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症給中國帶來的機遇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中國武漢爆發後,中國曾經受到醫學專家的警告,但沒有重視其嚴重性而錯過了防止疫情擴散的最關鍵時刻,遭受西方國家的非議,弄到灰頭土臉。中國政府知道錯了不能再錯,下令將武漢及湖北省接近它的地區封鎖,禁止交通往來,避免病毒繼續擴散,動員人力物力投入救災工作;受到禁令影響的人口大約有六千萬那麼多,他們暫時會失去日常生活上的一些自由。這個措施雖然有助於抗毒,但又遭受西方國家另一次猛烈的批評,指責中國政府獨裁專制,罔顧人民的人身自由,違反人權。
    在世人隔岸觀火及幸災樂禍之際,中國投入巨大資源,傾盡全力與病毒搏鬥,所遭遇的困難前所未有,但終於在折騰了兩個多月之後,將疫情控制住了。封鎖城市及省界的命令開始放鬆,准許人民逐漸回復正常生活,學校復課,工廠復工。西方國家並沒有因為中國取得初步勝利而向它祝賀,反而認為政府隱瞞真相,製造「昇平」的景象來拯救經濟,減少民怨。有人居然還說中國正在加建一家比「雷神山醫院」規模更大的醫院,如果疫情真的受到控制,又何必多此一舉呢?其實沒有人可預測疫情會否捲土重來,防範未然是保護人民健康的正當做法。所以這些負面的推測很快便被事實擊破,引來笑柄。
    疫情在中國爆發而且迅速擴散,其實是對世界其他國家提出了警號,使他們有充分的時間作出準備,增強抗疫的能力。可惜眾多國家都存在僥倖之心,失去危機感。殊不知病毒沒有國界的概念,神出鬼沒,可穿越大西洋來到歐洲,首當其衝是義大利,疫症的重災區由中國轉移到那裡去,西班牙、英國、法國及德國也難逃劫運。在大西洋的另一方,曾經誇言醫學最先進及醫療制度最完善的美國,也開始受到疫情波及。由於防範不足,加上聯邦與地方政府對處理疫情的分歧,舉棋不定,錯過時機,使疫症一發不可收拾。直到目前為止,美國受感染的人數超過十三萬,成為疫情最新的重災區,領先世界,始料不及。
    美國一面抗疫一面將責任推卸給中國,指責中國是疫情的源頭,企圖轉移國民的視線。一些政客更向國會提議立案,通過法律向中國追討賠償,填補美國經濟上之損失。這些舉動對於抗疫毫無裨益,與其這樣,不如放下身段,虚心地向中國求助,利用中國抗疫的經驗來彌補自身不足之處,更可向中國購買防毒用品及醫療器材來應急。
    新型冠狀肺炎病毒是人類前所未遭遇過的災難,是人類的公敵,必須聯手對抗,才有成功的希望。中國已先後向日本、南韓、伊朗、義大利及其他歐洲國家提供技術、物資及人力之支援,以減輕他們對抗病毒的壓力。如果美國有所需要,相信中國也會義不容辭拔刀相助。中國積極參與抗災行動已引來各方的好評,大大提升了中國的國際形象。疫情當前,中國可趁機展示國家的實力與氣度,為人類健康造出貢獻。
    中國形象的提升,除了改善世人對中國的觀感,也可凝聚海外華人的團結。轉危為機,中國千萬不可錯過這個大好機會!

                                                   2020/3/29

 

  環球抗疫存在不少缺口


    新型冠狀病毒擴散在中國受到了控制,令人鼓舞。除非中國有意粉飾太平,沒有把真相如實公開(確有人這樣說的),他們的經驗可供參考。
    疫情隨後在日本及南韓爆發,他們追隨了中國的做法,也有效地控制了病毒的蔓延。
    疫情陸續在歐洲及北美洲出現,而且來勢洶洶。義大利及西班牙成為中國之後的重災區。他們也吸取了中國的經驗,發出「足不出戶」的指引,將邊界封鎖,防止病毒在境内及境外傳播。一夜之間,幾乎所有經濟活動停擺,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有鑑於此,美國曾經猶豫不決,但疫毒愈來愈猖獗,受到感染的案例直線上升,而且後來居上,也採取了同樣嚴厲的措施。
    想不到在北歐的瑞典及歐洲大陸的白俄羅斯,在疫情爆發後沒有採取任何隔離措施。瑞典的咖啡店照常營業,街上人來人往;白俄羅斯的球賽如常舉行,球迷可進場觀看。他們估計新型肺炎病毒始終會消失,成為一般性的流行病毒。當然有些人會因感染而不治,但有些人縱使感染了也會自動康復。如果這個推測是錯的話,將會是一個災難性的決定。
    除此之外,人口僅次中國的印度及眾多貧窮的國家,醫療落後及缺乏資源,對抗疫將會面臨重大挑戰。再加上戰區成千上萬流離失所的難民,他們根本沒有能力對付病毒,只能眼睜睜任由它蔓延。
    至於疫情會怎樣發展下去呢?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有待專家來解答或時間作出分曉。擺在眼前,疫症擴散的速度及死亡的機率實在驚人,絕對不能低估其對人類生存的威脅。
    環球一體化推行多年,地球早已成為人類共享的一個大家庭,福禍相倚,任何國家都不能獨善其身。瑞典及白俄羅斯的經濟似乎沒有受到疫症過大的衝擊,但只是短暫的現象。當其他國家的經濟奄奄一息時,他們的景況也不會好到哪堨h。令人擔心的是,當疫情在一些國家受到控制後,病毒可能在另外一些缺口存活,甚至捲土重來,使大家所付出的努力變得全功盡廢!
    世界
生組織只能發出指引,沒有權力干預瑞典及白俄羅斯的醫療政策,也缺乏資源協助貧窮的國家。人類能否戰勝這種新型病毒,逃過毀滅性之災難,且拭目以待。
                                                2020/3/30

