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劍如虹

 

晚清詩人龔自珍與四個女子的末世情緣1

 

引子    桂香飄溢   西湖夢月

 

上世紀辛未年八月,晚清詩人龔自珍離世150週年祭日的前夕,我在杭州城東馬坡巷十六號的龔自珍紀念館參觀。在正廳的龔氏半身塑像前,遙想當年的龔大詩人從這堥咻V京師、走進天朝政治中心的風雨征程,從最初的意氣風發到後來的宦海沉浮,再到後來的落魄南歸、死於非命,一路坎坷,一路悲鳴,那一顆不安分的靈魂恐怕至今也還沒有得到安息。

走出紀念館,漫步西湖邊。晚風中,飄溢的桂香讓行人沉醉。我一邊走,一邊默念著龔自珍當年曾經在這堥I吟的、悼念其亡妻的那一首《湘月》:

“湘雲如夢。記前年此地,垂楊馬。一抹春山螺子黛,對我輕顰姚冶。蘇小魂香,錢王氣短。俊筆連朝寫。鄉邦如此,幾人名姓傳者……”

那淡淡的哀悼之情,那迴腸盪氣、傷感頑豔的情韻,讓我這個後來者不由為之鬱鬱,為之感慨。

晚上讀詩人的《己亥雜詩》,愈加心潮起伏。那一片皎潔的月光下,我枕著西湖的濤聲沉醉、入夢。恍恍惚惚中,這個世界似乎又回到了150多年前的那個死氣沉沉而又變幻莫測、萬馬齊而又陰風陣陣的年代。我之所以要在中秋夜來這西湖之濱漫遊,為的就是欲與詩人說古論今,作一夕長談。可是,我乘座的夢幻高鐵雖然風馳電,卻總也追不上詩人匆匆的腳步。

雲霧飄渺,星光閃爍。沒有見到詩人的身影,夢幻中的我卻聽到了依舊飄溢在湖光山色中的詩人那沉鬱的詩句:

沉沉心事北南東,一睨人材海內空。

壯歲始參周史席,髫年惜墮晉賢風。

功高拜將成仙外,才盡迴腸盪氣中。

萬一禪關砉然破,美人如玉劍如虹!……

好一個美人如玉劍如虹!那氣勢,那境界,即令150年後的我們也不由為之傾倒、折服。

次日晨,再一次面對蕩漾的碧波,我似乎又聽到了詩人當年的沉吟仍然在西子湖的上空繼續:“平生沈俊如儂。前賢倘作,有臂和誰把。問取山靈渾不語,且自徘徊其下。幽草黏天,綠蔭送客,冉冉將初夏。流光容易,暫時著意瀟灑”……

如夢如幻,如癡如醉。就在這“美人如玉”的沉吟中,有四位女子陸陸續續出現在我的面前。她們是:龔自珍的兩任妻子段美貞和何吉雲,詩人的紅顏知己、貝勒的夫人太清,還有一位是最後一直陪伴在詩人身邊的清江浦歌姬靈簫。

三個女人一臺戲!如今有四個女人來說龔自珍,這個晚上你我都不會寂寞了!……

 

 青梅竹馬  伉儷情深

 

—— 段美貞女士記憶中的情與愛

段美貞,清代著名文字訓詁學家、經學家段玉裁的孫女,龔自珍的首任妻子。嘉慶十七年(西元1812)四月在蘇州與詩人結婚。婚後二人回杭州歡度蜜月,一個多月後隨丈夫由杭州赴徽州,次年七月病逝,年僅廿二歲。

 

阿珍離家進京的那天早晨,留給我的最後一句話是:三個月後一定歸來,一定看您生個大胖娃娃!

昨天就是七月初八。整整三個月了,丈夫的話言猶在耳,可是我還沒有看到他的影子。

知夫莫若妻。我知道,不是他心堥S有我,更非他在外面有了什麼外遇。說不定他又被外邊的什麼事情絆住了手腳,而忘記了對我再三表示的,三個月一定回來的承諾。

他這個人啊,一天到晚總是忙。有事忙,沒有事也要找點事情來忙。

他一直就是一個閑不下來的人。

三個月過去了,他還沒有歸來。我能夠理解他,只是這不爭氣的身體恐怕等不及了。阿珍啊,您再不回來,恐怕就永遠見不到您的愛妻了!

我知道,這個世界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在這彌留之際,我預感到我的人生悲劇不可避免。啊,阿珍!從此我們將陰陽兩隔,留下千古遺恨。風雨無情,百花凋零。此恨綿綿無盡期!……

自從進京趕考的丈夫離家以後,我的身體就一天不如一天。入夏以後,不僅腹部膨隆堅滿,而且臍突皮光,四肢消瘦。皮色蒼黃,青筋暴露。最近幾天又出現吐血便血,神昏,痙厥等現象。鎮上的那位江湖神醫最初說我是有了身孕,還送來了保胎的藥。後來發現苗頭不對,就突然改口說這病很奇怪,是無藥可醫的。並悄悄地對公公婆婆講:趕緊準備後事吧!

我雖然沒有聽到他們的悄悄話,但從他們的神色上看,這病十有八九是治不好的了。

然而婆婆總是說:不要緊的,沒有治不好的病!您還年輕,才廿二歲,以後的日子長著呢!

我自己也想不通。三個月前,丈夫離家的時候還是好好的,怎麼突然就病得如此之急,如此之重,而且無藥可醫了呢?

風雨聲中,我看到婆婆總是在擦眼淚,公公也不時地長籲短歎。連我自己也沒有想到我會病成這個樣子。真的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黃泉路上無老少,世上多有可憐的人!

這就是命。

大限將至。我知道我的人生就要走到終點。既然死亡無法避免,那就隨它去吧!想到此,一切的緊張、恐懼感也就煙消雲散,心堶豸]非常的坦然而淡定了。

這一生雖然短暫,但小時候一直受到父母、還有爺爺的寵愛,有飯吃,有衣穿,有書讀,有小夥伴玩。後來出嫁了又有了如意郎君,盡情享受人間最美好的愛情……

人生如此幸運,我還有什麼不知足的呢?

可是,來這個世界畢竟還是太短暫,我總是心有不甘。許多事情還不能輕輕地放下。此刻,我愈加思念的是我的父母、爺爺,還有我的公公、婆婆,還有娘家那些一起長大的小姐妹、小兄弟們,我放不下對他們的牽掛!

