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善公 

 

看天的眼睛蒼蒼 

看海的眼睛茫茫 

阿善公的眼睛 

蒼蒼又茫茫 

春天來後 

他就蹲在那邊的苦梨樹下 

讓蜻蜓停在白髮上 

風從秧田塈j過來 

白髮飛,蜻蜓也飛 

白髮停蜻蜓也停 

半透明的薄翼在風媟L顫 

阿善婆死後常常就那樣 

下午一蹲就矮成了黃昏 

田埂彎彎接來四面的蒼茫 

阿善公是死不了的 

阿善公不能死 

阿善公要是死了 

那些記憶,他的,該怎麼辦? 

水井枯了 

青蛙,該怎麼辦? 

古屋燒了 

老鼠,該怎麼辦?              

                  1973.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