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佛‧慰勤的詩

回上頁

 

偶然

 

 

    於二千零四年,六月期間,偶遇一位俗世仙子對我說:祝你永浴愛河!一時間,我跌進了三十年前的時代,真有點旖旎温馨的感覺,眨眼間,又回復清醒,原來是勾起埋在心底塵封已久的愛情故事。其實,「永浴愛河」已不知在那一个年代湮遠了;激情,更不知在那個時間滴達滴達下,蕩然無存。

    踏入這把年紀,心胸中常提着:責任責任!腦海裡常鑽着:搵錢搵錢!神經處常戚戚:擔憂擔憂。

人生不滿百,常懐千歲憂。激情的感覺已在歲月增長中,埋進歲月的塵土。永浴愛河的感覺也只可在夜靜時,偶然回憶的匣子漩開現實的是,我沐浴在婚姻河床中,載浮載沉!載浮中,生活安穩,子長大了。載沉中,生意時有時無,白髮每年增多。在浮浮沉沉之夾隙,心境童真一年比一年,乾裂。青春神態一年比一年,埋土更深,發芽不起來!

偶然春色掠過,眼瞳偶然放大,偶然春風拂臉,心沼偶然涓涓郁郁,能涓涓郁郁的時候,我的靈感仍會馳騁,仍會在崎嶇的旅途上,繼續做人未完的責任。

如果有天再遇俗世仙子時,要對她說:我不浴愛河了,愛河太波濤,太辛苦,只浴在涓涓溪畔邊,濯濯足,濕濕手,偶憶年青時。

                                           稿於2004/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