分留心,給予充分的關注。他忘不了家鄉的樹:“一株一株,光禿禿的/白楊樹上/懸著一隻一隻/細枝橫斜的鳥窩”。他總是牽掛著“夏夜的街頭歌手”“遠去的螢火蟲”,還有那“柿子樹下的孩子”。以家門口的風景為內容的組詩《花鄉新景》中,“一組一組鏡頭向後退去/一幅一幅油畫迎面而來”。在詩人的筆下,我們看到:“鐮刀掛在彎月上/聯合收割機開進了連片麥田”“行於天地的互聯網/被裝進了小小的農家”……

    作為一個詩人,沭淮的生活是詩意的,愛好是多方面的。除了以上所述,他還有一個獨特的愛好,那就是喜歡看足球比賽。他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足球迷,常常癡迷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看球之後,亢奮之情總是難以平靜,先後寫下了一百多首足球詩。僅收錄在這本詩集中的,就有十六首之多。

    因此,他成了一位頗有名氣的“足球詩人”在詩人的心目中,足球比賽不僅僅是一場競技,而是人類從體能到意志的全方位的比拼。“不流血,堪比流血/不是戰爭,卻硝煙瀰漫”:

        邂逅一場比賽

        或者一個進球,一位英雄

        期待心跳,外加陶醉

        如小男生期待愛情

        不,比愛情更甜蜜

        愛情會離開,足球不會離開

——摘自《足球不會離開》

    是的,足球不會離開。特別是四年一次的世界盃,更是激動人心時刻。在評論家月色江河對他的一次訪談中,談到足球,他不能抑制自己的興奮之情,侃侃而談:“最讓我感動的是馬拉多納,偉大的球員,活得瀟灑精彩,活出了自我。我是足球迷,為他寫了一首七十行的詩歌《不會再有馬拉多納》,真是千古一人,不可複製。”

    小小足球,在沭淮的詩中別構一種靈奇。

 

    一直以來,沭淮在詩路的跋涉中始終堅持的是詩歌的力度。他追求的是一種審美式的“詩意生活”,書寫的是發自心靈深處的激情與感悟。

    早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袁沭淮就在報刊上發表他的詩作了。1997年初,江蘇省文藝出版社出版了他的第一本詩集《心靈深處的河流》。雖然小有成就,他並不滿足。他認為,一首好詩應該是大眾化與高品味的完美結合。詩,不僅僅是文字、詞語等淺表的東西,而是作者積澱、感悟、思索催生的藝術品。按照這個標準,他認為自己還有一定的差距。應該少寫多讀。不僅讀詩與詩歌理論,還要讀文學、歷史與哲學。讀有字之書,更要讀無字之書,不斷充實自己。有人勸他再出一本詩集,他總是說:不急,再等一等吧!

    這一等就是廿三年。從《心靈深處的河流》到《紅塵只是平常日子》,他終於在詩路的跋涉中邁出了堅實的、卓有成效的一步。

    與廿三年前的第一本詩集相比,這次出版的《紅塵只是平常日子》不僅內容豐富的多,而且在思想的深度上、藝術的品味上,都有顯著的提升。詩集一問世,在社會上就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受到人們的喜愛,一些評論家、學者相繼發表評論文章,給予了高度的評價。

    《江蘇詩人》詩叢總編認為,袁沭淮的詩歌品質純正,詩意濃郁,蘊藉深沉。詩集代表作者數十年來詩歌創作的整體面貌和藝術風格。袁沭淮的詩追求簡潔優美,注重韻味內涵,大眾化與高品味的結合。作者崇尚詩歌自然天成,自由發揮,注重文化品味,力求雅俗共賞,用簡單的文字寫出優美深刻的詩。

    海馬教授指出:“在本質上,袁沭淮就是一個「秉筆抒懷,歌以詠志」的詩人。他不僅具有中國古代文人情懷和審美化的生活方式,而且很好地保持了中國古典詩歌「抒情」「言志」的寫作傳統。在這個物質化、世俗化的時代,袁沭淮獨守中國古典文人的情操、品格和情懷,關注生活和生命,抒寫心靈和性靈,這是需要相當的勇氣和擔當的行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和價值。”

    日子是平常的,分行文字卻能詩化平常的歲月。數十年來,沭淮堅持用真情擁抱生活,深切體會人生,以詩歌抒寫所見、所感、所思,從平淡光陰中尋覓詩情畫意,將觸動心靈的素材放進歲月堜C嚼、發酵、淬火,精心釀造撥動心弦的詩行。

