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佛‧慰勤的詩

回上頁

 

界 線

 

 

    工作上,團體裡,社會中,生活下,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界線。

    工作上,分工職守清楚,互不越過,崗位角度不同,是界線。

    社會中,地理環境,處處不同,亦成為一種界線。

    生活下,每人生活方針,處事習慣,處世態度,文化水平,和經濟背景,各定其位,各觀有別,更是不變的界線。

    於是你在心理上分界,你排我於心之外,成為鴻溝。我也在心理上划線,不能自禁的也排你於我心之外,成為小河。或許你是對的,你站在你的角度,但欠了一份良心法庭上的客觀。或許我也有錯,但我站穩崗位,對得住良心的責任。

    廿多年了,在坎坷人生之旅中,至今,我仍敢仰高頭,傲然對天大聲說:我對得起天,對得住你,無愧於心。只是我遺傳了父親的血液;正直不偏,仰不愧於天,俯不詐於人。也許如此,我做人的失敗是父親的代影在我心底抹不掉的緣故,是慶幸?還是不幸?

    於是乎!心界是分定了。且讓時間去沖淡,且讓良心去天秤和容量吧!

別再終日戚戚於懷,人生的樂趣,生活的開心,不是單一味的,還有許許多多等着我們發掘,等着我們創造

 

                                    1994121日解放日報