我更放不下的,還是我的如意郎君,我的阿珍!啊,阿珍!世事兇險,道路崎嶇不平。然而您總是不諳人情世故,總是嫉惡如仇,不知道明哲保身。這個世界,我最放不下的人就是您了!可是,我卻再也不能陪伴您……

從病床上支撐著爬起,遠望西山落日。這古老的城樓,在暮色中愈加顯得沉悶而孤寂,氣息奄奄。突然,一片枯葉在晚風中上下蕩,最後竟然飄到了我的窗口,輕輕地落在我的眼前。

我的心跳驟然慢了下來,只覺得天昏地暗,一片茫茫。

啊,阿珍!此刻您在哪呢?我好想念您啊!……

 

恍恍惚惚,渾渾噩噩。望著正在消逝中的綠水青山,與阿珍的許多往事又出現在此刻我的眼前。

我跟阿珍從小就很熟悉了。他的媽媽是我的姑媽,他是我的表哥。親上加親,感情純真。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他常常講,我們的緣分早在上一輩子就已經是註定的了。

至今我仍然清楚地記得,八歲那年,我跟著爺爺從姑蘇(今蘇州)到了杭州,來到姑媽、姑父的家。一到他們家,他們就把一個正在玩耍的小男孩介紹給我,說他是我的小表哥,叫阿珍,並讓我跟他到西湖邊去玩。那時候的他,頭梳一雙丫髻,身著一件淡黃衫,儼然一位公子哥。每天,他牽著我的小手,在西湖邊聽風兒奏樂,在林子婸D鳥兒唱歌。鳥兒飛走了,他就倚身吹笛。那笛聲婉轉悠揚,在清風媬犖y。我聽著,聽著,便高興得唱了起來。他也跟著一起唱。兩個人那稚嫩的歌聲追逐著滿湖的碧波,令湖上泛舟的遊客流連忘返。望著我們這兩個天真活潑的幼童,他們一個個全都忘情地停下手中的槳。

唱完了歌,我們兩個人就在林子堮趕g藏。他笨拙地把頭鑽進草叢,屁股卻露在外邊,被我一下子就捉住了。我狠狠地刮了他兩個鼻子。他哭了,哭得很傷心。我有些害怕了,只好又來哄他,還把自己的鼻子伸給他刮了兩下。他終於破涕為笑,又洋洋得意了起來。後來,他又學大人們的樣,把一塊紅巾蓋在我的頭上,要我當他的“新娘”。我覺得挺好玩的,跟他在林中“拜了天地”,然後就手拉著手向山上跑去。

跑到了半山腰,他有些累,就躺在路邊的草地上。我一邊輕輕拍打著他的身體,一邊哼著小時候從奶媽那媗巨茠熒n籃曲。他這個做哥哥的,倒像我的一個小弟弟。聽著,聽著,不知什麼時候他就合上了眼皮。後來他告訴我,說他望見了山上有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好氣派哦!他感,他驚訝,接著他就繪聲繪色地對我敘說道:雲廊木秀,水殿荷香。風煙鬱深,金碧嵯麗。月光吞吐在百步之外,瀣氣之空濛於千之遙。晴天一碧,月色迷濛。群星閃爍,只令人覺得深不可測,妙不可言。不知海闊幾,也不知天高幾重……

他說的完全是一個詩人的語言,我聽得入迷了。

他說他看到了光明殿。不但看到了,而且登上去了。門樓上書寫的“光明殿”三個大字,他看的清清楚楚。他說他看見了光明殿前的花紅草綠,頭頂上空的雲霧繚繞,還有天上仙女們的載歌載舞。他描繪的娜飄拂的舞姿,那令人心醉神迷的樂曲,真的讓我很是眼花亂,眼界為之大開。沒想到湖邊這座小小的山丘,還有這樣一處美好的所在。我們高興得手舞足蹈……

西邊的太陽已經落山了,似火的晚霞燒紅了頭頂的天空。我的這位小表哥依舊沉浸在他的夢境中。他緊緊地拉著我的手,說要帶我一起再登光明殿。

登光明殿?我笑了:你剛才是做夢。夢境再好,當不得真的!

不是做夢,是真的!阿珍辯解道:剛才我看的清清楚楚。看仙女們跳舞的不是我一個人,還有太白金星呢!

你看到了太白金星?我笑得直不起腰來:太白金星是天上的神仙,可是你能見到的?你這是大白天做夢!……

是真的!阿珍唯恐我不信,忙伸了一下小手姆指頭,發誓道:誰騙你是這個,是小狗!……

他還說他認識路,一定要我跟他一起上光明殿。說的我不由為之心動,真的跟他一起去爬山了。

我們一口氣登上山頂,但見白雲繚繞,清風撲面。剛才就是在這個地方,怎麼不見了?阿珍呆呆地望著遠處,似乎在想什麼。我卻有些灰心了。

阿珍還是不死心:看來不是這座小山了。我們回去吧,明天再找!

回家後一宿無話,第二天又要出門。

聽說我倆要去找什麼光明殿,他們家的僕人老伯伯笑得前仰後合:這兩個孩子,真的是異想天開!

然而阿珍還是執意要上山,僕人老伯只好對姑媽道:夫人,我帶阿珍兄妹到山上逛逛去!

由老伯帶路,我們上了棲霞嶺。

三天之後,我們又登上了孤山頂。

五天後,我們再爬上葛嶺之巔。

就這樣,跑了十多天。光明殿還是遙不可見。我是徹底失望了,阿珍則還是不死心。他緊緊地握了一下小拳頭,道:為了天下光明,長大以後,我一定要尋到這個光明殿!……

兩個月後,我跟爺爺要回姑蘇了。阿珍哭著不讓我走。我也是熱淚漣漣,不願離開西子湖畔的這位呆哥哥。可是,孩子們的淚是無濟於事的。在一個初秋的夜晚,我還是跟著爺爺登舟回姑蘇了。

 

回到姑蘇,我就跟著爺爺習字繪畫、吟詩填詞。你也許不知道我的爺爺是誰吧?告訴你,我的爺爺就是我們那個年代首屈一指的文字訓詁學家、經學家段玉裁,人們都叫他段老先生。他老人家的《說文解字注》,其體大思精,真的是前所未有,在古韻學上是一部劃時代的著作,是一個劃時代的里程碑。有這樣的爺爺,是我這一生最大的驕傲。

秋去春來,庭院堛滷鰝徶瞻F又開。十多年過去了,我已由當初不諳世事的黃毛丫頭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兒時的許多往事已經在逝去的歲月中逐漸模糊,然而,八歲那年的杭州之行,那些天跟著阿珍哥哥,為尋找夢境中的光明殿而爬山登高的快樂時光,卻一直在我的記憶中,歷歷在目而難以忘懷。

我那次離開杭州不久,就聽說阿珍也隨父北上,去了京城。後來他告訴我,那些年他在庭院堛漸j槐下吟詩、擊劍,在郊外的崇山峻嶺中縱騎、高歌,為的是將來能夠實現那個美好而又迷人的夢。在我的想像中,這位當年的呆哥哥該出落成一個英俊帥氣的小夥子了。他那才子般多情的心靈上,一定又注上了一種豪俠之氣,變得讓我刮目相看了。

我相信自己的直覺。一個在現實世界尋找夢境中光明殿的孩子,在一股傻氣的背後往往是超乎常人的堅韌、專注與執著。

果然如我所想,不久前他給爺爺寫信,說他始終沒有忘記那一年跟我在一起的日子,沒有忘記那美麗的光明殿。在信中他向爺爺問了我的情況,並讓爺爺轉給我幾首他近來填寫的詞。至今我還記得,其中有一首《桂殿秋》:

明月外,淨紅塵  蓬萊幽窅四無鄰

九霄一派銀河水  流過紅牆不見人

 

驚覺後,月華濃  天風已度五更鐘

此生欲向光明殿  知隔朱扃幾萬重…

對於阿珍的詩詞文章,爺爺的評價非常高。他對我說:阿珍這孩子,天資聰慧,又非常的勤奮。其詩詞造意造言,幾如韓李之於文章,銀碗盛雪,明月藏鷺,中有異境,此事東塗西抹者多,到此者少也。其文更是才之絕異,風發雲逝,有不可一世之概。這孩子胸有大志,想做大事,其前程不可限量!

