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落

 

 我想在我們這一代,最後

 該有個乞丐從冷魘中醒來

 揮起他的打狗棒

 牙印斑斑的打狗棒

 猛敲猛捶昏黃的月亮

 把月亮敲成半缺的銅鑼

 把一條街的叫化子全吵醒

 幾十根打狗棒圍打月亮

 把月亮敲成一面戰鼓

 激昂的鼓聲昇起,昇起

 把月亮昇成一面戰旗

 高於一切的犬吠,鬼哭

 鼾聲,一切失眠的訴苦

 在長於歷史的,那一夜

 

 

          1970.2.7於丹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