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荊賦

 

 甜沁沁的清明雨

 把春天一路接上山來的

 是這段斜斜的坡徑

 左面的碧煙是相思樹成林

 葉細如針,織一張惘然之網

 要網住水灰色的天涯嗎?

 右面是紫荊靉靆的紅霧

 似乎是還沒有燃旺的春天

 要轟轟烈烈還等木棉

 

 多事的港城把相思樹

 無端端叫做了臺灣相思

 那樣撩人的名字,撩起

 那島上牽藤糾葛的心事

 而同樣撩人的紫荊啊

 卻被我冷落了,這港城之花

 遠看似桃樹,近看似蘭葩

 流霞滿樹害行人看得迷路

 更加是隔雨的楚楚

 

 一彈就破一吹就散的紅霧

 十三年的風雨經得住嗎?

 看路邊婷婷的多姿

 嫵媚著已經有限的

 這港城無限好的日子

 而在未來的訣別

 在隔海回望的島上,那時

 紫荊花啊紫荊花

 你霧堛漪劗C就成了我的

 

 --香港相思

                        1984.4.16於沙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