聽爺爺如此誇讚阿珍,我心堣ㄔ悀@陣熱乎乎的,問:您是說,阿珍將來會跟他的父親、祖父一樣,是個做大官的了?

論才學、論心胸,阿珍當在他父親、祖父之上!爺爺略一思忖,又道:可是這孩子心高氣傲,遇事忒較真,且嫉惡如仇,不高興的事情就掛在臉上。在當下這個時候,不合時宜啊!除非皇上特別看重,否則,他的仕途不會太順,說不定還會有很大的麻煩……

說到這堙A爺爺的心情似乎有些沉重。我也在為阿珍的前程擔憂。

沉默了一刻,爺爺終於又開口道:昨天您姑媽又來信了!……

姑媽來信了?她身體好吧?我問。

好,好!爺爺道:還特別提到阿珍,說他非常惦記您!

是嗎?我高興地道:我也常常想到他呢!

您姑媽來信是提親,想讓您給阿珍做媳婦呢!爺爺道:您跟阿珍,確是很好的一對。只是,您願意嗎?

如果能夠跟阿珍在一起,我當然是求之不得。可是,我沒有回答。一個姑娘的矜持讓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爺爺沒有逼問,只是道:您跟阿珍,兩小無猜,青梅竹馬。親上加親,情趣又投合,確是人間美好姻緣。可是,您跟他不一定會過上安寧的日子,更不一定會得到幸福。搞的不好,將來很可能還會遭遇您意想不到的磨難……

遭遇意想不到的磨難?……我有些緊張了,問爺爺:這是為什麼?難道他以後會變心,把我休了?

這倒不會!爺爺道:根據我的觀察,阿珍這孩子單純、正派,心地善良。如果您跟他,他會永遠對您好的!這一點您可以放心!

那您擔心什麼?我迫不及待地問。

我說的是他的性格!爺爺繼續對我道:剛才我說過,阿珍這孩子心高氣傲。在當今這個年代,他要做大事,恐怕不會那麼順當,一生中很可能會有大的磨難。大起大落,風雲莫測。世事難料啊!到了那時候,您難免會受牽連!這些,您準備好了嗎?您願意跟他同甘共苦嗎?

我毫不猶豫地道:能!我相信阿珍,只要他做的對,我就與他同舟共濟,患難與共!

看來,您與阿珍已經是情投意合、心心相依。爺爺終於又有了笑臉,道:看來我已經別無選擇,只能成全你們了!……

 

西子湖畔的那次分手,一別就是一十三年。當再次見面的時候,當年的小妹妹已經成為呆哥哥的妻子了。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嘉慶十七年(西元1812)的四月。

姑蘇城閭門外上津橋段氏花園內,上上下下裝飾一新,洋溢著歡樂的喜慶氣氛。

新婚之夜,洞房花燭。我偎依在新郎的懷堙A萬語千言,湧上心頭,卻又無語凝噎。我們倆都沉醉在新婚的幸福中了。

沒想到,十三年前在西子湖畔“拜天地”的遊戲,如今成了真。阿珍樂呵呵地傻笑著。他枕著我的胳膊,恍恍惚惚地進入了夢鄉,臉上還露著甜蜜的笑容。他後來告訴我,說他夢見自己抱著一對大胖小子,正在向心中的那座光明殿飛去,飛去……

哈哈,他還是忘不了十三年前那個夢幻中的光明殿!

那些日子,段家的人們都可以看見,花前月下,經常有我倆一對形影不離的

身影。幸福的蜜月,至今回味起來仍然是銷魂的。

多少年過去了,我始終記著新婚蜜月中的夢。時至今日,我更忘不了那新婚蜜月中的情和愛。

那難忘的夢,難忘的情和愛啊!

桃紅柳綠,喜鵲枝頭。窗外面的一株株嫩竹,映著燈籠上的一個個大紅“囍”字,使得這冷落多日的段府顯得格外生輝。一天下午,我伴著姑媽、也就是現在的婆婆到後花園中去賞花。

夕照遠山,風和日暖。似火的晚霞中,我們都沉浸在幸福的喜悅中。

忽然,爺爺身邊的阿秋氣喘吁吁地跑來:大少奶奶,姑爺剛剛從外邊回來。不知道因為什麼,在那堶呢!

新郎官在哭?我有些不相信:也許你看錯了吧!

怎麼會看錯?他在那堣@把鼻涕一把淚的,哭的好傷心呀!阿秋催我道:大少奶奶,你趕緊去一下吧!

 

來到阿珍身邊,果然如阿秋所說,我看到了他那已經哭得紅腫了的眼睛。

他幼時好哭,段府上下早就聽說了。然而,今天的他畢竟不是小孩子了。我實在想不出有什麼事情會惹得他如此傷心,只好悄悄地走到他身邊,趕緊掏出一方汗巾,一邊為他揩去臉上的淚珠,一邊心疼地道:阿珍,今天您這是怎麼啦?

他接過汗巾,擦著已經發紅了的眼睛,忙道:沒有什麼,我今天到街上去了一趟……

話還未了,母親及外公也一起趕到。龔母見到我正在為阿珍揩淚,此刻的阿珍也止住了哭。她便放下心來,埋怨兒子道:看你把我們嚇的!已經是一個娶妻成家的漢子了,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還像孩子一樣說哭就哭,也不怕人家笑話?

龔自珍破涕為笑,趕緊道:阿媽,沒有甚麼事情!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嘛!

還好意思笑?七尺男兒,也不怕難為情!

但是,母親畢竟是理解他的。輕輕責備了幾句之後,就趕緊為兒子倒了一杯清茶,似乎還是有些不放心,便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阿珍不好意思地道,他今天一個人到街上去了。

接著,他就說了他在街上的見聞。

 

他說:我去了街上的人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看見前邊路旁站著一排插著草標的女孩兒。這是在幹什麼?我剛要上前詢問,只聽孩子們正在對路人哭訴:

我媽媽病得快要死了,哪位買下我吧……

我什麼活都會幹,只要三兩銀子……

買我吧,我願意做童養媳。只要二兩……

女孩子們一個接一個的叫賣聲,使人不忍耳聞。我震驚了!早就聽說民間有“人市”,沒想到“人市”竟是這樣!我實在止不住下淚,趕緊逃一般地離去。

忽然,一陣吹吹打打的聲音從另一條街上傳來。我望去,只見一輛貼著大紅囍字的花轎,正穿街而過。吹打的喜慶樂聲中,夾雜著新娘子的哭泣聲、呼叫聲。花轎過後不久,又見一個白髮老嫗發瘋一般地追來,邊跑邊叫:還我女兒!……還我女兒!……

一些知情者在議論:知府大人在納第八個姨太太了!

真該天打五雷轟!六十多歲的老頭子了,硬是把人家才十六歲的閨女搶了去!

