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傘下人

 

不知是雨季更長或是臺北的街巷

弄埵釦邧悕釵釦馦`的窄巷

圍牆接著圍牆樹接著樹

行人在牆外走過,如你和我

亂蛙聲埵b牆外走過

雨像淺淺的薄荷酒冰過的薄荷

下下來,空氣那樣清真

誘人用深呼吸細細讚美

而這一切都成了回憶霏霏

付給一柄守秘的雨傘

無端端十二摺的一柄小傘

把一夜民謠的歌魂琴魄

長街的雨聲接短巷的雨聲

都摺進散場後的空惘

用一條黑緞帶子繫住

而圍牆套著圍牆,樹靠著樹

行人走不出傘的迷惑

                       1975.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