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佛‧慰勤的詩

回上頁

 

墊褥

 

 

    墊褥!你我相依相挨二十年了,二十年來的相處,而今一旦將你拋掉,真有點依依不捨,一股不知什麼滋味在心頭鑽涓。

    鑽涓着回想起二十年前,我與太太的新婚,並和你開始建立感情,每晚你都盛着我,我也卧着你,有時更伏着你,當時,我對你沒什麼感覺,我的專注是妻子,我的凝視是小情人。直至今天,很惋惜很奇怪的感覺的今天,對你!我竟然有小小依依不捨,竟然擁住了一份很奇特的感情。

    很奇特的感情欲你留住,使我內心鑽涓着一股滋味。不經覺間,我你相挨相依二十年了,二十年來我生活的波動,我環境的變遷,我子的長大,在在都使我忽略了你,今天,當欲拋掉你的一刻間,我發覺,我真的發覺原來你一直都在我身邊,每一個夜晚,你都盡情盡意安撫我的睡眠,希望我舒適,盼望我酣睡

    在酣睡,我想到太太,想到兒子,想到家庭每一件物質,只是沒有想到你。很抱歉!今天想到你時,太遲?遲也好,早也好,我畢竟保留你珍惜你二十年了,其他人也許早把你拋掉,二十年後的今天,我知道你確實在我生活中佔一席,在我心中也鑽出了一些味,雖分不出什麼滋味,但對你來說,總是好的。

    總是好的!因我對你有感覺(相信其他人沒有),因我對你擁住一份奇特的感情。這份感情,也許你知道,也許不。不管怎樣,最後我還是要向你說聲拜拜,我是不得已的拜拜。

    拜拜!墊褥。永別了!墊褥。

                                  刋於19951230日解放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