這個老太太急瘋了,夠慘的!……

此情此景,再一次把我驚得目瞪口呆。為人父母的府官,對眼皮底下的“人市”視而不見,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逼瘋老嫗……這世道國法何在?天理何在?

我真恨自己沒有大俠們的本事,用刀劍為老嫗和民女申冤。我更恨自己身無分文,不能解救“人市”上的女孩子們於水火之中。

街上的風景再也看不下去了。我悻悻然地回到段府。外公進書齋去了。你們幾個逛街的還沒有回來。我只好在新房中踱著步,陷入久久的沉思中。後來,我拿出了一本書,坐到了太師椅上。這是外公的《石頭記》(也就是《紅樓夢》),也就是在新婚前夕外公借我的那一本。從頭到尾,這書我已經看過兩遍了。此刻一拿起書,我又想起了大觀園的女兒們,想起了賈府的命運和今天街上的所見所聞。我止不住熱淚盈眶,剛開始還只是抽泣,嗚嗚咽咽,後來竟不能自制,索性放聲痛哭了起來。讓你們見笑了!……

 

聽了阿珍的自訴,又看到他剛才悲悲切切、淒淒慘慘戚戚的樣子,不由令我也跟著潸然淚下。好不傷悲呀!

爺爺也聞訊趕來。我趕緊把剛才阿珍說的情況告訴他。老人家看到我們這個樣子,笑呵呵地道:我還以為小倆口鬧彆扭呢!……

婆婆看到案上擺著的《石頭記》,隨手拿了過來,翻了翻,笑道:我們的阿珍,真是個多情公子。剛才是在為大觀園的女兒們落淚的吧?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

婆婆接道:我早就講了,小孩子不要看這種書。你就是不聽!

爺爺接過了婆婆的話,道:阿珍也不是小孩子了!這種書看一下也沒有什麼要緊。只是為莫須有的大觀園堛漱k孩兒下淚,我看就不值了!

外公,母親!阿珍此時已揩了淚,心情亦已平靜了下來,道:剛才我不只是在為大觀園的女兒們流淚,也是在為我們國家的衰敗而傷心!……

接下來,龔自珍就把今天在街上看到的情景又說了一遍。說著,說著,他的兩眼又有些濕潤了。

聽了阿珍的所見所聞,幾個人都了一口氣。爺爺也不由揉了一下眼睛,道:難得阿珍這孩子,雖說多愁善感了些,但也不失一顆赤子之心。只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這世道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

阿珍繼續道:外公,阿媽!從街上回來後,我又翻了一下曹公寫的這個《石頭記》。從這部書中,我想到了我們的國,我們的家。想到我們的家和國,我就止不住要下淚。今天街上這些事情,又讓我想到隨家父在京幾年耳聞目睹的許多怪事。我們這個國家,看上去是歌舞昇平,是太平盛世,可骨子埵韭N爛了。就像這部書上講的,盛筵必散,大廈將傾啊!這次自京南下,孩兒親見大道兩旁的千里沃野,盡是一片荒蕪。到處是饑民,到處有哭聲!可那些達官貴人,官老爺們,一個個養得肥頭大耳,妻妾成群。就像這蘇州知府,六十多歲了還強搶民女。這樣的朝廷命官,能有幾人為百姓著想?又有誰在為國事操心?這部《石頭記》中有一首曲子:為官的,家業凋零;富貴的,金銀散盡;有恩的,死堸k生;無情的,分明報應;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曹公為我們描繪的這結局,是多麼淒涼、多麼可怕呀!可我們的滿朝文武,卻仍在那堛巫v奪利、勾心鬥角!從《石頭記》中,我看到了我們這個國家的命運!外公、母親!一想到這些,我的心就要顫抖!我實在受不住了!我在為賈府的沒落而流淚!我更為我們這個國家的衰敗而痛哭!……

說到此,阿珍止不住再一次下淚。他泣不成聲。大家也都很傷感。沒想到大家都很熟悉的阿珍,是如此的憂國憂民。一部《石頭記》,竟然引出他這麼多的眼淚。特別是婆婆,格外感到震驚。她跟爺爺說,她和姑父也都讀過這部皇上的禁書,可是也就是看看熱鬧而已,從來沒想那麼多。沒想到阿珍是如此的多愁善感,想的又那麼多!……

爺爺的兩眼也有點兒濕潤。他跟我身邊的婆婆說,最近他看了阿珍的一些詩詞與文章,深感這個外孫天賦極高,將來定是國家一個難得的奇才!可是,他又不無憂慮地道,當今正是奴才當道、小人橫行的天下,而非千里馬馳騁的沙場。阿珍跟他父親、他叔叔都不一樣。一旦為官,他定會“冷官熱做”,而絕不會“熱官冷做”、得過且過的!可天下如此之大,得不到皇上器重,又能有什麼作為?如今是國家頹勢已定,英雄力難挽天呵!

爺爺這個當朝古文字學的大師,此刻也深感憂慮重重。他跟婆婆道,對後生的事情,特別是阿珍這樣有主見、有思想的孩子,只能因勢利導,絕不可強而為之!既然他喜歡《石頭記》,倒不如順水推舟,把這部書送給他。但願他能夠像賈寶玉一樣,鄙棄那官場上的功名利祿,把精力放在做學問上……

也只能這樣了!作為爺爺的女兒,婆婆默默地點了點頭。

爺爺走到阿珍的身邊,親切地道:小說家言,何必當真?孩子,既然你喜歡這部《石頭記》,那就送給您了!

送給我?阿珍喜出望外,還有些疑惑。

是送給您!爺爺強調道:不過要答應我兩條:第一,此書由美貞保存在家。你只能在家讀,不能帶出門。第二,今後不論什麼時候,什麼情況,對人不可言《石頭》,寫文不可提《石頭》。一句話也不能言,一個字也不能提!

一句話也不能言,一個字也不能提?阿珍有些茫然,道:這是為何?

因為這是皇上的禁書!爺爺道:如果此書使你惹禍上身,誤了前程,老夫可就對不起你們龔家,也對不起自己的孫女了。我這兩條,你可不能不答應!

阿珍望望我,猶疑了一下,終因愛書心切,道:答應!答應!……外公的話,我一定牢記在心!……

但願你不是敷衍我!爺爺道:我今年七十八了!比你們多吃了幾十年的飯,遇事總是要謹慎些。你們年輕後生可能不以為然,可是等到你們也活到我這把年紀的時候,再回過頭來看一看,就知道我今天這些話絕非過慮。當今這個世道,一切還是要謹小慎微,才能明哲保身!……孩子,今日所言,決非兒戲。千萬!千萬!切記!切記!……

外公的教導,我不會忘記的!阿珍順從地對爺爺道。

暮色蒼茫,爺爺再一次望了一下眼前的外孫和孫女,道:天色已晚,都早點歇息吧!

剛剛出門,爺爺又回過頭來,緊緊地拉著外孫的雙手,道:阿珍,聽外公一句話,從此專心做學問,不要入什麼仕途。當今朝廷官職雖多,可決不是為你這樣的人備下的。你是一個絕頂聰明的孩子。我不擔心你做事馬虎,也不擔心你辦事糊塗。我擔心的是你太認真,太清醒!近人鄭板橋說過“難得糊塗”,確是至理名言!屈子的“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在古代就行不通,更非當今的處世之道!早醒者往往要比那些昏睡者更不幸,更痛苦!在官場上過於自信,過於認真,也往往會招惹是非。孩子,這些話一定要放在心上啊!

