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 馬 

──給一位青年驍騎士  

 

強悍又聽話,胯下驍迅的超馬

一揚蹄便招來兩肘的風聲

氣流銳嘯著竄過我腋下

世界你讓開吧,我來了

風景嗖嗖刷,我右頰左頰

無限的高速公路劈臉撲來

遠看坦坦的平川到蹄前

忽瀉起急湍和險灘,而憂煩

摩天絕壁壓人的憂煩

壓人的肩胛壓得背彎

千樓萬梯難逃的夢魘

怎追得上我超馬突圍的超速?

把跛腳的歲月拋在背後

去餵反光的邊鏡,咦,魔鏡

前景倏倏成背景,一瞥便噬了

逝了,街巷,逝了,天橋,平交道

把郵筒,電話亭都噬了,把洶湧的人潮

日子太慢,像冷寂的候診室

在苦候醫師,潔癖的酒精味

聽剪刀和瓷盤相碰的聲音

野蠻又精妙,胯下烈嘶的超馬

你驃捷的少年騎士我就是

也戴鋼盔,也披著風衣如甲

也套長統的馬靴,猛張雙臂

要馴超馬要用豪邁的騎姿

狂奔吧超馬,放開你全部的馬力

四十哩六十哩七十七哩八十八

讓未來之風頂在我脅下

地平線在蹄前莫驚惶逃走

右手一緊,為你猛加油

我猜我已經越過所有

燈號的色彩,路標的形象

腕上那電子錶停了吧

大旗燦燦揮開了半空火霞

落日不動如靶

在黃昏的邊陲上待我

待我一路超過去

把落日超成旭日

時間在後面追

嚶嚶似一絲細瘦的警笛

                           197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