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公的獨白

 

幾塊頑石,一缽賸灰

左牆剝落於風雨

右壁埋沒於青苔

雖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廟哪

過路人等好歹叫我一聲神

廟前儘管不算很熱鬧

也有幾莖蘆葦在站崗

入夜,更有青蛙來捧場

--並不缺你這一炷假香

說是燒給我的呢,只怕

是燒給眾鄉親看的吧?

以前你,西風壓東風

不也進過香給沙特

那金魚眼的老頭兒,而且跪過

什麼卡繆,什麼齊齊來嗑果的嗎?

熱灶冷了,冷灶熱了

--這一向你,在咖啡杯

忽然照出了新的形象

牛仔褲換了功夫裝

倒趕在眾香客的背後

來照顧我這糟老頭子

且守著這熱門的小廟門

不喜歡別人來親近

這些廉價的供品哪,也虧你

一炷又一炷地拿來哄我

你看,香頭要熄不熄的

一圈又一圈的白煙

別把我給嗆壞了吧

你這位土得好時髦的什麼

呃,帶墨鏡的香客

                        198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