早醒者往往要比那些昏睡者更不幸,更痛苦!……阿珍默默地念叨著老人的告誡,他心中似乎比剛才明白了一些。長輩的感慨,看來並非無端而發。人生的磨難,還沒有開始啊!……

 

新婚一個月後告別姑蘇,我跟阿珍來到久違了的西子湖畔。

眼前果真是天堂一般的仙境!清晨,我伴著丈夫來到湖濱,一下子就被這堛煽漲滶g住了。蘇堤春曉,柳浪聞鶯。微風輕撫,波瀾不驚。一葉葉帆影,在水上爭逐。青年男女的歡聲笑語,激起一片片歡樂的浪花,使人時時都感到有一股青春的活力。藍天,白雲。飛舟,遠山。垂柳,碧波。這景色,與同有天堂之稱的姑蘇相比,自然又有許多不同。我雖說幼時來過這堙A但畢竟體驗不深,印象早就淡薄了。今日新婚蜜月,一旦置身於這湖光山色之中,也就不禁物我兩忘,更加沉醉其中了。

此刻的阿珍,心中自然也不平靜。自從十一歲進京,他離開這故鄉也已經十年有餘。十年來,他無時無刻不在思念這堛漱s山水水。離家時候還是一個稚童,今日歸來已經長大成人。偕著新婚妻子,他心中更是洋溢著一種青春的歡樂。

一路上,舊地重遊的阿珍滔滔不絕,如數家珍。他在給我這個新婚的妻子講述著有關西湖的千古勝跡:

這堿O平湖秋月……

這堿O斷橋殘雪……

這堿O三潭印月……

這堿O曲院風荷……

這是蘇堤……

這是白堤……

這就是雷峰塔……

抬起頭,望遠方。那是北山棲霞嶺,宋代抗金英雄岳飛的長眠之地……

那是孤山,宋人林和靖先生在此結茅為室,編竹為籬……

那是葛嶺,據說葛洪在此山修煉成仙……

那是天竺山,山上有三生石跡……

一邊在如畫的山水中遨遊,一邊聽丈夫說些美麗的故事和傳說。我的心更加沉醉了。

我一直忘不了那一次的西湖泛舟。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一只載著我倆的小船徐徐離岸,向湖心駛去。我們一邊輕輕地著,一邊極目遠眺。在這水上觀景,與岸上所感又迥然不同。都市的喧鬧聲沒有了。此刻,四周是那樣安詳。一座座亭臺樓閣的倒影清晰可見,使人依稀覺得如入龍宮。一株株翠柳,在晚風中搖曳多姿,更使人彷彿入了仙境。沙鷗在頭頂盤旋。魚兒不時躍出水面,為遊人助興。二人輕輕地著,著,後來索性扔下雙槳,任小舟隨波逐流。阿珍此刻已躺在船上,靜靜地望著天空,眯起兩眼在沉思。我就坐在他身邊,一邊望著遠處的青山,一邊無言地撫弄著他的黑髮。我們兩個人都在大自然的美景中陶醉了。

美貞,您看!那是一只多麼美麗的小白兔……不知道過了多久,阿珍突然手指天空,忘形的叫了起來。

小白兔?我有點兒迷茫。我忽然意識到,他說的是天空的白雲,忙把眼睛抬向藍天,問:在哪兒?我怎麼沒看出來……

你仔細地瞧,那東南方向飄過來的兩朵白雲,多像一對小白兔呀!

隨著阿珍所指,我細心打量著:是有點兒像!不過,小白兔的尾巴不見了!

剛才還有的!丈夫忽然又叫道:您趕快再瞧,小白兔變成大公雞了!

我再次把頭抬向天空:這倒真是一只人間罕見的大公雞!看那樣子,只要它叫一聲,就會把您這個小弟弟嚇哭的!

阿珍見我又在揶揄他,就道:到那時還說不定啥人先哭呢!

我刮了一下他的鼻子:您這個喜歡流淚的小淘氣,別不知羞了!……

突然,阿珍狡猾地笑了笑,把手指向遠處的天空:美貞,您瞧!那邊飄過來一位仙女!

我忙把頭抬向天空:我怎麼看不出來呀!那朵白雲,我看倒像一個胖和尚。

他忙道:您那個角度不行!快把頭伸過來,到我這邊來。把眼睛眯起來。快!……

我剛剛把頭伸過去,他一伸手就把我攬進他的懷抱堙A吻了上來,然後勝利地大笑:您看,仙女這不飄到我這懷堥茪F!

我一邊用手捶打著自己的丈夫,一邊笑罵道:您這個人,真

壞!

跟壞人在一起,可見您也是一丘之貉!他像打了勝仗的一位將軍,此刻不禁用雙手捧著我的小臉,忘情地注視著我的面頰,輕輕地說:這一對大眼睛,水汪汪的,真迷人……

他又吻了一下,然後把我緊緊地摟著。

偎依在丈夫的懷抱中,我幸福地閉上了眼睛,似乎睡著了……

在幸福的陶醉中,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候。我忽然抬起頭,溫柔地問阿珍:您還記得小時候,那次上山尋找光明殿的事情嗎?

怎麼不記得?在那邊的林子堙A我們還拜過天地呢!說到這堙A他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此刻,我們倆都清晰地記起了孩童年代在一起的歡樂情景:捉迷藏,拜天地,吹笛,唱歌,上山尋找夢幻中的那座光明殿……十三年過去了!當年的小妹妹,如今真的成了呆哥哥的妻子了,而且此刻就躺在他的懷抱中。

眼前是故鄉的山水,身邊是兩小無猜的心上人。阿珍呀,即令您是多愁善感的情種,此刻也該樂以忘憂,沉浸在這人生的無限幸福之中了。

 

情景交融,物我兩忘。那真的是一個令人心醉的時刻!即令是阿珍後來離家進京,每憶及此,空房獨守的我心堣]仍然是甜蜜蜜的。

可是,在這甜蜜蜜的廝守中,阿珍仍然忘不了他心中那安邦治國的大事。

一天, 我在熟睡中醒來,卻發現身邊的阿珍不見了。這傢伙,怎麼會在深更

半夜拋開新婚的妻子?他到哪去了?

出門但見夜霧迷,四周一片漆黑。唯有書房還亮著燈光。

哦,原來他到書房用功去了。

我靜悄悄地走進書房,果然看到他在讀書。那手舞足蹈的樣子,不禁令我在一邊竊笑:這阿珍,真的是一個書呆子了!

我輕輕走到他的背後,猛的把書一抽。他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原來是我。他忙道:您怎麼也起來了?

我忍住笑,假裝生氣地責備道:你倒真狠心!把我一個人扔在屋堙A獨自跑到這兒消遣來了!

