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望

 

疊起,疊起天角那半幅錦霞

猶溫的,那絢縵那燦爛你疊起

讓黃昏黑下來吧黑成夜色

只為了便於找一枚星

一小扇開啟神話的窗子

只為有一截小紅蠟在窗

有一隻手在燭下,冷而纖細

有一箋信那手在書著,或是繡著

上左端該繡著誰的?我的?名字

只許她喚只許我遙應的小名

憐惜那一截短燭在顫動微微顫動

樓高如許天邈如彼的地方永遠有風

吹不皺藍透的永恆那樣子吹著

深更永夜,茉莉和薄荷淡淡地香起

三十三天窗扇有七千今晚齊閉起

只清光煢煢留下她一扇

信寫得該比銀河更長了吧脈脈的銀河?

第九頁上在低嗔或是在怨我?

在催我回去或不准我回去?

「貶你在下方,悠悠無極」

竟烏雲驟合幢幢的重幔

仰顧已失去那一燭星光

那已是,噢,從前的事了,竟忘了

我望得見的,高高,那上面

不見得也望見了我,在下邊

不見得,甚至,還記不記得

淒其的,一開始已經太淒其

依稀的未結束原就依稀

                        1975.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