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市場記

 

永遠,不能夠忘記

魚販子的刀砧板上

--赫然你身首異處

剖開的半邊身子朝上

另一半已經賣走

只剩下,嚇,一片赤心

還在間歇地跳抖

 

我的心也是猛地一抽

感應你無頭的絕望

遠來的江湖客啊

你再也回不了故鄉

已經剖腹又斷腸

痛心你的恨事

血淋淋無可隱藏

 

想從前你比我更自由

琉璃的歲月悠悠

青荇和翠藻的深處

一擺尾,一搖鰭

盡是相忘的朋友

誰知逍遙的波浪

到處佈下了危機?

 

從陰險的魚網

到委屈的簍筐

從酷刑的砧板

到講價的秤盤

最後是妻子的廚房

一匙黃酒,幾片蔥薑

來打扮你的悲劇

 

該安慰你,或向你陪罪?

我不會下鈎或撒網

也不會手起刀落

無情的販魚郎那樣

只是一上了餐桌

也會欣然動筷子

做無辜的同黨

 

天真的吳郭魚

誤落人間的地獄

只翹起幾根空魚刺

指著聖人的推理--

子非魚,安之魚之樂?

子非魚,安之魚之苦?

子在濠上,魚在俎上

             1982.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