他忙不迭地解釋道:美貞,你別生氣!剛才我在讀一篇文章,是宋朝宰相王荊公給仁宗皇帝的萬言書。這篇文章我小時候曾經九次手抄,今天讀來依舊感到振奮。其行文洋洋灑灑,氣勢磅礴。真的是一篇好文章呵!

也不管我愛聽與否,他就高聲朗讀了起來:“臣嘗試竊觀天下在位之人,未有乏於此時者也。夫人才乏於上,則有沈廢伏匿在下,而不為當時所知者矣。臣又求之於閭巷草野之間,而亦未見其多焉。豈非陶冶而成之者非其道而然乎?臣以謂方今在位之人才不足者,以臣使事之所及,則可知矣。今以一路數千里之間,能推行朝廷之法令,知其所緩急,而一切能使民以修其職事者甚少,而不才苟簡貪鄙之人,至不可勝數。

“夫人才不足,則陛下雖欲改易更革天下之事,以合先王之意,大臣雖有能當陛下之意而欲領此者,九州之大,四海之遠,孰能稱陛下之指,以一二推行此,而人人蒙其施者乎?臣故曰:其勢必未能也。

然則方今之急,在於人才而已……”

這些話,當年他就倒背如流。此刻重溫,他依然聲淚俱下。依然是那樣強烈地震撼著他的心。所言者切,所見者真。這位拗相公,對世事真的是洞若觀火啊!幾百年過去了,當今中國又何嘗不是如此?只聽他抑揚頓挫,慷慨激昂。本來想勸丈夫歇息的我,此刻也不禁為他所言的王安石上書所折服。古今同理,他的憂患不是沒有道理的。此刻,我和他的心完全融合如一了。

阿珍還在滔滔不絕地發著他的感慨:美貞,這些天我總在想著外公的告誡。老人家對世事還是看得透徹的。他希望我鑽進故紙堆堸翔ヶ搳A不希望我踏入仕途,是有他的道理的。頭戴烏紗如戴枷!憑良心講,我又何嘗想去戴官帽子呀!

一聲歎息之後,他又跟我說起姑蘇“人市”的情景。那貧家少女的叫賣聲,那街頭老嫗的哭喊聲,那饑民的呼號聲,仁人志士的歎息聲……此刻一起在我的耳邊交匯。這一切,讓我心堳傶屭,也使他的心境總是不得安寧。朝廷的衰敗,官員的貪婪,幾乎使他看不到日後的希望。他又說起大觀園堛漱k兒們,說起《石頭記》。多災多難的國家卻使他靜不下心來。他跟我說,我們國家的命運,就掌握在那些“官老爺”的手堙C都像賈寶玉一樣不去當官,還談得上什麼為國分憂?又如何為民解難?這樣做,於國於民又何補?王荊公一開始也不過是一個七品縣令。但他在任上搞了變法,後來受到皇帝賞識,當了宰相,又把這個變法推向了整個國家。後來雖然失敗了,但是,十年變法畢竟青史留名。這才是驚天動地、名傳千古的大事業!

說到這堙A他緩了一口氣,又道:對王荊公,我是欽佩的。如果有朝一日我做了官,也許要像王荊公一樣搞變法。非如此,我們這個國家就沒救了!

我的眼睛有點兒濕潤。我理解丈夫的事業,也深知爺爺的告誡並非過慮。像阿珍這樣的人一旦為官,其結局是很難預料的。可是,我不想勉強丈夫按爺爺的話去做。我相信並且尊重丈夫自己的選擇。人各有志,年輕人自有自己的路!最後,我只能對他說:

阿珍!外公、阿母早就關照過您,這次回鄉,您要高高興興地陪我玩一玩,莫想那國事、官事、天下事!可您……

他有些歉意地笑了笑。

對此,我又能說些什麼呢?也只能半真半假地嗔怪道:您這個人啊,真拿您沒辦法!不過,我是理解您的。就按您想的去做吧!我理解您,支持您!……

美貞,我的好夫人!……他激動地拉住我的雙手,哽咽道。作為新婚妻子,我的理解和支持,使他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在他看來,我不僅僅是他情投意合的好妻子,更是他今後風雨征途上志同道合的好伴侶!

可是,我沒有他的那個思想境界。我擔心,說不定哪一天跟他有了思想距離,他就對我失望了。

但我還是欽佩他的。從心底說,我們的靈魂深處是相通的。那個不眠的夜晚,我們談屈原,談賈誼,談商鞅,談桑弘羊,談王安石,談官場的腐敗,談百姓的疾苦,談有志者的夢想……一對新婚夫妻,就這樣談呀,談呀,竟都忘記了回臥室歇息了。不知不覺中,窗外出現了一縷亮光。遠望東方,朝霞已經染紅了天空。天已破曉了!

    

又是一個美麗的早晨!雖然一夜未眠,可我倆依舊精神抖擻。他伸了一下懶腰,更加顯得青春煥發。我們肩並著肩,走出家院,一起來到鳥語花香的湖濱,一邊漫步,一邊談著彼此關心的話題。太陽出來了!望著遠山在湖水中的倒影,阿珍突然來了靈感,從胸中蹦出幾句詞來。只見他一會兒搖頭晃腦,一會兒雙手在空中揮舞。一邊走,他一邊興奮地對我道:美貞,這幾日西湖一遊,你我終生難忘,此刻不能無詞!我來填一闋《湘月》,您來吟唱。且為我們這次的鄉行助興,如何?

我也高興得像孩子一樣,緊緊抓住他的手:阿珍,您又填詞了!快念給我聽。

垂柳下,西湖邊。望著遠方的天空,只見他略一思忖,便對著我吟誦了起來。我聽著,聽著,似乎和他一起登上了一座神聖的殿堂,進入了一個全新的藝術境界。阿珍他還在激情地吟誦著,並不時做著各種手勢。

終於,吟誦聲戛然而止。他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深情地問:美貞,您聽後覺得如何?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從詞的意境中解脫出來。我調皮地對他道:阿珍,看來您真要做你們龔府的賈寶玉了!

那您可就是我們龔家的寶二奶奶了!阿珍笑道:不知夫人是多愁善感的林妹妹,還是知書達禮的寶姐姐?

我既不是你的林妹妹,更不是你的寶姐姐!我趕緊聲明道:我就是我,您的妻子段美貞!

對,對!他附和:龔府不是賈府,這堥S有賈寶玉,更沒有什麼林黛玉和薛寶釵!

我倆又繼續談詞。

就剛才聽到的他的吟誦,我發表著自己的評說:憑心而論,我覺得您這首《湘月》氣勢不凡,境界高遠。絕沒有當今文人圈堿y行的那種卿卿我我的小家子氣!詞的語言流暢,意境也美。更難能可貴的是,詞句中的雄奇與哀豔並蓄,體現了您為人的氣質與風骨。要是爺爺看了,一定會讚不絕口的!

得到我的誇獎,阿珍也高興得像考場上得了滿分的學生,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起來:我的詞是填好了,下面就請夫人吟唱!

且慢,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呢!我道:您的詞總體上是不錯,不過也不是十全十美。有些用語還要好好地推敲一下才是!

阿珍一驚,馬上謙遜地彎下腰來:歡迎夫人指教!

