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夕

 

年年到七夕漸近的季節,

我便向孤寂的地方躲藏。

有時我反覆哼一首舊歌;

有時往森林的深處默坐;

但有時心中迸出了羅蒂,

但不禁剎那間淚雨滂沱。

年年到七夕漸近的季節,

請莫到幽靜處前來找我。

啊啊!

不停的生命像一條河流,

時間的小鳥匆匆地渡過,

才橫渡端陽五五的汨羅,

又飛臨銀河七七的清波;

但除了一片灰色的羽毛

從小鳥的尾尖悄然飄墮,

誰能把灰羽洗成白色?

誰能把逝去的飛翼捕捉?

 

他們說牛郎與織女的分離

是多麼地悲慘,多麼不幸,

但是夜夜在銀河的兩岸,

他們能凝望對河的眼睛。

自從去年我和你離別,

我不曾見你,直到如今;

在一年時間的暗空堶情A

只有我一顆恆星晶瑩。

 

看暗空有無數緩飛的星群,

淡淡的銀河流過了中天。

牛郎要渡河和織女相見,

不怕河上的風寒,浪險;

我和你都住在淡水河一邊,

我門外的流水流過你窗前,

但是你不再是我的織女,

我們永遠也不能相見!

啊啊!

難忘的最是永恆的今晚!

誰伴我仰視那星河旋轉?

牛郎像一顆情人的淚珠,

盈盈地要滴入輕淺的銀漢。

我獨來橋邊要把誰苦盼?

難道我還不曾習於孤單?

我是個沒有織女的牛郎,

只留得悲歌的牧笛一管。

 

                七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