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 浴

 

一種不滅的嚮往,向不同的元素

向不同的空間,至熱,或者至冷

不知該上昇,或是該下降

該上昇如鳳凰,在火難中上昇

或是浮於流動的透明,一氅天鵝

一片純白的形象,映著自我

長頸與豐軀,全由弧線構成

有一種嚮往,要水,也要火

一種慾望,要洗濯,也需要焚燒

淨化的過程,兩者,都需要

沉澱的需要沉澱,飄揚的,飄揚

赴水為禽,撲火為鳥,火鳥與水禽

則我應選擇,選擇哪一種過程?

 

西方有一只天鵝,游泳在冰海

那是寒帶,一種超人的氣候

那埵B結寂寞,寂寞結冰

寂寞是靜止的時間,倒影多完整

曾經,每一只野雁都是天鵝

水波粼粼,似幻亦似真。在東方

在炎炎的東,有一只鳳凰

從火中來的仍回到火中

一步一個火種,蹈著烈焰

燒死鴉族,燒不死鳳雛

一羽太陽在顫動的永絑堣W升

清者自清,火是勇士的行程

光榮的輪迴是靈魂,從元素到元素

 

白孔雀,天鵝,鶴,白衣白扇

時間靜止,中間棲著智士,隱士

永甯y動,永琲滲P焰

滌淨勇士的罪過,勇士的血

則靈魂,你應該如何選擇?

你選擇冷中之冷或熱中之熱?

選擇冰海或是選擇太陽

有潔癖的靈魂啊甯O不潔

或浴於冰或浴於火都是完成

都是可羨的完成,而浴於火

火浴更可羨,火浴更難

火比水更透明,比水更深

火啊,永生之門,用死亡拱成

 

用死亡拱成,一座弧形的挑戰

說,未擁抱死的,不能誕生

是鴉族是鳳裔決定在一瞬

一瞬間,嚥火的那種意志

千杖交笞,接受那樣的極刑

向交詬的千舌坦然大呼

我無罪!我無罪!我無罪!烙背

黥面,我仍是我,仍是

清醒的我,靈魂啊,醒者何辜

張揚燃燒的雙臂,似聞遠方

時間的颶風在嘯呼我的翅膀

毛髮悲泣,骨骸呻吟,用自己的血液

煎熬自己,飛,鳳雛,你的新生!

 

    亂曰:

我的歌是一種不滅的嚮往

我的血沸騰,為火浴靈魂

藍墨水中,聽,有火的歌聲

揚起,死後更清晰,也更高亢

                         1967.2.1初稿

                         1967.9.9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