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佛‧慰勤的詩

回上頁

 

很抱歉!屈原

 

 

 

    三十年前,我曾傲然的以屈原相比,曾共鳴於你,曾以你同病相憐過,但那時我沒勇氣,或者够理智,沒有投「洗馬橋」河,故青史裡沒有名冊。

    今天,三十年後,我對你的感受有別,我不再與你相憐。今天,我有太太,有兒子,她()是我一生的最愛。為了最愛,我要在圈圈子環的婚姻園裡,留下青名。什麼勞雜子的髒事就讓時間洪流把它埋進垃圾堆裡去

    世事,在時間的輪轉中變動,遷移。觀感,在歲月的增長中亦逐漸更替。那麼,人生還有什麼是絕對呢?既無「絕對論」,却有「相對論」,就不如放開胸懷吧,以寬恕的心看人生,以坦然的心看世界,何必自困浸在恨怨的墨流裡過活,背着這包袱,人生就無彩了,還有多少個三十年?

    三十年後的今天,我已沒和你同感。雖每年此日,我仍悼念你,吃着粽時仍追思粽的來源。但是哦,我你不再相憐。也許你是聰明的,我是愚蠢的。換句話說,也許我是聰明的,你是愚蠢的。不是嗎?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毁傷。但你毁傷了,你丟掉了,你不珍惜生命待三十年後再看世界,你的一生是酸苦的,我的一生甜酸苦辣都有。基於此,我比你聰明點吧!

    今天,我只悼念你,吃粽餐讀《離騷》,不和你相憐了,讓我向你說聲:很抱歉!原。 

 

                                          寫於2004年端午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