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佛‧慰勤的詩

回上頁

 

讓我們相憐

 

 

 

    詩人,你把理想美滿的中原,抑藏心底處,無法道白,無人願聽你的建議。

你看着社會的腐敗,你咀嚼着國家所給予你的痛心,你實在不能不哭下一大串《離騷》,實在不能不把詩魂賦去魚腹的。你靈魂在告訴自己,你很不願在江河裡嗅魚腥味,不願吞那鹹得苦澀的江水。然而,若要你在岸上去聞烏煙瘴氣,去吞咽腐敗糜爛下來底汁液,却無法把理想的中原改善,却眼巴巴讓滿胸憂悒屈於心底。詩人,你是很不願意的,你寧願把熱辣辣的詩魂葬於魚腹,寧願把濃濃的憂鬱和壯志,投進滔滔的江水去!

    滔滔浪湧的江水呵!埋去了你的影子,埋不去你憂國憂民的事跡,每年此日,總有人為你塗祭文,為你賦哀詩,為你裹粽子,一切一切都是憑弔你的詩魂,都是一些追悼的儀式。在那個世界裡,你會好感激?好難過?你感激後人紀念你,難過的你只是瀉洩下一叠《離騷》遺留世間,却沒有革除一點醜陋的什麼,反而要承受世人眾多的心意。哦!詩人!你內疚良深?

    如今,你該高興的,在後人心裡有了你的影子,在後人腦中烙下了你愛國的思維。你確然默引起人心,啓悟起正義感,開創了歷史可歌可泣充滿光輝的一頁,奠下了懷古思源的淳風美俗。哦哦,詩人!你的確該高興起來,別太憂鬱了。在另個世界裡,你若看見這世代的人都餐讀着感人淚下的《離騷》,詩人呵詩人!你有何感想呢?

    你會知吧?我餐讀着你的《離騷》,是在無奈而滿腔悲憤的情况下,在傍徨的生活下,在濃濃硫磺味的國度下。你會知吧,今代的人心比你古代的人心吞咽更多的痛苦,更多骯髒的東西.唉!能怎麼訴說?怎能訴說得完?今代,古代。

    詩人!你是粽的來源,嚼着粽時,我又想起你的名字,我在憶念你底悲劇的故事。想起你,禁不住淒然淚下,想起自己無能為多難的祖國貢獻一點什麼,禁不住搥胸嚎啕大哭

    唉!詩人!我你都患上同一病症憂鬱,我你本該相憐的,不管真的相憐與否,我倆的精神是相憐了,我倆的牢騷是相憐了,我倆的情懷呵!更是永恆永恆愛國着.

                                     刊於19745月成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