指教不敢,說點直感吧!我道:您的詞,剛才我好像聽到有這麼兩句:“怨來吹簫,狂生說劍”……

對,是有這兩句。龔自珍愣了一下,道:有什麼不妥的嗎?

我繼續談我的一點想法:“怨來”、“狂生”,二者的詞性不同。況且說“怨來”才吹簫,調子也未免低沉了些。何不改一下,說成“怨去吹簫,狂來說劍”呢?

“怨去吹簫,狂來說劍”!阿珍默誦了兩遍,眼前彷彿豁然開朗:夫人,您這一改,果真把詞的境界又提高了一層。

興高采烈的他,繼續對我的意見表示許:好!改的實在太好了!夫人,沒想到您成為我的一字師了!

我的一孔之見得到了他的肯定,心中樂滋滋的。看著他做了一個拜師的姿勢,更把我逗樂了。

微風輕撫,花香樸鼻。早晨的陽光,灑在青山綠水之間,使人感到十分的愜意。他再一次默默地吟誦著剛剛修改了的詞作,似乎又沉醉了:

天風吹我,墮湖山一角,果然清麗。

曾是東華生小客,回首蒼茫無際。

屠狗功名,雕龍文卷,豈是平生意?

鄉親蘇小,定應笑我非計。

 

才見一抹斜陽,半堤香草,頓惹清愁起。

羅襪音塵何處覓,渺渺予懷孤寄。

怨去吹簫,狂來說劍,兩樣銷魂味。

兩般春夢,櫓聲蕩入雲水……

這一闋《湘月》,一問世就在當年的文人圈堣脛而走,讚譽驚歎者甚多。有人曰:“如此燕邯輕俠子,豈吳頭楚尾行吟者”?更有人之曰:“俠骨幽情簫與劍,問簫心劍態誰能畫”?後來還真的有一位好事者,畫了一幅《簫心劍態圖》送來。

 

狂放率直,感發激奮。傷時憫世,直面人生。這劍氣簫心的確是阿珍心靈深處真情的自然流露,是他的詩詞之魂。後來,這闕《湘月》也果真成了他的傳世名作之一。

 

幸福的日子在這個世界總是短暫的。春去秋來,三個月的杭州之行很快就成為過去。那年初秋,我跟阿珍告別西湖,來到了正在徽州做官的他的父親的身邊。

當下這個年代,不論是做學問還是做官,科舉之路都是不能不走的。阿珍雖然一向蔑視這“屠狗功名”,但要實現變革社會救國濟民的“平生意”,還是得定下心來走這條路。在參與其父議修《徽州府志》的公務之餘,他夜以繼日,苦讀經書,只望有朝一日一舉奪魁,然後成為王荊公那樣的改革家。

這是他多年的夢。

剛到徽州,徽州就風傳江湖神醫與郎中章的“火拼案”。徽州首富陳員外,因服了江湖神醫的仙丹而中毒。郎中章聞訊後立即前往搶救,總算是救下了老員外的一條命。可江湖神醫非但不感激,還一口咬定他的仙丹沒有問題,是郎中章栽贓,壞了他的名譽,並到縣太爺那塈i了一狀。縣太爺跟江湖神醫是遠房兄弟,為了包庇所謂的“神醫”,竟然不分青紅皂白,下令驅逐了郎中章。一個為民治病的郎中,被迫遠走他鄉。

郎中章被趕走了,凡有點本事的其他郎中也都不敢來徽州了。人們議論紛紛:從此,這奡N是江湖神醫的天下了!

知道這些情況後,阿珍雖然義憤填膺,可也很無奈。那些日子,他常常為自己的無能為力而痛苦、不安。

可眼下他能做的,只能是好好讀書,備課迎考。

日子過得真快,轉眼就到了第二年春。一日,他剛剛回到寓所,我就高興地道:阿珍,爺爺來信了!

外公來信啦!他喜出望外。對這位年近八旬的大學問家,他向來是尊敬、尊重並十分欽佩的。尤其是去年在姑蘇時候老人家的告誡,他雖然還不甚領悟,但也一直牢記在心。打開信,他一邊看,一邊對我道:

外公一直惦記著我們呢!老人家總是忘不了做學問,一再關照我要博聞強記,多識蓄德。多讀經史之書。還要我常去拜訪市鎮上的經學家程瑤田老先生,多向老夫子請教呢!

爺爺也是好意,關心著我們呢!

這我知道!阿珍道:可是來不及了。下個月初我就要進京趕考,去參加順天的鄉試。

月初就走?原來不是說月末再走的嗎?我感到有點兒突然,不無留戀地道。

是啊!原來說的是月末,後來又提前了。已經定在四月初八動身,只有八天了!他也有些淒然。自從來到徽州,半年多了,他一直為沒有陪伴我好好玩幾天而感到內疚。如今又要走了,讓我一個人留在這異鄉,心媮`是有些空蕩蕩的。對此,他深表歉意:美貞,來皖南這些日子,我一直忙於讀書,對您不大關心。看樣子最近您的身體有些不大好。我走了以後,您一定要多當心,多保重!

這我知道!科考對一個書生的重要意義,我當然知道。我並不想拖丈夫的後腿。安慰他道:我年紀輕輕的,沒有您想像的那麼脆弱、那麼嬌貴!再說,還有父母二老,不必擔心。這次您就放心去考個狀元回來,去實現您的變革夢吧!

不過,一想到就要遠別,我心媮`是有些不。此刻,我不禁伏在丈夫的肩膀上,兩眼也有點兒濕漉漉的,哽咽道:我們到一起生活,才剛剛一年,就要分開了,心媮`是有些難。阿珍,您一個人出門在外,一定要多當心!

嗯!……他應道。此刻的阿珍也有些感傷了。

應考時候勿要心慌,沉穩一點。憑您的學問,即使不能奪魁,名列前茅還是有把握的!我再三叮囑道:就是名落孫山,也沒有什麼要緊的。還有明年呢!家堛漕き﹛A就不要惦記了!

嗯,我都記住了!阿珍哽咽道:你一個人在這個家,要小心,多保重!

跟父母在一起,您還有什麼不放心的!我揩了一下臉上的淚珠,故作高興的樣子,道:沒有事情我還多看點書。還準備把您的文章詩詞整理一下。事情很多,只要忙起來,這日子就過得快了!

    阿珍把我緊緊地摟在懷堙A一邊吻著我的面頰,一邊道:謝謝您了,美貞!

我理解您!阿珍,您就放心地去吧!我勉強的笑了一下,淚珠還是在眼中閃爍。

他再三表示,三個月後一定回來,讓我生個大胖娃娃!

我不好意思地道:您可要說話算數!

算數!一定!他信誓旦旦地保證。

我們雖說暫時地分開了,但我們的心是永遠相通的!阿珍一邊說,一邊掏出新婚之夜掛在頸子上的同心結深情地看了一下,道:美貞,這是我們愛情的象徵。我要永遠把它緊貼在自己的心上!

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下子撲在夫君的懷抱堙K…

那是多麼甜蜜、又是多麼短暫的八天啊!

