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佛‧慰勤的詩

回上頁

 

雜感酲

 

 

 

 

 

之一

 

生活是我們的鞭策者

我們不被鞭倒

感情常使我們內心軟弱

但我們处事仍能堅定

當失意日子在前頭搖曳

當離別情懷涓涓又依依

你也許明白

人生就是一雜感酲

甜酸苦辣都有

 

十六年的崎嶇與波折

我們都克苦着越過

生活裡底喜怒哀樂

我們亦擁有過很多

當最後時刻眼眶中湧出綣戀

當龐大鉄鳥載走了友誼之情

你開始明白

人生正是一個雜感酲

悲歡離合都齊

 

不管生活是否鞭策者

不管人生是否雜感酲

我心深处總認為

生命旅途上我們發出了光彩

回憶嵗月裡我們溶進了温暖

 

之二

  

這個雜感酲

你我曾經擁有

到今仍擁有着        

不論喜歡或討厭

 

這個雜感酲

每家都貯存着

或多或少

且不時溢瀉

有人豪爽地痛飲

坦然地細酌

無奈地涓涓淺嚐

不論願意或不願

 

甜酸苦辣

悲歡離合

人生這個雜感酲

總不時在你我身旁

周而復始地旋轉

想拋掉也拋不甩

 

當拋甩的時候

人生終站了

沒有了生命

沒有雜感酲

        

 稿于2004/6/5

 

墨爾本孟秋萍的推祟之箋

「人生」是一瓶「雜酲」莊威說得好!

 

 

讀莊威兄的信有感 

「人生」是一瓶「雜酲」

莊威說的好!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大自然的定律是永遠循環不止的。

人生的旅途 我們歡過、歌過,也悲過、哭過。

 

一切就像四季 - 春、夏、秋、冬,無常變幻,美好的在盼望中、喜樂中消失。

初中時唸到徐志摩迎上前去 引述尼釆的話 :「受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力」心中很納悶,因為人受苦了而悲哀產生悲觀心理是一種自然現象,為什麼要偏要去否定它﹖

 

那年我14歲,初二生對一切哲學的、思想的都極有濃厚的興趣,而且整天皺緊眉頭戴上一副百來度的黑框近視鏡,少與同學言歡,獨來獨去,好像唯有這樣才能與世隔絕,保持自己純淨的獨立思想。 現在想起來有些可笑,因為我喪失了一段和同學一道享受少年期的歡樂。 以前自認為懂得比別人多,但是倒頭來也不過爾爾,「人生的酸甜苦辣」也不見得比別人多嘗試﹖

 

但是對真理的執著,卻死性不改,喜愛「真、善、美」,因而懷疑上帝的存在性。 在此不想和教友辯論,因為人類的受苦如果說是上帝的懲罰,那麼上帝他也是有著七情六慾的,他就不是神了。

 

「人生」這瓶「雜酲」莊威說的好! 我們的出生,不是我們可以選擇的;但是我們的旅程,我們卻可以支配的。 我回憶兒時的不快,造成我早熟、厭世,曾有一陣子以出家當修女為職志。 但是等到上了大學,看到更寬廣的一面,發覺去體驗真實的人生比蹲在象牙塔(圖書館)考古更有價值,前者是一個靜態的尋求和冥想,但是後者則是將自己的生命投擲到生活上去驗證生存。 每一個階段歷程中獲得的喜悅,絕不是別人筆下的經驗(書籍)所能代替的。 當然,生命中掙扎、犧牲後的得與失的滋味,不光是能以「老人與海」的境況所能比擬。

 

生活考驗生命的耐力和信仰,耐力有時會力不從心,而發覺逃避無用,體會現實的冷酷和自己無能與無耐。 然而生命過程中我們又走過多少無耐﹖ 大風暴中倖存的生命是否曾謙虛地向上蒼禱告﹖ 當初一個從絕境獲救的生存者,曾經如何地虔誠向造物者禮讚。 但是剎那間美好的世界卻給戰亂毀壞了,這種人為的無常才真正是崇拜「自由、仁愛」者的無耐,因為發覺自己生活了大半生,原來不過仍是一隻螞蟻,因為我只想到如何營建自己的安樂窩,每天忙忙碌碌在同一條回家的道路上走著,何曾抬起頭來欣賞天上的流雲和日月﹖

 

生活的擔子把我的心靈觸覺磨粗糙了,它不再像那個14歲的少年,對生命充滿了憧憬和新鮮,生活 只能証明我活著,是不是行屍走肉 自己都不敢確定﹖ 否則為什麼對「真理」的存在與界定,卻仍然迷惘﹖ 或者是說這種視覺已經超越了「生、老、病、死」,已經把這種人生的過程溶入了大自然的界律,

「不生、不死,不老、不滅」﹖ 這又是怎樣的一個冷酷的循環﹖

 

一位老人臨去前,要求他的子孫將器官捐獻給需要的人,然後將骨灰拋入大海餵魚蝦。 我聽到很感動的是他沒有說「希望自己的靈魂上天堂」,因為每個人都希望死後自己的靈魂上天堂,而眾人也都希望保存完美的全屍到另外一個世界去。 但是他卻甘心將自己的骨灰去餵食海中魚蝦,這又是何等的心胸解放和放下的智慧﹖ 那群飢餓的魚將感激他最後生命的貢獻,而加速了自然界的生生不息的循環。 老人將生命的存在延續到永續,那麼這份博愛也算是不朽了。

這瓶人生的雜酲將盡時,希望我們能心無挂礙地,舉杯說:「呼!乾啦!」。

 

一株小草的步子雖然是小的,但是眾多的小草形成大草原卻可以連綿到無限。

希望每一位風笛一份子像小草一般耐旱、耐溼,而生意昂然地不斷茁壯成長,像螞蟻般合作建造一個堅固、和諧的「詩人樂園」,經得起風雨摧殘的考驗。   

 

讀莊威兄的信有感        文愉        維州姥姥   敬上 3-Jun-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