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彈殼 一片彈殼

 

 那年的烈夏,有誰還記得

 就是你這顆頭顱

 跟那座剛強的孤島

 怎樣將對陣的重炮

 輪番的轟打給頂住

 今夏,熱烈的只剩老太陽

 那場炮火早散了餘燼

 除卻這一片薄金屬

 彈道學一件例證

 考古學一截樣品

 鎖在你舊傷的深處

 

 終於,焚化爐將你吐出

 一過了火滌之門

 再難分是劫灰,是炮灰

 誦經聲中,高僧肅然

 將一粒舍利子鄭重揀出

 但是我,遠在南部

 卻聽見一聲金屬的厲嘯

 越過島上千般的爭吵

 越過眾口不休的嘈嘈

 從那堆火燙的灰

 一截復活的彈身

 

 三十五年後回頭喊魂

 對著古戰場的方位

 只為它永忘不了

 在歷史呼痛的高潮

 一片彈殼撞開一顆腦殼

 是多亮的燭光啊 多響的分貝。

                                               1993.7.11

 

附記:一位老將今夏去世,火化之後,在後腦揀出一小截彈片。那是三十五年前,也是夏天,金門炮戰的見證,一直留在他身上,不曾取出。雖是小小的一片,其意義當重於千百舍利子。

(余光中雖然沒有提這位“老將”是誰,但很清楚是指俞大維。他在詩中對舍利子作了他自己“唯物論”的解釋,同樣耐人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