嘉慶十八年(西元1813)四月初八,阿珍告別了父母,告別了我,從此踏上了風雨漂泊的人生孤旅。

 

他離家北上,遠走千之外的京城。留在徽州的我,一直埋頭於整理丈夫的文稿。特別是丈夫填的詞,我更是愛不釋手。每日在燈下,讀著,讀著,我似乎也就到了心上人的身旁。我決心先把丈夫留下的詞編成一集,書名都已經取好了,就叫《紅禪室詞》。七十多闕,我已經抄錄了四十多,過半了。每一葉都是櫻桃小楷。對於夫君的詞作,由於喜歡,我自然是抄寫得特別的認真,哪怕有一點微暇,我也要撕去重抄。有的還訂正了個別的錯別字,直到滿意為止。婆婆見狀,十分的讚,並將此事告訴了公公。公公拿起已經抄寫好了的詞章,驚訝的連聲叫好:

這字跡如此的端莊,於秀麗中透露出一絲剛強,令人一見面就賞心悅目、頗見功力的呀!

他老人家接著又對婆婆道:淑齋,美貞這孩子的字,比阿珍的要強上百倍。真沒想到,您這侄女兒還是一個才女呢!這些詞章已經很迷人了,如今再配上這手好字,就更讓人有一種美的享受了。阿珍娶上此女,實在是他的造化啊!

我被誇的不好意思,笑了笑。好在公公婆婆本來就是自己的姑媽、姑父,早就十分的熟悉了。如今到了一起,成了一家人。氣氛融洽,是不必說的。在這樣的家庭堙A丈夫雖然不能在身邊,我也並不感到多麼的孤獨。一忙起來,更是什麼都忘記了。只是每到夜闌人靜、空房獨守的時候,不禁頻生思念之情。我屈指數著丈夫離家的日子,不時念叨著:十天了!……二十天了!……一個月了!

……兩個月了!……我在抓緊的抄寫。我要把《紅禪室詞》早日整理成冊,作為丈夫歸來後獻上的第一件禮物。遙望京城,我常常在祝禱著丈夫考場得意,盼望著心上人的早日凱旋。

烈日炎炎,熱風陣陣。皖南山區這一年的夏天,到處都像一個燙人的火爐,熱得人透不過氣來。儘管終日在閨中足不出戶,到皖南不久的我還是感到受不了。我常常覺得疲憊,四肢無力。肚子也開始鼓了起來。還不時的嘔吐。一開始我也不以為然,後來實在堅持不住,終於倒下了。

婆婆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趕緊讓家人去知府報告公公。公公派人去鎮上請郎中章的時候,忽然記起郎中章因為得罪了江湖神醫和縣太爺而遠走他鄉了。堂堂徽州城,竟然沒有一個醫術像點樣子的郎中。他了一口氣,只得派人去把江湖神醫請來。

除了江湖神醫,這鎮上如今已經是沒有一個像樣的郎中了。

江湖神醫裝模作樣地看了幾下,便巴結地對龔父、龔母道:老爺、夫人,給你們道喜了!……

你是說,媳婦她懷孕了?龔母喜出望外。

是的!江湖神醫一口咬定:老人家,你快抱孫子了!

可是她常常覺得疲憊,四肢無力。又常常嘔吐不止。可有什麼辦法?婆婆還是有點兒不放心。

這是因為天氣太熱,陽氣太旺的緣故。我開上幾副藥,消消暑氣。保管藥到病除!江湖大仙流露出一種十分自信的神態。

龔母感激地點了點頭。

我遵囑吃了幾副藥,然而病情卻越發的沉重了起來。我感到江湖神醫的話不大靠譜。這些天又是頭疼,又是嘔吐。不像是懷孕的反應。只怕是得了什麼大病,壽命不長了!

     別說傻話了,孩子!婆婆總是安慰我。她再一次去問那個江湖神醫,答復的還是那句老話。她只好再三地勸慰著我:美貞,您不要多慮!江湖神醫的醫術雖然不精,但對女人懷孕這種事情還不至於不曉得的。您就放心地歇著吧!

既然婆婆這麼說,我也就不再吭聲了。也許江湖神醫的話有點兒道理。自己要堅強些,要挺住!阿珍就要回來了。他回來,一切就會好起來的!

又過了幾日,病勢果然有些減輕。不大吐了。只是頭還不時的痛。阿珍的一本《紅禪室詞》,至今仍然沒有抄畢。我想爬起來把它抓緊寫好。可剛剛爬起,又覺得一陣頭暈目眩。怎麼回事?年紀輕輕的,難道真像短命的林黛玉了?我還想爬起,可又實在沒有氣力。望望窗外,不由得了一口氣。

窗外面的群山,在朝陽的映照下,正閃射著金色的光輝。像是一個睡美人,我那烏溜溜的鬢髮繚亂地掩蓋在已經明顯消瘦了的臉龐上。

太陽升到了半天空。我終於支撐著站了起來。在鏡子前,忽然驚訝地發現,自己那如花一樣嬌嫩的容顏,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得蠟黃,而且十分的憔悴,不由悲從中來。才二十多歲,就這樣多病,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呀!

我堅持著站了起來,剛剛走了兩步,就忽然覺得兩腿發軟,緊接著便一下子跌倒在地,人事不知。口媮晹b吐血。在一旁的丫鬟見狀,嚇得哭了起來。她一邊跑,一邊叫道:少奶奶不好了!……少奶奶跌倒了!……

婆婆聞訊趕來,丫鬟趕緊把我抱起,放到床上。婆婆急得流淚,道:美貞,醒一醒!……美貞,郎中就要來了!……

過了一會兒,我終於睜開那已經無神的雙眼,道:阿母,我怕不行了!……阿珍怎麼還不回來?我想念他……

阿珍就要回來了!……美貞,郎中馬上就到,您可要挺住,一定要挺住呀

!……

我苦笑了一聲,道:阿母,我的病我知道!這次不比往常。我只覺得昏昏沉沉,靈魂就要出竅了……阿珍回來後,請告訴他,我對不起他,不能等他回來了。叫他不要為我傷心……還有那本《紅禪室詞》,我沒有抄完。讓他回來後自己補上吧!……

話還沒有說完,我又突然昏迷了過去。

婆婆大哭:孩子,醒一醒!……孩子,您不能就這樣走啊!……

夜闌人靜。在家人的哭聲中,我再一次醒來。窗外面的落葉告訴我,我在這個世界的日子不多了。

阿珍,我的夫君!此刻您在哪?您怎麼還不回來?……

那一次的蜜月回鄉之旅,已經過去整整一年了。如今重病纏身,進京趕考的他還沒有回來。看樣子,我留在這個世界上的日子沒有多少了,也不知道能否再見到他。唉!——

金鋪曉,寒幃早

         嫩寒漠漠欺人覺

         霧沉香,額微黃

         報導寒梅,也學晨妝

         雙雙

    

         明窗掩,重簾軟

         爐香自灸紅絲硯

         點銀鉤,記清愁

         待把琴心,寄與西洲

         休休……

 多少青春的夢,全都過去了,消逝了,再也不復返了!

阿珍,您好!我還能再見到您嗎?

我支撐著站了起來,在婆婆的攙扶下向窗口慢慢走去。耳邊,彷彿又聽到了丈夫在為我吟誦他留下的詞章。

阿珍,您為什麼還不回來?……

 

(未完,待續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