 

   「自我隔離」的指引不能一成不變

    「自我隔離」的生活真的不好過,猶如太空人守在太空艙內,在有限的空間內來回打轉。每天從牀上翻起身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視機,收看疫情的最新進展,看完一個台轉去另一個台,看完了又轉去另一個台,希望能看到一些令人鼓舞的消息,但可惜,看到的都是千遍一律,感染個案及死亡人數的最新及累積統計,一些被遺棄城鎮的死寂景象,觸目驚心,感覺「死神」就在你的身旁,正向你招手。除了中國傳來病毒散播受到控制之外,疫情何時才了結呢?
    中國的報導在網上受到質疑,指他們有意粉飾「太平」,絕對不可信。誰在說謊?真相如何?總有一天水落石出。我對人類終於戰勝病毒具有信心,所以傾向於接受一些較正面的報導,感覺其可信性較高。
    雖然疫情在中國受控令人鼓舞,但很多國家仍然束手無策。加拿大總理杜魯多每天站在新聞發佈會前,聲嘶力竭向我們發出「留在家」的呼聲,不絕於耳,除此之外,他再拿不出其他辦法來阻止病毒的蔓延,令人沮喪。「自我隔離」只是消極的對策,在講求民主及尊重人權的國家是很難徹底貫徹的,所以成效有限;義大利、西班牙、法國發出了同樣的指引,但無法阻止病毒的蔓延。除非將這些指引變為「宵禁令」,將違者繩之於法。在美國的情況也沒有很大分別,紐約市民罔顧受感染之風險及政府的抗疫指引,不約而同齊聚碼頭迎接「安慰」號水上醫院的來臨,將希望寄托於這艘「方舟」之上!
    雖然沒有可靠的統計,封閉式的空間似乎是病毒的溫床,如護老院、教堂、課室、戲院、餐廳,室內球場。至今為止,加拿大感染個案都是在這些地方首先出現的,是由於近距離的接觸而引起的。除此之外,長途飛行、火車及遊輪的乘客都會面對較高的風險,前線醫療人員的感染機會也很高。反過來,在路上及公園內與其他人擦肩而過,受到病毒感染的風險相對很低。在戸外由於空氣流通,也沒有帶口罩的必要,否則妨礙新鮮空氣的吸入,得不償失。
    如果以上估計是對的話,餐廳可繼續營業,但必須限制人流,桌與桌之間保持六英尺距離,顧客只能各佔一桌,對着同一方向而坐。中國武漢就是這樣調整食肆的營運,加拿大可以仿效。很多工廠的生產線也是按照「流水作業」的方式來安排,人與人之間的接觸非常有限。這些工廠沒有停產的必要,如何決定當然是管理層的責任。
    瑞典及白俄羅斯沒有追隨其他國家發出「隔離」指引,雖然有點冒險,但在經濟損失與人命安全孰重之衡量下,他們斷然作出這樣的決定,當然有他們的苦衷。抗疫造成的經濟損失不是所有國家都能夠承受成起的,人民的溫飽也是重要的課題,不能顧此失彼。
    疫情已使不少經濟活動停擺,千萬人失業。我們還可以承受多久呢?況且防疫行動缺乏全球一致性的合作,留下不少缺口,難以堵塞。我們只能寄望疫苗盡早研發成功,也等待夏天的降臨,雙管齊下,兩面夾攻,將病毒驅走。在這段期間,將「自我隔離」指引在可行的範圍內調整一下,使到奄奄一息的經濟有個喘息的機會,保留元氣,等待劫後重生。

                                                     202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