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李白

  同遊高速公路

 

 剛才在店裡你應該少喝幾杯

 進口的威士忌不比魯酒

 太烈了,要怪那汪倫

 擺什麼闊呢,儘叫胡姬

 一遍又一遍向杯媔繩r

 你應該聽醫生的勸告,別聽汪倫

 肝硬化,昨天報上不是說

 已升級為第七號殺手了麼 ?

 剛殺了一位武俠名家

 你一直說要求仙,求俠

 是崑崙太遠了,就近向你的酒瓶

 去尋找邋遢俠和糊塗仙嗎 ?

 ——啊呀要小心,好險哪

 超這種貨櫃車可不是兒戲

 慢一點吧,慢一點,我求求你

 這幾年交通意外的統計

 不下於安史之亂的傷亡

 這跑天下呀究竟不是天馬

 跑高速公路也不是行空

 速限哪,我的謫仙,是九十公里

 你怎麼開到一百四了 ?

 別再做遊仙詩了,還不如

 去看張史匹堡的片子

 ——咦,你聽,好像不祥的警笛

 追上來了,就靠在路旁吧

 跟我換一個位子,快,千萬不能讓

 交警抓到你醉眼駕駛

 血管堣@大半流著酒精

 詩人的形象已經夠壞了

 批評家和警察同樣不留情

 身分證上,是可疑的「無業」

 別再提什麼謫不謫仙

 何況你的駕照上星期

 早因為酒債給店裡扣留了

 高力士和議員們全得罪光啦

 賀知章又不在,看誰來保你?

 ——六千塊嗎?算了,我先墊

 等「行路難」和「蜀道難」的官司

 都打贏了之後,版稅到手

 再還我好了: 也真是不公平

 出版法那像交通規則

 天天這樣嚴重地執行?

 要不是王維一早去參加

 輞川污染的座談會

     我們原該

 搭他的老爺車回屏東去的

 

                            1985.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