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寺俯眺臺北

 

 千門萬戶重疊成好一堆惘然

 紅塵也無所謂

 煙火也無所謂

 老病生死也無所謂

 一聲木魚

 敲寂了下面那世界

 千竅豁然貫通,即始即終

 無所謂從前

 無所謂以後

 無所謂戶籍確鑿吧現在

 日落時

 風把一柱香靜靜接去

 

 如果有一拂飄飄的僧袖

 四海隨我去雲遊

 如果袖中有一隻葫蘆

 寧可打酒

 也不願把下面纖纖那世界啊

 裝在媕Y

                       197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