    暮色蒼冥時分,讀沭淮《紅塵只是平常日子》,不禁感慨萬千。滾滾紅塵,有善良,也有罪惡的潛伏;有物質的利益,也有精神的渴求。詩歌是超越功利的,是溫暖我們心靈的陽光。在時空交感的蒼茫中,我們不應該丟失自己的精神家園。

    生活的詩意和詩意地生活,是一種生命精神。撲面而來的時代氣息,痛感中的平靜,冷峻中的親切——大悲大喜,在詩人的筆下都被轉換成獨白式的沉吟。

    桃花清廋,詩人獨坐。我把心事碾成淡淡的月光……

              

         2020718——29日,於南京雨花臺下

 

鏈接:袁沭淮詩五首,選自《紅塵只是平常日子》

醉紅塵

不知道,我在紅塵/是醉?還是醒/不知道,我的紅塵/是繁華?還是蕭索/紅塵,紛紛攘攘/又氣象萬千/我卻渴望有一泓清泉/汩汩流過心田/無所謂世間走一回/卻品嘗了五味雜陳/曾感歎不覺中蹉跎歲月/但也真真切切地/愛過、嗨過、瀟灑過/其實,紅塵只是平常日子/每天都有風吹來/吹東風也這樣過/吹西風也這樣過/學不了金庸/大鬧一場,悄然離去/那就做一朵雲/飄飄於紅塵

 

一杯香茗 

漢服的茶藝師/氤氳仕女仙氣/宋朝的老白茶/讓賓客醉了又醉/靜美的歲月是茶/輕輕地啜/滄桑的日子也是茶/慢慢地品/獨酌,在酒後/忘記白駒過隙/共飲,在黃昏/熱氣嫋出話題/一杯香茗,置於茶室/守候遠方的朋友/一杯香茗,置於田園/敬獻天地萬物

 

月當頭

聖誕夜,月當頭/和七八文友飲酒作詩/喝尤三姐的紅高粱/聽林黛玉詠沭陽石榴/看晴雯的豐富表情/再聊一聊生活的意義/以及文學的真諦/阿克的草木謠在河中悠蕩/守貴的空杯為誰而留/述謖在江南隔空舉杯/我們都醉了/醉在大觀園的風景/醉得不知道/人生是不是一場虛度

 

螢火蟲,你還在嗎

身後的小路漸次拖長/閃閃流螢正在淡出/青蔥的季節/那七月夏夜的星光/那追逐螢火蟲的身影/恍惚不在/我住在城市的深處/建築巍峨,車水馬龍/卻少了山水,少了田園/少了身旁的螢火蟲 

螢火蟲,好靜,好輕,好亮/點點流螢,流螢點點/過去,小夜曲的夏夜/我們常常見面/後來,你遠離了我們/離了霓虹燈和汽油味 

今天,小精靈,你還在嗎/還在那蘆葦蕩、小河邊嗎/我想尋找你的蹤跡/又怕失去既往的時光

  

瘋狂的足球

宇宙爆炸,炸出地球/更炸出足球/足球,地球的縮小版/為母親披上節日盛裝 

戰士腥紅的眼/噴射腥紅的血/綠茵場,勇敢者遊戲的生死場/失敗者灑淚的傷心地/勝利者慶祝的大舞臺 

一場比賽,一個進球/足以令球員手舞足蹈/令球迷歡呼雀躍/令綠茵場夜空的星星/跟著足球一起蹦跳 

世界盃,美麗的夏日/激動美麗的心跳/讓我們哭與笑,醉與醒/失眠與顫慄/讓我們四年等一回/夢一回,瘋狂一回 

足球,我的伴侶/我要和你一起歌唱/一起疼痛/甚至,為你裸奔……

 

 

袁沭淮,江蘇沭陽人,出生於淮安,曾從事工人、教師、公務員、新聞工作者等職業。詩作刊於《詩刊》、人民日報等報刊,多首足球詩在《足球世界》《足球之夜》等報刊發表,有足球詩人之稱,詩歌被《詩刊》《青春》《中國青年報》等報刊載文評論,入選《中國百年詩人新詩精選》《江蘇文學五十年詩歌卷》等選集,出版詩集《心靈深處的河流》《紅塵只是平常日子》,獲宿遷市五個一工程圖書獎等獎項。係當代詩人、宿遷日報紫藤副刊主編。

二○○一年四月,袁沭淮與汪國真等三位詩人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做了一臺詩歌對話的現場直播節目,同年七月與上述三位詩人在北京國家圖書館音樂廳聯手舉辦“時尚風暴•新詩朗誦與流行歌曲演唱會”,該活動以詩歌走向市場的特色引起關注,被媒體廣泛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